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曼陀沙华彼岸花-弹一指韶华,吹落一季宿命彼岸花

发布时间:2018-05-14 所属栏目:抒情散文

一 : 弹一指韶华,吹落一季宿命彼岸花

是谁,在冗长的画卷中将我寻觅,染指岁月的斑驳,弹一指韶华,散落满地的繁花?

---题记

剪一段泛黄的年华,是谁,泪语藏了一笺红尘,染了岁月的斑白,眸中的泪花,蕴了几许禅意?掬一阙唐风雅颂,是谁,凡尘颠倒中,唱罢西厢,盼得此生相许,染了几缕墨尘?弹一指韶华,摇落一季繁花谁又肯为我演这一场红尘,染尽风华?

飞雪未央,散落天涯,泛着冰冷的潮湿,汇入心底,那一抹傲雪的幽香,又是为谁绽得如此沁人心脾?送别瑟瑟的秋风,还又一季岁月的轮回,年华锦瑟,原来光阴早已在不经意间悄然作别。

陌上烟雨,是谁将我半生的流离,换得那年那惊鸿的那一撇,斑驳了年华,青春似殇,聚散着别离的笙萧,一曲瑟瑟琴音,弹的又是谁的白头韶华?

你说你将回忆葬在了冰天雪地,不愿再去触及,可你却不知,那冰雪亦有情,烛光暖黄,照亮回忆的天涯,缱卷了几许芳华?忆及往日年华,苍穹下,古道畔,了一段半生情缘劫,绘一幅岁寒红尘画,葬一段孤独浮生情,此生,了无牵挂。佛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但是,在这烟波浩渺的尘世间,我却无由地染了一身尘烟。曾喜欢老庄,无念无为,在这俗世,宛如谪仙,不染尘埃,但是,在这个世间,却是不太现实,入罢江湖,便身不由己,红尘颠倒中,葬了”逝我“。(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笑入江湖,岁月催罢,早生化发,为谁轻点朱砂?泪落人间,尘嚣醉罢,殁白双鬓,为谁轻缀繁华?光阴荏苒,韶华不过生命中一场绚烂,转瞬即没,散了天涯。今宵,歌了红颜,舞罢清风,和一缕墨香,为你成诗千行,道尽风烟,几经流年,醉了季季烟雨,你可还是那白衣女子,皓齿明眸,煞了尘世?

是否,前世有缘,旖旎缠绵,不然何以绊得此生缘浅?不信轮回,不信来生,拈一季繁花,在那如画夕阳中,你可知还有过我,在天涯另一边,为你,还在痴痴的牵挂?雪月风花,落得谁半生忧愁?

你是我此生的缘,却也是我此生的缘浅。在这场红尘羁旅中,舞袖成殇,葬得我此生的无奈!

弹一指韶华,落一季繁花。雪若飞花,缀一缕幽香,画一世长情。浮光韶华,你让我这半生流年,苍白了昨天。

那年,无言,青春独觞;今宵,浅醉,饮半生回忆。

陌上红尘里细数的斑驳流年里,那些如画的温存,我一直深藏在心间,不曾遗忘。

此夜,无眠,忆罢回忆成痴,看过红尘起伏,荏苒几经,只是眸中多了几丝沧桑,此去经年人独往,流年散,与你,是我倾情一生的缘错,只是,年华已不在。

弹一指韶华,落一季繁花。今宵,满地的冷清,谁人可解?

