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民族医药-京族医药

发布时间:2018-05-14 所属栏目:戒毒治疗的药品

一 : 京族医药

京族医药是我国少数 民族的传统医药之一。生活 在广西东兴市江平镇的京 族人民,与海毗邻而居,形 成了丰富的渔家文化。京族 并不是中国土著的少数民 族,而是以百越后裔骆越 一僚为主体的民族。据史 料记载,我国的京族先民 大约在公元16世纪初陆 续从越南涂山(今越南海 防市一带)等地迁移过来, 至今已有500年的历史, 最先居住在巫头岛和江平 镇附近的寨头村,后来才逐 渐向沥尾、山心、谭吉、巫头 及恒望、红坎、竹山等地区 迁移。目前京族主要分布在 东兴市江平镇的沥尾、巫 头、山心等3个小岛上,俗 称“京族三岛”。

以前,“京族三岛”四 面环水,被海水包围,外出 就医困难,为了生存、繁 衍,京族人民在长期与疾 病作斗争的过程中,提高 了对疾病的认识,并积累、 总结出宝贵的医疗经验, 逐步形成了本民族的医药 体系。在京族医药的有力 保障下,数百年来,“京族 三岛”出现过无数的长寿 之星,这在当时的医疗环 境下显得更加难能可贵。

京族人民世居祖国南 疆,由于艰苦独特的生活 环境、劳作方式和闭塞的 交通条件,京族人民为了 生存和民族繁衍,在长期 与疾病斗争、维护健康的 实践中,创造出自己独特 的京族医药文化,是我国 传统医药体系中不可或缺 的一部分,为京族人民的 繁衍生息和健康做出了不 可磨灭的贡献,至今仍在 为保障京族人民的健康发 挥着重要作用。

京族人民生活的地 区,有着丰富的药材资源, 尤其是独特的海洋药物资 源,为京族医药的起源和 发展提供了理论的基础, 较其他民族传统医药也有 着自己的特色。“京族三 岛”地处亚热带地区,多为 平原、丘陵和海湾滩涂地 形,土壤地质大多为赤红 壤和滨海盐土(砂质),造 就了植物资源的多样性和 古老性。据初步调查发现, “京族三岛”共有野生植物 634.种,其中有药用价值 的植物396种。

在原始社会,生产力 极度低下,京族先民在出 海捕鱼和上山采集野果、 捕获动物时,难免会被锐 利的鱼刺、植物尖刺、尖锐 岩石所伤,导致外伤,甚至 伤及内脏的情况也时有发 生。在受伤之后,他们使用 一些土方来自行医治,使 病痛得到缓解,甚至完全 康复。如误食某些野果、野 菜后发生呕吐、腹泻等不 良反应,偶然吃到的某些 药物或食物能使病痛减 轻。经反复实践与总结,京 族先民知道了哪些植物或 海产品对人体有毒,而哪 些植物或海产品则能治疗 病痛,培育出了原始的医 药体系。

京族的祖先在越南 时,就知道用简单的草药 和海上动物治疗较常见的 疾病。如治疗感冒流鼻涕, 用鲜艾叶煮水洗澡,也可 用卜子叶、鸡爪枫等药物 煮水熏洗全身;治疗心口 痛(胃痛或胃酸过多),用 墨鱼骨(海螵蛸)漂净,研 末成粉,用温水送服;治疗 烂脚(脚癣或皮肤溃疡), 用螺杯厣适量,烧成灰,研 末敷于患处;如遇到身痒 难受时,下海浸泡片刻即 可缓解症状。

