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随想-随想

发布时间:2018-05-12 所属栏目:随想录

一 : 随想

我说到了哪儿来着?还是说说苇湖那些事儿吧。必竟我在这儿工作生活了十年之久。直到我离开这块土地多年以后,才逐渐体会到它对我的人生所起到的重要作用,和自然为伍的时间一久,性格自然化不大爱受约束,也不太会刻意追求,有也行没也没关系。开朗,甚至于到了难以忍受繁琐规矩的地步了。我本来是财校毕业的,可我最怕坐在那个板凳上,仿佛那上面有倒刺似的。我喜欢草地,树林,高山,天空。我喜欢徘徊在树林里从早晨一直画到晚上,倒不是指望我的画能值多少钱。我要不停的画,不停的享受自然_______直到生明的最后那天,我是在树林里,仰望着群树与天空告别这个世界的。我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画画来的,除此之外,我对生活没有别的奢求。我爱自然,爱的要命。感谢你,苛苛苏的苇湖,感谢你那里的树树草草,水水云云对我渗入心肺,深入骨髓的熏陶,我要象荆浩那个穷光蛋,巨然石涛那些光头和尚,黄大痴那个疯老道一样,痴迷自然,只知有画,不知有它。是的,读懂了自然,如同看懂了社会,如若不然,请看额尔齐斯河边那片杨树林:

他们或聚或散,高低参差,阵风吹过,偃仰啸歌,切听他们在唱些什么,这一丛五六棵,正围着一株最壮最高年老的树在讨论,老树堂堂正正,扩胸展臂,其它树则相比较瘦,或穿插,或斜立;那一丛四五棵,虽不是特别粗壮,倒也是一般健康,他们枝条相互穿插,互相伸展,时而喧喧闹闹,时而窃窃私语。还有那三四棵一队,两三株一伍的,主次就较为明显了,主树四举,从树掩映,却似夫唱妻随之状。也有那孤独的一棵,劲瘦峭拔,独立在高岗之上,远望群树,望穿秋水,杨树们多象草原上的角马野牛群。。。。。那柳树就不大一样了,大多两三棵一伍,单株独立的也不少见____他们比杨树粗壮,树冠更为庞大,需要更多的养料,需要单独行动,好比草原上的狮子和猎豹。杨树枝条多呈刚劲粗犷之状,叶片肥大,洋洋洒洒,才气冲天。老枝多向下弯呈鹰爪之状,古意甚浓;冬天漫步其中,犹为可观,有诗为证:

虬枝萧瑟古杨冬,

一河封冻碧水空。

已是残阳印乱梢,

犹自徘徊树林中。(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与杨树相比,柳枝则多了几分柔媚,少了许多狂放,特别是末端毛枝,叶片小而细长,密而不阻,疏而不散,可谓观止矣。树之世界,犹如人的世界,有竟争,有互让,但数亿年的漫长岁月告诉我们:树木生长的非常成功,堪称团结的模范。他们不仅在恶劣的环境里生存下来,而且在调节气候方面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他们是地球的肺,是人类生存的底线。

