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偷玩农村中老年妇女-中老年妇女外阴变白

发布时间:2018-01-28 所属栏目:60岁乡村老妇生下一条白蛇

一 : 中老年妇女外阴变白

老年妇女外阴变白,常见的为阴部的白色病变,但需与其他疾病进行鉴别。

外阴白色病变

本病多发生于50岁以后的妇女,以前文献上的名称称为外阴白斑、皮肤白斑、白斑性外阴炎以及外阴干枯症等。1975年外阴国际研究会统一称为外阴白色病变。

1、这种病是上皮细胞及结缔组织病变,它的发病与表皮细胞产生抑素有关,抑素作用于表皮。主要症状为病变区发痒,外阴初起扁平丘疹,有白色小点,继而聚集成片,形成白色斑,稍高于粘膜面。病变多自小阴唇开始,对称性向外扩散,如蝴蝶状,可波及生殖肛门区及皮肤,也有的表现为奇痒难忍,抓后伴有疼痛。阴蒂增大如枣,外阴皮肤暗红或粉红色,夹有白色斑块。

 中老年妇女外阴变白

本病的病因,目前主要认为与表皮细胞产生的“抑素”有关。抑素是一种蛋白质,又是一种激素,能抑制表皮分裂与生长。治疗前必须进行活组织切片检查,过去对典型增生主张手术治疗,认为是癌前期病变,经过长期观察,有资料表明,癌变率仅为0.6%,故目前不主张手术治疗,可用药物治疗,但应密切观察。

2、白癜风。白癜风患者外阴部有白癜,大多身体其他部位亦有,边界清楚,纯白色,与皮肤相平,无角化、增厚以及炎症等改变,弹性也正常,不痒。

 中老年妇女外阴变白

3、继发性白化病发生于疤痕,常在放射、皮肤烧伤后,皮肤呈白色,但厚而软,表皮甚薄,缺乏弹性,并不痒。

4、继发性外阴过度角化。各种慢性外阴病变的长期刺激,都可引起外阴表皮过度角化,脱屑而呈白色。这些慢性外阴疾病包括糖尿病性外阴炎、霉菌性外阴炎、外阴擦伤、湿疣等。其症状有局部瘙痒、灼热或疼痛等,与外阴白斑有时不易区别,但经治疗后症状会明显改善。

二 : 初三少男到美容院放松老板送上中年妇女玩刺激

两少年美容院放松

2005年7月19日晚,在南坪步行街某网吧上网的渝中区某中学初三学生余力(化名),玩游戏认识了年龄相仿的四川蓬安某中学学生黄云(化名)。

因在网吧里鏖战了1个通宵,两人都感觉很疲倦,于是来到南坪万寿路一美容院做按摩,想放松一下。

美容院老板于是顺水推舟,热情的推荐了两名中年女子,“做按摩1个人也要几十块,还不刺激,不如玩点没玩过的。”在老板的引诱下,两少年共交了300元钱“包夜”,最终跟着两名女子进了屋。

民警突现避免失身

而这一切早已在警方的掌控之中。接到市民举报南坪万寿路、灯光夜市一带黄毒泛滥后,南坪派出所民警进行了周密部控,而该美容院正在监控之列。

当晚,一直守候在外的民警见到两名“男子”进入该美容院几分钟后,老板李某就匆忙拉下了卷帘门。透过门上的缝隙,一女子将两“男子”带进屋后,出来刷牙准备睡觉。

事不适合迟!民警立即兵分两路,守住美容院出路,同时从大门攻入。“嘣、嘣”急促的敲门声一响,里面几人顿时手忙脚乱;谎称打杂小工,想趁外出倒垃圾逃走的老板李某被当场识破,而随后逃出来的两男两女,也被逮个正着。

直到这时,民警才看清两“男子”只(www.61k.com)有十五六岁。据交待,两人均为初三学生。要不是民警及时出动,恐怕两少年已“失身”了。

据介绍,两少年已被治安警告处分,而美容院老板李某已被批捕。

三 : 老家的村妇

在小时候,老家的村妇简朴又丰富多彩的生活,如一股风,吹进了清醒的脑子。思维一下子活跃起来。搜肠刮肚地想一想,与现在的生活相比,我不由自主地发起了感叹。对比以前,现在的日子竟然如此惬意。

