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素其位而行-君子:素位而行,安分守己

发布时间:2018-05-14 所属栏目: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恒

一 : 君子:素位而行,安分守己

  君子:

素位而行,安分守己

素位而行

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

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

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正已而不求于人则无怨。上不怨天,下不尤人。

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侥幸。

子曰:“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

——《中庸》第十四章“修身”

君子安于现在所处的地位去做应该做的事,不生非分之想。君子无论处于什么情况下都是安然自得的。

任何成功的追求、进取都是在对现状恰如其分的适应和处置后取得的。一个不能适应现状,在现实面前手足无措的人是很难取得成功的。

凡有奢望,必生烦恼。所以,不要去妄想什么,只问自己该做什么。这就是素位而行,安分守己。

一个人要找准自己的位置,明白自己的现状,身份和地位,干自己的份内之事。恰如其分地适应现状,处置份内的事务。无论是在生活上,工作上,还是在情感上都应如此。干好自己份内的事。

凡有奢望,必生烦恼。特别是在感情方面更不要抱有任何幻想,要努力地做到这一点,我想一定不容易。因为情感是最难把握的。

要找准自己位置,工作上的位置,是很好掌握的。正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做到恪尽职守就是了。

在生活上的位置,也是很好对号入座的,为人父、为人母的就履行好一个当父亲、当母亲应尽的职责,为人子的守好子女的本分,为人夫、为人妻的就做好一个当丈夫、当妻子应做到的。总之是各自扮演好各自的角色就行了。

工作上和生活上的位置是有形的,有形的是最好把握的。而情感方面的位置就不那么好掌握了,因为情感是无形的,属意识形态领域的范畴。我们有必要找准自己在情感上的位置,干自己该干的事,说自己可说的话。

我的一位好友,她什么都好,就是没有把握住自己的情感,她一直默默地爱着一个人,但这个人是一个有妇之夫。她一直在心里面暗暗地爱着他,这是谁也无法干涉的。但久而久之就存在着一个情感上的现实和地位的问题,或者说她已经很难找准自己在情感上的位置了,对着自己心爱的人时不时地要发发脾气,还时不时地吃吃飞醋。为什么她会有这些过急的言行,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这就是没有在情感上找准自己的位置,没有做到素位而行的缘故。

情感,也有一个现状和地位的问题。要好好地分析自己所处的地位和现状,根据现状和地位,打理好自己的情感,安分守已。更不要做出一些有失身份跟地位的事来,说出与自己现状和地位不相一致的话语出来。这不仅仅是惹人笑的问题,那绝对是没有安分守已的表现……比如,不该打的电话和不应发的信息,就要做到不打这个电话,不去发这样的信息。不该过问的事,就一定不要去过问,不该有的关心和体贴注意不要去进行,这些都应该素其位而行之。

所以,在情感上,我们也要安于现状守住本分,不要有丝毫的非份之想。只有素位而行,才能杜绝那些不应该有的报怨和不应该有的责备。

孔子说:“君子立身处世就象射箭一样,射不中,不怪靶子不正,只怪自己箭术不行。”

不应有怨,不应有恨。

素位而行,才能做到——无怨、无恨、无悔……

安分守己

什么是安分守己?首先说安分。安分就是严守做人的分际、分寸,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保持一贯的风范,也就是我经常强调的人要活在责任、义务里。如果我们不能安分,就不能够恰如其分地尽到做人的责任、义务,而妄起分外之想,又岂能理得心安?

每个人都有他的“分”。在这个地球上,每个物体、每件事都有它的“分”’,它存在的意义与价值,也只在于它能恰如其分;如果不能恰如其分,它的存在就形成多余。我曾说在这地球上,任何一种事物,当它消失了存在的作用时,它同时也便丧失了存在的意义、价值与存在的可能。比如这只杯子,因为有它存在的作用,所以能摆放在这里,若是放一块砖头或者石头在这里,那会有什么意义呢?它可能存在吗?

我们做人也是一样。各人有各人的分际,这是中国文化传统、人本精神的基本特色。儒家讲“为人臣,止于敬;为人父,止于慈;为人子,止于孝……”这就是做人的分际。

《中庸》上说“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这意思即是说:你若一向过的是富贵生活,就应该保持谦虚、有礼的风范;你一向过的是贫贱的生活,就应该保持安贫乐道的精神;你如果是生活于落后地区的少数民族中,就不要冒充绅士,只要保持简朴、纯真、率直的性格就好了。这就是所谓的素位而行。

所谓素位而行,就是一般人所说的我行我素。我行我素不是坏事,而是说我是什么人,我就过什么样的生活,树立什么样的风范;是什么角色,就应该唱好你所扮演的戏。一个裁缝师一天到晚给人做衣服,偶尔看到泥水匠的工作那么简单,一天就赚进一千几百元,于是就丢下剪刀、针线去做泥水匠,这样对吗?不对,这就叫做不安分。