醉梦江南伊颜怀

文/轩子

二 : 曼殊沙华盛开彼岸

花,开始凋谢了

那些刻在心底的烙印,却挥之不去

这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永不相见

不是阴阳相隔

也不是咫尺天涯,更不是

我在你身边,你却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而是,

一次次的抓住了你的手,却始终无法和你在一起。

谁不希望有那么一个人,许你今生今世

永不相弃

现在懂得了。

谜题从来没有答案,像阴霾从来不愿消散。

没有从前,没有以后,这样闲坐

听香赏花,观鸟喂鱼,已是,

天荒地老。

请原谅此刻转身离去的我——

为那荒芜的岁月,

为我的最终无法坚持

为生命中最深的爱恋,却终究敌不过时间。

在忘川河畔,曼殊沙华盛开

在忘川之东,黄泉水冷彻

在时间之末,不论是忘川还是曼殊,都是最美的毒药

在世界之后,孰是孰非都已不再,永远静静凋零。

三 : 曼陀罗花开,彼岸生死

彼岸花开成海,此岸荒草丛生;彼岸花永远在彼岸悠然绽放,此岸心唯有在此岸兀自彷徨……

——题记

有种花叫彼岸,凄美若词,花开彼岸,叶在此岸,生生相错不相见!虚幻的色彩在紫色中大片大片地绽放,是谁的指尖绘出如此艳丽浪漫的画面?迷离而心醉,而花开,凋落,却听到心碎的声音!

走过奈何桥畔,你是否饮了那碗孟婆汤?

前世,热情盛开如火,我是你迷恋的红色曼陀罗花!当你轻盈的翅膀吻及花心,你感觉到我的颤抖了么?亲爱,我在这儿,我在这儿等你!从你化蛹为蝶的那一刻,熟悉的气息随风吹过,我们终是躲过了前世的纠缠!

曾经,素衣飘然,如百合的清雅,我是你眼眸中娇羞的女子!挽青丝万缕,梳高耸云髻。庭前花开花落,你轻拈指尖,写就词阙诗赋!“秋风不敢吹,谓是天上香!”巧笑兮,无色有香,定是上苍的垂爱!(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你用情爱一点点染红我苍白的唇,粉色开始装饰我的容颜,那一低头的温柔,是否醉了你的期盼?而我,终将满怀的情语装进花房,不敢言,怕一言即是错!小心翼翼地收藏一季的心事,怕不经意的跌落会潮湿了这个季节的风!

夏季,金色灿烂了守候的心情,阳光,丝丝缕缕地盈满情怀!你说,这是幸福的金色曼陀罗,它的每一个花蕊都吐露着深情款款!“你听,幸福在唱歌,在唱着古老的歌谣……”幸福在唱歌,花儿在唱歌,岁月如歌,我和你,终是生命的歌者,而金色,是最温暖的色彩,在季节中温暖着彼此的声音!

蓝色,用淡一点的蓝色做我美丽的嫁衣,而你依旧深蓝,如海一样的味道,我们在蓝色中重逢!还记得我最初的模样吗?曾是最艳丽的那一种,而那时,君在彼岸,我在此岸,终不得相见!仍做美丽的精灵,而你的吻总会唤醒我前世的记忆,我是花,你是蝶吗?

亲爱,你将所有的希望植在了冬季么?借一点的绿,还一生的情?绿的叶绿的花,会走过冬的萧瑟吗?暇想:一季的雪,是否掩盖了一季的绿?如果,冬天走过,春天,你会望到满眼的生机吗?牵你的手,让绿色在心中绽放,这一季的花儿,终是要坚强一些的!

如果,你已淡忘前尘往事,我终是一株紫色的曼陀罗,生长在无人顾及的角落,做着孤单的梦!总是开得美丽,也只是寂寞的生命!紫色忧郁装满我的行囊,一路走来,跌跌撞撞,终达不到幸福的彼岸!泪眼问花,花总无语!剪断了情缘,剪不断情丝!

盛开的黑色曼陀罗夹杂着一种妖艳的美,是否迷离了你的眼神?传说,每一盆黑色曼陀罗中都住有一个精灵,它们会帮你实现心中的一个愿望,而交换愿望的条件,是用一个人的鲜血去浇灌它的黑色妖娆!

