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搞笑模仿秀大全视频-Facebook CEO在个人主页发布模仿秀视频

发布时间:2018-03-14 所属栏目:创业在路上视频

一 : Facebook CEO在个人主页发布模仿秀视频

北京时间10月12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其Facebook个人主页上发布了一段美国当红喜剧演员安迪·萨姆伯格(Andy Samberg)的模仿秀视频。

在这段视频中,蒂姆伯格模仿扎克伯格,对他和Facebook进行调侃。扎克伯格还更新了自己的状态,称:“安迪?萨姆伯格演得很好。我是他的粉丝,觉得这段表演很搞笑。”

萨姆伯格的部分台词如下:

“马克,你去看《社交网络》了吗?别傻了,我都26了,我从网上下载盗版。”

“我有三个朋友,包括爸妈在内。乌龟算不算?不算?好吧。那就三个。”

“我发明了Facebook,但没有发明如何成功地与女孩约会。我敢担保,发明了轮子的家伙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从某些女人身上碾过。我们是男人,我们有什么用什么。”

“我上了奥普拉的脱口秀,并向纽瓦克市的教育系统捐了1亿美元。当然,我这样做是为了在那部电影上映后挽回名声。这有什么关系?不过是1亿美元罢了。”

“我也许不喜欢它的言论,但那确实是部好片子。”

“我们要拍一部关于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的电影,由布拉德·皮特(Brad Pitt)演史蒂夫,由一个戴着眼镜的纸箱演比尔。”(彦飞)

二 : 短视频的狂欢(上):创业者的模仿秀

  中国的互联网是一面神奇的许愿墙,当你对着它说“XX产品要是有中国版就好了”,打开App Store,你就会发现你的愿望实现了。

  这次被许愿的内容是短视频APP,在年初Twitter推出Vine之后,Youtube创始人的新项目“玩拍”今年4月上架,半年内Weico团队推出“微可拍”,爱奇艺推出“啪啪奇”,新浪联合“炫一下”公司上马“秒拍”,腾讯重推“微视”,一时间风起云涌。

  不过这股热潮席卷的并不只是国内市场,继Vine之后,Instagram推出了短视频功能,Yahoo收购短视频产品Qwiki,Line“微片”功能也随着新版上线,老外也没有闲着。

  毫无疑问的是在社交产品已经被几款APP垄断以后,用户和互联网公司都需要新的玩法满足过载的社交需求,而短视频是为数不多的创新之一,这一点在国内国外都一样,所以国内外互联网公司对这股浪潮的追捧并不奇怪。

  值得关注的是三个问题:照搬产品之后如何本土化生存?强媒体的新浪和强社交的腾讯“短”兵相接鹿死谁手?小创业公司会不会被巨头们玩儿死?

  跟随者摸索新玩法 Vine抄得起学不起

  尽管从产品形态上,从玩拍到微视都与Viddy、Vine等产品大同小异——无非是按住拍摄,松开暂停,不过就像新浪微博与Twitter,在国内的市场,这些小伙伴们最终要找到自己的玩法。

  Viddy的Slogan是“创建和分享视频的有趣简单方式”,Vine在App Store的描述中写着“Create short, beautiful, looping videos in a simple and fun way.”二者的相似度接近直译,强调并引导用户创造有趣的内容。

  而微视的Slogan为“8秒短视频分享”,秒拍的Slogan为“手机视频,秒拍瞬间”,强调的是功能和玩法。当然这样的描述比起Vine和Viddy模棱两可的描述更容易让用户明白这是什么产品,不过也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国内跟随者在玩法上的差异——强调创造内容,而不强调有趣。

  这并不是创新,而是对现实的妥协,因为国内用户创造力的不足已经成为一个共识。“Vine做视频符合美国人的思维方式,美国人的原创能力足够强大,但是中国人的原创能力不够。”同样是做视频社区的唱吧CEO陈华说,“另一个问题是越是什么都能拍越是不知道拍什么。”

  在这一点上啪啪CEO许朝军更有发言权,在经历了一年的尝试后,啪啪已经从此前的UGC社区转型为了提供内容的媒体平台,Slogan也从“照片会说话”变成了“手机随身听”。许朝军表示,短视频的需求和场景肯定存在,但是频率没有那么高,这会导致内容的产出量少。而这也是啪啪转型的原因之一。

  许朝军的说法也点出了短视频产品的两条路:全民参与的UGC社区还是少部分人创造内容的媒体平台?显然第一条路已经被证明了很难走通。而从微视、玩拍等产品看,明星+达人已经成为了既定路线。

