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61阅读

慈母手中线-慈母手中线

发布时间:2018-04-22 所属栏目:慈母手中线

一 : 慈母手中线

在家乡的一天,下午外出归来,刚迈进我家的小院,就看见老母亲正坐在树荫下对着阳光纫针,嘴里自言自语地念叨着:刚才还纫上了,咋又纫不上了,看来是我老了……

我走到她的对面坐下来,想从她手中接过针线帮她把线穿上,她没有看我,动了一下肩膀没有接受我的好意,继续把线往针孔里穿着,一次,又一次,最后成功了,她才满脸骄傲地低下头来看我,用眼神探寻我有什么事情的同时,继续忙着手里的针线活。

她的面前放着针线筐,筐内是一些各种颜色、各种花色的碎布,线呀,剪刀和顶针……呀!我惊叫一声,看到母亲手中缝补的东西竟是我昨天丢弃的袜子,这双袜子因为两只后跟都磨破了,所以昨天晚上我洗完脚就把它丢在了草堆上。看来母亲已经把它洗过了,也晒干了,她剪裁了两块圆圆的与袜子同样颜色的蓝布贴在后跟上,一只袜子已经缝好了,正在准备缝另一只。她用手把蓝布与袜子不停地移动着贴在一起,然后用稀针脚简单固定,才开始沿着圆布的边沿细细地缝起来。嘴里还不停地说着:这双袜子缝一下还是可以穿的,你要是嫌不好看,穿到回新疆的时候再丢掉……

一针、一针、又一针,母亲细心地缝着……我的泪水随着老母亲手中飞舞的针线,一滴、一滴、又一滴的下落着。我泪眼朦胧默默地注视着她,注视着她的脸庞,虽然坎坷的岁月使她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了道道地刻痕,可依然还是那么慈祥和温馨;她的手指,虽然不再像年轻时细长柔嫩,由于一生的劳作手背青筋暴起,裂痕满掌,可依然是那么灵巧自如;她的脊背由于生活艰难的重压,虽然已经微微驼背了,可依然结实硬朗。尤其是她那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虽然慢慢地变小,可是仍然明亮犀利。忽然一阵风吹来,飘乱了母亲头上的一绺白发,也催落了我几滴泪水,母亲自然地用手拢了一下头发,继续着手中的针线活。我也偷偷地快速地擦了一下眼内涌出的泪水,生怕被她看见。

老母亲啊!你已经八十八岁的高龄了,还像我幼时一样为我缝补。我知道,尽管我已离开工作岗位步入了老年,可在你面前永远是儿子,你还是对我操不完的心。尽管我在部队时能指挥千军万马,叱咤风云,可我回乡时你还是一遍又一遍叮咛我,要好好干工作,要对得起祖宗。尽管我转业到地方后已经小有成绩,逐步走向辉煌,可我又回来看望你时,你还是催着我回新疆,总说,我身体很好,别耽搁公家的事情。

前天,我换下的衣服,本意想在盆里泡一下一会儿再洗,等我再看到时,你已经洗涤干净,晾晒在院里的绳子上。你还告诉我,应该这样折叠,这样叠衣服不起皱。我后悔我没有及时清洗我的衣服,现在,尽管我穿的衣服有一点脏,有许多土,早晨穿上时还很潮湿,但也不像在城里机关那样经常换洗衣服了。怕的是你太劳累了,作为儿子的担当不起。(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你一生勤劳,每天清晨,都会把院里院外的落叶清扫聚拢在一起,晒干烧地锅。你把树上落在胡同里的干柴一根一根捡起来,抱回家垛在一起,以备冬季烧火使用。你爱干净,总是干不完的活,甚至于把儿童丢弃在路上的塑料瓶袋都拾到一个袋里,等待收废品的人到来。

当老母亲用手捅进袜子里,一边欣赏自己的针线活,一边笑着把补好的袜子向我展示的时候,这时,我想起了李白“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的诗句,母亲用一生的针线活为儿女们缝补衣衫,书写填充着伟大母亲的真实与内涵。把自己毕生的精力奉献给我们的家庭和兄弟姐妹,至今还对已经步入老年的儿子挚爱着。

母亲坐在那里,不停地翻看着袜子,看针脚是否匀称。她的脸上浮起满意的笑容时,翻转着欣赏自己的“作品”,此时,我的心在崇敬中颤抖,在自责中悔恨。看到母亲硬朗的身体,感到欢喜和欣慰,老母亲可以生活自理,就是儿子最大的幸福。