溪水边,流水淙淙,几块条石横卧水边。村妇们穿着朴素的服装,拿着棒槌,击打衣服。长满茧花的双手,用劲磋磨,来回刷洗,不停地洗涤。亲切的声音,与流水声,与啁啾的鸟鸣声,一起创作了一曲早晨古朴的音乐之声。

春天,细雨纷纷,村妇们戴着斗笠,在溪水边画出了一幅富有乡村气息的水墨画。夏天,当天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就有平淡的村妇们窈窕的影子,不露声色的劳作,任劳任怨。秋天,草黄叶落,萧瑟的秋风横扫脸颊,一阵秋风,一阵秋雨,一阵不厌其烦的耐心,经受秋水的洗礼,简单的竹制三脚架,一根竹竿,经过村妇们的手晾,晒着数量不少又单一的衣服;寒冬的水,冰凉冻骨,刺裂肌肤。村妇们不得不忍受着寒风,忍受着冷水。一旦经过村妇的巧手,村妇会洗出干净利索的服装,穿在家人的身上,暖在亲人的心里……

在厨房里,村妇们料理一日三餐。山芼、木柴用作燃料,有时烟火呛人,有时在夏天热火烤人,汗滴满身。村妇熬粥煮饭,心灵手巧,保证一家人的主要食物;村妇会炒多种多样的菜,虽然没有达到色、香、味齐全,但是,菜肴一样滋养胃肠。村妇会炖汤,上至鸭汤、鸡汤、大肠苦菜汤、猪肚炖养脾散汤……这些汤一样味道鲜美,仿佛普通厨子一般的手艺,也令人赞叹。在黑色的铁锅里,村妇煮过地瓜、马铃薯和面团等。一些蒜叶,一些葱花,点缀在白色的粉丝、面线和面条里,就成为解决温饱的难得的食物,为生活增添不易的色彩。

村妇会种五花八门的青菜,无论是小白菜,还是窝菜;无论是包菜,还是花菜;无论是番茄,还是青椒;无论是生姜,还是辣椒……蔬菜一样被打理得井井有条,生机盎然,宛如菜农的手,摆弄多滋多味的菜园子,满足春夏秋冬必需的各种蔬菜。

有一些村妇会用威猛的牛犁田,一点也不输给男人。她们驾驭技术熟练。猛牛服服帖帖,在清脆的喊叫声里,猛牛驯服地前进,用力地耕田,使劲地耙田,直至田地里几乎不高不低,直至一片水光银镜。村妇们会播种,养秧苗,秧苗青青翠翠。这里那里的长方形的苗圃青青的,散发出一种绿色的光芒。一年两次耕种,村妇必须给稻田充足的水分。而水分在那时贵如难得的油。她们不得不趁早抹黑地给稻田补充水分。村妇们适时喷洒农药,施用化肥。稻谷的长势一般良好。村妇们照顾得像儿女般的稻谷几乎沉甸甸的,缀满枝头。村妇会割稻,晒谷,去碾米,得到雪一样白的大米。男人不用操心,尽可放心在外打工。他们只需在农忙的时候插手帮一帮忙,与家人聚一聚,乐一乐。(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村妇会制白果。瓷质的、圆形的“印”印出一个个圆圆的、有一些肥厚的白果。程序一样清清楚楚,味道一样惹人欢欢喜喜。白果加上剁碎的猪瘦肉,添上味美的蒜叶,一样清香迷人,一样醉人心魄。村妇会制菜干龟。富有地方特色的菜干,被颜色清新的皮包着,在蒸笼里蒸熟,成为一个个小面包的模样。那种奇特的味道,绝对吸引人,令人食指大动,胃口大开。村妇们会制米粿。她们先加工白米,加水碾磨,然后烧柴加热,掌握的火候恰到好处,震撼激射;村妇们会炊甜粿,撒上味香的芝麻,柔软有弹性,令人喜欢的模样,令人嘴馋的味道。甜粿伴搅碎的鸡蛋,在香喷喷的油里煎炸,松软、甜滋滋和爽口的味道触及舌尖,一样舒心,一样动心。村妇会炊面包,盖红印章,一种鲜活、大众化和普及化的面包清心丽人,刺激味蕾。

村妇们在家,养营养丰富的白鸭,喂汤汁鲜美的鸡,有时,她们也养骆宾王诗里写过的鹅,“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村妇还养猪,把猪喂得白白胖胖的,把黑猪喂得猪毛油光华亮,卖给屠户养家活口,增添家用,极是不易。