  微视请了湖南卫视的快乐家族加盟,秒拍也动用了新浪庞大的明星资源为自己撑场,玩拍则邀请了“宅男女神”苍井空撑场,在“广场(Explore)”分类上,上述产品也摒弃了Vine的“艺术、家庭、食物、宠物、音乐”等按照内容属性分类的方式,而采用了名人、美女、达人等基于用户划分的方式。

  这一路线简而言之就是少部分精英人士创造内容,大众消费内容,这样做消解了普通用户的内容创作门槛,陈华表示,用这样的方式建立庞大的粉丝网络和媒体价值,结合编辑推荐和外部分享,是一个比较合理的做法。

  开发玩拍的AVOS公司中国区总经理江宏则对这一路线表示担忧,他认为如果巨头对一款新产品灌入太多资源,可能会重蹈微博的覆辙,一夜之间短视频全是明星大V,大家都在看,但是作为社区用户缺乏参与感,也没法形成一个氛围让这个社区成长的更扎实。

  微视运营产品中心总监高自光表示,明星策略只是一个过渡战略,微视最终的目的是通过明星、达人来教育用户,降低内容创作门槛,最终实现大众UGC路线。

  不管是大众路线还是精英路线,目前短视频的形态和运营策略都仍然在摸索中,不过达成共识的一点是——原原本本照抄Vine,必将是一条不归路。

  新浪PK腾讯ROUND3:社交能否定生死?

  此前的微博之战和社交之战胜负都比较明显,腾讯微博尽管仍然声势浩大,但是势头仍然没有盖过新浪,而从密友到微友再到微米,新浪在社交领域的尝试与屡战屡败的阿里也可算难兄难弟,媒体巨头与社交巨头的第三轮战争或许将在短视频产品上打响。

  尽管Twitter+Vine的模式看似给新浪微博+秒拍提供了一个范本,但是正如以上所述,新浪微博不是Twitter,秒拍也不会成为Vine。

  在明星资源运作能力和媒体平台运营能力上新浪略胜一筹,而腾讯真正的优势在于手握微信和QQ两条关系链以及强大的社交产品能力。不过对于短视频这款特殊的产品,社交能否定生死?

  在这一点上业内看法不一,高自光认为强关系链可以让那些看似无聊的内容因为来自熟人而变得有趣,对短视频应用而言,社交属性起码占到了50%。这一点正击中了新浪的软肋,不过目前来看,腾讯并未将最强的关系链微信导入到微视中。

  陈华认为,如果依赖于强关系链做熟人之间的分享,微信来做更合适,许朝军也担忧低频次的内容难以支撑一个独立的社区APP。不过微视的一名产品经理表示,短视频拍摄的功能其实很复杂,融入微信难度太大,高自光透露,微视发布还不到一个月,关注200人的用户平均每5分钟就可以收到一条新内容,视频的创作门槛反而解决了微博信息过载的问题。

  江宏认为如果比媒体实力,以新浪的玩儿法,在微博活跃度下降的情况下秒拍没有办法从新浪微博那占到太多便宜,加之缺乏有效的社交关系支撑,新浪略逊一筹。

  目前来看如果走媒体路线,即内容导向的模式,腾讯在微视中导入的QQ关系链并不能发挥太大作用,双方的竞争将回归媒体之争,在这个层面上,腾讯占不到便宜,而长远来看,腾讯的社交能力或将逐渐发挥作用。

  小创业者:会不会被巨头玩儿死?

  不管是导入关系链还是灌入明星资源,大公司的玩法都不是创业团队可以轻易Copy的,面对两大巨头,先行一步的创业者们多少有些紧张。

  “说不紧张肯定是骗人的。”江宏说,“但是腾讯做微视,也不是整个公司在做,也是一个小团队,人还未必有我们多,现在该导入的资源也导进去了,也没见快速崛起。”

  陈华觉得,移动互联网最终拼的是产品,有资源未必能赢。而许朝军则认为在此之前巨头们已经给了创业者足够长的时间,但是目前并没有看到一款足够成功的产品,现在巨头来了,在用户和流量上独立的APP将很快被超过,创业者机会越来越小。

  高自光认为,创业者最大的敌人不是巨头,而是时间,短视频类产品还会有一个很长的培育期,创业者能不能熬得起是一个问题,同时目前创作的门槛无法逾越,带宽服务器成本不断升高的问题也会给创业者带来压力。高自光建议,创业者可以走垂直社区路线实现差异化,比如拍宠物、拍婴儿的短视频社区。

