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非常静距离那英-那一段距离

发布时间:2018-04-22 所属栏目:生活随笔

一 : 那一段距离

那一段距离

——赵锐

德国哲学家淑本华(Schopenhauer)在《美学随笔》中谈到:“在一个寒冷的冬日,为了避免冻僵,一群箭猪相拥在一起取暖。但它们很快就被彼此的硬刺扎痛了。这样,它们被迫分开。但为了取暖,它们的身体又再度靠近,身上的硬刺又再次把它们扎痛了。这些箭猪就被这两种痛苦反复折磨,直到它们终于找到一段恰好能够容忍对方的距离为止。”也就是说,在彼此不伤害的前提下,保持着群体的温暖。如今,由于社会生活或个人生活或社交的需要,把人们赶到了一块。但各人有各人的素质和无法让人容忍的缺点又把人们分开了。可人们最后找到的、可以让大家在一起而又能相互容忍的适中距离就是——礼貌周到和文雅规矩。当然,谁要是自身拥有足够的热量,那他就更宁愿对社交敬而远之,既不给别人麻烦,自己也不会遭受来自别人的烦扰。”

我们面临纷繁复杂的社会环境,我们怎样处理好人与人之间的这一段距离呢?我们从以上豪(箭)猪哲学中得到启示——人与人之间有那么一段距离。近了也许就伤了对方,远了要么疏远了对方,要么不能互相关照,这一个距离的保持实在是有点难以把握。就像牙齿与舌头一样,它们是配合比较密切的一对了,不过有时舌头也因没有把握好那段距离,被牙齿咬了个大出血。正因为它们的完美配合,彼此才相安无事的过着。

为了社会的和谐,但愿我们每个人都能找到和谐相处的那一段距离!

二 : 时光这么快,距离那么疼

下午给母亲打电话,怎么也打不通,我想,又是妈妈因充电忘了开机了。年迈的母亲,今年觉着特别的苍老,常常遗忘一些事,常又把一件事提了再提。甚至于嫂子说她,有些事是不是昨夜做的梦?为此我,不由自己的流下了眼泪。

岁月不绕人啊。这么快,时光如白驹过隙,瞬间须臾,如果母亲还年轻。距离那么疼。如果距离只在咫尺。

窗外梧桐一抹金黄,它金黄的耀眼,鲜明,令人不时的抬起头来,仔细去欣赏这秋天留下来的最后一抹美意。

去年的十一月我在不停忙着,可以说,马不停蹄。我由中原,先去北京,再返回故乡看望母亲,时间虽紧促。可也快乐。十一月中旬,小住在母亲的身边,一起晒着北方温暖的阳光,我在炉火边煮茶,烧烤。与母亲说一些邻里亲戚的事,多么美啊。

故乡的十一月,天空蓝得让人不敢相信这蓝是真实的,总像是拥有了一块蓝丝绸的感觉。阳光通透,光线如一帘水晶。好让人伸手去抚摸它的晶亮。整个画面是,天蓝如丝绸,土黄如彩陶,空空的树枝上,还有几个小小的鸟巢,这样的美,是上帝的美意,我用一生去享受它,虽然奢侈,却永恒。

短暂时光,感受着阳光的温暖,母亲的爱,即使闭上眼睛,也感受到这份尘世之爱,心温柔安详。眸清澈如溪。(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那天小王子发来许多图片,天也是那么蓝,花那么艳。还有那些妖娆的,令人目眩的建筑,雪山,草地,和辽阔无际的海。真让我眩惑,心澄,丰盈。想到他在地球的那一端,每日我在梦中,而他已新的一天开始启程了。这样的生活,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着,每时每刻都在牵挂着,想念着,丰盈着,多彩着,愉悦着,也黯然着。像五颜六色的颜料,每日在涂抹着我的生活。

生活就像是喝茶,你喜欢喝什么茶,取悦你自己的爱好,有的人爱喝绿茶,有的人爱喝红茶。我喜欢喝茶,与母亲一样的爱,对于生活不求太多奢华,只愿静好,简单,真诚,良善。就像此时,我泡上一杯高山茶,鲜绿的茶叶在杯盏中浸润着,那浸润的过程,如光阴,沉淀着经年。

这样的岁月,不就是去年,我和母亲在一起,让人沉溺和沉醉吗?

