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在我身边做我老婆好不好-【我在硅谷做码农】硅谷码农难,“码婆”更难

发布时间:2018-05-13 所属栏目:留在我身边

一 : 【我在硅谷做码农】硅谷码农难,“码婆”更难

  A5创业项目春季招商 好项目招代理无忧

  在这个深秋的午后,我静静地坐在这家著名IT公司办公区的一隅,手中的热巧克力足以令我温暖。此时,旧金山硅谷和中国一样,也由秋转冬,寒冷的季节翩然降至,冬季最需要的是什么?当然是正能量。

  不知道祖国的IT LADY们你们过得怎么样?是不是整日烦恼着拥堵的交通和绝望的空气,或是在走高的房价和若隐若现的小三中苦苦挣扎,抑或是在成日的加班中逐渐迷失了自己?我知道你有足够的理由犹豫徘徊挣扎甚至愤懑,但就在这一瞬间,请你给心灵按下暂停键,来感受一下来自大洋彼岸姐妹们带来的正能量。

  独立坚强的硅谷码婆

  在国内从事互联网行业的女性并不罕见,她们分布在市场、PR、人力、研发等各个岗位,我们称之为ITLADY。但在硅谷,女性工作者的数量就少得多,并且就中国女性而言,由于语言、文化等方面的限制,其职位极为单一,一般都是编程类工程师,与码农相对应,她们自称为码婆。

  码婆的Profile大多类似,国外计算机科学(CS)或者电器工程(EE)硕博毕业,以性别优势较为轻松地进入男多女少的IT公司成为码工,从此拿着同码农一样的薪水,但却在职业生涯的初期享尽好处。

  由于女性码工较为罕见,所以常常成为team中的调节剂,leader在分配任务时往往不会过分压榨码婆,一般会将较轻的任务分给她,并且对其工作结果的期望也设定的很低,稍微做出点成绩便可得到“一片喝彩”。

  但这并不意味着码婆的生活是轻松而容易的。

  在职场中,虽然其在面试以及入职初期可以享受到一些来自性别方面的优惠,但相对的,其职场瓶颈也来得更快。一位硅谷码婆告诉记者,“行业总的来说对女性开发员有着固有的偏见,如不能承担重要任务,女性不真正精通技术等,所以码婆想要得到同码农同样的发展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对此,另一位接受采访的码婆也很赞同,她表示,“码婆混起来并不难,但不论行业潜在的歧视还是家庭的原因,其要想向上走需要比码农付出多得多的努力”。

  事实上,码婆的生活甚至比码农更加不易。作为女生,其更加不容易热爱以及擅长计算机相关学科,因此从求学时开始,其为了获得同男性同样的学术成绩便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工作后,大部分码婆都正常地结婚生子,其在一边应付繁忙费脑的码工工作的同时,还需要回家照顾幼儿以及老人,而此时,下班后的码农却可以享受一下难得的休闲时光。

  并且,相比国内上班一族,码婆们面临的家务也更加繁重。首先,由于国外并不限制生育,甚至以个税优惠鼓励多生,一般码婆们都有至少两个孩子;其次,码婆们由于收入较高,国外房价也相对便宜,一般都拥有自己的独栋别墅,那么与宽敞的房子相对的便是成倍增长的家务量;第三,往往家中还有不懂英文及开车的老人需要照顾。

  不仅如此,如果说每一个职业女性都多多少少面临着上述工作家庭平衡问题的话,独自在国外生活的码婆们最大的烦恼其实来源于内心的孤独。

  “从18岁出国开始,我便学着独立生活,因为害怕父母担心,有什么问题也总是一个人扛着,”一个受访的硅谷码婆向记者坦言,“不论是上学时的压力,还是同老外恋爱的烦恼,又或是目前面临的绿卡的压力等等,都需要自己面对。”

  原本同样是脆弱敏感需要巨大情感支持的女性,独自远渡重洋的码婆们却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缺乏来自父母、朋友的直接支持,唯一可以聊以慰籍的仅有几个有限的华人论坛。“在美国,中国人分布的相对分散,很难交到朋友,与老外基本很难建立connection,有什么事情最先想到的是上华人论坛发帖求助查资料,或者是自己扛下来。”