  事实上除了巨头,短视频的创业者还要面对用户认知等问题,视频服务提供商石山视频创始人徐平岩表示,目前的6-8秒的短视频标清的大小可以压缩到500KB左右,流畅的可以压缩到250KB左右,和一张微博大图或GIF图一样大,“然而在大多数用户心里,视频仍然与费流量划等号。”江宏说,“用户需要一个教育的过程,从这一点来讲我们也欢迎巨头加入进来一起教育市场。”

  目前国内看来短视频并未出现成功案例,无论是巨头还是创业者,在产品的形态和运营的方向上都在摸索,现阶段还没有到你死我活的阶段,而是通过更多的参与者加入完成教育用户和培育市场的过程,在蛋糕成型之后,真正的角逐才会开始。

三 : 短视频的狂欢(上):创业者的模仿秀

文/顾晓波

中国的互联网是一面神奇的许愿墙,当你对着它说“XX产品要是有中国版就好了”,打开App Store,你就会发现你的愿望实现了。

这次被许愿的内容是短视频APP,在年初Twitter推出Vine之后,Youtube创始人的新项目“玩拍”今年4月上架,半年内Weico团队推出“微可拍”,爱奇艺推出“啪啪奇”,新浪联合“炫一下”公司上马“秒拍”,腾讯重推“微视”,一时间风起云涌。

不过这股热潮席卷的并不只是国内市场,继Vine之后,Instagram推出了短视频功能,Yahoo收购短视频产品Qwiki,line“微片”功能也随着新版上线,老外也没有闲着。

毫无疑问的是在社交产品已经被几款APP垄断以后,用户和互联网公司都需要新的玩法满足过载的社交需求,而短视频是为数不多的创新之一,这一点在国内国外都一样,所以国内外互联网公司对这股浪潮的追捧并不奇怪。

值得关注的是三个问题:照搬产品之后如何本土化生存?强媒体的新浪和强社交的腾讯“短”兵相接鹿死谁手?小创业公司会不会被巨头们玩儿死?

跟随者摸索新玩法 Vine抄得起学不起

尽管从产品形态上,从玩拍到微视都与Viddy、Vine等产品大同小异——无非是按住拍摄,松开暂停,不过就像新浪微博与Twitter,在国内的市场,这些小伙伴们最终要找到自己的玩法。

Viddy的Slogan是“创建和分享视频的有趣简单方式”,Vine在App Store的描述中写着“Create short, beautiful, looping videos in a simple and fun way.”二者的相似度接近直译,强调并引导用户创造有趣的内容。

而微视的Slogan为“8秒短视频分享”,秒拍的Slogan为“手机视频,秒拍瞬间”,强调的是功能和玩法。当然这样的描述比起Vine和Viddy模棱两可的描述更容易让用户明白这是什么产品,不过也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国内跟随者在玩法上的差异——强调创造内容,而不强调有趣。

这并不是创新,而是对现实的妥协,因为国内用户创造力的不足已经成为一个共识。“Vine做视频符合美国人的思维方式,美国人的原创能力足够强大,但是中国人的原创能力不够。”同样是做视频社区的唱吧CEO陈华说,“另一个问题是越是什么都能拍越是不知道拍什么。”

在这一点上啪啪CEO许朝军更有发言权,在经历了一年的尝试后,啪啪已经从此前的UGC社区转型为了提供内容的媒体平台,Slogan也从“照片会说话”变成了“手机随身听”。许朝军表示,短视频的需求和场景肯定存在,但是频率没有那么高,这会导致内容的产出量少。而这也是啪啪转型的原因之一。

许朝军的说法也点出了短视频产品的两条路:全民参与的UGC社区还是少部分人创造内容的媒体平台?显然第一条路已经被证明了很难走通。而从微视、玩拍等产品看,明星+达人已经成为了既定路线。

微视请了湖南卫视的快乐家族加盟,秒拍也动用了新浪庞大的明星资源为自己撑场,玩拍则邀请了“宅男女神”苍井空撑场,在“广场(Explore)”分类上,上述产品也摒弃了Vine的“艺术、家庭、食物、宠物、音乐”等按照内容属性分类的方式,而采用了名人、美女、达人等基于用户划分的方式。

这一路线简而言之就是少部分精英人士创造内容,大众消费内容,这样做消解了普通用户的内容创作门槛,陈华表示,用这样的方式建立庞大的粉丝网络和媒体价值,结合编辑推荐和外部分享,是一个比较合理的做法。

开发玩拍的AVOS公司中国区总经理江宏则对这一路线表示担忧,他认为如果巨头对一款新产品灌入太多资源,可能会重蹈微博的覆辙,一夜之间短视频全是明星大V,大家都在看,但是作为社区用户缺乏参与感,也没法形成一个氛围让这个社区成长的更扎实。

微视运营产品中心总监高自光表示,明星策略只是一个过渡战略,微视最终的目的是通过明星、达人来教育用户,降低内容创作门槛,最终实现大众UGC路线。

不管是大众路线还是精英路线,目前短视频的形态和运营策略都仍然在摸索中,不过达成共识的一点是——原原本本照抄Vine,必将是一条不归路。

新浪PK腾讯ROUND3:社交能否定生死?

