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倾听-倾听

发布时间:2018-03-15 所属栏目:记事散文

一 : 倾听

  晚风细入,熏香袅袅,弦弦颤动,余音凫凫。幽雅婉转的琴声在我们耳旁起舞。听,你听到了吗?

  我爱倾听,听大自然的一切。春天到了,因为天使来了,朴翼天使的鸣叫总是美的,听一听鸟鸣,总有一种在天际翱翔的惬意。炎炎夏日中,听着鸟儿的鸣叫,就想和蝴蝶在一起翩翩起舞。即便是到了冬天,我也会倚在窗前,静静地等待天使的归来。

  相比鸟鸣,我更爱听大自然演奏的乐曲。再也无法忘记听风的乐趣。微风的时候,似乎没什么声音,可当你用心去听时,就会感觉到风儿在用它细腻的声音和你打招呼。当劲风来临时,那一声声呼啸就带来了无限的乐趣,没有必要害怕,因为他永远不会伤害你。大自然对我们这些孩子很放纵的,因为她知道我们是她的孩子,我们不绘伤害她。在大自然的溺爱中,在风儿的陪伴下,我们在笑。

  我也爱听雨。对于雨,我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好感,总是把雨叫做天空的眼泪。也许在我这样一个长不大的孩子的眼中,雨也是天真的吧!雨小的时候,就像小溪流淌过自己的身体,雨再大些,就像讲河在奔腾,在咆哮。当雨肆无忌惮的放肆时,就会有一种在海洋中无拘无束的快感。虽然豆大的雨珠砸在身上有些疼,我也会在雨中奔跑,去享受那野性的复苏。雨是我们成长的最好的伙伴。

  大自然固然美丽,我更喜欢倾听最聪明的人类,尤其是人的笑声。倾听孩子的笑声,我听出了无尽的童趣;听大人的笑声,我听出了坚强;听老人的笑声,我听出了岁月遗留下来的美好。

  笑声会带着我们的故事在风中飞扬跋扈地放肆着,而我们的那些美丽如花的故事就这样飞走了,飞向远方,最终屈服在时间脚下,只有我们的笑声还弥留在耳际,作为永恒的纪念。

  倾听是一种享受,倾听是一种乐趣,倾听是一种发泄,倾听是一种美好。倾听那晓风残月,听那对酒当歌,听那风起尘扬,听那感花悲泪,听那倾城之恋,听那天荒地老……

  又是一轮春夏秋冬,又是一番风花雪月,在这个美丽的如同花儿的世界中,你还在听吗?

 

二 : 倾听流连

夜已深,却毫无睡意。音乐声开得很大,点燃一支烟,猛吸一口,思绪,渐渐没入黑夜的寂静。。。或许,有许多的思绪变成幻想,一滴滴心扉变成文字点点跃然纸上,点墨成烟,总是幻想坐在柳荫下,沐浴温暖的春光,聆听这花的芬芳,感怀一世界的美好。

看过许多许多年轻男女发表的日志,都是围绕生活中情感的话题说了许多,也许,我和他们一样罢,因为我也是年轻人,只是,走的路稍微坎坷些,所以我还是静静地在深夜度化自己的留连。

又是一个春光灿烂的三月,月华如初,酒后的心声回到千年后,幻想湖光山色,亭台楼阁,飘渺的身影,你踏步在千年前的明月桥,清风撩起你飘逸的长发,清雅脱俗的面容倒影在湖中,一声意味深长的叹息打破夜的宁静,湖中的月影再次勾起你无法言说的心伤。

窗外月明星稀,在如烟似雾的夜色中,静静聆听岁月的回声。心绪,没入在寂静的夜空,演化着浮生流去的悲凉,或许,人生就是一本书,点点滴滴经历都是一段彻骨心扉的史诗,或许,这个三月,温暖来的慢些,又或许,别离的节奏,敲响记忆的荒芜,太多的曾经,照亮黯淡的心海,谁离开了谁,谁又留下了谁,一切的一切,都随着那阵幽柔的清风,渐消散…