村妇会种地瓜。地瓜藤带着绿叶,插进土垄里,撒上粪土,浇上粪水,然后盖上较碎的泥土,就慢慢地静等。一些时间后,地瓜就长得精神抖擞,意气风发。村妇挖松泥土,除草施肥。地瓜叶子密密匝匝,藤蔓一直延伸,爬满土垄上,长满垄沟里,甚至向外延伸。村妇摘下地瓜藤。藤上长满翠绿色的地瓜叶。把地瓜枝除去较粗糙的外皮,在铁锅里炒,加上大蒜,加上食盐和味精,就是一道得宜的菜肴。

村妇们会许许多多的技术,还包括种茶制茶,那时候,茶香满屋,令人神往……;技术也包括裁衣制衣,补衣补裤……村妇,老家的村妇,值得人们赞美。在曾经的流年里,她们几乎能自给自足,满足各种各样的需要,闪烁在每一个家庭里。村妇,在我印象里,绝对不输给各种技术熟练的匠人。她们吸引我的思维,牵引我的笔尖,曾经的岁月里,她们是那个时代里手脚灵便、精明强干的一群老家人。

四 : 偷玩农村中老年妇女 历来的案例分析

张盖自罪恶行动屡屡得逞之后,精神状态更加反常,每天都要在脑子里回忆几遍那些受害妇女的肉体和痛苦表情,而且还经常上街偷偷跟在一些中老年妇女的身后,入迷地观察她们扭动腰臀走路的步态以及夏日服装中若隐若现的女性特征。他还在地摊上买了一本名为《中国古代房中术》的小册子,开始仔细“研究”各种所谓的“床上功夫”,并下决心再劫持一位中意的人选做淫荡试验以满足兽欲。张盖用望远镜发现他家斜对面一所小学开办了一个“业余声乐辅导班”,每晚来授课的是一位妇女,鬓角上的几绺白发和眼角上的几丝皱纹说明她上了点年纪,她个子不高身材匀称装束独特,上身是套头的黑色低领衫,下身是黑色西装裙,更衬托出高傲的艺术家气质。这个渐入老龄的妇女正是张盖苦苦追寻的那种类型,他在心里已无耻地将这妇女认作“忘年恋人”。他过去怕暴露从不在家门口附近作案,可这一次为了把这个妇女弄到手,他决定铤而走险。这个辅导班的教师姓林,年龄大约50出头,是市歌舞团的音乐编导,在本市文艺界颇有声望,她老伴也在同一单位,一直在外地巡回演出,子女都已长大成人。她最近也听单位的同事讲过:“好象咱们地区有一个小流氓专门糟蹋作践老太太”,但她不太相信这样的花花传闻,所以她下课后还是不走灯火通明的大路,而是抄近路穿过一个漆黑的建筑工地回家,张盖在后面悄悄跟着她进了歌舞团的家属院,但由于不了解她家具体情况,张盖没敢贸然闯入林家。第二天张盖事先勘察好了路线,就隐蔽在她必经的工地内,晚上10点半左右,林女士又走到这里的时候,张盖窜出来拿刀顶在林女士的胸膛,没料到林女士冒着被刺的危险大声叫喊,张盖急了顺手抄起一块木板拍向林女士头部将其拍昏,然后背起她快步走出工地。张盖原先设想将林女士劫持到小学空旷无人的操场上发泄兽欲,现在背上背着丰满肥重的老女人无法走那么远的路,就在周围找了个孤零零的租书屋,撬开铁锁进屋点亮灯后张盖发现这个低矮狭小的屋子里除了书架只有一张长条桌,连落脚的地方都难找,只好把人放在桌子上。这是张盖所犯的最后一桩案子,也许是已经预感到了末日即将来临,张盖的疯狂达到了极限,他对这位无辜女性的残酷蹂躏持续了四个多小时,天光放亮之前他才拖着发虚的身子离开这儿。被折磨了大半夜的林女士神智还算清醒,但身体麻木地不能动了,次日被送往医院救治,确诊为轻微脑震荡和急性细菌感染,阴门和直肠壁还有明显擦裂伤。林女士身体上的伤病比较好治疗,但精神创伤却需要慢慢愈合,尤其需要家庭成员的关心体贴和理解。可惜林女士的子女在这方面做得不够好,他们只是象照顾普通病人一样对母亲尽着孝心,却并不能给予林女士精神上的宽慰,他们无法理解母亲在那一晚遭受的磨难有多么大,当林女士在病床上给办案人员叙述受害经过时,她的女儿和儿子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母亲,女儿埋怨母亲“屁眼儿都被肏了还不拼命反抗太丢人现眼”,儿子则埋怨母亲“穿得太薄太露不强奸你才怪”。满怀委屈的林女士对一位特地赶来照顾自己的男性好友哭诉着:“我和我老伴都好多年不同房了,那个小畜生竟那样祸害我啊!连屁眼儿都不放过他不是人啊!一定要枪毙他!”色胆包天的张盖这一次留下的作案痕迹太明显了,公安人员根据多方线索不久就把这个异常变态的色魔擒拿归案了。