京族医生逐渐认识 到,药物的疗效和其生长环 境关系密切,生长环境不 同,药效也不同。一般来讲, 生长在悬崖上、带肿节的药 物,大多有续筋接骨、消肿 止痛的功效,可用于治疗骨 折、跌打损伤等病症;生长 在深山水沟的药物,大都有 清热解毒、消肿止痛的功 效,可用于治疗头痛发热、 尿黄便秘、关节肿痛等病 症;生长在树上的寄生物, 大都有补肾壮腰的功效,甚 至有通利结石、节育等作 用,可用于治疗肿 瘤等病症;生长在 海洋、湖泊、田边的 药物,大都有清火 解毒、利水消肿的 功效,可用于治疗 肾炎水肿、肢体肿 胀等病症。开红色 花、带红色的药物, 多有补益气血、止 血、调经止痛的功 效;开白色花、流白浆的药 物,多有镇静安神、解毒消 肿的功效;带黄色的药物, 多有清火解毒、调补气血的 功效,可用于治疗肝炎、痢 疾等热性疾病。

夏日酷热,京族群众 便会煮一些金银花、枸杞(https://www.dagouqi.net) 叶汤等当茶喝,以预防中 暑,增加食欲;冬日寒冷, 京族群众便会搭配牛肉与 肉桂一起煮食,以防寒增 温、滋补身体。这些古老防 病治病的保健方法,在京 族民间广为流传。

京族人民迁至“京族 三岛”后,随着社会的发展 和受到各民族医疗技术的 影响,他们逐渐对各种疾 病有了一定认识,治病方 法也有所改进。京族医生 从用最简单的草药、海洋 药治疗疾病,逐渐过渡到 总结众人经验,进行科学 验证,从单方进化至复方, 经过长期临床观察,医疗技 术水平得到了质的提高;加 上不断地和汉族、壮族等其 他兄弟民族拜师交友,互 相学习,也使临床治疗效 果得到进一步的提高。

一些京族民间医生, 更是将京族医药传统的治 疗方法与中医的理法方 药,尤其是易于学习与掌 握的艾灸疗法、拔火罐疗 法、刮痧疗法等疗法结合, 为京族人民健康服务。各 民族传统医药知识的融 合,大大促进了京族医药 的发展。

(www.61k.com)

二 : 时评:让民族医药下山进城

      最近,湖北恩施咸丰县失传70余年的土家族民间名医遗著《玲珑医鉴》失而复得,校勘出版问世。

    虽然这样一则消息并未引起人们关注。但它却具有不同寻常的意义:该书连同已出版的《土家族医药学概论》等医著,结束了鄂西土家族医药学千百年来口手相授的历史,为土家族医学“下山进城”、发扬光大奠定了基础。这不禁让人想起濒临失传的民族医药。

    民族医药特指我国少数民族的传统医药,具有明显的民族性、地域性。我国五十多个少数民族,人口1亿多,民族医药多发源于高原、山区等经济不发达地区,其医药知识和医疗经验不拘一格。“遍地无闲草”的天然药物资源丰富,具有疗效确切、功能独到、药源广阔、就医方便、费用低廉等优点。像藏医药治疗高原疾病,维吾尔医药治疗白癜风,蒙医药治疗骨伤病,瑶医药治疗红斑狼疮,苗医治疗妇儿科疾病等,至今有着西医和中医不可比拟的优势。人人皆知的云南白药,就属彝药。

    长期以来民族医药主要在当地使用。让人忧虑的是,在现代医学的冲击下,如不及时继承发掘,则随时会有“失传”甚至“消亡”的危险。比如,《玲珑医鉴》是清末土家族名医秦子文在前人的基础上,结合自己50余年临床经验和理论总结,历经10余年心血而成。如果不加抢救,民族医药将少了一枝奇葩,国家少了一块重要的卫生资源。

    除了继承,还有发展问题。在目前的环境下,民族医药的发展空间在萎缩。一批批承前启后的民族医和宝贵的民族药,在一元化的“考试”和“规范”中,被“淘汰”出局,“老草医死了,小草医走了,山里的草黄了,群众的心凉了”。

    比如,医生行医须通过执业医师资格考试,然而,民族医只包括蒙医、藏医、维吾尔医和傣医4类。而且,任何类别都要考西医知识。这对于诸多土生土长、虽有临床经验却从无系统学习的民族医来说,成为很难跨越的“门槛”。

