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又是一个大坑-又是一个晚上

发布时间:2018-05-13 所属栏目:情感散文

一 : 又是一个晚上

  下午六点种,餐厅。

  “磨磨蹭蹭,动作快点儿,作业那么多!”“什么?要看课外书!等你考上了重点初中时整天看电视我都不管!”“最后一章?小说多着呢,你看得完么?”“什么都别说,快去写作业!快去!”

  晚上八点,客厅。

  “怎么出来了?才两个小时!”“一天到晚就知道喊累!做学生不下工夫怎么能行?作业写齐了?复习了么?预习了么?习题做了吗?信息学看了吗?”“没看吧!我就知道!”

  “没做完出来干什么……减负?”“你小孩子懂什么!分数才是最重要的,快去!”

  深夜十点钟,书房。

  “哎,怎么做语文呢?信息学看了么?看完了再看英语和数学书!”

  “作文?什么作文?用那么长时间,你以为爬格子就能成才吗?”

  “怎么?你以为你是‘托斯尓泰’?什么?‘托尓斯泰’?‘托斯尓泰’和‘托尓斯泰’都一样!先别管这个,先写篇作文拿来看看!“

  十一点……

  十二点,关灯。

  哦,又是一个晚上。

    五年级:张梦雪

二 : 又是一个好久

就像我习惯了用这样的字体和颜色,当那支用了好久的笔孤独的吻着我的日记时,写心情也成了一种习惯。又是一个好久,才想起真的好久了。对自己,总是很消极。当别人都在忙碌的时候,我却独自一人看着天,天是海蓝色的,而心情是深灰色的。我猜,消极在我的生命里就像是小时侯最想要的一个玩具,让我不得不去奢求;可是得到了才知道并不是想要的,那一种奢求很奢侈,浪费了我好多好多时间,时间对于我才是真正的不该浪费的东西。想起以前,那些总让人流泪的文字或许只适合在文章里,而不适合在现实中。今天,

突然有一种格式化自己的冲动了,也许,格式化自己的原因就上为了删除留在心底的消极。

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爱也找到了爱想要的,就不会在为了一点点棉花糖的味道而跑好久了,因为我的世界从此都是我喜欢的味道,甜甜的……深灰色不再是我的主调了,就连自己最喜欢的衣服也换成了从没尝试过的深蓝,不过,对自己很满意,不管自己是怎样改变的,总之以后会让自己看到最积极的一面。现在才知道,终于有勇气去尝试抛开总是一直钟爱的悲伤的眼泪,笑了,才会看见开心的眼泪。

又是一个好久,我知道了瞬间,也许永远就是你说爱我的瞬间,在我的生命里多了一点宽心,多了一部分,少了许多,少了许多的消极,所以这样的代价不是交换,是我真正想需要的爱和积极。

又是一个好久,我知道了点滴的感动,我常常只是想记得

身边的可是又不知道原来远方的才是我想要的,比如,爱情。(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三 : 又是一个冬

今天的沈阳被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覆盖,银装素裹。行走在这白色的世界里的我,却愈加显的渺小起来。

这是来东北的第二个年头,也是我人生旅途上最特殊的两年。虽然没有那种仕途的大起大落,没有小说里震人心魂的情节,却也依旧让我明白了许多。不得不说这是多么重要的一段经历,让我在枯燥的生活中懂得了思索,在思索中明白了更多!

此刻行走在路上,四周都白蒙蒙的,雪粒儿漫天飞舞,不时打在脸上,催促着我忘掉此刻脑子里的事,大步向前行走,一如继往的向前走……

就象朋友在电话的另一边所说,她自己真的长大了。我不由沉默,如果隐忍是一种成长,那我也长大太多!

生命在迷茫时暗淡无光,在向前时又扬溢激情,心境确是诲人太多,默默的走,我需要强大的毅力横跨百般阻碍的漩涡,踏上新的流浪与漂泊。

有文客这样写道:不懂叶的划过\是沉沦\惰落\还是你眼里闪烁着的执着\我怎甘默默\为你而独活\(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生命就这样没有理由,有谁在挣脱,有谁被俘获……

只想,风烛之间不白活!