  “以失恋为例吧,国内的姐妹们大多同国男恋爱,没有文化差异,而我们留学生很多男朋友都是白人,有很多文化差异问题,而这些问题又没有朋友可以交流,因此只能自己慢慢摸索,并且失恋后没有朋友家人可以哭诉,唯一能做的就是自己整理心情,或者上华人论坛上发帖求安慰。”一个已经结婚了的码婆回忆道。

  于是,种种的一切使得漂洋多年的码婆们养成了独立坚强的个性,她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曾经经历过困难的时刻,不论是求学时的毕业之困,还是失恋,还是职业家庭困难,这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咬紧牙关挺过去。

  那些温暖的瞬间

  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上天总是宠爱那些坚强而自我救赎的人们,这对很多硅谷码婆而言也不例外,她们中的大部分人目前都走出了困境,迈向成功与幸福,并将过去所经历的一切视为财富与“亲切的纪念”。

  入冬时节,她们也在北美华人网上回顾了她们过去生活中那些温暖的话语与温暖的瞬间,点击往下看吧:

  Guoxiang:Ph.d 最艰难的一个阶段,找完导师,找committee们一个一个去签年度总结,到了一个大牛那,居然没有象其他老师一样敷衍了事,而是认真地问了问马上要发表的文章,问了idea和实现方法,然后笑眯眯地说You did a good job. 也许今天看来是客气话,但那是跟随我老板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赞扬和鼓励。老板的无情催促、师兄弟们的冷漠与拒绝帮助、次次组会的如坐针毡、一个人无助的挣扎与疯狂努力学习,仿佛都因为那一句话而释然,所以铭记至今。

  鸡蛋壳:和大洋彼岸的爸爸通电话,最听不得老爸说一句:哎呀女儿啊,你很可怜啊!一听这话,马上热泪狂流,但还要装作根本不在意的样子。

  hyalite125:孩子她爸工作上有一段时间很不顺利,课题难,进展慢,压力大,领导的各种不理解,同事之间还有人给制造麻烦,他一边开车一边向我抱怨,越说越生气,我只能耐心的安慰他开解他,很着急自己也帮不上他什么忙,孩子小我又上学,家里都靠他一个人支撑真的很不容易。

  这时,我们当时坐在车后面才两岁还没上幼儿园的女儿,在我们说话停顿的间隙,用稚嫩的小声音清脆响亮的说:"爸爸,加油!"我们都愣住了,从来没有在我面前哭过的孩子她爸立马飙泪了。是啊,为了孩子我们更应该坚强一些。好几年过去了,现在孩子她爸事业进展的很顺利,我们的二宝也已经一岁多了,我们经常回忆起女儿的那句话,依然温暖。

  honeynana666:第一次怀宝宝,因为不知道,去旅行,回来就掉了,哭了一个礼拜,也没去上班,老公说出去走走吧,去了商场,他说去上个厕所 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张卡片,里面说,老婆,别伤心,你还有老公我呢,老公爱你。我当下眼泪就掉下来了。

  小鼎煎茶:刚到美国,在机场晕头转向ing,自己两个158托运箱,一个登机箱,一个大背包……一对白发苍苍的白人夫妇,帮我把箱子装上行李车。。。当知道只有我一个人,独自从中国来,,,还朝我挥挥手~素昧平生,无问姓名,此情足以温暖我心。

  Dentalsafety:刚上研究生学习工作压力巨大,工作评分被打1分(最低的),就大晚上在学校抱着电话对着男朋友哭。一个路过的小姑娘估计听见了,一会她过来递过来一张纸巾对我说“一切都会好的。”心里很感动!