庆15岁,均为文盲,农民身份,以采摘草药和捕猎动物谋生,二人自幼丧母,其父又在采药途中不慎坠崖身亡。受害人赵某是个49岁的妇女,高中文化,为贵州省都匀市私营服装店店主,丈夫是国家干部,儿女都已成家立业。彭氏兄弟个子都不高,但彭双喜非常壮实,而彭双庆非常瘦小,他俩独门独户住在人烟稀少的山林里,离最近的村子也有10里路程。这个山区是全国有名的贫困地区,姑娘们长大以后都远嫁他乡,娶不上媳妇的光棍汉不计其数,人贩子趁虚而入,被逼无奈之下很多人家不惜倾家荡产用钱买下被拐骗来的妇女为儿子作媳妇,当地甚至还出现过多起兄弟共娶一个媳妇的闹剧。成年后彭双喜对此十分眼热,但家里一贫如洗他拿不出钱去找人贩子买女人,大字不识的彭双喜除了认识几种药材和动物皮毛外啥也不懂,每天都因娶妻无望而孤寂难受。这天彭双喜在回家的路上突然遇上了向他打听路线的妇女赵某,赵某和丈夫吵架后负气离家出走,她想到山区换换新鲜空气,改善一下心情,就借住在山下的村庄里,然后独自上山,却因迷路撞上了彭双喜,彭双喜心中一亮,与其花那么多钱买老婆,不如骗个女人当老婆,反正差不多。他假意领路把赵某诓骗到了家,赵某本人也出身山区,对山里人十分信任,她看不出眼前这个比自己小好几十岁的憨厚小伙儿有什么危险,就轻易地跟着走到了彭的山间小屋,进屋后彭双喜就忍不住扑上来摸奶捏屁股对赵某进行猥亵,赵某大惊拼命抵制,彭双喜便用栓猎物的绳子把赵某捆起来锁进里屋。待到兄弟彭双庆砍柴归来后,彭双喜对他说:“今天我领回一个媳妇来,算是咱俩的,等以后攒的钱多了,再单独给你找一。”其弟问:“花了多少钱买的?”彭双喜答:“是在山里白捡的”。彭双庆凑到里屋的门缝上看,“怎么这么老啊,人家的媳妇都挺年轻好看的,我可不要。”彭双喜训斥道:“咱没钱到哪儿去找年轻好看?好看管什么用,媳妇是弄来操的。白天咱们不在家,夜里黑乎乎的也看不见,这个媳妇是老了点,有女人的东西能伺候咱睡觉就行,说不定还能给咱生个小娃呢。”彭氏兄弟二人吃过晚饭后,竟愚昧地准备“入洞房”,彭双喜开锁进到里屋,二人在赵某面前跪了下来,彭双喜厚着脸皮说:“你就留下来给我们兄弟俩当老婆吧,家里穷是穷点,可我俩今后一定好好待你。”赵某差点气晕了,这简直荒唐愚昧到了极点!但又怕受到伤,就用央求的口气柔声规劝着:“你好糊涂啊,我都这么大岁数了,比你大两轮还多,哪能给你这年轻后生当老婆呢?再说我自己有丈夫,连女儿和儿子都结婚成家了,可不能胡闹啊,你要想讨老婆,等阿姨回去给你寄一笔钱,让你娶个年轻漂亮的姑娘该有多好!”彭双喜仍很固执:“岁数大点没关系,女人有屄有屁股有奶头就行。我俩不让你苦着累着,白天我俩干活挣钱养活你,夜里你能伺候我俩睡觉就行,不要求别的。”彭双喜见赵某死活不答应,就要来硬的,他二人将赵某推到床上,彭双喜让兄弟帮忙按住赵某的双肩,亲自动手解开裤带扒下赵某裤子,对其下身十分粗鲁地琢磨了一番之后,用蛮力强奸了她。在获得了畸形的满足之余,彭双喜想到这个“媳妇”也有自己兄弟的一半,就让他也骑上去试一试,身体瘦小发育很慢的彭双庆看上去还是个毛孩子,他对男女之事知之甚少,一直在旁边胆怯地看着,彭双喜见他不敢动手,就帮他脱掉衣服,将其拉到周某的身上,彭双庆也学着兄长的样子,把自己那尚未发育完全的男性物件胡乱塞了进去。