61阅读

一缕春烟-那一缕炊烟

发布时间:2018-04-21 所属栏目:梦断韶华

一 : 那一缕炊烟

那一缕炊烟

年近九旬的母亲在乡下跟哥嫂一块吃住,这让我有了多次回老家的理由。

每次回家看母亲,都给我留下诸多乡村的记忆,其中尤甚者,是那一缕炊烟。那满含着浓浓乡情,飘散着乡土气息,裹挟着农家饭菜香味的炊烟,总要久久地萦绕在眼前,挥之不去。

哥嫂的住处是一座临水的坐北朝南的院落,院子的南面是一个大水塘,西边是一条河沟,院子大门朝东开,三间堂屋,东西两边均有厢房,母亲住在西厢房,东厢房则是厨房和大门过道。在院墙和水塘之间的空地上,有一丛竹子,疏密有致地摇曳着;有榆树、椿树、石榴等几棵杂树,随季节更替着春花秋果;有一大片开辟出来的菜园子,蓬勃生长着四时菜蔬;还有一个柴草垛,堆放着树枝以及一些农作物的秸秆。

多数情况下,我是要在哥嫂家吃午饭的。每次都是在我跟娘聊得正热乎的时候,嫂子对我说:“今天就早些做饭吧,吃了饭你还得回去呢。”只这一句,一家人就都忙开了:大哥去园子里摘黄瓜、豆角,割韭菜,掐苋菜;侄女去柴草垛那里弄柴火;嫂子和面、洗菜,重新涮洗一边锅碗瓢盆。一阵平平啪啪声响传过来,我抬头往外张望,只见一缕炊烟从灶房顶端的烟囱里袅袅而起,先是直直地吐出,然后是随着微风而弯曲,而飘逸,最后形成一股流岚氤氲在院子的上空。这时候,灶房里爆葱花的香味,饭菜的香味也就散发出来了。我踅近厨房门口,一股烟气扑面而来,眼睛瞬间被其熏到,火辣辣地又酸又疼。看着他们忙绿的身影,我心里一阵温暖,鼻子却有些发酸,眼睛更模糊了。其实,本来小辈的早就要给上了年纪的哥嫂准备煤气灶、电磁炉啥的,但哥嫂坚持用地锅灶,说是地锅烧出来的菜饭更香,何况,那么多的柴草不烧掉也是浪费。于是,那个风箱竟还在,地锅还在,炊烟还在。

早年的时候,对炊烟的感受不是那么好,孩童的时候,我一度对烧锅极为恐惧。娘在案板上擀面条的时候,我一手拉风箱,一手往灶堂里填柴火,往往搞得手忙脚乱,不是捯饬灭了,就是闷了火,憋了满屋子的烟,弄得鼻涕眼泪一把抓。寻常的日子里,炊烟照常升起,也是那个年代大人孩子的期盼。一顿不饱十顿饥,记忆里,那时候我始终处于饥饿的状态,炊烟升起处,娘喊着孩子的乳名,“回家吃饭喽”,那是一声最甜美的呼唤。正是因为这记忆太深刻,故而在后来离开家的日子里,故乡的炊烟就成了一缕香魂,觉得,那一缕炊烟,就是故乡。(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近几年,每次出差或者回家路过一些村庄,很难见到炊烟了。那些上了年岁的村庄里,只剩下几户人家,许多老宅子都荒废了,老屋坍塌,老树枯萎,老井干涸。村庄像一个拄杖的老人,苍凉而落寞,它真的老了。乡村搬迁了,沿路新建了各式楼房,聚族而居的格局全变了,农家生活的习惯也变了,而没了炊烟,还算是村庄吗?

炊烟是扎根乡土的一种植物,它应该与乡村杂树为伍,与牛粪、柴草为伴,与环村的河水一路相随。我祈盼故乡的炊烟四季繁衍,香火不断,生生不息。

二 : 一缕茶烟透碧纱

喜欢纳兰性德,不仅因为他落拓无羁,他的多情率性,他散发淡淡忧伤的词,更多的,竟然是因为发现他竟是位地地道道的茶人。

“箜篌别后谁能鼓,断肠天涯。暗损韶华。一缕茶烟透碧纱。”《采桑子》原文的后半句被解释为:“思念的煎熬中,偶尔的幻觉会扶持着我不至于太绝望,一缕烹茶香透过碧纱窗飘进来,仿佛又回到了当年我们赌书泼茶的日子,而你就还在窗外,从未曾离开。”而我更愿意一厢情愿地这样理解:“午夜梦回,我起身烹煮香茗,透过一缕缕飘起的茶烟蒸腾,我仿若看见茶烟后春天里漫山遍野泛着浅绿的新茶,如一披碧绿的薄纱把春色轻拢,我们就在这样的春色里赌书泼茶,弹奏箜篌,年华易逝,这些,我只能在煮茶的幻象中独自思念、苦苦煎熬。”

