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詹秉熙三级-三木秉凤

发布时间:2018-04-20 所属栏目:凤凰木作品

一 : 三木秉凤

《他乡故乡》

东北的寒夜奇冷无比,从哈尔滨到锦州,一路高铁月台上皆能体验到木如三尺的刺骨风受。这是我一生中绝无仅有的一次奇特旅行,从天地阴霾雾罩万里,又到风清气朗斗星满天,由无间地狱弋渡蔓花天堂,无悲无喜,由人文尘烟慭往自然大千,无浊无净,本知地狱并未远离,随时会遮天蔽日回马杀来,生逢此世,人之奈何?命不逢时,人之若何?价值顛倒,善恶无过,阴阳反复,常态已落!

我本无缘,天地有助,人在旅途,半世斯苦。在一个时空被科技压缩的年代,人类迁移,犹似邻访,万里屏视,犹若窗观,故乡他乡,再无有别!旧人新知,朋圈皆友。

当我们古朴无阂的情感被科技所凌尺,当往年跋山涉水的苦难被高铁所代替,当“道法自然”被“人定胜天”所驾驭,我真不知这是一种幸福还是不幸,故乡与他乡,愈行愈近,而人文与自然,却逾行逾远!思之已悯,疮痍满目!不禁小诗曰:

忆自昔日,年少为狂,泪别庄亲,单骑离乡。

路尘茫茫,风雨苍苍,朝履寒露,客榻榆桑。(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悠悠半世,镜染鬓霜,物是情非,孰沐涯芳?

故乡他乡,他乡故乡,玩郎童伴,阡陌遗忘…

二 : 三木秉凤

《菊秋泽畔,泪凝成霜》

副题:诗魂杂谈

诗魂乃为诗之神干!亦谓之曰诗心!它支撑着整篇诗文的风蕴与容颜,诗之风骨,非源于美辞之堆叠,而出自灵魂之感发!多少尘俗诗文,骨呻肉吟却无新意,捉影捕风却浅理真,类色纷纷形骸,骨架繁缛无神,势似峰回路转却多为学问素人。诗文当如满天星斗,似又明灭简约,但魅姿神秘难测,正是“琵琶”之后的半面容艳,才会使人意犹未尽。诗魂来自生命之悟,清淡生活寂寂如禅,道道入理,面面携志,智者大观,若掌辨指。 诗魂之迁就是诗心之旅,寡辞短语,风彩染途。

诗心是什么?秋菊泽畔,凝泪成霜,天边彩云,剪霞成裳!诗心既是精神之凝,亦是思想正知厚重与风骨伟岸深邃!诗若无心当犹行尸走肉之人之无神!孔子昔曰之志于学者,其所言之志乃“心神”之积,尘世皆学问,练达即文章,有志者事竟成,无志者何所赖?

行言奋,道言理,文言正诗言志。一切学问皆累于有志者点滴之中,“一夜成名”者似表突然,但必有千夜寒窗穷思苦练方成正果!天降之馅饼也,君见之孰人捡得乎?

山野草木,出文成章,窗外藤蔓,枝幽翠长!诗魂犹如灯蕊,诗文光彩能承载多之久远?全凭长蕊根向油的胸量,这是我们蓄势待发用兵一时之源! 学问长城来自一砖一石万里造垒,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们应当关掉浮华无谓“一夜成名”幻想大门,脚踏实地在沃野黄土潜心耕耘,一份播种必一份收获,甚然只管埋头春耘不问秋来所获,只有甘种心“根”会不知不觉植深于广茅宇宙中,犹如星星满天,笑之璨然!冥冥之中卿卿之“心”早已烘焙出斗转星移寒暑翩跹的诗赋彩蝶,瑶舞大千,曼妙绝伦。(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透过文象通彻诗心!诗是人类高贵的精神享受,自然要用心体之!在生命的辉煌中,我们拒绝的不是平凡而是平庸,在夜色阑珊中,我们卸掉的不是华服而是伪装,愿诗魂之灯伴随我们长梦永亮。翩翩几笔飞文行此,若继问诗魂是什么?其实无更多言心已具答矣。

三 : 三木秉凤

《他乡故乡》

东北的寒夜奇冷无比,从哈尔滨到锦州,一路高铁月台上皆能体验到木如三尺的刺骨风受。这是我一生中绝无仅有的一次奇特旅行,从天地阴霾雾罩万里,又到风清气朗斗星满天,由无间地狱弋渡蔓花天堂,无悲无喜,由人文尘烟慭往自然大千,无浊无净,本知地狱并未远离,随时会遮天蔽日回马杀来,生逢此世,人之奈何?命不逢时,人之若何?价值顛倒,善恶无过,阴阳反复,常态已落!

我本无缘,天地有助,人在旅途,半世斯苦。在一个时空被科技压缩的年代,人类迁移,犹似邻访,万里屏视,犹若窗观,故乡他乡,再无有别!旧人新知,朋圈皆友。

当我们古朴无阂的情感被科技所凌尺,当往年跋山涉水的苦难被高铁所代替,当“道法自然”被“人定胜天”所驾驭,我真不知这是一种幸福还是不幸,故乡与他乡,愈行愈近,而人文与自然,却逾行逾远!思之已悯,疮痍满目!不禁小诗曰:

忆自昔日,年少为狂,泪别庄亲,单骑离乡。

路尘茫茫,风雨苍苍,朝履寒露,客榻榆桑。(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悠悠半世,镜染鬓霜,物是情非,孰沐涯芳?

故乡他乡,他乡故乡,玩郎童伴,阡陌遗忘…

本文标题:詹秉熙三级-三木秉凤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15730.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