可是“米寿”的老母亲身体大不如往年了,经常给我说脚疼。唉——,老母亲可怜的“三寸金莲”,已经负重她高大的身躯走过几十年沧桑风雨之路,劳苦功高的不疼才怪呢!一次,给母亲洗脚时发现她的双脚掌都有脚垫,双脚压在脚掌下的三个脚趾变形的弯曲着,脚趾甲由于自己修剪困难,趾甲的尖角像钉子一样深深地刺进肉中。我把她的脚放在膝盖上,给她割了脚垫修着趾甲,她用慈祥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不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后来只是高兴地说:好多了。

我想母子相见团圆,她需要的不只是生活的费用,更需要的是见到她的儿子,给她排忧解难……此时,邻居家的匣子里响起了“常回家看看”的歌曲,我羞愧得泪流绵绵。在边疆献了青春献忠心,献了忠心献子孙。老娘啊!现在,是该儿子回乡向您献孝心的时候了。

母亲把缝好的袜子递到我手里,我眼含热泪仔细地端详着,在母亲身上有永远学不完的品德,有永远读不完的内涵,有取之不尽的爱心。这一双袜子,我还能穿吗?还敢穿吗?我要把它珍藏在箱子里,不,把它永远珍藏在心里。

二 : 慈母手中线

慈母手中线






三 : 慈母手中线

慈母手中线

------雨菲

当夜的星光璀璨了整个天空的时候,心是一种柔和的绛紫色。这样的夜带着寒气阵阵逼像清冷的身子,想要取暖,所以一再的往后靠一些,最后抵在了一件衣服上,随手的拾缀起来。

双手摸索着那个破在衣角的洞,闲暇的手总喜欢把指头放在那里,钻进钻出的玩弄,致使很小的洞,破得碗口那样的大,随后觉得破口太大,就扔着吧。如今下过雨后的天空,隐藏了星星的形体,点点闪现出降温的迹象,随手拿件衣服披在肩上,习惯性的掏那个大洞,只是一串细密的针脚扎着手指。

喔,依稀记得那天,好像是临行前的一天,妈妈坐在遮阴的地方,眯着眼睛一针针缝着件衣服,那样认真,仿佛是想把眼前耀眼的阳光都穿进针,融进线,这样就可以使远在异地他乡的我不会在冬天的时候冻着。一针接着一针,一线接着一线,千针万线似乎想把所有的爱埋进针线里,然后让我带着一起远行。

妈妈总是说她的针线活,那是一个棒。只是后来我和姐姐长大了,家里内外的活压得她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瞄龙绣花,因为没有亲眼看到妈妈绣花,可是我和姐姐不得不服,我们家残旧的枕头上那些鲜活的绣品,可是不容抵赖的。(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只是岁月的痕迹在她的身上渐渐地明显啦,穿针的时候她都是对着针和线弄半天,可是还是无法把它们弄在一起,这个时候她就会说,老啦,针都看不见啦。我不喜欢这样的话,所以我会抢先告诉她,没事,妈妈不老的,妈妈穿不上针,还有我啊。这样就接过她的针线,麻利的穿上递给她。

披着衣服,数着破洞里那些针角,想像着妈妈眯着双眼坐在门前一针一线补衣,眼来就会溢满眼眶。

记得妈妈还帮我补了一个包,一个被我洗得乱七八糟认不出面目的包,晒在太阳底下。突然在夕阳西斜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似原先粘在上面的样子,都忘记了早晨的时候我把那包折磨成的惨样。看着那包,我和姐姐笑弯了腰,妈妈奇怪的看着我们,我们只是笑,妈妈说:是不是把你包缝得太好啦,不好啊。我急忙说,不是,真的太好啦。我们惊叹着她的巧手,也在为她心疼。

她总是在闲暇的时候把我们的衣服都翻出来,看看破的就把它补好,只是她闲暇的时间太少。其实我最高兴的就是看到妈妈悠闲的洗一盆衣服,或者是坐着清闲的补衣服,或者不慌不忙的煮一顿饭,可是这样的情况太少了,整天看到都是她忙碌的身影,一直到很晚才坐着很累的休息。

离开家的那晚,想起妈妈缝衣服的样子,脑海里冒出了孟郊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无数次念叨着这首诗,也许倒背也可以很如流,只是到那时才明白其中的真意。慈母手中的针针线线都是一份爱,没有言语的爱,爱到骨子里,刻录在心的最深处。

每次离开,都没有轰轰烈烈,哭天抹泪的情景,只是每次在离开的时候和她说了要走的时候,就不在回头,因为害怕看到那不舍的目光。即使知道不管远离了多少距离,妈妈的眼光总是注视着自己。多少次在难过的时候拨通电话,让你照顾好自己,这样的时候只是害怕自己坚持不下去,只是在找走下去的勇气。

只是一直以来,妈妈给了我很多,面对太多的无可奈何,想想妈妈的坚强和勇敢,也会走下去。

夜深啦,寒气袭来,拉拉上衣,那些针角,足够我抵御风寒了吧!

