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红楼梦林黛玉与北静王-《红楼梦》第二十回 王熙凤正言弹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

发布时间:2018-03-28 所属栏目:二丫头

一 : 《红楼梦》第二十回 王熙凤正言弹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

王熙凤正言弹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
话说宝玉在林黛玉房中说“耗子精”,宝钗撞来,讽刺宝玉元宵不知“绿蜡”之典,三人正在房中互相讥刺取笑。那宝玉正恐黛玉饭后贪眠,一时存了食,或夜间走了困,皆非保养身体之法,幸而宝钗走来,大家谈笑,那林黛玉方不欲睡,自己才放了心。忽听他房中嚷起来,大家侧耳听了一听,林黛玉先笑道:“这是你妈妈和袭人叫嚷呢。那袭人也罢了,你妈妈再要认真排场他,可见老背晦了。”
宝玉忙要赶过来,宝钗忙一把拉住道:“你别和你妈妈吵才是,他老糊涂了,倒要让他一步为是。”宝玉道:“我知道了。”说毕走来,只见李嬷嬷拄着拐棍,在当地骂袭人:“忘了本的小娼妇!我抬举起你来,这会子我来了,你大模大样的躺在炕上,见我来也不理一理。一心只想妆狐媚子哄宝玉,哄的宝玉不理我,听你们的话。你不过是几两臭银子买来的毛丫头,这屋里你就作耗,如何使得!好不好拉出去配一个小子,看你还妖精似的哄宝玉不哄!”袭人先只道李嬷嬷不过为他躺着生气,少不得分辨说“病了,才出汗,蒙着头,原没看见你老人家”等语。后来只管听他说“哄宝玉”,“妆狐媚”,又说“配小子”等,由不得又愧又委屈,禁不住哭起来。
宝玉虽听了这些话,也不好怎样,少不得替袭人分辨病了吃药等话,又说:“你不信,只问别的丫头们。”李嬷嬷听了这话,益发气起来了,说道:“你只护着那起狐狸,那里认得我了,叫我问谁去?谁不帮着你呢,谁不是袭人拿下马来的!我都知道那些事。我只和你在老太太,太太跟前去讲了。把你奶了这么大,到如今吃不着奶了,把我丢在一旁,逞着丫头们要我的强。”一面说,一面也哭起来。彼时黛玉宝钗等也走过来劝说:“妈妈你老人家担待他们一点子就完了。”李嬷嬷见他二人来了,便拉住诉委屈,将当日吃茶,茜雪出去,与昨日酥酪等事,唠唠叨叨说个不清。
可巧凤姐正在上房算完输赢帐,听得后面声嚷,便知是李嬷嬷老病发了,排揎宝玉的人。----正值他今儿输了钱,迁怒于人。便连忙赶过来,拉了李嬷嬷,笑道:“好妈妈,别生气。大节下老太太才喜欢了一日,你是个老人家,别人高声,你还要管他们呢,难道你反不知道规矩,在这里嚷起来,叫老太太生气不成?你只说谁不好,我替你打他。我家里烧的滚热的野鸡,快来跟我吃酒去。”一面说,一面拉着走,又叫:“丰儿,替你李奶奶拿着拐棍子,擦眼泪的手帕子。”那李嬷嬷脚不沾地跟了凤姐走了,一面还说:“我也不要这老命了,越性今儿没了规矩,闹一场子,讨个没脸,强如受那娼妇蹄子的气!”后面宝钗黛玉随着。见凤姐儿这般,都拍手笑道:“亏这一阵风来,把个老婆子撮了去了。”宝玉点头叹道:“这又不知是那里的帐,只拣软的排揎。昨儿又不知是那个姑娘得罪了,上在他帐上。”一句未了,晴雯在旁笑道:“谁又不疯了,得罪他作什么。便得罪了他,就有本事承任,不犯带累别人!”袭人一面哭,一面拉着宝玉道:“为我得罪了一个老奶奶,你这会子又为我得罪这些人,这还不够我受的,还只是拉别人。”宝玉见他这般病势,又添了这些烦恼,连忙忍气吞声,安慰他仍旧睡下出汗。又见他汤烧火热,自己守着他,歪在旁边,劝他只养着病,别想着些没要紧的事生气。袭人冷笑道:“要为这些事生气,这屋里一刻还站不得了。但只是天长日久,只管这样,可叫人怎么样才好呢。时常我劝你,别为我们得罪人,你只顾一时为我们那样,他们都记在心里,遇着坎儿,说的好说不好听,大家什么意思。”一面说,一面禁不住流泪,又怕宝玉烦恼,只得又勉强忍着。
一时杂使的老婆子煎了二和药来。宝玉见他才有汗意,不肯叫他起来,自己便端着就枕与他吃了,即命小丫头子们铺炕。袭人道:“你吃饭不吃饭,到底老太太,太太跟前坐一会子,和姑娘们顽一会子再回来。我就静静的躺一躺也好。”宝玉听说,只得替他去了簪环,看他躺下,自往上房来。同贾母吃毕饭,贾母犹欲同那几个老管家嬷嬷斗牌解闷,宝玉记着袭人,便回至房中,见袭人朦朦睡去。自己要睡,天气尚早。彼时晴雯,绮霰,秋纹,碧痕都寻热闹,找鸳鸯琥珀等耍戏去了,独见麝月一个人在外间房里灯下抹骨牌。宝玉笑问道:“你怎不同他们顽去?”麝月道:“没有钱。”宝玉道:“床底下堆着那么些,还不够你输的?”麝月道:“都顽去了,这屋里交给谁呢?那一个又病了。满屋里上头是灯,地下是火。那些老妈妈子们,老天拔地,伏侍一天,也该叫他们歇歇,小丫头子们也是伏侍了一天,这会子还不叫他们顽顽去。所以让他们都去罢,我在这里看着。”