从此以后,赵某被关押在这小屋中长达一年之久,为防止赵某逃跑,彭双喜将她的所有衣物都藏了起来,她只能赤身裸体在这不足十平方的小屋里活动,连大小便都得在这里解决。白天天亮后彭氏兄弟为赵某留好饭食就用一把大号铁锁把关她的里屋锁住,起身外出干活,傍晚回来吃完晚饭后,彭双喜就拉着兄弟脱得赤条条一丝不挂奔向里屋睡觉,他心急火燎地脱衣上床,赵某难捱的时刻就又到了,她就这样日复一日地被彭氏兄弟轮番奸污。彭双喜每次“耍够”之后从不忘记让自己兄弟也尝尝女人滋味。赵某起初每日啼哭不止,天天盼着有人来救她,日子长了,赵某就绝望了,陷入了一种得过且过的麻木状态,她不再哭闹,也没力气象起初那样激烈地抵抗了,她白天什么都不再去想,就数着窗外的白云听着林中的鸟鸣稀里糊涂地活着,晚上见彭双喜二人进来,就干脆张开腿闭上眼随便他们折腾。这一年里赵某也并非从不出屋,彭双喜心情好时也会陪伴(实为监视)这个“媳妇”到几里外的河边光屁股洗澡、遛弯,有时下山卖药材时还为她带回一些诸如梳子、雪花膏、卫生纸等用品。彭双喜的确象他当初所说的那样,没让赵某吃苦受累,他从不让赵某干活,还让兄弟为他送水送饭,清倒便盆,在他看来,赵某唯一的任务就是每天晚上伺候两个男人睡觉。赵某在这期间也曾两次试图逃跑,但都没成功。头一次,她奋力砸开木格子的窗框跳了出去,却不巧被提前回来的彭双喜抓住,又被关了回去。第二次的失败就更加可惜:彭双喜要到远在山外的县城去卖皮货,须连续离家几日,赵某觉得逃跑的时机到了,剩下彭双庆一人好对付多了,她准备夜间趁他熟睡时偷偷溜走。但彭双喜早有防备,吩咐弟弟一定要看好这个宝贝“媳妇”,让他晚上搬到外屋的长凳上就寝,把赵某单独锁在里屋内,赵某的计划落空了。彭双喜离家的第三天晚上大约10点钟左右,赵某还在考虑着逃跑方法,她从门缝中看着外屋那个蔫蔫的孩子正在熟睡,忽然心生一计。赵某毕竟是近五十的人了,哪受得了两男子数月不停的折磨,两腿发软头晕目眩,走了一个小时就累得迈不动步了,走着走着一不留神掉进了彭双喜为捕捉野物挖的陷坑,还崴伤了脚,次日中午就被归来的彭双喜找到了,逃亡行动再次失败。赵某被“霸占”了一年零两个月后的一天,一个药材贩子到彭双喜家收购药材,他发现彭家的里屋上着锁,以为里面存放着什么名贵药材,就从门缝偷眼往里瞧,只见有个中年妇女赤裸着身体坐在床上,他禁不住向彭双喜询问,彭双喜谎称这是他母亲,搪塞说:“她脑子不好使(精神病),不爱穿衣服,还到处疯跑”,药材贩子顿生疑窦:这个妇女体肤白皙不象山里人,而且脸上也没有呆傻之气。颇具良心的药材贩子回到县城后向派出所反映了情况,很快赵某就被解救出来。彭双喜面对警察和民政局的同志竟然还不服气地狡辩:“都是城里女人,别人花钱买的你们为啥不管?我养活了她一年多,该算是我老婆了吧。”,真是愚昧无耻得不可救药。这一年中,赵某的家人都失魂落魄,他们都以为失踪的赵某是一时想不开轻生了,赵某的丈夫追悔莫及一病不起。赵某的儿子和女儿在县民政局的招待所里见到了受尽摧残的母亲,三人抱在一起失声痛哭,场面十分凄凉。
本文标题:偷玩农村中老年妇女-中老年妇女外阴变白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16752.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