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岂能容他人酣睡-谷歌棒打阿里云背后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发布时间:2018-03-15 所属栏目:榻榻米卧室

一 : 谷歌棒打阿里云背后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谷歌这是一次敲山震虎式的警告行动,而被警告的,则是国内风起云涌崛起的国产手机操作系统们。但谷歌不可怕,可怕的是国产手机操作系统不仅有山寨谷歌嫌疑,更有批量“复制粘贴”别人应用的知识产权原罪。

9月13日,宏碁宣布取消原定与阿里巴巴在上海联合举办的“宏碁&阿里巴巴战略合作暨宏碁高端云智能手机”发布会。随后阿里云在微博上发表声明:由于谷歌向宏碁单方面施压,导致宏碁方只能在“Android”和“云OS”之间二选一,如果选择后者,谷歌将会解除与宏碁在Android方面的授权和技术合作。

阿里云的这一说法让外界对谷歌的做法感到不解,甚至有人认为这是阿里巴巴为提升自己身段的一次炒作。“

一个是Android阵营不入流的公司,一个是对谷歌毫无威胁的操作系统,实在看不出谷歌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有业内人士表示。

安卓为何突然出手

很快一切便水落石出,谷歌之所以对一个看似不构成威胁的新生儿出手,反对宏碁生产搭载“阿里云”操作系统的智能手机。原因是谷歌认为阿里云系统是“非兼容版”Android,将弱化生态系统。可以说,阿里云OS让谷歌很生气,生怕影响嫡亲儿子安卓的前程。最让谷歌“愤慨”的是,阿里云OS这个外来户还兼容了安卓的APP,这让一直以开放为号召的谷歌坐不住了,要封杀这个潜在威胁。

而更严重的指责则是谷歌认为阿里云OS这类国产手机操作系统侵犯了安卓系统的知识产权。

安卓之父安迪·鲁宾就指责称阿里云OS使用了安卓的运行环境、框架和工具。鲁宾称阿里云OS无疑基于安卓开发,并利用了OHA的工作成果。他同时表示:“如果你们不希望兼容安卓,那么就不要期望获得开放手机联盟成员的帮助”。

面对谷歌一方的指责,阿里云的回应也很简单:阿里云OS的核心部分为自主研发,与Android无关。其中,最关键的是阿里云OS使用了自行研发的虚拟机,这与安卓的Dalvik虚拟机不同。阿里云OS的运行环境,也就是OS的核心部分,既有不同于Dalvik的阿里云自己的JAVA虚拟机,也有阿里云自行研发的云应用引擎,用于支持html5 web应用。

双方各执一词,技术性上山寨与否的争辩,其实意义不大,谷歌真正的杀手锏是让合作伙伴们都不和阿里云玩,只能和安卓玩。而最大的资本就是宏碁等手机终端厂商都依附于安卓,配合安卓系统和应用软件商店来提供硬件支持。

一位业内人士说:说白了,合作伙伴们就是跟着安卓混饭吃,而这就扼住了所有伙伴的喉咙,尽管是开源系统,但安卓现在已经占据的庞大市场份额,让这些合作伙伴沦为了小弟,不敢不听谷歌的,否则,谷歌真的解除合作,真的会宝刀屠龙。

显然,谷歌这是一次敲山震虎式的警告行动,而被警告的,则是国内风起云涌崛起的国产手机操作系统们。

难产的国内自制手机系统

这样的疑似案例并非没有,但谷歌却没有按照对付阿里云的方式去“扫荡”。亚马逊此前也对Android系统进行了深度定制,该系统也运行在了Kindle Fire中,但是该零售巨头并不是开放手机联盟成员,所以谷歌并没有加以阻拦。

“没有对亚马逊施压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它的强大。”龙博微网络科技公司CEO杨子文分析说:“一场官司旷日持久,亚马逊完全是自主品牌,谷歌也无法像切断阿里云的合作厂商那样进行直接制裁。但亚马逊的经验在中国没有复制性。国内自制手机系统将面临诸多麻烦。”

IOS和安卓的成功极大的刺激了国内厂商自制手机操作系统的欲望,就如阿里巴巴公司所言,IOS与安卓都有着自身顾及不到的地方,而这恰恰给他们带来了空间,看到了第三种生态系统的可能性。