此前的微博之战和社交之战胜负都比较明显,腾讯微博尽管仍然声势浩大,但是势头仍然没有盖过新浪,而从密友到微友再到微米,新浪在社交领域的尝试与屡战屡败的阿里也可算难兄难弟,媒体巨头与社交巨头的第三轮战争或许将在短视频产品上打响。

尽管Twitter+Vine的模式看似给新浪微博+秒拍提供了一个范本,但是正如以上所述,新浪微博不是Twitter,秒拍也不会成为Vine。

在明星资源运作能力和媒体平台运营能力上新浪略胜一筹,而腾讯真正的优势在于手握微信和QQ两条关系链以及强大的社交产品能力。不过对于短视频这款特殊的产品,社交能否定生死?

在这一点上业内看法不一,高自光认为强关系链可以让那些看似无聊的内容因为来自熟人而变得有趣,对短视频应用而言,社交属性起码占到了50%。这一点正击中了新浪的软肋,不过目前来看,腾讯并未将最强的关系链微信导入到微视中。

陈华认为,如果依赖于强关系链做熟人之间的分享,微信来做更合适,许朝军也担忧低频次的内容难以支撑一个独立的社区APP。不过微视的一名产品经理表示,短视频拍摄的功能其实很复杂,融入微信难度太大,高自光透露,微视发布还不到一个月,关注200人的用户平均每5分钟就可以收到一条新内容,视频的创作门槛反而解决了微博信息过载的问题。

江宏认为如果比媒体实力,以新浪的玩儿法,在微博活跃度下降的情况下秒拍没有办法从新浪微博那占到太多便宜,加之缺乏有效的社交关系支撑,新浪略逊一筹。

目前来看如果走媒体路线,即内容导向的模式,腾讯在微视中导入的QQ关系链并不能发挥太大作用,双方的竞争将回归媒体之争,在这个层面上,腾讯占不到便宜,而长远来看,腾讯的社交能力或将逐渐发挥作用。

小创业者:会不会被巨头玩儿死?

不管是导入关系链还是灌入明星资源,大公司的玩法都不是创业团队可以轻易Copy的,面对两大巨头,先行一步的创业者们多少有些紧张。

“说不紧张肯定是骗人的。”江宏说,“但是腾讯做微视,也不是整个公司在做,也是一个小团队,人还未必有我们多,现在该导入的资源也导进去了,也没见快速崛起。”

陈华觉得,移动互联网最终拼的是产品,有资源未必能赢。而许朝军则认为在此之前巨头们已经给了创业者足够长的时间,但是目前并没有看到一款足够成功的产品,现在巨头来了,在用户和流量上独立的APP将很快被超过,创业者机会越来越小。

高自光认为,创业者最大的敌人不是巨头,而是时间,短视频类产品还会有一个很长的培育期,创业者能不能熬得起是一个问题,同时目前创作的门槛无法逾越,带宽服务器成本不断升高的问题也会给创业者带来压力。高自光建议,创业者可以走垂直社区路线实现差异化,比如拍宠物、拍婴儿的短视频社区。

事实上除了巨头,短视频的创业者还要面对用户认知等问题,视频服务提供商石山视频创始人徐平岩表示,目前的6-8秒的短视频标清的大小可以压缩到500KB左右,流畅的可以压缩到250KB左右,和一张微博大图或GIF图一样大,“然而在大多数用户心里,视频仍然与费流量划等号。”江宏说,“用户需要一个教育的过程,从这一点来讲我们也欢迎巨头加入进来一起教育市场。”

目前国内看来短视频并未出现成功案例,无论是巨头还是创业者,在产品的形态和运营的方向上都在摸索,现阶段还没有到你死我活的阶段,而是通过更多的参与者加入完成教育用户和培育市场的过程,在蛋糕成型之后,真正的角逐才会开始。

本文标题:搞笑模仿秀大全视频-Facebook CEO在个人主页发布模仿秀视频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69240.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