止,易寒作于2011年11月18日夜

四 : 又是一个晴日

又是一个晴日

清晨,天空虽然也布满了淡淡的云彩,但是,阳光的明亮线条已呈现出来。这是又一个难得的晴朗日子。

很快就是春节了,趁这晴好的时光,洗涤被铺蚊帐和窗帘等,顺便还搞一下家里的清洁,是最好不过了。不等吃早餐,我就开始忙碌开来了。一次次地把洗好的床上用品扛到楼顶,看着那越升越高的日头,我的心情也在慢吞吞地逐渐开朗。这一开朗,我就把卫生打扫得比往年都更加细致,就连摆放家具形成的角落,也不放过。一句话,就是将整个家里来了一次前所未有的从上到下的大清洁。还有那些日常用品,染上了污垢的,就用刷子来回地刷了一遍又一遍,直至看不见污垢了,才罢手。为了身体健康,家庭的卫生清洁,是不能马虎了事的。清洁搞好了,身体健康才有较好的保证。

还有十多天就是春节了,依照中国民俗来说,春节才算是过年。过年了,又增长了一岁,对我来说,这增长一岁的概念,已没有小时候来得激动和给力,只是在心里感觉到自己即将走完了三百六十五个日子,又迎来了新的一次三百六十五日的日子。几十年都是这样过去了,一年年下来,激动已烟消云散,熟视无睹地用坚强的意志,支撑着自己过了今天,还在计划着明天的日子如何去走。家庭、事业、婚姻的责任,于公于私的调配,到了今天这个年龄阶段,已不象青年时代那样,还有选择的余地——有的只是肩着应负的责任,毫无条件地向着前方行进。这行进,可以是洒脱,也可以是踌躇,但无论怎样,都不能再停下来去想了——只有沿着既定的方向,走下去。

记得,青少年时代,幻想与憧憬,是那样的让我激动。明天,人生的明天,在自己眼里是那样的多姿多彩,炫目闪光。那个时候,我每天都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新鲜和有滋有味。如果不是社会的拐弯,让各行各业都一致向钱看,我这个刚直不阿的人也就不会变成今天这个一事无成的模样。虽然自己的事业大势已去,但可喜的是,查处官场腐败的风暴总算是盼来了。就是姗姗来迟,也仍然令我高兴不已。

中国,已不能再象以前几十年那样任由当权的肆意妄为、贪得无厌了。中央已对腐败零容忍,早已觉醒的百姓也从一个个老虎、苍蝇落马中看到了希望。腐败不除,国家必亡。腐败得除,国家丕兴。这是历史长河里永远颠扑不破的真理。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弯弯曲曲地走到今天,经历了多少重重复复的覆辙,让人从中看到相似的亡国事实,竟是那样的如出一辙。亡国的最大现象,都是腐败招致。有了腐败,就有了权力的寻租空间。权力寻租的代价,可以是颠覆国家的代价。如果让权力再肆无忌惮地放纵,黎民百姓就更是难有尊严。一个皇朝或者一个政党,如果不清楚地意识到“民如水,君如舟;水可以载舟,亦可以覆舟”的个中真谛,就无法端正执法施政的心态。还有“治国必先治吏”,是透视一个国家治理水平的指南针。长期以来,凡是官员,都标榜为正道之正人君子。就是近年来所查处的贪官污吏,每一个都一直是这样标榜自己,暗中却进行着不可告人的地下勾当。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等等,为了一之私,敢把国家的一切置诸度外,这是何等阴险狡诈的狂妄之徒!当他们的恶行还未暴露之前,谁人不认为他们是正人君子,是国家的栋梁?又有哪一个级别比他们低的人胆敢站出来举报他们?但是,如今成了阶下囚,其恶行已天下皆知,又当是如何去评论呢?从道德层面来说,他们能与黎民百姓相比吗?从政绩来说,祸国殃民的他们能与平民比贡献吗?.,…..还有许多许多的疑问,可以一一问下去,只是在这些祸国殃民的官员面前,平民百姓也耻于与他们相提并论。二十一世纪初期,有一个被处以极刑的副省长,在《忏悔录》里写下这样的话:“如果生命还可以重来,我情愿作一个百姓”。难道,他本人生来就不是一个百姓,而是一个天上下凡的神仙?当官的,一直来都认为自己与众不同,既然为官,就要高高在上。但是,谁人都知道,官员也只不过是平民百姓的一员而已。既然成了官员,也不必高人一等地任意胡为。特别是在现在的中国,所有权力是人民赋予的,只有为人民服务,人民才能仰仗着过上越来越好的日子。可是,这些官员,偏偏走上了与人民为敌的道路,成了一个毫无用处的比垃圾还臭的废物,人民还要他何用?到了这个程度的官员,除了死,再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当前,国家的反腐风暴,也是从上到下地进行着如火如荼的清查,这种风暴,是解放以来少有的,是令黎民百姓拍手称快的大举措。全国人民看着一个个贪腐官员落马,高兴之余,很自然地想到在自己身边的腐败官员是否会受到查处。可是,风暴已有二年的时间了,许多百姓的心里也有了或多或少的疑惑:为什么自己都清楚是贪官的人,不受到查处?大家都清楚,在中国,就是地级市的贪腐窝案,已查处不少,而事件发生地的县、镇、村,却见不到有什么查处的风吹草动,哪些靠不正手段取得官帽的人,照样是变着花样,谋求着各种各样的私利。群众的雪亮眼睛,也知道“上梁不正下梁歪”的连带深意,也明白前几年已是明朗化了的官员贪腐的情况,可是,那些官员在反腐风暴中,却仍然是“稳坐钓鱼船”。百姓却没有直接的举报权,只有在旁边期盼着贪官的下场早日到来。在期盼着上级前来查处期间,百姓已是望穿秋水,贪官照样在飞扬跋扈地贪污受贿。百姓的信心很快会失去,进而眼睛也会对贪官的行为模糊甚至麻木。