《红楼梦》第二十回 王熙凤正言弹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_谑


宝玉听了这话,公然又是一个袭人。因笑道:“我在这里坐着,你放心去罢。”麝月道:“你既在这里,越发不用去了,咱们两个说话顽笑岂不好?”宝玉笑道:“咱两个作什么呢?怪没意思的,也罢了,早上你说头痒,这会子没什么事,我替你篦头罢。”麝月听了便道:“就是这样。”说着,将文具镜匣搬来,卸去钗钏,打开头发,宝玉拿了篦子替他一一的梳篦。只篦了三五下,只见晴雯忙忙走进来取钱。一见了他两个,便冷笑道:“哦,交杯盏还没吃,倒上头了!”宝玉笑道:“你来,我也替你篦一篦。”晴雯道:“我没那么大福。”说着,拿了钱,便摔帘子出去了。
宝玉在麝月身后,麝月对镜,二人在镜内相视。宝玉便向镜内笑道:“满屋里就只是他磨牙。”麝月听说,忙向镜中摆手,宝玉会意。忽听唿一声帘子响,晴雯又跑进来问道:“我怎么磨牙了?咱们倒得说说。”麝月笑道:“你去你的罢,又来问人了。”晴雯笑道:“你又护着。你们那瞒神弄鬼的,我都知道。等我捞回本儿来再说话。”说着,一径出去了。这里宝玉通了头,命麝月悄悄的伏侍他睡下,不肯惊动袭人。一宿无话。
至次日清晨起来,袭人已是夜间发了汗,觉得轻省了些,只吃些米汤静养。宝玉放了心,因饭后走到薛姨妈这边来闲逛。彼时正月内,学房中放年学,闺阁中忌针,却都是闲时。贾环也过来顽,正遇见宝钗,香菱,莺儿三个赶围棋作耍,贾环见了也要顽。宝钗素习看他亦如宝玉,并没他意。今儿听他要顽,让他上来坐了一处。一磊十个钱,头一回自己赢了,心中十分欢喜。后来接连输了几盘,便有些着急。赶着这盘正该自己掷骰子,若掷个七点便赢,若掷个六点,下该莺儿掷三点就赢了。因拿起骰子来,狠命一掷,一个作定了五,那一个乱转。莺儿拍着手只叫“幺”,贾环便瞪着眼,”六--七--八”混叫。那骰子偏生转出幺来。贾环急了,伸手便抓起骰子来,然后就拿钱,说是个六点。莺儿便说:“分明是个幺!”宝钗见贾环急了,便瞅莺儿说道:“越大越没规矩,难道爷们还赖你?还不放下钱来呢!”莺儿满心委屈,见宝钗说,不敢则声,只得放下钱来,口内嘟囔说:“一个作爷的,还赖我们这几个钱,连我也不放在眼里。前儿我和宝二爷顽,他输了那些,也没着急。下剩的钱,还是几个小丫头子们一抢,他一笑就罢了。”宝钗不等说完,连忙断喝。贾环道:“我拿什么比宝玉呢。你们怕他,都和他好,都欺负我不是太太养的。”说着,便哭了。宝钗忙劝他:“好兄弟,快别说这话,人家笑话你。”又骂莺儿。
正值宝玉走来,见了这般形况,问是怎么了。贾环不敢则声。宝钗素知他家规矩,凡作兄弟的,都怕哥哥。却不知那宝玉是不要人怕他的。他想着:“兄弟们一并都有父母教训,何必我多事,反生疏了。况且我是正出,他是庶出,饶这样还有人背后谈论,还禁得辖治他了。”更有个呆意思存在心里。----你道是何呆意?因他自幼姊妹丛中长大,亲姊妹有元春,探春,伯叔的有迎春,惜春,亲戚中又有史湘云,林黛玉,薛宝钗等诸人。他便料定,原来天生人为万物之灵,凡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钟于女儿,须眉男子不过是些渣滓浊沫而已。因有这个呆念在心,把一切男子都看成混沌浊物,可有可无。只是父亲叔伯兄弟中,因孔子是亘古第一人说下的,不可忤慢,只得要听他这句话。所以,弟兄之间不过尽其大概的情理就罢了,并不想自己是丈夫,须要为子弟之表率。是以贾环等都不怕他,却怕贾母,才让他三分。
如今宝钗恐怕宝玉教训他,倒没意思,便连忙替贾环掩饰。宝玉道:“大正月里哭什么?这里不好,你别处顽去。你天天念书,倒念糊涂了。比如这件东西不好,横竖那一件好,就弃了这件取那个。难道你守着这个东西哭一会子就好了不成?你原是来取乐顽的,既不能取乐,就往别处去再寻乐顽去。哭一会子,难道算取乐顽了不成?倒招自己烦恼,不如快去为是。”贾环听了,只得回来。