(写过太多的东西,只是为妈妈写的东西太少,今夜,夜空上没有星星,忘记了思念的方式,写了这篇,送给妈妈。希望妈妈身体健康,幸福平安)2011.9.3

四 : 慈母手中线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唐代诗人孟郊的一首《游子吟》道出了游子们的心声。九八年国庆前夕,有一天我突然在办公室里接到远方同学严岩川打来的长途电话。他在电话中谈到邀请我在国庆节期间回母校参加同学会,我欣然应允。回母校后,又接到老校长钱淑云老师大礼,即一张粉红色的信笺“致温州卫校校友的信”,匆匆浏览知道母校已走过了七十个春秋,将于九九年十二月二十日迎来了七十华诞。喜讯传来,我这个离校十五年的学子心潮澎湃,激动不已。在此热烈祝贺母校校庆圆满成功,衷心祝愿母校发扬光大。祝贺母校桃李满天下,杏林春满园,并衷心祝愿母校今后更多、更快、更好地为祖国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优秀人才。

十五年前,我经过一番奋斗拼搏,终于考上了初中中专,并有幸成为一名光荣的温州卫生学生,那时还是在中山公园隔壁的老校园就读。在这里渡过了终身难忘的二年学习生涯,还有一年赴外地实习期。回顾当年的学习生活,许多往事历历在目,许多师生的音容笑貌栩栩如生。当年的副校长钱淑云老师是位德高望重的好老师,这次同学会时又意外重逢,倍感亲切。当时的班主任是吴传夫老师,耐心细致的督导我学习。他还兼任我们第一学期医学入门基础课解剖老师,说实在的,学解剖内容枯燥,还要看尸体,着实令人害怕。吴老师和蔼可亲,讲课生动活泼,渐渐地消除了我的顾虑。当时我们卫生医生班、护士班是同年四个班级惟一一个以男生为主的班级。班长是杨书生同学。我在班委会担任学习委员,学习劲头空前高涨,学习风气浓厚。我的同桌徐国强同学已成为衢州市皮肤病防治院副院长。好朋友张大伟同学已担任中共仙居县委组织部长要职。周兆龙同学是瓯海区卫生防疫站疾病防治科长。同班四十来个同学的面孔基本上印在我的脑海里,并能叫出每一个同学的名字。有些志同道合的同学还保持着通信联系,鸿雁往来,开头一句“楼明贤老同学”,令人倍感温馨。母校的师生对我谆谆教诲和深情厚谊,为我一生走向社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从母校毕业以后,我被分配到浙南丽水地区松阳县防疫站工作,一干就是十五年,曾干过劳动卫生、环境卫生、健康教育、放射卫生、计划免疫、地方病与寄生虫病防治及防疫咨询门诊部工作,几乎走遍了松阳的山山水水,踏遍了松阳的沟沟坎坎,并学会了一口流利的松阳话,入乡随俗嘛,纳入当地社会中去。因为我的原籍是缙云县,松阳是我的第二故乡。成家立业后,有一个八岁的可爱儿子,业余时间丰富多彩,自幼喜爱文学,少不了舞文弄墨,向报刊投投稿,提高自己的社会知名度。当有人问起我是那个学校毕业时,我会自豪地说:“我是温州卫校毕业的!”朋友们都说:“不简单哪,你的文字功夫也不错嘛。”心里甜滋滋的,这几年笔耕不辍,创作颇丰,已在《人民日报》、《处州晚报》等报刊发表作品数百篇,有一定的社会影响。

与母校离别十五年,思念之情日深,机会终于来了。九八年国庆佳节之际,我携带妻儿一家三口,第一次从丽水乘坐火车重返朝思暮想的母校,经过温州大桥,见到温州市区内高楼大厦林立,街上车水马龙,热闹非凡,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我简直认不出来了,多年不见,温州真是大变样啦,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看到母校已成功地搬迁市郊,教学大楼拔地而起,师生宿舍井井有条,操场、食堂、图书馆等配套设施齐全,校内环境优美,一座现代化的中等学府已经形成。我为母校的变迁与发展感到高兴与自豪。师生校友热情招待我这个久违的学子,我感到亲切和温暖。得知母校已为国家输送了一万余名毕业生,深受用人单位的欢迎。我为母校取得成绩而感到高兴。作为一名关注母校发展的校友,唯有努力、努力、再努力工作,多出成果才能对得起母校的培养,为母校增光。最后,我用一句贺辞作为我的祝愿。为国育才,再铸辉煌。以此敬贺母校华诞,也与广大校友共勉。

本文标题:慈母手中线-慈母手中线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51253.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