爱是蛊,情是毒,美丽,总是要以一种远离的姿态来欣赏的!走得太近,有时,美丽也会伤人。

四 : 彼岸年华

在这青涩的青春里,遇见你只在路途,却不知你即将要远走。离不离开,青涩而又苦味。是谁记住你的身影,却又消失在桥的另一头,又或许太过于不成熟,我还在成长的旅途。

想在某个角落里,夜雨临窗;想在某段回忆里,静静的遐思记忆中最深的憧憬,也许忽略了时间的尽头,我冷落春的翼望,脱离初衷的轨道。我盲目的寻找,跌跌撞撞的人生,展望,还有海子的远方。

无法想象你还能再年轻,无法顾及你流走了还能再回来,无法想象再一次相遇已是缘尽,一如夕阳晚霞。年华,消逝的青春;我留不住你带走的眼神,可请把微笑留下,让我把它放在最深、最深的心底里,直至美丽再次飘过。在多个睡不着的夜晚,习惯性的闭上眼,安静的想念一段程、一张脸,或许思念是可以寂寞的,又或许在以后的岁月里,我将永远走在少了你的风景里。都说时间可以慢慢沉淀,可却总能让人泪流满面。竖着耳,说给自己听:左耳与右耳——彼岸逝年华。

总以为期待是一种希望,总视为等待是一种错误。记忆中:我以为小鸟是飞不过沧海的,因为小鸟没有飞过沧海的勇气;多年后才发现,不是小鸟飞不过去,而是沧海的尽头,早已没有了等待。世间中有很多的美好,但真正属于自己的却不多。

岁月就像一条河,左岸是无法忘却的回忆,右岸是值得把握的青春,中间飞快流逝的是年华里隐隐的伤感与快乐。手里的幸福需要自己去追求;淋过雨的空气,潮湿了疲惫的心;伤感的春,难忘的人,在飘雪的季节里等待花开,我记忆的童话已经开始慢慢融化;热血,激荡的冲击着岸边;左岸与右岸——我们青春驻听!

五 : 彼岸繁华,心已冰冻

有些人,随着时间忘了;有些回忆,随着时间淡了;有些伤口,随着时间愈合了;有些故事,却随着时间蔓延了---题记

愿意用我拙劣的文笔写一段关于我们的爱情。我这个人从来不适合去回忆过去,因为我的记性并不是很好,只能间断的记起一段时间的事情,所以我的回忆是凌乱的,往往那些不敢触碰的,都是最无法忘怀的,而那些自以为无法忘怀的,却随着时间渐渐失去了颜色。

一只蝶,奔波于自己的岁月。等过了漫长寒冬之夜,以为,将化作樱花飞舞。破茧的那一刻才知生命的凄美,爱上了多刺的玫瑰。

没有那么多的诺言,没有那么多的期盼,只是平平淡淡过着就好。我不知道有时邂逅的距离明明离的那么近,却又感觉那么遥不可及,岁月轮回替换又沧桑了谁的流年。

忘记了心疼的感觉,我只觉的孤单还有绝望。是谁伤了我的心?我不知道,或许是我自己吧!

漆黑之夜,风和雨像猛兽一样像我袭来,将我击的一败涂地。挣扎着,我站起来,面对着刺骨的寒风。直到血和汗将我融化,我忽然记起了什么?又忘了什么?如果这是我生命的尽头,我愿意忘却自己,让自己化作云,化作烟,只要这个世界还记得我。(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匆匆的一生就这样走过。人们一直夸我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从新生到泯灭。是的,我有着一双令人羡慕无与伦比的翅膀,在明媚的阳光下,在嫩绿的草坪上,我翩翩起舞。他们追着我,跳跃着,欢呼着。

美丽的花朵向我展开怀抱,美丽的我穿梭在幸福的岁月中。阳光安静的淌过我每一寸肌肤,我听到风掠过树梢的响声,那声音犹如一支甜美的骊歌。

所有的人都看到了我的美,却没有看到我的伤。忘不了雷电在我身上留下的伤口,忘不了狂风曾怎样将我扔到地上,所有的人都认为我的美是与生俱来的。

可他们怎知道?破茧的那一刻我忍受着怎样的痛?忍受着怎样的悲哀?那一刻我撕心裂肺的挣扎,我看到身体里的液体汩汩流出,而我的眼睛里却留不出一滴泪!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是我一生的痛,然而所有人都无法体会,他们只看到美,只看到没有伤痛的美。