《红楼梦》第二十回 王熙凤正言弹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_谑


赵姨娘见他这般,因问:“又是那里垫了踹窝来了?”一问不答,再问时,贾环便说:“同宝姐姐顽的,莺儿欺负我,赖我的钱,宝玉哥哥撵我来了。”赵姨娘啐道:“谁叫你上高台盘去了?下流没脸的东西!那里顽不得?谁叫你跑了去讨没意思!”
正说着,可巧凤姐在窗外过。都听在耳内。便隔窗说道:“大正月又怎么了?环兄弟小孩子家,一半点儿错了,你只教导他,说这些淡话作什么!凭他怎么去,还有太太老爷管他呢,就大口啐他!他现是主子,不好了,横竖有教导他的人,与你什么相干!环兄弟,出来,跟我顽去。”贾环素日怕凤姐比怕王夫人更甚,听见叫他,忙唯唯的出来。赵姨娘也不敢则声。凤姐向贾环道:“你也是个没气性的!时常说给你:要吃,要喝,要顽,要笑,只爱同那一个姐姐妹妹哥哥嫂子顽,就同那个顽。你不听我的话,反叫这些人教的歪心邪意,狐媚子霸道的。自己不尊重,要往下流走,安着坏心,还只管怨人家偏心。输了几个钱?就这么个样儿!”贾环见问,只得诺诺的回说:“输了一二百。”凤姐道:“亏你还是爷,输了一二百钱就这样!”回头叫丰儿:“去取一吊钱来,姑娘们都在后头顽呢,把他送了顽去。----你明儿再这么下流狐媚子,我先打了你,打发人告诉学里,皮不揭了你的!为你这个不尊重,恨的你哥哥牙根痒痒,不是我拦着,窝心脚把你的肠子窝出来了。”喝命:“去罢!”贾环诺诺的跟了丰儿,得了钱,自己和迎春等顽去。不在话下。
且说宝玉正和宝钗顽笑,忽见人说:“史大姑娘来了。”宝玉听了,抬身就走。宝钗笑道:“等着,咱们两个一齐走,瞧瞧他去。”说着,下了炕,同宝玉一齐来至贾母这边。只见史湘云大笑大说的,见他两个来,忙问好厮见。正值林黛玉在旁,因问宝玉:“在那里的?”宝玉便说:“在宝姐姐家的。”黛玉冷笑道:“我说呢,亏在那里绊住,不然早就飞了来了。”宝玉笑道:“只许同你顽,替你解闷儿。不过偶然去他那里一趟,就说这话。”林黛玉道:“好没意思的话!去不去管我什么事,我又没叫你替我解闷儿。可许你从此不理我呢!”说着,便赌气回房去了。
宝玉忙跟了来,问道:“好好的又生气了?就是我说错了,你到底也还坐在那里,和别人说笑一会子。又来自己纳闷。”林黛玉道:“你管我呢!”宝玉笑道:“我自然不敢管你,只没有个看着你自己作践了身子呢。”林黛玉道:“我作践坏了身子,我死,与你何干!”宝玉道:“何苦来,大正月里,死了活了的。”林黛玉道:“偏说死!我这会子就死!你怕死,你长命百岁的,如何?”宝玉笑道:要像只管这样闹,我还怕死呢?倒不如死了干净。”黛玉忙道:“正是了,要是这样闹,不如死了干净。”宝玉道:“我说我自己死了干净,别听错了话赖人。”正说着,宝钗走来道:“史大妹妹等你呢。”说着,便推宝玉走了。这里黛玉越发气闷,只向窗前流泪。