不独阿里巴巴看出来了,其他公司也看出来了,更关键的是谷歌棒打阿里云让他们看到了谷歌垄断的可怕性。9月初,华为总裁任正非表示华为正在独立研发手机操作系统,并已经上升为华为的集团战略。中兴通讯执行副总裁何士友日前也透露,中兴正在研发基于自主知识产权的手机操作系统,以应对未来产业界的一些不确定因素,尤其是未来可能会出现的专利大棒。

而此类计划其实早就不是新闻,据了解,目前国产手机操作系统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号称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基于Linux代码的二次开发,例如中国联通的沃phone、阿里云的OS。另一类是基于Android系统实现定制化开发,例如小米的MIUI、中国移动的OPhone、联想的乐OS、百度·易、盛大乐众的ROM。事实上,众多国产手机操作系统近年来已经开始“跑马圈地”。

然而,国产手机操作系统依然是雷声大雨点小。操作系统已经玲琅满目,可市场反应却非常一般。来自中国移动的数据显示,2012年第一季度,电商客户端用户手机操作系统主要分布在Android和IOS上,占比分别为50.6%和40.2%,其它操作系统的占比总和还不到10%。

对于用户来说,国产手机操作系统太麻烦。“定制业务太多,升级太慢,应用太少,漏洞也较多,所以前来购机的人往往不乐意选择这些手机。”手机销售业者陈女士如此告诉笔者。事实上,百度、创新工场、盛大等的手机操作系统,都是搭载一些“非主流”品牌手机,完全没有打入主流手机市场。

最严重的问题还在于不仅仅用户不待见,国产手机操作系统的知识产权问题也十分严重。

大棒随时可以落下

无论是深度定制化还是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国产手机操作系统本身的知识产权问题,还处在短期内难以定论的阶段,但与之匹配的手机应用软件却存在着严重的知识产权隐患。

阿里云OS备受谷歌非议的一个焦点就在于兼容了安卓应用,等于从别人的篮子里抢了食。安迪·鲁宾就在其声明中如此写道:“惊闻阿里巴巴首席战略官曾鸣说,阿里云希望成为中国的安卓……你们(指阿里云)的应用商店中还包括了安卓应用,包括盗版的”。

笔者采访了多个手机应用开发者,他们均表示,自己开发的安卓应用,往往会莫名其妙的被“送到”那些国产手机操作系统的应用软件商店中销售,当然,开发者自己是分不到钱的。

对于此,国产手机操作系统们一直保持着缄默。

“国产手机操作系统也很无奈。”杨子文表示:“如果把自主研发的系统看做一条货轮,我们从船身设计到引擎开发都可以自己原创,但船上的货物也就是应用却没有办法包打包唱,盗版手机应用也是无奈之举。”

这其实凸显出了国产手机操作系统的真实处境。IOS和安卓之所以能够大获成功,除了操作系统的优势以外,更多的是来自于其众包模式下的应用软件商店里的海量应用,这些应用大多数都是来自全世界的各种手机应用公司和个人研发的,是手机操作系统以分账模式或应用自身的广告模式来实现盈利。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实现的。

特别是对于国产手机操作系统来说,由于入行晚,加上缺乏主流手机终端厂商的硬件支持,其身份一直十分的“非主流”,这就不可避免的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光是应付IOS和安卓频繁的升级和应用软件的维护已经很吃力了,大多数手机应用的设计者不乐意单独为一个“非主流”的系统来单独设计应用,加上不少应用设计者都是小公司甚至是个人行为,其更难有精力来顾全大局,结果就导致了许多国产手机操作系统光有一层光鲜的自主知识产权的外壳,却没有实质性的内容可言。

选择兼容和盗版安卓系统的应用变成了无奈之举。而这个无奈之举则埋下了巨大的知识产权隐患,随时可以因为安卓的大棒以及各类手机应用软件设计者的诉讼,而拖垮初出茅庐、尚未建功的国产手机操作系统。

“甚至于通过法律手段申请禁售也未可知!”一位业内人士称:“这个定时炸弹短时间内还无法被拆除,隐患将随时可能爆发,特别是对于安卓和IOS这两个巨头来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注:本文由61阅读专栏作者张书乐供稿,原载于《法人》杂志10月刊,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二 : 拖雷之死: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拖雷之死: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余显斌

守灶,蒙古语谓“守火灶”意,言外之意,有继承权。守灶子,就是有继承权的儿子。蒙古习俗中,守灶子一般是小儿子代称。这在中原也能理解,小儿是父母心头肉嘛。

拖雷就是大名鼎鼎的成吉思汗的守灶子。按说,这位守灶子可以凭借父亲偌大的家业,昂首北国,逐鹿欧亚,成为效法其父的一代江湖霸主。可惜,他却成为历史天空的一颗流星,曾经灿烂过,但一闪而逝,早早陨落。是什么造成了他的悲剧?