  Happylemon:在上海外派,一个人生活,每天加班到半夜,自己一个人打车回家,非常想老公。一天晚上一个的哥跟我说,人生有的有失,不过既然结婚了,就要和自己的家人一起,否则工作有什么意义?顿时决定放弃工作回美国跟老公团聚。

  Greensea:那年冬天,怀孕了,可是又流产了。在医院里哭的稀里哗啦。护士安慰我说你将来会有自己的宝宝的,我说我不知道是否还有勇气再试。护士看着我说:You will.You are stronger than you think you are. 多年过去,已经是两娃妈了。灰心沮丧觉得扛不住的时候就会想起老护士的话。

  cxfwan1979:有天跟老公讨论老了以后谁先死的事情。我说:你可千万别走我前面,要不剩我一个人可怎么办啊? 老公说:我肯定得给你安排好一切才能走啊!我当时眼泪都下来了。。

  annemarie:我也讲一个令我感动的事吧,某天下班晚了,急着去接娃,从parking lot没有红绿灯的丁字路口左侧要左转到直行道上,直行两个方向都不停有车来。等了N久都转不了,这时对面的一个驾驶Nissan Cube的嬉皮小年青,居然把自己停着等红灯的车子往后快速倒了一个半车位的位置,替我挡住后面陆续开来的车子,然后停下来招手让我过。从此决定开车一定要多礼让,多做好人。

  仙人掌上芙蓉:有一次下大雪,我的车子后轮陷在雪里面怎么都出不来,路过两个白人小哥,直接上来帮我推出来了。。。还有一次搬床垫,床垫很大,怎么都放不到车顶上,一个变唱边跳走过来的黑人小哥,顺着他的节奏,帮推了一下,就上去了,然后他继续唱着跳着离开了,跟拍mv的似的。

  Xiaojiaoya:女儿5岁的时候,某天我在洗衣房叠衣服,女儿走进来递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Mom Thank you for doing everything for me! I love you so much! 旁边还画了几个heart.

  Johnsminnie:大B超回来之后老公送我一个简单又精致的贺卡,封面画着一个可爱的孕妇装,腰带还是亮晶晶的,下面写着mother to be,翻开来,里面是某人丑丑的字迹:“XXX(我的名字)大波波,还有一个娃!(这段出自央视恶搞春晚)祝愿你们每天都健康平安快乐。”当时眼泪就下来了。最近因为毕业加怀孕,找工作毫无进展,老公最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别担心,有我呢!”

  飘飘女:去年在target买装饰灯,顺口问老公我们的礼物都买好了,你今年圣诞节想要个啥礼物啊,结果他说:只要你们母女开心就是我最好的礼物啦。。。矮马我差点飙泪了,感动到不行。

  骗吃骗喝的小猪:大学里,忘了是发生了啥事,心情不好,爸妈的电话也没说几句就挂了,隔天麻麻来电话,东拉西扯的,到最后突然来了一句,女儿啊,希望你记住啊,在这个世界上,爸爸妈妈是最爱你的,哪怕全世界都抛弃你了,你还有爸爸妈妈。

  鸡蛋壳:我在卫生间,孩子们在房间看电视,女儿(5岁),伸出头来,妈咪,等会儿你先不要进来,因为电视上在演很可怕的东西。我好奇,演什么啊?毛毛虫!真是个好孩子!

  怎么样,有没有温暖到你?!

二 : 【我在硅谷做码农】硅谷码农难,“码婆”更难

  在这个深秋的午后,我静静地坐在这家著名IT公司办公区的一隅,手中的热巧克力足以令我温暖。此时,旧金山硅谷和中国一样,也由秋转冬,寒冷的季节翩然降至,冬季最需要的是什么?当然是正能量。

  不知道祖国的IT LADY们你们过得怎么样?是不是整日烦恼着拥堵的交通和绝望的空气,或是在走高的房价和若隐若现的小三中苦苦挣扎,抑或是在成日的加班中逐渐迷失了自己?我知道你有足够的理由犹豫徘徊挣扎甚至愤懑,但就在这一瞬间,请你给心灵按下暂停键,来感受一下来自大洋彼岸姐妹们带来的正能量。

  独立坚强的硅谷码婆

  在国内从事互联网行业的女性并不罕见,她们分布在市场、PR、人力、研发等各个岗位,我们称之为ITLADY。但在硅谷,女性工作者的数量就少得多,并且就中国女性而言,由于语言、文化等方面的限制,其职位极为单一,一般都是编程类工程师,与码农相对应,她们自称为码婆。