也许他们不明白,没有一种美可以逃脱岁月的磨难。没有伤痛,就没有眼泪的凄美。如果我的消失,能告诉全世界我受过怎样的伤,那么,我会笑着离去。

整个世界记着我的美丽,却忘记我的伤,这是我一生最大的悲哀。

很蓝的天,漆黑的夜,是迷惘,还是留恋。一切已经无法言语,我只是无助的站在街头,望着人来人往,把自己迷失。

痛苦的伤口谁来抹平,风只会犀利你的懦弱,雨只会侵蚀你的伤痕累累,折掉痛苦的枝叶孕育铁色的奇葩,经历这无奈的红尘年华。

希望被这个世界所遗忘,希望忽略自己的存在,如若,沉睡可以遗忘,我愿永远不再醒来;如若,那里是幸福的彼岸,我情愿送你离开,尽管可能耗尽我的一生。

既然忘不掉,那就让那些往事默默的留在心底吧!也许是伤心的、也许是酸楚的,但一切都会过去!

当繁华落尽之时,或许城市也是忧伤的。闪烁的霓虹及喧嚣的经年覆盖了城市的寂寞,让人看不见它的忧伤。在城市面前,抖落红尘的牵绊,卸下心底的疼痛。站在斑驳陆离的沧桑岁月里,失去与得到,变得不再重要。一个人,踽踽独行,遇到一些人,错过一些人,遇到的,或许未必是想遇到的;错过的,也许就是最想珍惜的,只是当初,在放手之时,却不知,一转身,便是一辈子……

人有时候会突然变得脆弱,突然地就不快乐,突然地被回忆里的某个细节揪住,突然地陷入深深的沉默,不想说话。

摇晃的流年,轻摆的时钟,不知道岁月的流逝。一年一年的虚度,一点一点的苍老。记不起曾几何时,见过的熟悉笑颜,忘不掉曾经印刻在心的那年花开,暗夜里闪烁的年华,谁是谁的期待,谁又是谁的梦想;阳光下的灿烂,谁是谁的快乐,谁又是谁的幸福。

站在时光的彼岸,那些心灵的囚徒,在半明半暗的光影里细细找寻着那一抹抹走过生命的痕迹。

来世愿做一株花,只负责美丽。花开过,即使是寂寞地谢去,也能以生命的短暂来换取时间的永恒。那夜,终于了结,花未眠,夜已央,开错风花,无声落幕,空城绝恋,就此终结。

那夜之后,居然,再也发不出声音,从此,断绝了所有人的联系,断绝了所有的想念。最后一次流泪,此生,不会为谁,再留下同样的泪水,不悔,此生遇到,感谢,最初的相遇与最终的决绝。

感谢最美丽的谎言,若可一生与你并肩,只想陪你慢慢老去,别了,曾经你所谓的,我是你最美的回忆与留恋......心已冰冻,拒绝融化,如若,不能相伴,那么,不要走近,彼岸繁华,你喜欢,此岸落寞,我选择,行陌处、只行陌上,看一季风花,燃一季心情,葬一季足音,仅此而已、只此而已,行走、在行走中,流离失所,在行走中,孤独绝望,看着曾经如血一样的文字, 一切,原来是这么安静,直到生命的终结。

就是那样简单的开始,却又那样痛心地结束,忘不了那个遥远的拥抱,那个缓缓离开的背影,那个飞雨的黄昏,那个伤心的日落……

我无法擦去印刻的悲伤,更无法遗忘岁月赋予的忧愁。破旧如残纸般的年华,我永远也看不到那背后的色彩,犹如朦胧的回忆,我永远找不回曾经的纯真。

本文标题:曼陀沙华彼岸花-弹一指韶华,吹落一季宿命彼岸花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203181.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