也许,这也是品茶的一种境界,只是纳兰品的是一种断肠的忧伤。一个马背上的民族,一个满族人,非但对泱泱中华博大精深的汉语言驾驭得如此娴熟,对文化精髓中的茶道,竟也领略熟知到了这样的地步,年龄却才正当弱冠,令我这个在茶枞下生活了几十年窃以为尚能算半个茶人的自叹弗如啊!

纳兰之于茶,我们只能从他被广为流传的词里想象和臆断,相较之下,每天走过的街坊里弄,那几位抽着水烟安之若素的大爷却常常会让我动容。晒着太阳或者扇着扇子,尽管四时有序更替,唯一不变的却是他们端起那杯浓酽褐黄的茶汤的那个沉醉的神情,很夸张的发出喝茶的声响,象是在品味一杯琼浆玉露,实在很让人陶醉!劳碌了一辈子,老人们端起的又何止是一杯幸福的生活,一杯人生的况味?那种体味,我想不是生活历浅的我辈所能感悟得来的吧……

鲁迅写过“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不过要享这“清福”,首先就须有工夫,其次是练习出来的特别的感觉。”先生的那种“郑重其事”的喝法,我想也是对生活的一种尊重的态度,“享清福,抱秋心的雅人,和破衣粗食的粗人”,在先生眼里,他们喝茶的感觉和生活的况味是决然不同的,在先生喝着茶得时候,想着的依然又是“却只知道每年的此际,就要割稻而已”的老农们。姑且不论先生喝的是否一杯好茶,但那绝对是杯忧患的茶。

生活水平日渐提高的当下,喝茶已经不止止因为解渴去乏,更多的时候,人们喝的是一种文化。丝竹天籁,轻歌曼舞,歌舞升平里茶更是附足了风韵,被赋予了纯、雅、和、礼的精神内涵、文化精髓。茶点、茶具、茶俗、茶艺…茶,被以千种姿态鲜活着;被厚重的文化涵养着;或者被包装成厚礼;甚者,带着馨香走出国门……(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但不论茶叶被装点得如何华丽,喝茶,讲究的是一种心境。纳兰在一杯茶里沉潜,理整过往,舔舐孤独;巷弄口老人们平实地端起一杯人生况味品缀;鲁迅先生在一杯茶里浸漶忧患……这些其实都是喝茶的人的一种人生态度,只是,他们都是用了心去体悟品味了的。

一缕茶烟透碧纱,悬壶高冲满壶山水、一室鸟啾,和纳兰一样,把茶几置于山野泉畔,一室清新氧吧,潺涔涧吟,这样,你的心中便满满当当都是茶了!

换种眼光,拿捏个角度,你眼里的茶,你口里的茶想必就得到了品味的升华,没准,你就是那个茶人了!

2011/05/03/于安溪。

三 : 梦觉韶华,一缕荷烟透碧纱(转)

梦枕黄梁,前尘追忆。;她终于明白,世间的誓言不可轻信。;

『壹』荷花无所度,只因香恋人

彼时夜幕沉沉,云淡星疏,唯有一弯残月在云中忽隐忽现。清辉穿过轻如蚕纱的薄雾,落入柳映寒的眼睛,悉数变做凛冽的绝望。(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他本是一介书生,此番进京赶考以博取功名。却不想半途遭遇歹人,随身财物被抢的干净。柳映寒衣衫褴褛,乌黑的发如铺陈的墨,将夜风丝丝晕染。他紧咬泛着紫青的双唇,涔涔冷汗渐渐汇成一条细长的水珠,流过他清秀的面颊,落入松软的泥土。

饥饿、疲惫,钻心的痛苦自伤口弥漫开来,他终是抵挡不住而卸下了最后的气力,昏死过去。

柳映寒醒来时,以为自己已经身处黄泉。蓦地,细微的响声传进他的耳。循声望去,但见一女子由远而来,手中掌着一灯笼,照亮她的容颜。

肌肤似雪,衣裳是一抹浅绿,绾着扇形发髻,嘴角带着一抹俏皮的笑意。近了,女子微垂着脸,素手轻捏一小撮碧绿的荷叶,置入冒着腾腾白气的紫檀壶内。顿时荷香四溢,沁人心脾。朦胧的水雾中,屋内寂寥无声一切恍若仙境。