  码婆的Profile大多类似,国外计算机科学(CS)或者电器工程(EE)硕博毕业,以性别优势较为轻松地进入男多女少的IT公司成为码工,从此拿着同码农一样的薪水,但却在职业生涯的初期享尽好处。

  由于女性码工较为罕见,所以常常成为team中的调节剂,leader在分配任务时往往不会过分压榨码婆,一般会将较轻的任务分给她,并且对其工作结果的期望也设定的很低,稍微做出点成绩便可得到“一片喝彩”。

  但这并不意味着码婆的生活是轻松而容易的。

  在职场中,虽然其在面试以及入职初期可以享受到一些来自性别方面的优惠,但相对的,其职场瓶颈也来得更快。一位硅谷码婆告诉记者,“行业总的来说对女性开发员有着固有的偏见,如不能承担重要任务,女性不真正精通技术等,所以码婆想要得到同码农同样的发展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对此,另一位接受采访的码婆也很赞同,她表示,“码婆混起来并不难,但不论行业潜在的歧视还是家庭的原因,其要想向上走需要比码农付出多得多的努力”。

  事实上,码婆的生活甚至比码农更加不易。作为女生,其更加不容易热爱以及擅长计算机相关学科,因此从求学时开始,其为了获得同男性同样的学术成绩便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工作后,大部分码婆都正常地结婚生子,其在一边应付繁忙费脑的码工工作的同时,还需要回家照顾幼儿以及老人,而此时,下班后的码农却可以享受一下难得的休闲时光。

  并且,相比国内上班一族,码婆们面临的家务也更加繁重。首先,由于国外并不限制生育,甚至以个税优惠鼓励多生,一般码婆们都有至少两个孩子;其次,码婆们由于收入较高,国外房价也相对便宜,一般都拥有自己的独栋别墅,那么与宽敞的房子相对的便是成倍增长的家务量;第三,往往家中还有不懂英文及开车的老人需要照顾。

  不仅如此,如果说每一个职业女性都多多少少面临着上述工作家庭平衡问题的话,独自在国外生活的码婆们最大的烦恼其实来源于内心的孤独。

  “从18岁出国开始,我便学着独立生活,因为害怕父母担心,有什么问题也总是一个人扛着,”一个受访的硅谷码婆向记者坦言,“不论是上学时的压力,还是同老外恋爱的烦恼,又或是目前面临的绿卡的压力等等,都需要自己面对。”

  原本同样是脆弱敏感需要巨大情感支持的女性,独自远渡重洋的码婆们却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缺乏来自父母、朋友的直接支持,唯一可以聊以慰籍的仅有几个有限的华人论坛。“在美国,中国人分布的相对分散,很难交到朋友,与老外基本很难建立connection,有什么事情最先想到的是上华人论坛发帖求助查资料,或者是自己扛下来。”

  “以失恋为例吧,国内的姐妹们大多同国男恋爱,没有文化差异,而我们留学生很多男朋友都是白人,有很多文化差异问题,而这些问题又没有朋友可以交流,因此只能自己慢慢摸索,并且失恋后没有朋友家人可以哭诉,唯一能做的就是自己整理心情,或者上华人论坛上发帖求安慰。”一个已经结婚了的码婆回忆道。

  于是,种种的一切使得漂洋多年的码婆们养成了独立坚强的个性,她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曾经经历过困难的时刻,不论是求学时的毕业之困,还是失恋,还是职业家庭困难,这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咬紧牙关挺过去。

  那些温暖的瞬间

  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上天总是宠爱那些坚强而自我救赎的人们,这对很多硅谷码婆而言也不例外,她们中的大部分人目前都走出了困境,迈向成功与幸福,并将过去所经历的一切视为财富与“亲切的纪念”。

  入冬时节,她们也在北美华人网上回顾了她们过去生活中那些温暖的话语与温暖的瞬间,点击往下看吧:

  Guoxiang:Ph.d 最艰难的一个阶段,找完导师,找committee们一个一个去签年度总结,到了一个大牛那,居然没有象其他老师一样敷衍了事,而是认真地问了问马上要发表的文章,问了idea和实现方法,然后笑眯眯地说You did a good job. 也许今天看来是客气话,但那是跟随我老板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赞扬和鼓励。老板的无情催促、师兄弟们的冷漠与拒绝帮助、次次组会的如坐针毡、一个人无助的挣扎与疯狂努力学习,仿佛都因为那一句话而释然,所以铭记至今。

  鸡蛋壳:和大洋彼岸的爸爸通电话,最听不得老爸说一句:哎呀女儿啊,你很可怜啊!一听这话,马上热泪狂流,但还要装作根本不在意的样子。

  hyalite125:孩子她爸工作上有一段时间很不顺利,课题难,进展慢,压力大,领导的各种不理解,同事之间还有人给制造麻烦,他一边开车一边向我抱怨,越说越生气,我只能耐心的安慰他开解他,很着急自己也帮不上他什么忙,孩子小我又上学,家里都靠他一个人支撑真的很不容易。

  这时,我们当时坐在车后面才两岁还没上幼儿园的女儿,在我们说话停顿的间隙,用稚嫩的小声音清脆响亮的说:"爸爸,加油!"我们都愣住了,从来没有在我面前哭过的孩子她爸立马飙泪了。是啊,为了孩子我们更应该坚强一些。好几年过去了,现在孩子她爸事业进展的很顺利,我们的二宝也已经一岁多了,我们经常回忆起女儿的那句话,依然温暖。

  honeynana666:第一次怀宝宝,因为不知道,去旅行,回来就掉了,哭了一个礼拜,也没去上班,老公说出去走走吧,去了商场,他说去上个厕所 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张卡片,里面说,老婆,别伤心,你还有老公我呢,老公爱你。我当下眼泪就掉下来了。

  小鼎煎茶:刚到美国,在机场晕头转向ing,自己两个158托运箱,一个登机箱,一个大背包……一对白发苍苍的白人夫妇,帮我把箱子装上行李车。。。当知道只有我一个人,独自从中国来,,,还朝我挥挥手~素昧平生,无问姓名,此情足以温暖我心。

  Dentalsafety:刚上研究生学习工作压力巨大,工作评分被打1分(最低的),就大晚上在学校抱着电话对着男朋友哭。一个路过的小姑娘估计听见了,一会她过来递过来一张纸巾对我说“一切都会好的。”心里很感动!

  Happylemon:在上海外派,一个人生活,每天加班到半夜,自己一个人打车回家,非常想老公。一天晚上一个的哥跟我说,人生有的有失,不过既然结婚了,就要和自己的家人一起,否则工作有什么意义?顿时决定放弃工作回美国跟老公团聚。

  Greensea:那年冬天,怀孕了,可是又流产了。在医院里哭的稀里哗啦。护士安慰我说你将来会有自己的宝宝的,我说我不知道是否还有勇气再试。护士看着我说:You will.You are stronger than you think you are. 多年过去,已经是两娃妈了。灰心沮丧觉得扛不住的时候就会想起老护士的话。

  cxfwan1979:有天跟老公讨论老了以后谁先死的事情。我说:你可千万别走我前面,要不剩我一个人可怎么办啊? 老公说:我肯定得给你安排好一切才能走啊!我当时眼泪都下来了。。

  annemarie:我也讲一个令我感动的事吧,某天下班晚了,急着去接娃,从parking lot没有红绿灯的丁字路口左侧要左转到直行道上,直行两个方向都不停有车来。等了N久都转不了,这时对面的一个驾驶Nissan Cube的嬉皮小年青,居然把自己停着等红灯的车子往后快速倒了一个半车位的位置,替我挡住后面陆续开来的车子,然后停下来招手让我过。从此决定开车一定要多礼让,多做好人。

  仙人掌上芙蓉:有一次下大雪,我的车子后轮陷在雪里面怎么都出不来,路过两个白人小哥,直接上来帮我推出来了。。。还有一次搬床垫,床垫很大,怎么都放不到车顶上,一个变唱边跳走过来的黑人小哥,顺着他的节奏,帮推了一下,就上去了,然后他继续唱着跳着离开了,跟拍mv的似的。

  Xiaojiaoya:女儿5岁的时候,某天我在洗衣房叠衣服,女儿走进来递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Mom Thank you for doing everything for me! I love you so much! 旁边还画了几个heart.