传位

1219年,成吉思汗召集诸子,商讨帝位继承权问题。可以说,谁都没想到,这个香饽饽,老大老二得不到,却在老三老四手中抛来抛去。

帝位继承人,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始终不愿面对的话题。因为按照立嫡以长的规则,无疑应立大儿子术赤,然而他总怀疑,术赤不是自己的儿子。

在成吉思汗和发妻孛儿帖成亲不久,发妻就被蔑儿惕人掳走。不久,又被救回,几天后生下术赤。尽管孛儿帖被掳走时就怀了孕,可在当时尚未开化的蒙古,英明的成吉思汗始终绕不过这个弯,认为术赤非己之子。“术赤”,在蒙古语中乃“客人”之意。

就这样,帝位继承问题一直拖到1219年,成吉思汗准备西征花刺子模时。那年,射雕英雄已近六十,迫切感到,地位得有继承人,因为,说不定哪一天,自己这把老骨头,就会倒在出征的路上。

他把四个儿子叫进帐,把想法摆出来,提出话题:你们看看,谁继承帝位合适?这一手是欲盖弥彰,道理很简单,如果立嫡以长,还用得着议?这一提议明显告诉其他儿子,术赤这位“客人”帝位无份。

二儿子察合台马上嗅出了味,他行事粗鲁,立即跳出来,指着术赤毫不客气地说,大哥是蔑儿惕人的种,帝位给他,我不服。

术赤对成吉思汗的做法本就不满,现在,一听老二侮辱的话,拔剑而起,准备砍了老二。成吉思汗连忙把俩儿子喝住,并把察合台痛骂一顿——尽管成吉思汗心里也常常这么怀疑,但表面的工作还得做好——他怒道:谁说术赤不是我儿子,他是我最孝敬的儿子,我最信任的儿子!

察合台虽被骂,但仍坚决不同意老大接位。成吉思汗问:“那你说谁可以?”

察合台再粗鲁,这会儿也知道,自己应谦虚一下,于是指着窝阔台说:“三弟继承帝位,再合适不过。”

成吉思汗笑笑,老谋深算的他其实也是将了二儿子一军——让老二选继承人,等于取消了他的继承权,在众人面前,无论如何,察合台也不好意思选自己啊!

之所以如此设计,是因为一开始,成吉思汗就没打算让老大和老二继承帝位。成吉思汗早说过,术赤敦厚,但无大志;察合台勇猛,但很粗鲁。至于窝阔台,他心胸开阔,豪放开朗,是个不错的人选。但成吉思汗心里,却偏爱小儿子拖雷,守灶子嘛,人之常情,更何况拖雷聪明伶俐,是棵好苗子。

不过,其时,拖雷年龄尚小,还无军功。在讲究军功的蒙古,没有军功,就没有威信,若立之为继承人,如何服众?成吉思汗纵然再疼爱小儿子,也只得放弃。

那一刻,射雕英雄点点头,答应立三儿子窝阔台为继承人。眼神中,透着些许无奈。

遗 言

公元1227年,蒙古军营内,三军垂泪,雄鹰折翅——成吉思汗星陨六盘山。

临死前,成吉思汗的心里仍很纠结。此时,继承人确定已经七年。七年里,他把术赤、察合台安顿好,一人给一个封国,让他们管理,可算把两只老虎关入笼中,放心了。可是,对于帝位,他仍纠结于心。

按说,确立继承人后,成吉思汗应贴身带着三儿子,进行言传身教,可是,他没有。他的心中一直属意于小儿子。借口拖雷是幼子,他一直带在身边,组成父子军,他当总指挥,拖雷当前敌总指挥,一路攻城夺隘,打遍欧亚,罕逢敌手,狠狠印证了一把“虎父无犬子”的谚语,也让拖雷树立了足够的威望,和政治本钱。