任何一座大厦,都是从基础建起的。一个国家,也是从基础的层叠里耸立起来的。中国,直接与百姓接触的行政单位,当以县、镇级为最。县、镇级的官员已成了腐败的基石,那么,一个县、一个镇的官场生态环境派生出来的一切,将是污秽不堪的毒物,这些毒物必将腐蚀着一个县、一个镇的公序良俗和道德观念,进而就彻底摧毁一个县、一个镇的社会秩序和经济架构。如果一个县、一个镇地出现“塌方式”的腐败,国家的最基础就必然倾废。作为基础的县、镇倾废了,一个国家大厦赖以支撑的基石也就失去了,随之的结局就是彻底倒塌。平民百姓深知这一道理,但左等右等,也没见到自己心里明白的哪个贪官被查处,这一不表露的心结,是考验着百姓信心的准绳。如果县、镇的查处力度再没有明显的动作,百姓就再也提不起信心来去相信谁了。

查处贪腐,就象搞清洁一样,就要在平时少着力的地方去多着力,这样才能清除藏污纳垢的死角,才能消除污染传播之源,才能让群众明明白白地看到清洁的程度,才能令群众心悦诚服。

五 : 这是个坑

  “南宫,你……”白袍人惊恐地望着面前的青年,青年一袭黑衣,大半张脸都被斗篷遮掩住了,只留出轮廓完美的白皙下巴,猩红的嘴唇轻轻翘起,似是不屑一般,“啧,在你们血洗月城的时便应该想到有今天吧,既然当初敢屠城,那么我也给圣灵之都送上一份血腥盛宴吧”圣灵守卫们急忙打开护城阵,然而已经无济于事了,最强王者以生命为代价爆发出的攻击,岂是一个阵法所能抵挡的?青年见此,唇角的笑意愈发浓郁,最后竟仰天大笑,“哈哈哈哈……”黑袍青年笑得不可抑制,竟不能够维持空中的身形,他双手掩面,有泪水从指缝滑落“哈哈。。。麒麟,白泽,我给你们报仇了呢。。哈哈哈,他们都会死的,我也会去陪你们的,很快的……”青年用手抹去唇边蜿蜒而下的血迹,张开双臂,向圣灵之都俯冲而去。天边燃起一片火烧云,染红了半个天空。

  《风云大陆》第三千二百一十九章记载“天元纪二年元月,圣灵之都血洗月城,次月,月城所处南阳国亡,群国分而吞占南阳……天元纪三十四年,原南阳九殿下南宫枫以一己之力灭圣灵之都,圣灵之都灭,其身亦陨,至此,世间已无南宫人……”

  未完无待续

    初三:寒楼

本文标题:又是一个大坑-又是一个晚上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91051.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