这样的安静,不也和故乡的阳光,一样温暖明亮吗?不也像一首怀旧的老歌,滋养我的身体和灵魂吗?

在安静中,我驱散着孤独,我把自己让那阳光淘洗了再淘洗,让蔚蓝擦拭了再擦拭,让整理过的自己,变得越来越清澈,和太阳一样,有光,有温暖。与蓝天一样,让自己在澄澈中,体验来自时光深处,那宁静的快乐。

常常选择一个有阳光的下午,坐在阳台,看着自己种植的花花草草,总会把一些陈年的思绪翻出来,一遍一遍的回味着,如果正好看到一朵花开了,比如红色三角梅开了,我就会想起那株枯死的粉紫,又会想起去年的木槿,今年再也没有开过花,我的心总是充溢着莫名的悲喜。有时又想,若是父亲活着,他一定会养一匹马吧。记得他活着给我说过。窗外的风吹过,我仿佛听到父亲在风中说话。他说的什么,我一句也没听得到。只是,这些都是我臆想的罢了。终究我要去做我真实的自己,即使日子平凡,也要为自己盈满一湖澄澈,那是心底的湖,温暖而明净。

时光这么快,距离那么疼。

然,我始终相信,一些守候,是温暖。一些牵挂,是幸福。

三 : 知己,那一段距离

轩窗凄凄沥雨,寒风突来袭。野葡黄绿,扁豆别离。冷霜哭泣。屋外, 台下 黄菊,独添秋语,一抹靓丽。

翘首问佳侣,国庆双栖,喜结连理 , 又有多少有情人选择共风雨,住进爱的小屋里。幸福甜蜜。花好月圆好梦里。

原田外,草戚戚,雁也南飞去。望天,云千里,独搜秋之倦意。天地之大,为何徘徊旧历,不肯收起,眼底绵绵春意,独自殇离。

掩不住的笔,如流不尽的潺溪,纵词穷暗哑,再难描一曲高山流水之意。知音 ,只不过是传说中的一个仙侣,与我,遥遥无期。难求矣。

翻阅花丛柳绿,目送一个个别离。弹不成高山流水相依,画不成你和我在一条线里。

收起一指檀香的距离,焚尽此生与你的念念归期。看灰飞湮灭,无法言喻, 红尘里,你我注定只有一米阳光的情意,倦鸟已归离。难醒的恋梦,做与谁真?是不是,我在花前等待,看你盛开,春天才来?而耐心,却没等来,花,没开。(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看晚霞落下,月光洒银沙,嫦娥独自带玉兔,回家。纵恋人间眷侣,甜言蜜下,也难飞眼下。那画里的美人呀,与我,就是一个神话。何必再牵挂?罢,罢,罢。

人生过半,一半忧伤,一半喜。年少时,总以为有大把的时光,可挥霍,可无期。再回首,时光在难留。回不去的?叹息!

原地,我踏着来时的路,再也走不回当初的那段距离。 光阴里的故事,如,柳絮。轻柔踏软随风去。独分离,各寻故里。

我与你的那段距离,如果期待依然在,是否,还能继续?别让它随风千里,几度红尘老去。 

四 : 那英杨坤做客《非常静距离》 讲述一路走来的音乐梦

那英杨坤做客《非常静距离》 讲述一路走来的音乐梦

那英,中国著名女歌手,籍贯沈阳市。满族人,有说为叶赫那拉氏后人。她是华语乐坛90年代首屈一指的实力派天后,多次在央视春晚演唱歌曲,出演过多部影视剧,杨坤,1972年12月18日生于内蒙古包头,中国著名创作歌手,2002年发行首张专辑《无所谓》一炮走红,极具辨识度的嗓音让他在整个华语乐坛拥有很高的知名度,2012各大卫视做在做关于音乐类的综艺节目,其中做受观众喜爱的就是浙江卫视的《中国好声音》了,那英和杨坤作为其中的两位导师,备受大家的关注,今天那英杨坤做客《非常静距离》讲述一路走来的音乐梦。

(www.61k.com。
本文标题:非常静距离那英-那一段距离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53559.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