  Johnsminnie:大B超回来之后老公送我一个简单又精致的贺卡,封面画着一个可爱的孕妇装,腰带还是亮晶晶的,下面写着mother to be,翻开来,里面是某人丑丑的字迹:“XXX(我的名字)大波波,还有一个娃!(这段出自央视恶搞春晚)祝愿你们每天都健康平安快乐。”当时眼泪就下来了。最近因为毕业加怀孕,找工作毫无进展,老公最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别担心,有我呢!”

  飘飘女:去年在target买装饰灯,顺口问老公我们的礼物都买好了,你今年圣诞节想要个啥礼物啊,结果他说:只要你们母女开心就是我最好的礼物啦。。。矮马我差点飙泪了,感动到不行。

  骗吃骗喝的小猪:大学里,忘了是发生了啥事,心情不好,爸妈的电话也没说几句就挂了,隔天麻麻来电话,东拉西扯的,到最后突然来了一句,女儿啊,希望你记住啊,在这个世界上,爸爸妈妈是最爱你的,哪怕全世界都抛弃你了,你还有爸爸妈妈。

  鸡蛋壳:我在卫生间,孩子们在房间看电视,女儿(5岁),伸出头来,妈咪,等会儿你先不要进来,因为电视上在演很可怕的东西。我好奇,演什么啊?毛毛虫!真是个好孩子!

  怎么样,有没有温暖到你?!

三 : w松井短篇(18):不做家庭教师,也请继续留在我身边

12月31日,大晦日,除夕。名古屋的天气,格外的冷呢。

坐在公交车最后排靠窗的长发少女把手从大衣口袋里抽出来,把脸上的棉口罩好好拉了拉,又迅速把手揣回去。呼,真的好凉啊。

到车站,下了车。待汽车开走少女才叹了口气,缓缓迈开步子,往这附近自己最熟悉的那所房子前进。

“你好?”按下门铃,音频接通,是那个最熟悉的元气的声音。“是我,松井玲奈。”把口罩从脸上拉下来,回答,等待对方的反应。

“咔!”门锁被打开的声音,紧接着,是指通过空气这个戒指所传输到耳中的那个声音,“快进来吧,外面很冷的。”

手被自然地牵过去。冰凉的手被温热之后便好似产生了依恋,不愿离开。门被对方关上,拉着的手却从来没有松开过。

“手又被冻得这么凉,玲奈老师还真的是时刻都需要抱着暖宝宝的类型呢。”这么说完,猫唇上扬,就用双手把玲奈的手包住,送到唇边,温柔地哈气。

玲奈红着脸,稍微有些不好意思的偷瞟这个自己的学生。作为松井珠理奈的家教已经一年了,今天,是最后一堂课,就是说,今天离开之后,就不一定再能见到了呢。想到这里,之前的酸涩又淹没了刚刚的幸福。

“进去吧?”等玲奈手有些暖下来之后,珠理奈才重新抬头看玲奈的眼睛。笑得弯弯的眼底藏着温暖,让人不愿离开视线。

“嗯。”点点头,乖顺的被自己的学生牵进房间,安顿好。

“今天讲什么呢?”乖乖的坐在玲奈身旁,完全不同与第一次见面的叛逆。那个时候,还真的是想快点过完这一年快点从这个学生身边解脱。不过,时间总是会改变一些东西的,比如,感情。

“玲奈老师?你在发呆哦?”一只手撑着脸,另一只手在玲奈面前晃了晃,脸上玩味的表情像是看见毛线球的猫咪。

“啊?抱……抱歉……来上课吧?”慌张回到现实的玲奈,慌张道歉的玲奈,慌张打开包找材料准备上课的玲奈,哪一个玲奈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可爱,可爱到让珠理奈离不开目光。