在一个公司的组织里有董事长、总经理、经理以及各部门的主管和职员,假如经理想当总经理,只要安分守己地干下去,是有可能的。如果一个小职员不安分地工作,妄想当董事长,那就太离谱了。基本前提,是你必须扮演好你现在的角色,然后才能创造、累积你的价值。如果开个会,公司决定要实行民主,谁想干什么职务,大家来个大搬风;企划部的经理到推广部,推广部的经理到会计部……如此一来,岂不分崩离析,天下大乱?所以,做人要素位而行,要守本分。

尤其做一个修行人,如果不安分,就会妄想,有妄想便会有错误的欲求,而陷于求不得苦,沦为欲望的奴隶,丧失心灵的宁静,偏离做人的本分,又如何能修行呢?所以要落实修行,就必须以安分为起点。

一部机器,大的轮轴固然很重要,但是如果少了一个小螺丝钉,就会出故障,就会由松散而解体;所以每个部门,每个环节,每个人的工作都很重要,也唯有人人都能构成需要,才能形成整体的健全。修行人如果存著羡慕别人、嫉妒别人、追求分外……那就没有办法修行了,除了让非分之想招来烦恼、酿造错误、破坏内心的安祥以外,什么也得不到。

所以,修行最要紧的就是能守分──安于本分。

二 : 君子素其位而行

《 大学》有云:君子素其位而行。意思就是君子根据自己的角色,富贵的时候享富贵,贫穷的时候安贫穷。然后直接联想到了电影《雪国列车》中的一句台词:So It Is ! 下等车厢的人因为向抢走自己女儿的人丢鞋,而失去了一只手臂,就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最终原因却是 So It Is !就是这样的。

老外没有中国人聪明,什么So It Is! 这个逻辑就仿佛:因为我比你高贵,所以我比你高贵。你看,呆不呆?中国人就聪明,转一个弯,先定个标准——君子。你们老百姓,目标就是要当君子,当了君子干嘛呢? 素其位而行。

好,再来看下统治者。皇帝是不是君子?你会发现,千古以来,所谓的君子们全部回避了这个问题。天子,是天的儿子,谈不上是否君子。这很好地掩盖了皇帝其实不素其位而行的行为本质。

帝王本纪总是风光八面,似乎从小到大处处不凡。小时喜欢打架的,叫做少有胆气。我以前邻居的爸,很有胆气,20岁就把人打成了瘫痪,然后坐牢到最近才出来。当然没人为他写传记,如果有人写的话,我估计也是“少时好勇斗狠” 。差距如此之大!寻思下来,并非所有文人都是捧着帝王的脚丫,而是文人深入骨髓的一种幼稚。明明靠着杀人放火上位的,在文人想象中成了“诛无道” 。长此以往,成王败寇,莫不如此。

假设现在是太平盛世,每个人都是君子,都素其位而行。请问朝代是如何更替的?天子失德,君子是这样解释的。 我们便假设天子失了德,君子可是要素其位而行的啊,可见必然有人不君子了,才成了新天子。

历史用事实给了君子一个沉重的耳光,所谓君子,都是自欺欺人。素其位而行的,只是迂腐老夫子。只有不那么老实的,才能得成大业。这话也许不那么动听,然而阐述的却是事实。所谓君子的一套东西,其实和宗教本质相同,都是用来愚弄他人的。统治者最好每个人都素其位而行,都是谦谦君子,不是吗?

小说历史不那么悠久,其中最有意义的公认为红楼梦,甚至有红学。原因何在,很简单,小说作者大多出身不那么好,见识眼界这种东西天上掉不下来,凭空也想不出来,他们的作品也许看上去花团锦簇,明眼人一看就缺乏筋骨和内在的东西。而红楼梦,其实是没有传统的那种爽快情节的,但看得明白的人自然明白。它和其他小说的差异,可谓天生,已无关作者笔力构思了。

红楼梦作者没有素其位而行,堂堂贵族来写小说。当然并非他个人意愿,然而阴差阳错,成就了红楼梦这部奇书,严格地说就是不按常理出牌的结果。

最近有个词语非常流行,叫做创新。对于素其位而行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恰好中国人的骨头里,无论你是否读过四书五经,是否受过高等教育,都充满了素其位而行的思维方式。于是,中国人的创意如此贫瘠,无时无刻不在拾人牙慧。

比如很红的老男孩,翻唱了日本歌曲,这种例子太多,举不过来。当我们的创意需要在别人创造的基础上发展时,是否应该警惕。下一个世纪,是否应该不再素其位而行??