好像很久没有体味过了,那半夜寂静中的冰凉,泛起阵阵心碎的涟漪,那被风切割下雨音,滴碎的细腻,怀抱着我心跳的节奏,余音萦绕。玄青的屋瓦梦游着没有旋律的雨谱,谁能揭开这个冰冷的节奏,此时天空似乎也失去了色彩。

暗夜,多少记忆,多少感怀,如蜻蜓点水般抚过我的脸庞,记忆的影子,卑微地缩小于我的瞳孔,那远远的温度,阐述的依旧是遗憾,我好像躺在冬天的冰雪中,在每一个夜深人静的暗夜里,都会吟唱着那首没有结尾的歌曲。(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依稀,花间月下,你曾用手轻触悠然欲醉的睡莲,为我撷取一缕暗香。风拂过我的娇颜,暖昧的情愫摇曳出幸福的脉络,羞怯了满池的嫣红。你如痴如醉,恍然间将我轻拢入怀,唇边盈绕着缱绻的柔情。

尘缘相误,旧梦如浮,那些于流年里演绎的深重承诺,早已在亘古的荒漠中渐渐凋零。心忽然平静,明白了曾经的暗香浮动,不过是一道绝美的风景,经过岁月轰轰烈烈地沉淀,最终完成了沦陷的过程,固执为心底坚韧的创伤,无法抹平。

轻轻地触摸抚在黑夜的感伤,瞬间,开放成无数个忧郁的花朵,我努力地,努力地香甩掉它依附的双目,可是那么牢固,无法动摇。。。

终于,我还是输了,输给自己的羁绊。那么,就这样吧!从今以后,我会坚守一个人的心疼,独自走向风雨的飘摇,不言,不语,用沉默代替回望的守候。那么,就这样吧!从今以后,我会执着一个人的骄傲,潜入光阴轮回的栈道,不思,不想,沿着相反的方向刻下命运路标。

红尘间的邂逅,本是致命的毒药,而灵魂的桎梏更是缘于铭心刻骨。今天,就让我用一记灿烂的微笑,抛开思绪的踯躅,隐去痴情的浅薄。学会用谦卑的姿态,浸透岁月的寒冷;学会用遗忘的宽阔,捱过坎坷的历程。

一个人的时候,常常思索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或许这个问题太过复杂,总是难以得到满意的答案。鲁迅先生说:“希望是附丽于存在的,有存在,便是希望,有希望,便是光明。人活着,只要有希望,只要有梦,生命就有美丽,就有精彩。

冷漠在时间中的目光,代替了心中所有的歌唱,让一切逝去的语言,来悼念我们曾经的张扬,待祭祀过来忧伤之后,又是谁,放弃了春天关于美好的构想。

或许有许多的人有同样的感伤,只是在穿越苍茫世界的脚步中,过于匆忙,所以导致许多的爱恋情节无法追寻他的踪迹。

写过许多,流连过许多,在这个寂静的深夜,也遗忘了许多,那深深地烟雾里,吐出深深地向往与惆怅。而今夜、这份刻骨的柔情萦于脑海里,恍若隔世般的记忆,再一次的浮现于眼前,淡淡的惆怅掠过空洞的心房,留下一声轻轻的叹息。

夜,心伤,静听音乐,那一指依恋演化了岁月,诠释了彷徨。。。

三 : 倾听阳光

走在爱之河畔,人常以暮霭涌起在天际的时分,馈赠给双双对对的恋人。间或花前月下,一缕柔绵的暖风撷来天边的静谧,去拉开青黛色夜的帷幔。于是,恋人们在叙述,在吟哦安然而又温馨的浪漫诗句。只不过,一年之际在于春,一日之际在于晨;何必朝花夕拾,而执意将闭塞的沉雾,去湮灭情侣的早晨呢?春末夏初,我在一个散发幽兰芳菲的无名巷尾小住。那是一条蜿蜒而平坦的、纤纤长长的小小胡同,因它的狭窄与偏僻,怕是鲜为人知,更罕见行人过客,也便独具少有的宁静与神韵。唤它作胡同,几近折杀了它的那小,倒是叫作墙缝也不曾夸张;更况那一色的青砖碧瓦,娉娉婷婷如身着素装的纯朴少女,绝无一点姹紫嫣红。再有那尚未著花的葡萄、丝瓜、葫芦、梅豆以至爬墙虎、金银花之类的青藤,丝丝缕缕,牵牵挂挂,从屋檐墙顶或喷薄或低垂着。小巷无风,但也见它气势飞动,昂扬着青春活力;恍惚中,那是绺绺秀发,教那素衣的少女,不禁抬一只翩跹玉手,掩一下扑散在额头与眉目间黑黑的刘海,绽露出白皙而娇嫩的脸孔;宝石般晶莹的眼眸忽闪了,让你的心头蓦然透亮——便是晨光,只发生在梦寐骤然逝去的、新生的小巷。