没两盏茶的工夫,宝玉仍来了。林黛玉见了,越发抽抽噎噎的哭个不住。宝玉见了这样,知难挽回,打叠起千百样的款语温言来劝慰。不料自己未张口,只见黛玉先说道:“你又来作什么?横竖如今有人和你顽,比我又会念,又会作,又会写,又会说笑,又怕你生气拉了你去,你又作什么来?死活凭我去罢了!”宝玉听了忙上来悄悄的说道:“你这么个明白人,难道连‘亲不间疏,先不僭后’也不知道?我虽糊涂,却明白这两句话。头一件,咱们是姑舅姊妹,宝姐姐是两姨姊妹,论亲戚,他比你疏。第二件,你先来,咱们两个一桌吃,一床睡,长的这么大了,他是才来的,岂有个为他疏你的?”林黛玉啐道:“我难道为叫你疏他?我成了个什么人了呢!我为的是我的心。”宝玉道:“我也为的是我的心。难道你就知你的心,不知我的心不成?”林黛玉听了,低头一语不发,半日说道:“你只怨人行动嗔怪了你,你再不知道你自己怄人难受。就拿今日天气比,分明今儿冷的这样,你怎么倒反把个青肷披风脱了呢?”宝玉笑道:“何尝不穿着,见你一恼,我一炮燥就脱了。”林黛玉叹道:“回来伤了风,又该饿着吵吃的了。”

《红楼梦》第二十回 王熙凤正言弹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_谑


二人正说着,只见湘云走来,笑道:“二哥哥,林姐姐,你们天天一处顽,我好容易来了,也不理我一理儿。”黛玉笑道:“偏是咬舌子爱说话,连个‘二’哥哥也叫不出来,只是‘爱’哥哥‘爱’哥哥的。回来赶围棋儿,又该你闹‘幺爱三四五’了。”宝玉笑道:“你学惯了他,明儿连你还咬起来呢。”史湘云道:“他再不放人一点儿,专挑人的不好。你自己便比世人好,也不犯着见一个打趣一个。指出一个人来,你敢挑他,我就伏你。”黛玉忙问是谁。湘云道:“你敢挑宝姐姐的短处,就算你是好的。我算不如你,他怎么不及你呢。”黛玉听了,冷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他!我那里敢挑他呢。”宝玉不等说完,忙用话岔开。湘云笑道:“这一辈子我自然比不上你。我只保佑着明儿得一个咬舌的林姐夫,时时刻刻你可听‘爱’‘厄’去。阿弥陀佛,那才现在我眼里!”说的众人一笑,湘云忙回身跑了。要知端详,下回分解。

二 : 为什么红楼梦里北静王与二丫头要出现在同一回?