他们采集太阳的能量,

他们把老朽的身躯化成泥土,

他们欢迎百鸟在自己的肩上腋下筑巢按家,

也欢迎百兽在自己脚下胳膊上聚会狂欢,

欢迎茂密的草,丛生的灌木盖住自己的脚也欢迎,

寄生植物缠绕在自己身上,

欢迎所有的小昆虫在自己高大的躯干上爬来爬去,

欢迎所有的朋友来共享地球上从天空到大地到海洋的所有资源。

树的世界给人类以深沉的思考。人类是失败者,树木是成功者。每有想不通的问题时,请到树林里走走,你就会多一份冷静,少几分浮燥,少几许盲目,多几分思考……

二 : 观鱼随想

??无论吃罢饭叼起烟遐想的那刻,或在文思枯竭一个字也难落向稿纸的那倾,或是无所事事了无趣味的那瞬,我都会习惯地步到透明的玻璃鱼缸旁,把眸光浸润进清亮亮的水里,让色彩各异的游鱼,通过眸光回照到心灵深处,使郁结凝滞的胸中块垒渐渐消融,与鱼达成一种无声的默契,共享那种优游自在的浪漫。于是,精神世界里的热血便沸腾与鲜活了。??观鱼与赏花听鸟一样,无疑都是亲近自然的一种悠闲。不仅是当代,就是我们的老祖宗无不如此。且看:“静扫空房惟独坐”“日高窗下枕书眠”这是禅宗似的悠闲。“相与缘江拾明月”“晚山秋树独徘徊”这是赏景似地悠闲。“大瓢贮月归春瓮”“飞盏遥闻豆蔻香”这种悠闲的想象力真是有气魄。如此这些悠闲只是方式与趣味的窘迫而已。??然而,悠闲的味道并不在悠闲上,这只是表层的东西,其真正的意味只有悠闲者若本人方会熟知。我观鱼自然如此。??我把观鱼视为生活里的一项内容,视它为莫逆与知己是源于一次逛花鸟鱼市场的经历。那天,我一走进市场就被眼前的景观迷住了。那种缱绻与脉脉的情愫立刻从心底浮出,顿觉身轻脚浅,若踩踏在云水之中,飘逸般地倾听着鸟的和鸣,品嗅着花的馨香,观赏着鱼的快乐。这样的氛围,很快惹起了我对游鱼的痴情与眷恋。这市场里的热带鱼很多,主要有金鱼、红草鱼、拉丁文、空鸟儿、火炬、蓝星、红箭、黑马丽、霓虹灯、紫燕、白燕、黑燕、七彩燕……听这一个个的名字,就环佩叮当飞光溅彩的逗人喜爱。远远的望着;那透明的玻璃缸宛然一袭蝉翼似的纱幔,眸光穿过纱幔,隐约可见尾尾游鱼翩然快活的逍遥之状。白色的游鱼像风中飘闪的雪花,色彩斑驳的游鱼像明亮的玻璃屑般,闪闪灭灭的。这叫我的意想里流荡出一种妙曼而奇异的璀璨。走近时再瞅;那蝉翼似的帘幕被猛地打开一般,尾尾的游鱼,一个个小美人似的,黛眉朱唇,面若桃花,衣袂飘飘而腰姿款摆,乐哉游哉地迈动着模特似的猫步。游快时,疾而有致。游慢时,幽雅而嫣然。在它顾盼留离回环往复之时,简直是矫健增辉而气若幽兰了。这样的一个过程,把美的概念渲染到了情貌并佳的极致。??这是一支生命的歌,这是一首瑰丽的诗。于是,我开始买鱼养鱼,让游鱼陪我并且感受着它生命里那美的韵致。??我习惯把游鱼想象成一个缄默而内心丰富的人。游鱼漫游在一个极有限的玻璃缸内,在属于自己的空间范围里,以裸露的姿态演绎着生命的强悍。从诞生到死亡,一如既往地承袭着江河湖海里同类的本性,乐观而向上,对生命的荣辱与衰败视若无睹。弱小的躯体始终那么从容与满足,并将流光异彩泼洒于观赏者身上,将一个明亮的思想诉诸在闪烁的鳞片中。这一刻,我会同游鱼一样地凝眉蹙目,让河水似的思维奔腾甚至咆哮。??俯首观鱼,在我的感觉里,游鱼是被人类囚禁了的人。我们为了一己的私念,赏玩它以至用它换钱,剥夺了它的自由。可是,体现在鱼身上的却是一种随遇而安和超越红尘的潇洒风度。既看不见它的怨艾,更找不到它的愤恨。许是正如《圣经》里的一句话:“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这么想的时候,脸红耳热的愧疚里充满了对鱼的钦敬仰慕之情。??前几天,我读过一本古书《山海经》。掩卷后去瞅鱼缸里的游鱼,忽然觉得这里的鱼或许就是书里记载的各种鱼类的进化吧,不同的是一个丑,一个美。书中载有许多怪模怪样的鱼,比如:《南山经》里记载英水中产一种名字叫赤需的鱼,形状像鱼,却长着一张人的面孔,声音像啼叫的鸳鸯。《西山经》里记载说有一条名叫观水的海洋里,水里出产一种鳐鱼,鱼的身子,鸟的翅膀,苍色斑纹,白色的脑袋,红色嘴壳,发出的声音好象鸾鸡一般。并且可以从西海游向东海,晚上可成群结队地飞起来。《北山经》里记载名叫诸怀水里出产一种脂鱼,鱼的身子,狗的脑袋,声音叫起来,就像婴儿啼哭一般……这样的鱼不仅长相丑陋,而且想象它的样子是非常吓人的。谁知,美丽的鱼居然被我们用来寻开心寻乐趣。我在想,我们人类也许就是这类丑陋的鱼的变种吧?因为,美与丑永远是一种对立。我们很多时候都是在跟美过不去,甚至有一种仇视。??与人相比,鱼的生命更短更脆弱。这叫我想到了那天死了一条鱼的事,我发现鱼漂在水面,用鱼网捞出,并未马上扔掉。望住鱼的尸体,心生一种怜悯。这么美的生命居然是这么短暂。由此我又想到人类在海河中捕鱼的情景,觉得人真的是太残忍,世界的虎豹豺狼毒蛇猛兽可能也比不上人的残暴。有一次逛菜市场,见到卖鱼的把一条活脱脱的大鱼从水里捞出,摁在地上就用雪亮的菜刀刷刷地刮去鳞片,直到鳞尽鱼死。每见了这样的场面,心就突突地发颤。被刮的鱼大都是一种鲤鱼。这让我想起关于一些鲤鱼的传说。据说,鲤鱼是古人视为传书信之物。孟浩然“尺书能不吝,时望鲤鱼传”,蔡邑“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辛弃疾“别浦鲤鱼何日到,锦书封恨重重,海棠花下去年逢。”想到鲤鱼的功劳与神奇,心涌的抱不平,奔泻流转地搅动着我愤恨的神经,真想上去夺刀相救。??很多时候我把自己想象成一条鱼。

三 : 随想

我是个比较慢热的人,话不多,只想呆在自己喜欢的那片安静的领域中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甚至可以安安静静地歇在树阴下跟老年人随便谈谈。我不否认这是个缺点,但是我也不会去否定它。

慵懒是人的劣根性之一,我们总是到了一定时候才开始认真去做一件事情。

我很高兴自己能够帮大家做一点事情,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人是忙一点才会觉得充实吗?才会有意义?也可能是因为忙了,也就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了,自己也不会瞎担心。

实践了,才明白,我们一直以为的舒坦的日子原来也没有那么容易,日常琐碎之事很多,意外也多。就比如,炒菜时会溅到刚炸得滚烫的油,舀饭时会因为不小心碰到锅而被烫到。这些都是各位支教的同伴遇到的,感觉一个人在外面过活,伤了,痛了,又或是病了,而又离家“千万里”,有点心塞。

不过,一切都还好,很值得,以这种方式来锻炼心性。毕竟,一个人只有经历过各种不易和心酸,才有可能得到真正的成长,才懂得生活的真谛,社会各阶层的心酸。

本文标题:随想-随想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43500.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