随晨风的浸润,小屋的后窗,飘进第一串人语。那是撞击了四壁,又结集甘露而弹进小屋的;亦刚亦柔,携道道霞光穿透玻璃和所有的缝隙,把小屋的一切都赋予了生命。小屋变得柔软了,我像襁褓中新生的婴儿,用全新的知觉,去听窗外凝重而悠扬的对话。

“给你煮几个鸡蛋?”一位年轻妻子的声音,在问。

“别煮了,”那位丈夫说,“有汤就行。”

“煮。”妻说。

又传来金属饭盒的轻微碰撞。(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夫问:“给你炒几个鸡蛋?”

“不炒,”妻的答话高了几个分贝,有些急促,“光炒辣椒就行。”

“炒吧,”那位丈夫有些语塞,顿了一下忙又问:“你要几个辣椒……”

我想笑,他们在做算术题呢,谁都不满意谁的答案。我想知道那位妻子的答话,风却在晨空里停滞了,始终没有送来最后一句的回话。我一骨碌坐了起来,侧耳倾听,依旧没有后语;确认自己醒着,懊悔昨夜没做一个梦,跟这情节一样,讲完刚才的故事。不禁心头一丝怅然,终未听见最后还应有一句的话,沮丧之极,竟想哭。小巷已被暮春感伤,近乎溶尽我年轻的夏;决计天黑之前,搬出这小巷,这小院,这小屋,永远不要回来。没有结局的至善至美,常是无辜的伤害;但我无力地回想,不曾超脱至善至美依旧的安然。

与小巷作别的日子,我依旧在我年轻的夏,倾听早晨的阳光。小巷的幽兰与清风,依旧伴我远行。只是那阳光更明媚,比小巷天空多一些晴朗,以至灿烂出前方的逆光里,向我缓缓移动的巨大身影。他在路的尽头,极细微地缩短彼此距离。慢慢的我们靠近,才见那身影是两个人——一对耄耋之年的夫妇。那是一位高大的老人,依然有着年青时的他的魁伟;那位老妇人是坐在轮椅上的,我后来总见她头戴白色丝巾,脸颊有一副阔大的变色眼镜。他们衣着朴素而典雅,像古铜色几何而成的暮钟晨鼓。无数次的,我在他们身边匆匆闪过,常见他们暂短而慈祥的注目,那怡然的微笑是永恒的。他们从没有对话,甚至没有相互关照的意念;他们的目光中,也从未有过焦虑、疑惑甚至思想的影子。有时候,我真想驻足相问:那无语的早晨苍凉么?晨间的静默,让这偊偊前行的老人寂寥或者无助么?但那晨风有知,并不去吹拂路边的尘沙,或吹落他们头顶上空的树叶。一群矫健白鸽,常在蔚蓝的天幕旋风似的飘曳,并不去惊扰树荫下的他们,只用悠扬的鸽哨,做着早晨的祈祷。我想,在我天天都能遇上他们的那个夏季,决不造访或打探,他们是谁。

一切晴朗的早晨,太阳依旧像只巨大的红气球,升起在遥远的地平线。一对年轻的恋人,就在金子般晨路追逐着太阳。那跑道燃烧的光芒,就推出他们飞扬的剪影;少女飘柔的长发,挥动黑色的火焰,像太阳放飞的风筝,化做一首青春的歌,在早晨的晴空里回响……

