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乞讨老人-乞讨老人_800字

发布时间:2018-05-13 所属栏目:现代诗歌

一 : 乞讨老人_800字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刺骨的寒风嗖嗖地刮着,天空被笼上了一层灰色的薄纱。

。www.61k.com)

他,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两鬓早已斑白,脸上早有了皱纹。老人身穿一件满是补丁的过时旧布衣;背着一个早已褪了色的,同样缝满补丁的挎包,裤子是参差不齐,一缕缕线迎风飘动,下面还露出了大半截光着的腿,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脚上的“鞋子“只不过是包了一层布罢了,而且满是泥土和风尘。

老人拦下正在回家的我,我定盯看了一眼这位老人:饱经沧桑的面容让他在寒风中显得更加憔悴,被岁月打磨了的老人在此时显得是多么的不堪一击。“啊,啊-----”他向我伸出他那双满是老茧的双手,乞求的声音从他那掉光了牙的口腔中断断续续地传出,我瞥见了他手中的钱,猜到了老人想要什么,但一想到妈妈说过他可能是一个骗钱的骗子,我正要掏钱的手又缩了回来,冲他轻轻摇了摇手。“啊,啊……”老人似乎并不甘心,继续向我乞讨,颤颤巍巍的声音拨动着我心底的每一根弦。

算了!我狠了狠心,一咬牙,转身离他而去。我又回头,老人那张苍白的面容上尽透出他的沮丧、失望和冬天的落寞、寂寞。可过了一会儿,老人又好像重拾信心,向路人一次又一次地乞讨。“啊,啊……”含糊不清的口音从远处传来。有些路人同我一样,扭头而走,老人只是一次又一次失望,有些好心路人递给老人一些钱,他便如获珍宝,一次又一次向那位路人鞠躬道谢。

寒风中,老人蹒跚地走向板凳,轻轻坐下,摊开了紧攥着钱的手。他一遍又一遍抚摸着那些钱,嘴角划过一丝微笑,半响,老人站起身向街那边慢慢踱去,那早已驼了的背扣住了我的心弦。“等一等!”我向老人奔去,从怀中抽出10元钱。老人愣在原地,脸上满是惊讶、不可思议。我把钱塞给了老人,老人用颤抖的双手接过我递给他的钱。当我触摸到他那双冰凉的手,看着他埋得更深的腰,听着欣喜若狂的一声声“啊,啊”声时……

远处的灯火亮了,我热泪盈眶,因为这一刻,我给予了老人温暖;这一刻,出动了我的心灵……

    六年级:曾逸澜

二 : 乞人

回家吧,孩子

你尚还有华衣遮体

且未尝不饱三餐

瞧你那光鲜的脸庞

都不见一点肮脏的痕迹

为何你还要来抢占我的三寸之地?(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

我低头羞愧于我的窘境

暂且原谅我不能直视你的眼底

你何不把我想成披了一层皮

撕开了就满目疮痍

宽恕我未想倾踏你的方寸领地

*

告诉我,孩子

你脚下站着的可否是土地

你身上穿着可否是锦衣

那你用来填报你的肚皮的

可否就是万物的肉体?

为何你还要来颠覆世间不变的真理

*

我将向你信仰的神灵忏悔

此番我是无意诋毁

但请忠诚的回答我

朋友,你是何方的乞人

至此又是因何缘故?

倘若我还你一张繁都的归票

再给你一副自由的脚镣

你可否找到你的去处?

*

肉体终会腐烂于肉体

灵魂都会消散于虚无

你我同是众生中的蚂蚁

哪里需要去探索宇宙的秘密

听,骤雨来的无声无息

三 : 乞人

回家吧,孩子

你尚还有华衣遮体

且未尝不饱三餐

瞧你那光鲜的脸庞

都不见一点肮脏的痕迹

为何你还要来抢占我的三寸之地?(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

我低头羞愧于我的窘境

暂且原谅我不能直视你的眼底

你何不把我想成披了一层皮

撕开了就满目疮痍

宽恕我未想倾踏你的方寸领地

*

告诉我,孩子

你脚下站着的可否是土地

你身上穿着可否是锦衣

那你用来填报你的肚皮的

可否就是万物的肉体?

为何你还要来颠覆世间不变的真理

*

我将向你信仰的神灵忏悔

此番我是无意诋毁

但请忠诚的回答我

朋友,你是何方的乞人

至此又是因何缘故?

倘若我还你一张繁都的归票

再给你一副自由的脚镣

你可否找到你的去处?