北静王与二丫头

这相互爱慕已久的两位少年,一个十八九岁,一个十四岁左右,在第十五回相见了,在秦可卿的丧礼上,在出殡队伍的路边,滚滚红尘扑面。[www.61k.com)死去的秦可卿是在梦里引领宝玉进入情欲世界的警幻仙姑,她的死亡,仍然引领两位少年在生死流浪的路上相见。

《红楼梦》第十五回同时描写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人物,一个是俊美年轻贵为亲王的北静郡王,一个是不知名的村落里连名姓都没有的女子二丫头。

作者为什么把这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人物写在同一回?他们都与贾宝玉有缘,缘分却又很淡,若即若离。每一次读到这一回,还是对这两个人物的并列感兴趣。

北静王是在第十四回结尾就出现的,因为秦可卿的丧礼,诸王公侯都来祭奠,有南安郡王、东平郡王、西宁郡王,以及最年轻的北静郡王。

北静王年未弱冠,还不到二十岁,因为先祖功高,所以世袭王位。

北静王年轻尊贵,却没有权贵的骄矜嚣张,他亲自祭奠秦可卿,车驾惊动了贾珍、贾政,即刻到轿前以国礼参拜。北静王没有下轿,只是在轿内欠身答礼。

作者要写的好像不是北静王对秦可卿丧礼的出席,而是为了其他的动机。因为北静王与贾政见面一寒暄,就问到了贾宝玉。他说:“哪一位是衔玉而诞者?久欲一见为快。今日一定在此,何不请来?”

十三四岁的少年贾宝玉,口中衔着一块玉诞生的奇迹,十八九岁的北静王听过,感到好奇,一直想见一次面,借秦可卿的丧礼,可以了此宿愿,就直接毫不隐讳地向贾政提出。

北静王身份尊贵,在丧礼公众场合要求召见一名不相干的少年,其实容易引人议论。但是北静王似乎不顾忌,像上网征友一样自然。

贾政也吃惊,北静王这一举动,好像不合国礼,却让长期谨慎在官场周旋的贾政受宠若惊,当然立刻召宝玉前来参见。

宝玉听说北静王要见他,心里也高兴。他也久闻北静王“才貌俱全,风流跌宕,不为官俗国体所缚”,长久以来,宝玉也很想认识这样一位没有被国家体制捆绑污染的年轻郡王,只是他怕父亲贾政,贾政是做官做到拘谨的典型官僚,自然约束儿子不得失礼妄动。

《红楼梦》在写前世缘分,他们来到人间经历红尘,却都有天上的族谱,因此身在人间却常不守世俗规矩。

这相互爱慕已久的两位少年,一个十八九岁,一个十四岁左右,在第十五回相见了,在秦可卿的丧礼上,在出殡队伍的路边,滚滚红尘扑面。死去的秦可卿是在梦里引领宝玉进入情欲世界的警幻仙姑,她的死亡,仍然引领两位少年在生死流浪的路上相见。

北静王叫世荣,宝玉眼中看到他的容貌衣饰,像一场梦——“头上戴着净白簪缨银翅王帽,穿着江牙海水五爪龙白蟒袍,系着碧玉红鞓带,面如美玉,目似明星。”

宝玉参拜时,“世荣从轿内伸手挽住”。作者直接用名字,避去王号。少年相见,只是有天上缘分,没有世俗礼法,世荣“伸手挽住”,他们在人世间一见,也要肉身相亲。

宝玉这一天也是一身素白——“束发银冠,白蟒箭袖,攒珠银带,面若春花,目如点漆。”北静王称赞了一句:“名不虚传,果然如宝似玉。”

北静王要求看宝玉诞生时口中衔的那一块玉,宝玉从衣内取出,北静王看了,又亲自给宝玉戴上。好像一个高三男生与处中男生初次见面,他们的缘分也止于此吗?

北静王告知贾政要好好教育这少年,也主动提出可以让宝玉常到王府,与他切磋功课学问。

宝玉以后常去北静王府,但做些什么,作者多点到为止,并无描述。倒是小说第二十八回,宝玉邂逅了一个反串女角的戏子琪官,原名蒋玉菡。宝玉初见面,就从扇柄上解下佩玉相赠,蒋玉菡没有礼物,就解了系内衣的大红色汗巾子与宝玉交换,还特别强调这汗巾子是北静王所赠。

《红楼梦》里这些青少年以贴身之物彼此馈赠,蒋玉菡、宝玉、北静王也似乎在一条汗巾子间有了族谱关系。

北静王脱下手腕上的蕶苓香念珠,说是皇帝所赐,给宝玉做见面礼,就离去了。

出殡的行列继续前进,到了一处村庄,农民都没有见过这些贵族人物,躲在一边观看。随员仆从赶走闲杂人等,让凤姐、宝玉、秦钟休息更衣如厕。宝玉和秦钟好奇农家的锄犁农具,不但没见过,也不知道有何用处。宝玉看到一个纺纱车,当然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用手把玩起来。