四 : 倾听

在医院刚刚看完牙,给我诊疗的大夫便接到了一个电话。

挂断电话后他一脸着急的表情,对我说:“你有时间吗,帮我盯一下两个孩子,我需要马上出去一趟,估计一刻钟,最多了半小时。”

“行呢,你去吧。”见他这么紧迫,我也没多问就答应了。之前已经来过好多次了,彼此都非常的熟悉。

他脱下自己身上的白大褂搭在衣架上,更换了一件外套,匆匆忙忙的出门而去。

屋子里就留下了我和两个孩子,如果没有猜错,他们应该是姐弟俩。两个小家伙一点都不生疏,一边头扎在一块儿玩着手机,一边和我说话。

女孩问我:“嗨,你有吗?”(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有啊,怎么了?”我笑着说。

“把你的手机借用一下,我们看看你可以吗?”两个孩子不约而同地说道。孩子们说的好恳切,容不得我拒绝,何况,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好吧。”我边说边从兜里拿出手机递了过去。

男孩刚要近前来取,伸出的手还没触碰到手机,就被女孩机敏的在手背上轻轻击打了一下。

“我来,当心给人家掉地上摔坏了。”她俨然就像换了一个人,一副小家长的模样。

从我手里小心翼翼的接过手机,两个人又顶着小脑瓜玩在了一起。

“26加3----等于29,好可怜啊,才这么点好友,”男孩对我不无同情的说:“我妈上一百零三个好友,我小姑的更多,二百多个好友呢。”

我除了笑,无言应对。

“同—路—客”女孩这时读着我的网名,忽然抬头问我:“同路客是什么意思呀?”

“同路客就是两个志趣相同的人,在人生的某一段路上相遇,并且同行在这段路上成为了朋友...”我郑重其事的给她解释着,余光看,却发现孩子的心思都不在我这儿,他们压根就没有在听我讲话,而是饶有兴趣的私聊着属于他们自己的话题。心头掠过一丝备受冷落的难过,我只好住口不再继续接着往下讲了,索性凝神静静地听,听听孩子们说些什么。

“不倨傲,不卑微。猜猜这是什么”姐姐考问弟弟。敢情他们是把我的个人签名当谜语了。

男孩憨态可掬,两只黑白分明的眸子向上怔怔的瞪着天花板,煞有介事的努力思考着,突然脱口说道:“啊,我猜到了,是大树。”骄傲得意的神态溢满了小小的脸庞。

大树?!我丝毫没有明白。可女孩却听懂了,她咯咯的笑了起来:“傻瓜,你真逗,大树是会低头的。”

大树会低头?我越发的云里雾里了。看得出来,他们的配合远不如先前默契,要不然就是女孩调皮,在故意使坏,男孩这次也是特别的茫然不解。

“笨死啦,刮风的时候,树会随风摇摆,那不是低头是什么。”说完这句,女孩更是笑弯了腰。我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心里也似乎渐渐的明朗了,在孩子童稚的心灵中,低头就等于是卑微了......

就在我一愣神的功夫,男孩已然开始不服气的反问了:“那你说是什么?”

“是岁月。”女孩不假思索,她是那样的自信和胸有成竹,一双透着灵气的眼睛里闪着智慧的光芒:“老师说,不管是春夏秋冬,还是吹风下雨,岁月总是那么平静,不为外界困扰,不伤感忧郁,只会用心认真的走好自己的路。”

我惊得口瞪目呆,若不是亲耳倾听,怎么也不会相信,这样一番蕴含着深刻哲理的话语竟然出自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之口;而就在刚才,在孩子面前,我还总是自不量力的以大人自居,好汗颜。

到了公司,坐在桌前,我反复的回想,佩服的五体投地,孩子诠释的精妙极了,真真的好有道理!情不自禁的打开电脑,人生中第一次真诚仔细的百度了岁月的含义。百度里是这样解释的:岁月,指昨天,今天和明天,常来形容一段历史时期,也用来形容一段生活经历,还经常承载人们的感情,它是世间万象的载体,可以容纳世间一切酸辣苦甜。也泛指时光,时间。

从此以后,不敢再低估孩子。

本文标题:倾听-倾听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49349.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