谁不想让自己培养的最优秀人才继承自己的事业啊,成吉思汗也不例外。但是,成吉思汗不能这么做,七年了,帝位继承人已深入人心,何况窝阔台也同样优秀,如易位,将引起十二级风暴,将蒙古帝国重新拖回血雨腥风。

不过,他又很不甘心。

1227年,成吉思汗离开这个世界前夕,术赤已死,只有察合台、窝阔台和拖雷在身边。成吉思汗又一次召来三子,对察合台和拖雷嘱咐:“你二人要一心一意辅佐窝阔台治国平天下,不许有二心。”可是,当天,他却下发了一道奇特的圣旨:窝阔台登汗位,必须经过“库里台”大会选举才可以,在库里台大会召开前,窝阔台什么也不是;另外,在窝阔台没登上帝位之前,守灶子拖雷将继承自己的一切。

这,显然是成吉思汗的偏心在作怪。

库里台大会,由诸王和部落酋长组成,具有议会性质。成吉思汗主政时,他的声望震撼古今,早已把库里台大会当成了一个政治幌子,弃之如破布。而现在,他重拾起这块破布,是为小儿子的权利做最后的努力——“守灶子拖雷将继承自己的一切”,这“一切”,包括一切大权,也包括决定库里台大会是否召开的权力。(这段我感觉你写得有点混乱哦,我又整合了一下,你看意思跑没跑,没跑就算啦——没跑)

当然,拖雷没汗位,他只能以监国名义,主管帝国内外军政。成吉思汗或许想:小儿子一狠心,就能打发了他的三哥,给他一个封国,自己稳稳地登上帝位。

百战英雄,想出这样一招后,很满意地闭上眼,魂归草原。可他怎么也没想到,正是自己的这一安排,为小儿子日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监国

其实,一开始,拖雷是并没有夺取帝位的心思的。然而,当上监国的那一刻,他心动了。守灶子,为他攒够了资本,包括政治上的,还有军事上的。

政治上,拖雷已成为了天下第一人,掌管着当时世界最大帝国的内政外交日常事务,由一位战胜攻取的名将,转为帝国的政治核心人物;军事上,成吉思汗将留下的12.9万人的军队,划归拖雷掌管的就多达10.1万人,而他的其他个三兄弟总共才领兵1.9万。

最憋屈的当属窝阔台,可怜的他只得到了个帝国继承人的名号,还有一个没合法化的地位。目前他仅仅是个王,和他的两位哥哥毫无区别。

他的一切,都必须经过库里台大会,才能够合法化。否则,全都是镜中月水中花,虚幻不实。

可是,监国拖雷好像从没想起过库里台大会。他坐在宫廷大帐中,喝着奶茶,处理着军国大事,指挥着十几万蒙古军战胜攻取,辉煌不断;同时,享受着监国所带来的待遇,舒畅,兴奋,快活。

权力的诱惑,和鸦片烟一样,沾上了就会上瘾。拖雷想,这个破库里台大会,最好一生一世都不开。当不上真正的皇帝也罢,当一辈子实权监国也很不错嘛。

这样一来,窝阔台受不了了,他心里火急。为催促拖雷赶紧把事办了,他暗托几个人去探口风。拖雷一句话打发了,这么大的会,得诸王都来,不是一两天能筹备的。

拖雷会拖,不愧叫拖雷,名副其实。一拖,就是两年。这两年,在蒙古史上,属于拖雷监国时代。

窝阔台憋气上火,可又无奈。终于,他想出一人,就是蒙古一代名臣耶律楚材。这人很得成吉思汗、窝阔台和拖雷的重视,由于他胡子长,成吉思汗亲昵地称他长胡子。

长胡子读书多,识得天文地理,还能准确预测天气。在蒙古人眼中,他简直成了半仙。利用这个优势,半仙一见拖雷就唬道:我算了一卦,明天是大汗登基最好的日子,错过了,蒙古帝国将一蹶不振。

半仙知道,拖雷虽贪权,可是个标准的爱国主义者,把个人利益和蒙古利益放在一起,他知道孰轻孰重。一惊一乍,果然把拖雷吓得够呛,忙请教该怎么办。怎么办?让你三哥登基啊。半仙趁机说。