    民族医药,是中华医学文化的奇葩。想象一下:倘若民族医药能很好地存活并发展,我们就不仅有中医、西医,还有藏医、蒙医、维吾尔医、傣医、苗医、壮医、彝药等,再加上针灸、推拿、按摩、拔罐、刮痧、药浴等非药物疗法和外治疗法,医疗保健手段丰富多彩,此药不灵,彼药投之;一法不应,十法选之,这将为降低医疗成本、提高医疗水平提供若干可能,这对国人的卫生保健将是何等幸事。

三 : 民族医药>耳针戒毒疗法

上世纪70年代初,美国毒品泛滥,成为社会毒瘤,患者求治无门,医生十分头痛。新药美沙酮治疗海洛因成瘾刚刚开始临床试验,疗效尚不得而知。常用的非药物疗法有心理治疗、小组治疗、社区治疗等,效果有限。正在戒毒专家们苦心寻找戒毒的仙丹妙药时,一则来自香港的针灸戒毒报告引起了医学界的关注,由于当时正值美国针灸热,此新闻立即产生轰动效应。

论文的作者是香港广华医院的神经外科主任温祥来和张医生。他们发表于东京《亚洲医学杂志》和《美国针灸杂志》的报告表明,经针灸治疗的40名毒品成瘾患者,有39人出院时不再使用毒品,另一个病人转院手术。治疗后病人体重增加,没有再吸毒的欲望。患有哮喘、支气管炎和肺病的患者还有症状的改善和减轻。

温祥来算得上是个传奇人物,他在二战时当过美国“中国航空公司”飞行员,曾经多次飞越驼峰。退役后学医,毕业于山东齐鲁大学医学院,后到国外留学工作,专修神经外科。1956年成为香港第一位神经外科专科医生。晚年他还出资出力,协助创立了广州医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任名誉所长。

温祥来发现针灸戒毒的方法纯属偶然。当年,中国内地的针刺麻醉方法传到了香港,他们也经常在外科手术中使用。一次,在为病人用耳针做针刺麻醉手术时,正巧病人是一位鸦片成瘾患者,有明显的戒断症状。扎上针以后,奇怪的现象发生了,鸦片成瘾患者的戒断症状马上缓解了,病人说对毒品的渴望也减轻了。于是,温医生就想到了试验专门用针灸治疗毒品成瘾的病人。

香港针灸戒毒的方法如下:先用酒精棉将耳窝的表面擦净,将消过毒的针灸针刺入双侧耳窝中央部位的耳甲腔(肺穴),深度不超过1.2厘米,然后将两针柄连到电针仪上,逐渐增加刺激频率,最大到每秒125次。同时逐渐加大刺激的电流,直到病人有感觉,但不痛苦。通常连续刺激十几分钟后,病人的流涕、流泪、疼痛、颤抖、腹痛等戒断症状会逐渐消失。香港医生还发现,针灸后病人会感到很满足,有一种类似服用毒品后的欣快感。治疗时间的长短因病人而异,还要看成瘾毒品的种类。一般每次针刺时间约半小时左右,开始2~3天,每天治疗2~3次,接下来的4~5天,每天治疗一次,之后可以出院。如仍有毒品需求症状,则在门诊继续接受针灸治疗。在所治疗的40名患者中,有6人出院后因有再想用毒品的感觉而回门诊接受治疗1~2次,2人因疼痛回来治疗。

美国社会对香港医生的“偶然的发现”很感兴趣,《真实》杂志的记者麦基当时越洋采访了香港医生及多位美国戒毒方面的医学专家,于1973年11月发表了《针灸能治愈毒品成瘾吗?》的长篇采访报道。