“呐,玲奈老师,今天别上课了好不好,反正已经是最后一堂课了?”伸手握住手忙脚乱的玲奈的手,让她注意到自己。

“诶?怎么可以?”这话让工作向来认真的玲奈更手忙脚乱。

“有什么关系?”珠理奈倒是无所谓的耸耸肩,“以我现在的成绩绝对不可能会留级,这可都是玲奈老师你的功劳,所以~”另一只手牵起了玲奈还停在包上的手,“我想带玲奈老师去个地方。”

“诶?”还没在脑中反应完这句话,玲奈就已经被珠理奈拉出了门。

“这个给你。”锁好门,珠理奈从大衣兜里掏出自己的手套,递给了玲奈左手的那只。

“只有一只?”玲奈惊讶的看着珠理奈把右手的戴在她自己的手上,看着自己手里的这只不知所措。

“因为,玲奈老师另一只手用不着手套啊。”帮玲奈把手套戴好,然后左手牵起玲奈的右手,一起插进自己的大衣兜里,“我来当玲奈老师的暖宝宝。”转过来,笑容里带着宠溺。这不是玲奈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笑容,却是第一次觉得看见这笑容会难过。以后,不一定能看见了呢,会寂寞吧?

“到了~”大约步行了只有十几分钟,珠理奈停在了一家西餐店门口。

“西餐?”玲奈有些惊讶,因为珠理奈知道她不吃肉。

“不只是西餐~”珠理奈神秘地笑笑,伸出右手,推开大门。

“欢迎光~珠理奈啊……”柜台处的人本来因为有了顾客而热情无比,但是看清来人之后又变得无精打采。

“呦,尼西西~”珠理奈随意的抬起右手打了打招呼,“店里这么祥和啊?”边打招呼边把玲奈安顿好。

“今天是除夕,大家都在家陪家人……而且你想说店里生意冷清就直说……”那个被称作尼西西的人从柜台走出来,勾住了珠理奈的脖子开始揉搓她的头发。

“我错了我错了,尼西西快停手!”最受不了这招的珠理奈连忙求饶,示意旁边还有别人。

“感情,很好的样子呢。”看完这出戏的玲奈尴尬的笑笑。

“啊,是很好啊。”珠理奈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和玲奈解释,“这家伙叫中西优香,是我家的邻居。这家西餐厅是她和另一个叫做平田璃香子的姐姐合开的。”

“哦~等等……‘她’?”玲奈惊讶的强调了这个字,又不可思议的看着一旁的中西。

“尼西西,你又被认错性别了……”强忍着笑,珠理奈首先跑得远远的。

“啊,不好意思……”看着中西一脸无奈的玲奈更加尴尬,连忙道歉。

“没事没事,我习惯了……”但是表情完全是很在意,很在意很在意,在意的不得了。“你是珠理奈那家伙的什么人?女朋友?”在意也没用,索性另寻话题。

“啊?不……不是……女朋友什么的……我只是珠理奈同学的家教而已……”连忙摆手解释,但是,连在逐渐地变烫。

“啊?不是吗?抱歉啊,这么鲁莽的问了,可是看珠理奈那家伙很喜欢你的样子呢。”中西走回柜台,带回来一壶红茶。“怎么称呼?”才想起来珠理奈还没有介绍这位面相清瘦的少女。

“啊,松井,松井玲奈。”立刻端坐,良好的家教让玲奈不敢有一点超出礼节之外的事。

“啊,玲奈桑放轻松,在这里没必要那么紧张的。”倒了一杯红茶放到玲奈面前,“因为当初开这个店的时候就是希望进到这里的人都能扔下在外面的紧张,尽情的放轻松,虽然,珠理奈那家伙是轻松过了头了。”到最后也不枉吐槽这个自己最疼爱的熊孩子。

“啊,是……”舒了一口气,轻轻捧起红茶,呡了一小口,“很香呢。”虽然不知道用什么话里的言语去夸耀,但是最平凡的语言最能表达自己的真实情感。

“是吗?谢谢。”中西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坐在玲奈对面的座位上,“你是珠理奈领来这里的第一个人呢。”

“诶?”还以为珠理奈是那种会经常带着自己朋友到处玩的类型。

“珠理奈确实是那种会经常带着自己朋友到处玩的类型。”一眼看出玲奈内心在想什么,“不过,除了这里。”