忽然一个女子冲进来说:“别弄坏了!”四周随扈仆从赶紧喝止这女孩,女孩无惧,说:“等我转给你瞧。”后来屋外有人叫道:“二丫头,快过来!”宝玉见到这二丫头大概只有几十秒钟,二丫头就被叫走了。

宝玉心里抱歉,他只是好奇,没有要弄坏别人东西的意思。富贵公子要欺负一个田庄女孩,这样的故事太多了,然而宝玉只是觉得抱歉。生命的尊重或许原不在贵贱之分。一旁的秦钟轻薄地说:“此卿大有意趣。”用现代粗鄙男子的话就是:“这妞不错!”或是“这马子有趣。”宝玉听秦钟如此说,立刻指责:“再胡说,我就打了!”显然宝玉觉得秦钟此时占二丫头便宜太轻浮下流。

二丫头当然不会与宝玉有任何后续的瓜葛牵连,她在宝玉的故事中只出现这一两分钟吧,小说里不到一页篇幅。然而每读到此,都觉得作者刚写完北静王,紧接着写二丫头,令我深思。宝玉不是没有情欲的少年,然而在贫贱卑微的农庄,他对二丫头如此端正尊重,指责秦钟轻薄,或许是《红楼梦》作者流露人性最动人之处。

出殡行列离开农庄,继续前行,宝玉在马车上,频频回首四顾人群,最后在村子口看到二丫头手里抱着幼弟,宝玉心中怅然,“电卷风驰,回头已无踪迹”。《红楼梦》的作者情感至深,好像只是对人世间有说不完的愧疚抱歉。

二丫头让我想起沈从文笔下无名姓的妓女水手,一九四九年后这些社会小人物在文学里变假了,多只是样板。

……

……

蒋勋,福建长乐人。1947年生于古都西安,成长于宝岛台湾。台湾文化大学历史学系、艺术研究所毕业。1972年负笈法国巴黎大学艺术研究所,1976年返台。曾任《雄狮美术》月刊主编,并先后执教于文化大学、辅仁大学及东海大学美术系,现任《联合文学》社长。

其文笔清丽流畅,说理明白无碍,兼具感性与理性之美。著有小说、散文、艺术史、美学论述作品数十种,并多次举办画展,深获各界好评。近年专事两岸美学教育推广,他认为,美之于自己,就像是一种信仰,而自己用布道的心情传播对美的感动。

二丫头 为什么红楼梦里北静王与二丫头要出现在同一回?

如果你喜欢本文的内容,那就请支持作者!

……

欢迎添加大文化圈微信公众号dawenhuaquan

每天阅读新的文章

给自己新的阅读体验

现在是时候,给自己买一本新书读读了

也可以互动,把你写的文章,喜欢的图书一起分享

三 : 王扶林:王扶林-个人经历,王扶林-拍摄《红楼梦》

王扶林王扶林,1931年2月1日出生于江苏省镇江市,中国第一代电视艺术家,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制片人、导演。曾任经典电视剧《红楼梦》、《三国演义》等电视剧的总导演。他拍摄的《红楼梦》在全国电视台播了700多遍,导演兼制片人王扶林的大名也在片头浮现了无数遍。拍摄《红楼梦》无疑是改变了王扶林的人生,从此他也跟《红楼梦》结下了不解之缘。