*

肉体终会腐烂于肉体

灵魂都会消散于虚无

你我同是众生中的蚂蚁

哪里需要去探索宇宙的秘密

听,骤雨来的无声无息

四 : 乞讨人

乞讨人

阳光下车流在红绿灯前驻足

蓬松散乱头发四下游走眼神

从红灯前开始瞩目每一扇车窗

你举起满目疮痍肮脏一只碗

敲击玻璃频频俯首(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有几枚硬币在碗里跳跃着

提示着车里人钱是你的需要

这流浪的街头是城市

用繁华掩饰了你疲惫身躯

什么地方是你今夜归宿

一条街道又一条一条条穿梭

没有目的也许只是为了活着

生命不会在这个冬天凋谢

明天太阳升起在你夜晚睡梦里

昨天的土地你是否能够找到

那颗老玉米被埋在水泥里

秋天是长高了的烟囱

一天你乘坐拉砖拖拉机离开

沿着闪亮的钢轨

找寻大海和大海里面一条

会让你和妻儿充饥的鱼

你要说这世界真太是奇怪

为什么行走的机器漆黑玻璃

里面人木讷般失了聪目也盲

躲避阳光躲避你如同木偶

机械地随着前方转动眼睛

忘记了是哪一天一个简单魔术

逼你带领妻子儿女上路回首落泪

以沉默和微笑不会想得开

一只跛脚平坦路上高高低低

找不到活命方式遇见无数鄙夷眼神

沮丧与失望一齐向你举刀

斩断你上半辈子善良眼神

城市不是你没有资本的赌场

你看到是一片欺狂和愚痴人性悲凉

一个结果是你被毁灭城市依然

午夜霓虹亮着凄凄惨惨幽灵冷光

天上几点星光地上灯光延伸远方

青蛙在展览馆图画上吃掉

一只胆大包天干瘪的蚊子

睡觉时你睁着眼睛看见一颗流星滑过

竟然呆了忘记许一个错过心愿

孤独的寂寞的一个乞讨人

岁月刻上身躯你如同被时间偷走二十年

在阳光下奔走穿着不是季节的衣

深夜喷着香气的味道匆匆走过

你贪婪眼睛向高处望去

平坦柏油路一样高高低低荆棘

你终将飘在没有风的季节里

2009年10月24日星期六晚

五 : 乞讨人

入夏了,看到学校对面山坡上那隐约的一簇簇紫色时,我知道。他们说,那是紫色的映山红。我也是来到这个地方才知道,原来,映山红还会有紫色的。并非我不喜这个颜色,只是我实在不能习惯,在家乡里看了十几年的红艳艳的映山红,突然间不再是我记忆中的那个样子了,一如,有些事,有些人……

前些日子,在离校门口不远的地方,看到一个乞讨的人,算不得衣衫褴褛,但在现在这个算得上物质的社会,却又实在是有些寒酸,拿个碗,逢人走过便将碗伸出去。偶尔会听到钱入碗的响声,但大部分时候,人们却都是漠视的。快要走近的时候,我还一直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往他碗里扔点钱,这要是搁以前,我定是无论多少,总会给点的,然后理直气壮的跟别人说,管他是不是骗人的呢,我心安理得就好。可是现在,终究是做不到了,朋友拉着我绕过他时,我居然松了一口气。可是随后,却又是无比的厌恶自己,不够善良。

脑袋呈放空状态,却又莫名的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一个人,我不知道怎么样用普通话来翻译他的名字,音译过来姑且就叫他“寄宝法”吧。我并不知道这一叫法是如何而来的,却模糊知道这个人应该是个有故事的人。

我儿时的记忆中,他是个乞讨人,一个有文化的乞讨人。大家说,“寄宝法读了很多书的,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像模像样的读书人,可是后来老婆跟别人跑了,就成现在这副模样了”。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像大家说的那样,不过搁现在我知道,他的确算得上是个有涵养的乞讨人,而当年,我却以为,全世界的乞丐都是他那个样子的……

印象中,“寄宝法”每次来乞讨的时候都是笑脸嘻嘻的,别人给了米以后就蹲在地上画火车,画各种样态的火车,然后叫别人来看,小时候我们也会蹲在旁边看,大人们从来不会叫我们离他远点的。我们总会带着好奇而又崇拜的口气说:“寄宝法,你好厉害。”他总会咧着嘴笑,然后把装米的布袋往肩上一拢,转头离开。

大人们往往在他走后会叹气,真是个可怜人。其实那个年纪,并不大能够理解可怜这个词,就算到现在,我也无法判断,这个词用在他身上到底合不合适,我以为,他至少很是自在。(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对于他的最后一次印象,就是他在路上碰到我,然后拉着我给我唱“东方红”的样子,潇洒自在,又有些死皮赖脸,却又让人没法生厌。那一年,我好像八岁。在之后的几年里,我几乎没再见过他,直到最后一次听说他的消息,便是他的死讯,听说,他死的时候,帮他抬棺材的人被车撞死了两个,我不知真假,却是真的有些难过,毕竟,那算是我童年生活里的一个部分,即使,或许他只是我人生里的一个匆匆过客。

我已经记不大清楚他的容貌,却是记得他蹲在地上画火车时的专注模样,也记得别人往他袋子里倒米时的眼神,那里面有感谢,却从未见过卑微。后来我听说,他有个当官的姐姐,每次把他接回去,洗的干干净净,他又总是弄的邋里邋遢跑出来乞讨。我想,这也难怪能解释他的一切了。

很多年过去了,人们都早已不再提起“寄宝法”这个名字了。似乎他就这样从我们的生命里消失。人们总是健忘的,因为一生要记的人和事太多。我偶尔会想到他,也不过是因为看到了他的同行,却在他的同行身上找不到一点他当年的影子。

毕竟,我曾那么天真的以为,所有的乞讨者都是他那副模样的。可是后来才发现,原来为了生活,我们都像一个乞讨人一样变得卑微,小心翼翼,却又幻想着能够趾高气扬……

原来 ,我们都活不出了那个样子了……

本文标题:乞讨老人-乞讨老人_800字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206527.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