“诶?”今天遇到的事好像都很神秘的样子呢。

“那家伙啊,曾经在我这点剪彩的那天说,自己只会带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人来这里。”于是,她就从来没带人来过。

“这……这样啊……”在中西的话说完的瞬间,玲奈的脸突然像火烧一样烫到涨起来,只能低下头来掩饰。

“你知道那孩子很擅长制作糕点么?”看了看手表,中西喝了一小口红茶。

“诶?不知道呢……”只是到珠理奈这孩子体育很好,但是会做糕点什么的完全想不出来呢。

“其实这家餐厅半年前还是有很多客人的呢。”伸手指了指周围的座位,想象着当时的景象,“那时候,珠理奈是这家餐厅的首席糕点师,专门冲着她做的糕点来的客人就有很多。”

喝口茶,意味深长的看了玲奈半天,“现在,我好想知道她辞职的原因了呢。”

“诶?”玲奈已经完全跟不上中西的节奏了。

“这红茶,配上糕点味道更好哦。”中西并没在意玲奈的问句,只是留下这句话,拎着自己的茶杯离开。

“玲奈老师,尝尝这个~”中西刚走,珠理奈就不知道从哪冒出来,手里端着一盘精致的糕点,“啊,尼西西已经准备好红茶了啊?”

“珠理奈同学……你做的?”看着糕点,有种不忍心吃掉的感觉。

“叫我珠理。”没有回答玲奈的问题,只是为自己倒了一杯茶,这么说。

“什么?”以为自己听错了的玲奈在进行确认。

“我想让老师叫我珠理。”端起茶杯,举到唇边,直视着玲奈,眼中的渴望毫不掩饰。

“珠……珠理?”这样么?

“是我亲手做的哦~老师快尝尝,配着尼西西亲手泡的红茶味道更好哦。”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称呼,像个孩子一样举起一个糕点开始炫耀自己的劳动成果。

“哦……嗯。”听话的张开嘴,咬了一块珠理奈递到自己嘴边的糕点。虽然甜但是不腻,甚至有点清爽,让人吃不烦的感觉。“很好吃哦。”

“再喝口红茶?”期待的看着玲奈,像只邀功的小犬一样。

“嗯……”端起茶杯,喝下一小口。奶油在与红茶触碰的那一刻散开来,清爽的香甜与茶的味道相结合,说不出的满足感由心中升起。

“怎么样?”

“很美味!”自己很少这么来评价菠萝包意外的食物的。

“你喜欢就好。”伸出食指到玲奈嘴角,小心地擦去蹭到唇角的奶油,“这个,是要做给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的糕点。”舔去指尖的奶油,故意无视玲奈的满脸惊讶,“老师,你是第一个吃到的,也是最后一个。”

“珠理奈同学……?”疑问。

“珠理……”纠正。

“珠理……你……”

“松井玲奈。”没等玲奈说完话,珠理奈就起身,抱住了玲奈,“我不希望今天是最后一次见面。”声音里面竟然夹杂了平常从来没出现过的颤抖。自己的冷静和自信,好像用光了呢。

“我也……不希望呢……”被抱住的瞬间,好像就有什么被悄悄地打破了。

“松井玲奈……玲奈桑……玲奈……我喜欢你呢,一直都喜欢你……”虽然是这半年才发现的事情……在玲奈看不见的地方,有眼泪流出来了。“所以,不想让玲奈离开呢……”

“什么时候,也变得开始不想离开珠理了呢……”所以,今天在路上才会那么消沉,“没有珠理在身边,冬天会很冷吧?”抬起手,轻轻抚摸着趴在自己肩头颤抖的身躯。

“玲奈吃了我做的糕点,要一辈子待在我身边哦……”今天是除夕,所以任性一下也没关系吧?

“那珠理要一辈子做糕点给我吃哦。”今天是除夕,所以你任性一下也没关系,因为你是我收到的最好的新年礼物。

【于是这就是咱不负责任的新年贺文了,就这样,睡困毙了,觉去……

本文标题:在我身边做我老婆好不好-【我在硅谷做码农】硅谷码农难,“码婆”更难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96309.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