王扶林_王扶林 -个人经历

王扶林:王扶林-个人经历,王扶林-拍摄《红楼梦》_王扶林
王扶林

1955年,日本商品展览会首次在中国开办,他被委派参加了电视节目的转播工作。1958年,导演了电视报道剧《党救了他》,此后他执导了电视剧及综合文艺晚会90余部(集),如:《真假医生》、《合家欢》、《娶了个好姑娘》、《生活的赞歌》、《新的一代》(上下集)、《老会计》、《红樱枪》、《球迷》、《绿林行》、《海誓》、《火种》、《搬家》、第二次《笑的晚会》、第三次《笑的晚会》、《自豪》、《战斗在顶天岭》、《南方汽笛》、《像他那样生活》、《何日彩云归》(上、下集,当选为优秀电视剧)、《没赶上火车的小伙子》(当选为优秀电视剧)、《敌营十八年》(九集)、《卖蟹》、《新春乐》(综合文艺晚会)、《赤橙黄绿青蓝紫》(三集,获《大众电视》“金鹰奖”优秀电视连续剧奖)、《红楼婪》(三十六集,获1987年全国优秀电视剧“飞天奖”特别奖、本人获全国十佳电视导演之一称号)、《汤显祖与牡丹亭》、《庄妃轶事》(十集,获首届全国优秀录像片二等奖、优秀导演奖)以及《澳门轶事》(六集)等。他撰写的主要学术文章有:1982年在《北京广播学院学报》发表了《电视剧及其样式》;1982年在《人民日报》发表了《希望有更多更好的电视剧》;在1984——1987年这一期间,发表了介绍《红楼梦》创作经验的文章若干篇。现为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理事。

(www.61k.com]王扶林_王扶林 -拍摄《红楼梦》

王扶林:王扶林-个人经历,王扶林-拍摄《红楼梦》_王扶林
1987年版的电视剧《红楼梦》

王扶林先生是中国电视剧的开拓者,30年前,他被中国派往英国学习电视节目制作,在那里他发现,莎士比亚的所有作品都被改编拍成了电视剧,当英国同行问他中国有没有这样的作品时,他毫不含糊地说:“我们有《红楼梦》!”

1979年回国后,他就把拍摄电视剧《红楼梦》的设想向副台长戴凌风作了汇报,但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当时王扶林只执导了一部电视剧《敌营18年》,每年全国电视剧产量不过数十集,拍《红楼梦》简直是天方夜谭,但王扶林在央视台领导的支持下,赢得了包括红学界等社会各阶层的支持。20年后,他特别感谢的是拍板的戴台长,早已仙逝的众多中国文化巨匠,因为他们组成的顾问组是空前绝后的,他还特别提到了当年北京市的领导对兴建大观园外景基地的支持。

时间是最好的证人
王扶林导演说当年拍这部戏,最大的压力是很多流言蜚语的阻挠,他说:“当年很多人说北京大观园里的《红楼梦》剧组,正发生着小说里的乱七八糟的事情,说我拍完《红楼》娶了王熙凤,现在大家都明白邓婕的老公是张国立,从来没有和我结过婚。”

《红楼梦》总投资共680万人民币,负责管理这笔巨款的是首次做电视剧制片人的任大惠,有人举报剧组有严重经济问题后,广电部计财司司长亲自率领14人的稽查组进入剧组,查了1个月的账。最后发现没有任何经济问题,任大惠惟一的错误是,请不拿一分钱的顾问们吃了29顿饭。计财司调查结束后,任大惠光荣地被批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对于目前某些影视大腕因涉嫌经济问题被拘的现象,王扶林导演用这样一句话感慨称:“时间是最好的证人!我们要有职业道德与理想,为人要老实。”
重拍《红楼梦》要老实

王扶林:王扶林-个人经历,王扶林-拍摄《红楼梦》_王扶林
王扶林

回想当年拍《红楼梦》时的情景,王扶林整整花了5年时间来做这件事,一年时间的知识准备,长达两年半的拍摄,另外的一年半时间做后期,即便这样现在看来该剧还有瑕疵。王扶林真正担心的是现在有的剧组在创作时的草率,重拍《红楼梦》不能像现在拍现代剧一样,三天一集,一部长20集的电视连续剧1个月不到就拍完了,这样显然不行。此外,从服装到道具以及布景,现在如果没有大规模的资金投入来做这件事,恐怕也难,与其不能超越还不如不为。”

在中国长篇电视剧发展初期,以王扶林导演为首的电视人拍《红楼梦》的设想是大胆的。因为当时的中国仍未走出计划经济时代,物质水平的滞后意味着要让这批致力《红楼梦》的电视工作者付出今日难以想象的艰辛,于是理想燃烧的激情成就了这部至今仍未被复制的电视精品。《红楼梦》播出时,中国正处在社会转型期,这批从“大观园”走出的年轻的红楼明星们,经历前所未有的磨练,成为今天人们阅读的人生传奇。这传奇没有粉饰,只是直面现实的甘甜、酸楚甚至惨痛。在今天,户口对于农村青年来说未必是困扰梦想的尴尬,火车对于城市少女来说也不是最迅达和昂贵的交通工具,人们个体价值与能力被社会的认定,远远超过20年前。这就要求我们如今的年轻人,做出更多可供20年后回首的经典,这也是如今回顾红楼明星人生传奇的现实意义。