三 : 君子素其位而行—《中庸》

【原文】
君子素其位(1)而行,不愿乎其外。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2),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君子无入(3)而不自得焉。
在上位,不陵(4)下;在下位,不援(5)上。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上不怨天,下不尤(6)人。
故君子居易(7)以俟命(8),小人行险以侥幸。

子曰:“射(9)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10),反求诸其身。君子之道,辟(11)如行远,必自迩(12);辟如登高,必自卑(13)。《诗》曰:“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乐且耽。宜尔室家,乐尔妻帑(14)。”子曰:“父母其顺矣乎!”
【注释】
(1)素其位:安于现在所处的地位。素,平素。现在的意思,这里作动词用。(2)夷:指东方的部族;狄:指西方的部族。泛指当时的少数民族。(3)无入:无论处于什么情况下。入,处于。(4)陵:欺侮。(5)援:攀援,本指抓着东西往上爬,引申为投靠有势力的人往上爬。(6)尤:抱怨。(7)居易:居于平安的地位,也就是安居现状的意思。易,平安。(8)俟(si)命:等待天命。(9)射:指射箭。(10)正(zheng)鹄(gu):正、鹄:均指箭靶子;画在布上的叫正,画在皮上的叫鹄。(11)辟:同“譬”。(12)迩:近。(13)卑:低处。(14)“妻子好合……”:引自《诗经•小雅•常棣》。妻子,妻与子。好合,和睦。鼓,弹奏。翕(xi),和顺,融洽。耽,《诗经》原作“湛”,安乐。帑(nu),通“孥”,子孙。
【译文】
君子安于现在所处的地位去做应做的事,不生非分之想。
处于富贵的地位,就做富贵人应做的事;处于贫贱的状况,就做贫贱人应做的事;处于边远地区,就做在边远地区应做的事;处于患难之中,就做在患难之中应做的事。君子无论处于什么情况下都是安然自得的。
处于上位,不欺侮在下位的人;处于下位,不攀援在上位的人。端正自己而不苛求别人,这样就不会有什么抱怨了。上不抱怨天,下不抱怨人。
所以,君子安居现状来等待天命,小人却铤而走险妄图获得非分的东西。孔子说:“君子立身处世就像射箭一样,射不中,不怪靶子不正,只怪自己箭术不行。”
君子实行中庸之道,就像走远路一样,必定要从近处开始;就像登高山一样,必定要从低处起步。《诗经》说:“妻子儿女感情和睦,就像弹琴鼓瑟一样。兄弟关系融洽,和顺又快乐。使你的家庭美满,使你的妻儿幸福。”孔子赞叹说:“这样,父母也就称心如意了啊!”
【读解】

素位而行近于《大学》里面所说的“知其所止”
老子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荀子说:“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
都是“行远必自迩,登高必自卑”的意思。
万事总宜循序渐进,不可操之过急。否则,“欲速则不达”,效果适得其反。
一切从自己做起,从自己身边切近的地方做起。要在天下实行中庸之道,首先得和顺自己的家庭。说到底,还是《大学》修、齐、治、平循序渐进的道理。

四 : 素位而行

《中庸》曰:

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

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

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

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

上不怨天,下不尤人。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侥幸。

子曰: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


道不远人,诫学者不可矫强外求也,以其道在心而备在我。就当在我平素所处之地位率性而行,不可妄有一念外慕别求之心。才有别求之心,便不是中庸道理矣。

且如何素位而行耶?

且如我处在富贵之地。即此富贵上就好做工夫。然常人若处富贵。便欣然得意。骄倨自尊。恣欲纵情。放逸无度。以极口体耳目之欲。若在我有道者处之。澹然无欲。不以一毫动其心。即孔子视之如浮云。此则不以欲伤性。便是处富贵不失中和的道理。而云行乎富贵者。谓我之中和性德。就全体行于富贵之中。不是任富贵而行也。

然而有道之人。处富贵既如此。至若处贫贱亦如此。不以贫贱累其心。所谓贫而乐。即颜子箪瓢陋巷不改其乐。然所处正是性德中和之乐自足于己。此所以行乎贫贱之中也。

不独富贵贫贱。至于涉身于夷狄。就以我之性德。行于夷狄之中。使彼夷狄侵侵然不觉而自化。以彼夷狄。形俗虽异。而性德均也。性德既均。忘形观性。适然自得。又何舍此而别求耶。

不独处夷狄。即处患难亦然。且患难有形之招也。若忘形适志。任道怡神。虽苦其形。而心地泰然自乐。了无忧患之相。殊非舍此患难之外。而别有乐地。亦非离此患难之后。而别有可求也。孔子厄于陈蔡。围于匡人。弦歌自乐。便是圣人处患难行乎患难的气象。

如此。则无入而不自得矣。小而患难。大而生死。莫不皆然。所谓逆顺之境。即生死关也。然在此逆顺关头行得去。至到生死关头自然打得破。孔子所谓朝闻道夕死可矣。且此不言生死者。正是子思引而不发处。学者当要如此着眼。学问方得力。始可言无入而不自得焉。

苟素富贵而行,则不以名位为尊荣,了无骄倨之心,则自然不傲慢陵虐在下之人矣。苟素贫贱而行。则必以适志为乐,了无忧戚之态,则自然不援觊觎在上之人矣。此所谓正己而不外求于人也,又何怨之有?故无怨。

孔子曰:贫而无怨难。则此怨字,特为处贫贱者而言。然贫贱而安命,故不怨天。不求于人,故不尤人。是故君子虽处贫贱,居其平易坦荡以俟乎天命。若夫小人者,则不能居易安命,必行险妄作,而起徼幸之心矣。唯君子隐居求志,倘时命不至,但力致其道。

故如孔子之言曰: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此所谓不愿乎其外也。

本文标题:素其位而行-君子:素位而行,安分守己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227413.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