拖雷当然不愿意,自己瘾还没过足呢,怎么能让?可不让,对国家不利啊。思想斗争做了一轮又一轮,拖雷终于拍板定案:明天召开库里台大会,拥戴三哥登基。

这一决定,让窝阔台乐不可支。

让权

过去,拖雷觊觎过权力,但毕竟他是个明事理的人,他知道,帝国只能有一个元首,否则就会动乱不已。因而,让权之后,他处处尊崇窝阔台,以大局为重。

拖雷以为,这样做,窝阔台就不会拿自己怎么样,可是,他想错了。

1232年,蒙古与金兵交战于三峰山,拖雷领兵出征,大获全胜。不过,载誉归来,窝阔台却解除了拖雷的兵权,让他北出居庸关,到官山陪自己避暑。对此,拖雷并无异议,听话地交了兵权,跟领导上了官山。

在官山不久,窝阔台就病了,开始病恹恹的,后来愈加沉重。到了六月,一个蒙古大汗竟病成个林妹妹,只差没有咳血,写《葬花吟》。拖雷急了,每日伺候着,命人到处寻找名医。他渴望蒙古帝国强大,不希望新大汗就这样死去。

其实,他不知道,窝阔台是装病,这是他和巫觋提前制定的计划。病后,他请来巫觋,给自己“祓除灾害”。巫觋跳着大神,然后口吐白沫,倒在地下,接着忽地站起来,翻着眼睛,做出一副天神附体的样子,告诉拖雷,你们的可汗快不行了。

古蒙古人十分迷信,拖雷也不例外,忙战战兢兢地问:“有什么办法救可汗吗?”

巫觋告诉他,办法只有一个,就是用水将窝阔台浑身清洗一遍,洗掉他的罪孽。但是,这罪孽得有人担当,否则,可汗仍然得死。

拖雷很着急,自然要问他,谁可以替大汗担当罪孽,让其不死。这,恰是巫觋等待的话。巫觋白着眼睛告诉拖雷,替代大汗的,必须是一位亲王,不然的话,没有效果。然后讲出替代的方法,这位亲王喝了窝阔台洗去罪孽的水,就算担当可汗的罪孽。也只有这样,天神才会饶过可汗,降罪于可汗的替身。

拖雷听了愣住了,现在的官山,亲王只有一个,就是他。他当然不想死,因为,这里有他热爱的国家,有他的妻子儿女。可是他又不得不死,否则,可汗归天,蒙古受损,刚建立不久的国家又会走向战乱。

最后,他跪下,向上天虔诚地祷告,愿以身代,并接过那已被巫觋暗掺毒药的衅涤之水,一饮而尽,回到自己的营帐中,当夜死去。

窝阔台知道了,很满意地笑了,他的病也立刻好了。悄悄叫来巫觋,让他跟着自己的贴身侍卫去领取奖赏,巫觋高高兴兴地去了,从此在人间,也在历史深处蒸发了。

一切收拾停当,窝阔台跑过去,爬在拖雷的尸体上,涕泪双流,号啕大哭,以头抢地,以至于所有士兵见了,都为可汗的兄弟情深感动不已。第二天,窝阔台号令全军戴孝,并沉痛地向大家宣布,拖雷为了大蒙古国的利益,为了伟大的可汗,现在代替自己,去向上天请罪去了。说完,再一次泪水长流,雨打芭蕉。

拖雷死了,以这样的结局收尾,令人惋惜。

他的死,是守灶的原因,但是,归根结底又不是守灶的原因。他是守灶子,这让他享有父亲的宠爱,获得了无限的资本。凭借这一资本,他在监国期间,迷恋大权,迟迟不肯松手,这又足以引起窝阔台的嫉恨;让权之后,尽管他已力避锋芒,韬光养晦,但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只有他死了,窝阔台才吃得香,睡得稳。

(余显斌,陕西省山阳县山阳中学;726400)

本文发表于2012年3月《百家讲坛》红版

三 : 他睡了

他睡了

诗/马连德

我还在轻轻地走动

有人永久地睡着了

也许看腻了周边的一切

再也没心思看人间一眼(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人世间有许多美好

我总舍不得早早离去

特别是红阳绿树清水

千百次看见 总不厌烦

有一天我也要去长眠

我一定快去快回

高兴亲切再看见世界

亲切中饱含美感

我是世间平凡来客

轻轻走来悄悄去

2016年3月

四 : 沃土中华岂容他人随便踏

歪瓜裂枣有两三,

闲来无事瞎胡掐。

蠢蠢欲动把步踏,

各怀鬼胎画脚丫。

定海神针威力大,

纵有天敌也不怕。(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一代君王习大大,

力挽狂澜惊天下!