美国专家曾质疑,香港的吸毒者同美国的患者不太一样,美国当时的情况是年轻人较多,海洛因成瘾者居多,而香港病例则以鸦片成瘾为主,大多在50到70岁之间。温祥来回答说,他们正在将研究范围扩大到100例,大部分患者是海洛因成瘾者,以来自英国为主,其中还有6名其他西方国家的人和2名美国人。治疗结果同先前的40例相似,但问题是观察的时间仅为2个月,还远远不够,尚不能做出针灸是否能彻底戒毒的结论。

纽约爱因斯坦医学院罗英逊医生说:“此研究结果给我的印象很深,但是在了解更多的情况之前,我不得不保持怀疑态度。”美沙酮疗法的发明人、洛克菲勒大学教授道尔支持针灸研究,但对针灸是否能治愈毒品成瘾存有疑问。美国国家健康研究院等机构的大多数戒毒专家都对此表示出兴趣,但持保留态度,他们认为当时的数据还不能肯定针灸在戒毒中的真正作用,观察的时间还太短,成瘾者的情况同西方有很大不同,还有试验缺乏对照组等问题。

从医学科学的角度来看,香港医生最初报告的临床数据还算不上严格的科学试验结果,后来多年在西方进行的大样本随机对照临床试验结果既有阳性也有阴性,扑朔迷离。人们还认识到,戒毒治疗是一项“工程”,比人们最初想象的要复杂得多,期望找到单一的戒毒疗法是不现实的。

纽约林肯医院的戒毒中心从1974年以来一直使用耳针疗法辅助药物戒毒,是美国第一个建立在医院内的耳针戒毒中心。创始人神经科医生史密斯总结出一套标准的5个耳针穴位戒毒方法,在世界各地推广使用。他还发起成立了NADA耳针戒毒学会,培训了大批医务人员从事耳针戒毒疗法,颁发“耳针戒毒证书”。目前,NADA的会员已经遍布世界各地,纽约州等医疗管理部门允许获得证书的医务人员(非执照针灸师)使用耳针疗法为患者做戒毒治疗,但针刺限于耳部。

上世纪90年代初,北京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韩济生教授及其同事发现特定频率的电针刺激对临床戒毒具有不同的效果,通过动物和人体的实验证实高频(100Hz)刺激减轻阿片戒断症状效果最好,低频( 2 Hz)可以减轻精神依赖,而疏密波交换刺激兼有两种效应。电针或经皮肤的电极刺激躯体穴位可以缓解海洛因成瘾者的戒断症状,并可抑制患者脱毒后对毒品的心理渴求以预防复吸。韩济生多年来一直在中国研究推广针灸戒毒法。

几十年过去了,美沙酮已经成为戒毒最常用的药物之一,但临床效果还远不够理想,副作用及其带来的社会问题一大堆。针灸虽然没能成为戒毒的仙丹妙药,但最终在综合戒毒治疗中找到了适当的位置。目前在美国使用针灸辅助戒毒、戒酒、戒烟仍然十分普遍,几乎所有的持照针灸师都在自己的诊所治疗这类病人。

应该说,尽管当年媒体把耳针戒毒炒得很火,但发明者的头脑还是十分清醒的。温祥来曾经说过:“我们并没有宣称针灸可以治愈毒瘾。假如我们可以治疗戒断症状,让病人舒适一些,减轻病人的痛苦,这就是成就。我们的疗法并不能完全解决毒瘾问题。”

针灸戒毒疗法的发明是一个非常符合西方人口味的“传奇故事”,同很多科学发现相似,其中有发明人,也有偶然性和故事性。并非巧合的是,同针刺麻醉手术一样,这个“发明”也不是中医师首创,而是由西医师偶然发现的。香港医生发现针灸戒毒的故事在西方流传很广,还有一些不同的演绎版本,西方戒毒研究的综述文章里也会偶尔提到这个事件。尽管耳针戒毒的临床疗效并没有最初期望的那么神奇,但这个来自东方的疗法在西方产生的影响已经远远超出了针刺本身的作用。无论如何,东西方针灸界都不应该忘记香港温祥来等医生的这个历史性贡献。

“www.61k.com。
本文标题:民族医药-京族医药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217810.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