柳映寒柔柔眼,试着轻轻唤声,姑娘。却觉得口干舌燥,整个身体仿佛被生生撕裂。女子抬眼,纤纤素手轻捂着他的唇,示意不要说话。而后,用瓷勺将浸有荷叶的药引轻轻渡入他的口中。

清香入口,盈润干喉。柳映寒感激的看着女子,伸出手,比划着表示致谢。女子嘴角微微扬起,轻笑着道:“公子昏睡已有两天两夜,总算是醒来了。你且暂住在这里,小女子姓宁名唤雨昔。”

虽是夜间,烛光却将她的面容映的发亮,他忽然看的痴了。怎料这惊鸿一瞥,便已心动成劫。四目交汇,恍然间,天地万物也不过沧海一粟,不值一提。唯有她,是永恒。

『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绿野碧湖堤,荷花淀中雨昔小筑。柳映寒在宁雨昔的悉心照料下好的很快。后来宁雨昔在柳映寒地道述中了解了大概。

出身穷苦人家的柳映寒为改变命运,寒窗苦读数十载,今次由全村人凑得银两上京以望高中衣锦还乡。却不想半途中遇上歹人,钱财尽失。柳映寒一介翩翩公子,虽说生于穷苦之家,但也是俊雅出尘之人,不想悲惨若此。

她对他说,她祖上世代经商,家业偌大胜极一时,却不想遭奸人陷害满门抄斩,只剩得她只身一人流亡荒野,说到痛苦处不禁簌簌泪落。

柳映寒上前扶着她的肩,眸子间柔情万丈。他轻轻唤了声“雨昔”,想要安慰却是无从下口。

看着盈泪的佳人,柳映寒忽而握着宁雨昔的手信誓旦旦,“雨昔,如今我落魄至此你还这般待我,倘若我他日高中扬眉,定不辜你!”

誓言朗朗,坠地有声。此时的柳映寒剑眉轻扬,明眸中盈满浓的化不开的爱慕。在宁雨昔的心里,比那湖岸边扶水轻摇的荷花更为旖旎。

而后他们在湖岸荷花淀边新筑小屋,于龙凤案上燃起一对红烛。在满天星辰见证下饮一碗清酒,便算是定了终身。红烛轻摇若明若暗,轻纱帐内充盈着醉人的芳香。宁雨昔躺在柳映寒宽阔的臂弯,听他满足的道:“雨昔若是有了你,便是死也值了。”

他轻垂着头,唇齿柔软,带着深深地迷恋吻着,刹时浓浓情思一直蔓延至彼此心底。宁雨昔一脸红霞,明眸幽深若渴,丝丝涟漪泛起。“映寒,映寒”她低声轻轻唤着“此生,此世,只有我们两个,可好?”

眼前佳人,肌肤胜雪,眉目如画,宛若仙子降临人间。

“好”柳映寒动情的说着,揽着宁雨昔的手臂又紧了几分。

『叁』莲子已成荷叶老,无奈与君诉离殇

尔后,柳映寒彻夜挑灯苦读,宁雨昔忙于家务。柳映寒终究是清高的儿人,发誓一定要一举考取功名。“俗世人间,柴米油盐,映寒你可知道,我所愿的不过是今生你常伴于我身边”

口粮日渐减少,看着一心为博取功名而日夜苦读的柳映寒,宁雨昔不忍相告,于是将蚕丝织成绸缎拿去市集换钱。

柳映寒笑她痴儿,不该如此劳苦,她轻笑不语,明眸中映着深深的值得。他执起那双茧面渐生的玉手,轻轻抚摸,心痛不忍,“雨昔,苦了你了,待我高中定让你绫罗锦妆。”

“映寒能有此心,妾身便知足了”她不过是心疼他罢了,哪里为的是功名利禄。世间男子,似乎总爱许诺荣华富贵一世相守,只是这几句话究竟哪句真哪句假。她沉默不语,心思难渡。

来年春朝时分,柳映寒终究是提出要走,赴京赶考。

临行前,宁雨昔将蓝田青玉的一半递与柳映寒,另一半自己收着。千叮万嘱,这玉,是用来换取盘缠的。他点头,吻过她的额头,轻轻对她说:“雨昔,等我回来。等我高中后用八抬大轿迎娶你,你一定要等我回来。”