本文作者漫舞洛城的话:“往事随风越千年,你又何必总眼前!”“吸取精华·去其糟粕!”有关我写的这些诗歌你说她打油诗也可·顺口溜也罢!而我想对你说的是:凡是那些久唱不衰的经典歌曲正是凭着大致相同的韵脚才得以朗朗上口和流转百年的。人大可以恋旧,但是千万不可以一味墨守成规的迂腐陈旧!而且我还想说的是,只要通俗易读的诗歌语言能被大多数人一目了然的牢记于心,也就足以,足以!如果我这样说的话,你还是忍不住想来和我探讨辩论一下诗歌韵律的话,那我也就只有请你穿越时空和不远万里的去和李白杜甫那样的诗词名家隔空喊话了!(

五 : 枕木旁的酣睡

我小时候,严重缺柴烧。村里好多人家都到高迁铁路上,扫黑土回来凑合着烧火做饭。记得我和姐姐吃过晚饭,跟着邻居拉着小车步行到了高迁。

那时是初冬的夜晚,冷的实在扛不住时,有的成年人就爬树,折些树枝点燃。我和姐姐也围坐在火堆旁,听大家唠嗑 、逗乐、扯家常。记得他们说起过,入了高级社,牲口都归集体所有了,有的农民拿自己的粮食喂自家的牛;还说我父亲在世时,问过:“多少头牛拉火车”好多农民质朴的"佳话"……火车整夜不停地呼啸而过,人们彻夜不停地聊,一直聊到大天亮,大家在火堆上,烤上自带的饼子和山药,用罢这野外烧烤餐,稍等片刻就到了铁路工人上班时间。

上班的工人来到后,就迅速把铁轨拆卸放置一旁,然后就用洋镐和带缝隙的铁铲清理铁轨下的石粒,这时我们都拿着簸箕和笤帚,机灵地清扫石粒中的黑灰。此动作必需快速,还需不影响人家劳动。每到这样时刻,我心里总是止不住的咚咚乱跳,既怕扫不到黑灰,又怕惹人家训斥。

在这非常时刻,我和姐姐还真遇上了好人。一位工人问我:“孩子,你多大啦”我像回答老师提问似的告诉他:“我十三岁,姐姐十五岁”这时邻居向他耳语了一句,他止住了继续询问。他面向我和姐姐慈祥地微笑着说:“当大姐姐的管清扫,妹妹管运输”照他的吩咐开始了劳动,他还有意识地闪出便于我们清扫空隙,这样我和姐姐很快扫满了车,基本近似大人们的收获。

第二天晚饭后,我和姐姐又来到了 ,照常围坐在火堆旁,奇特的环境和我姐妹的爱家心,我和姐姐没有打盹,坚持到了天亮。乡亲们主动把我姐妹俩,让到了哪位好心人地段,使我姐妹俩又顺利扫满了车。

第三天晚饭后,一切如故,我和姐姐依然围坐在火堆旁。两天劳累、熬夜、浑身好像散了架子,眼黑、心发呕,我和姐姐累的实在坚持不住了……火堆距离铁轨不过五米之遥,姐姐和我紧紧相抱,那一夜,我和姐姐香甜的入睡了,没有感到寒风吹袭;没有听到火车的呼啸和震动。——枕木旁沉沉地酣睡了!(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哪位好心人的面孔至今烙在我心里,高高的个子,方形清瘦的脸膛;鼻子一侧沾着黑灰,忙忙碌碌的工作身影,永远演绎在我心里。

一晃时隔五十载,每当我看到,现在年轻人们,常说起自己工作辛苦、压力大,的时候。我童年这段“枕木旁的酣睡”往事,总在我心里闪现出,我和姐姐穿着破旧的衣衫,紧紧拥抱着酣睡着……在甜蜜的梦乡里,姐姐拉着风箱,我往炉堂里填着黑土灰,好像燃烧着的炸药冒着黑烟,火苗轰轰瞬时消失,它虽然赶不上煤块的忍燃力和火势,我却学会了怎样保证火苗,如何节省填施黑土灰。这《枕木旁的酣睡》使我姐妹俩在人生中,无论干什么学会了执着,学会了俭省节约。

本文标题:岂能容他人酣睡-谷歌棒打阿里云背后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17626.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