由于怕影响拍戏,导演王扶林当时明确提出不准剧组人员在拍摄期间谈恋爱。“第一年没有人越轨,第二年就不行了,开始在背地里谈开了。怕传出去不好听,我们都是心动大于行动。谈了一年多恋爱,我们竟连手都没牵一次”。“香菱”的回忆说:“大多时候是递纸条,约会的场所也只限于大观园,所以我们一直把大观园作为我们的媒人。”

不拍《红楼梦》不知读书少

王扶林:王扶林-个人经历,王扶林-拍摄《红楼梦》_王扶林
王扶林

普及名著,当初拍的目的就是普及名著。著名红学专家冯其庸给我们《红楼梦》剧组题字说:“电视剧《红楼梦》是自有《红楼梦》以来最广大的普及。”而对王扶林本人来说,是他第一次接触了古典戏,他也是中国第1个制片人。当时电视剧制作中心任命3个制片人,因为中心主任要过渡到制片人这么1个阶段,正好用《红楼梦》做试验。不过,当时所谓的制片人是没有风险的,因为国家拨款,赔了就赔了;现在的制片人有很多风险。王扶林现在体会到,作为1个导演,不拍古典戏是不成熟的,不拍名著则什么都不懂。因为拍名著可以让你深入故事,增强文学内涵,名著比一般的文学作品要高深多了,王扶林拍了《红楼梦》之后,觉得以前读名著实在太少了。整部《红楼梦》他自己静静地1个人就读了至少四遍,在拍摄的过程中,还随时随地不断翻看,直到现在王扶林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 探春远嫁临走的1个场面,书里写得比较简单,电视文学剧本也简单,但这场戏是重点拍的,整整有五分钟,比起小说、剧本都有发挥,现在王扶林看这段戏都非常感人。王立平还专门为这个场面写了一首《分骨肉》,催人泪下。但最近王扶林不断总结,觉得还有很多不足之处,在歌词中是这样说的:“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说明探春对远嫁看得开,她对贾家这个没落贵族家庭早有观察,但她是忠实继承人,到最后要像王昭君一样和蕃,她有很多无可奈何之处,更有愤慨,但是王扶林在剧中过多强调了惜别之情,愤慨少了,这就不能准确地反映原著,准确很重要。

敬业精神成就《红楼梦》

王扶林:王扶林-个人经历,王扶林-拍摄《红楼梦》_王扶林
王扶林

二十年前那种资金少、技术差的环境下,排好《红楼梦》取决于电视台的领导,还有包括王扶林和全体工作人员的敬业精神,现在哪有一部戏能像《红楼梦》那样四五年地蹲下去,不惜一切地敬业拍摄几乎没有。像小说里要求黛玉进府时是11岁,剧组就不能找明星来演,因为明星年纪太大了,总不能找1个1.7米、1.8米、二十七八岁的明星来演,但小的演员肯定没有经验,这就有难度了,于是王扶林办了学习班,一共两期3个月。拍好《红楼梦》还得到了红学界的支持,他们给剧本很多意见,比如拍到秦可卿出殡之际,王扶林把“荣宁街”写成了“宁荣街”,被考究不对,说明王扶林对《红楼梦》的理解是不够的。其中中央台也不敢贸然拍,很怕不知深浅,但没想到一去到红学界,马上得到支持。《红楼梦》的电视剧编剧3个人都是红学研究者,副监制是红学会副秘书长,这些人自始至终地提供多年的研究成果,这也是王扶林拍好《红楼梦》的基本保障。再有1个就是办训练班,没有训练班就没有《红楼梦》。现在那些松散的、可上可不上的、或半天学习半天玩的训练班跟当时的训练班不能同日而语,那时从头到尾有严格的日程表,就像军事训练,演员连进城都不可以,在训练班里学习书画、形体等课程。

王扶林_王扶林 -相关词条

王安江王炳南王宠惠王定烈王观泉王光杰王果香王皞南王公度

本文标题:红楼梦林黛玉与北静王-《红楼梦》第二十回 王熙凤正言弹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67370.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