多美好的话,宁雨昔流着泪点头,最后目送他坐一夜扁舟驶入密茫的荷花,直至再也看不见。荷雾如烟,随风摇坠,散尽芬芳。

『肆』心里有座坟,葬着未亡人

这一别,千山万水,海角天涯,或许连再次相见也了成了奢望。宁雨昔只是暗自期望,期望他能一举高中而后重新回到她的身边。她只有等,卑微的盼着,守着。

可是,却盼来了几乎令她寸断肝肠的消息。状元郎柳映寒一举高中,才动京师,惹得公主垂青,而与之结为连理。

声声在耳,语语似剑,直抵心口。宁雨昔手中装有荷花瓣的篓子骤然落地,散落了一地的愁。曾今信誓旦旦许诺与她共度一生的良人,如今做了驸马爷。自此,青云直上,荣华富贵唾手可得。

原来,他想要的只是功名利禄,而非一颗真心,那么她拼尽所有也给不起。盈眸望水,水飘零,当日誓言已迷茫。映寒,忘了我,你快乐吗?

一年前,唇齿相依,朝夕伴读,她为他青丝抚落,为他甘受劳苦薄茧渐生。而今,过往的美好如烟荡去,他终究还是忘却了。

莲子已动舟已老,望君归,却为无情恼!荷花无所芳魂依,人憔悴,花容瘦。

她凄楚的笑了,推开轩窗,将剩下的一半玉佩连同绵长的相思与恨意掷入湖水中,直至再也看不见。

『伍』红颜未老恩先斩,转身陌路情仇断

在功名利禄面前,柳映寒背叛了爱情。他只是个无着无落的书生,就算能把荣华富贵视若粪土,但心底那些蠢蠢欲动的野心,却也足够让他背叛雨昔,选择可以给他前程的公主……

在柳映寒心底到底还是有着宁雨昔的影子,他找到了当日典当玉佩的铺子,用更高的价钱赎回。只是他没想到,这简单的一赎,却牵扯出更多的是非。

柳映寒身边的人认出玉佩为前朝龙主遗物,相传若得到整块玉佩,便可寻到一处宝藏,富可敌国。柳映寒的眼中闪过昭然的贪婪,他阴笑着幻想在得到宝藏后起事造反。男人的心,终究是不甘寂寞。

这一日,烈日炎灼,荷花倦恹,空气中夹杂着一丝湿意,潇潇落雨可闻。柳映寒率领着几百兵士围了荷花淀,面对倾天的权势,在美的爱情也只是转瞬而逝的昙花。

宁雨昔看着依旧俊朗的他,凄楚的笑着。从未想过,在心底念了、叹了千遍的人,竟会以这种方式与她重逢。

“雨昔,若你还念着我们昔日的情分,请把另一半玉交出来,它对我很重要。”

“交出来—”

空荡的山野,唯有阵阵怒吼的回声,久久萦绕不散。

一年后的这次相逢,彻底斩断了他们所有情缘,葬送过往的花前月下,海誓山盟。宁雨昔站在荷花淀岸,悲凉、悔恨、无数交纵错杂的情感若卸了闸的洪水倾泻而出。她逃不脱,忘不掉,唯有行行浊泪,映着惨白的容颜。

“她是云锣公主,她是云锣公主!”人群中爆发出一声惊呼,而后众人皆像宁雨昔看去,细细审视。口口声声,皆是云锣公主。

原来宁雨昔是前朝公主,在她的叔父也就是当今天子的阴谋下,失去至亲的父皇而流亡荒野。当今天子得位蹊跷,满朝早已生疑,只是碍于皇权而不敢轻言。如今云锣公主健在,当年阴谋昭然而示。

一干将士立刻兵锋直转,拥护宁雨昔回京师。不出半月光景,当年阴谋得以见得天日,篡位者也死于非命。

美人如玉,富贵若烟。映寒你想要的都没有了,可还愿与我厮守终生。沦为阶下囚的柳映寒满脸写着不甘、悔恨,自被囚以来他日日活在愧疚和惊恐里。往日的清秀早已不在,灰头土脸,胡言乱语眼见是疯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红颜未老恩先斩,转身陌路情仇断!

『六』隐居

阳春三月,江南绿野荷花淀。

宁雨昔泛舟而行,怡然自得。她终究是习惯了山野的安逸生活,于是将皇位传给皇室最杰出的男子,独自一人隐居于此。随着时光流逝,宁雨昔的心早已趋于平静。那些既美好又痛苦的往事,如风烟荡去,她终于露出了时过境迁的笑容。

侧头,便会看到湖岸边摇水的荷花,湖平浪静,薄烟弥漫,掀起了少女心底的无限旖旎。

于是转眼,罅隙陡生。

本文标题:一缕春烟-那一缕炊烟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087766.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