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遇见-遇见

发布时间:2018-03-15 所属栏目:遇见我

一 : 遇见

  喜欢孙燕姿的《遇见》,喜欢她轻盈而朦胧的曲风。歌词,仿佛是为我而作。听见冬天的离开,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思维在不断向以前跳转。不知什么时候,我好像认不出镜中陌生的自己。为什么?童年的秋千模糊了回忆。睁开有些迷蒙的双眸,我知道,生命已经重新开始,我不再是以前的我。我想,我等,我期待,未来却不能因此安排曾经幻想过,轰轰烈烈随着时间向前奔跑,直到自己变成一片凋零的枯叶。梦与现实差别得太多太多。像韩寒一样,我也希望自己能个性化――对于我来说,这不可能。我平平常常,但是,我并不觉得空虚。我过得很充实,也很自在。我往前飞,飞过一片时间海秒针发了疯似的飞旋,目光定格于表盘上的数字。时间无声地淌过我的脸。我的手竟捉不住它,在它面前,显得那么无力。无奈的气息从指尖滑落。时间像流水一般匆匆而逝,留下一片依稀的水痕。那是年华的眼泪。十三年,得到了许多,也失去了许多。我看着路,梦的入口有点窄这或许是一种时尚——做自由自在的游侠。注定要向着学位、名牌大学冲刺,注定要摘取工程师、科学家的桂冠,注定要接受模式统一的未来。前面纵横的路,哪一条才是属于我的梦?我自己也不清楚。“游侠”“自由职业者”,也许只是一个永远不可能到达的地方。总有一天,我的谜底会揭开……莫名的烦恼和孤独总会被湮没,被淡忘,只有真实的自己不会被丢失。未来,我会遇见属于我自己的精彩――我相信。

  后记:我开心起来了。我想,我遇见了自己。

二 : 遇见

我一直在想

如果有一天

我们在陌生的角落遇见

我是应该微笑着说

好久不见

还是低下头匆匆与你擦肩而过(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如果分别依然是雨天

那有点破旧的伞

还有你那清澈的容颜

是否我会在分别后泪水涟涟

我一直在想

如果有一天

我们在陌生的角落遇见

我是应该回忆迢迢的似水流年

还是应该把往事抛弃给时间

我是应该紧握那根绵绵的线

还是应该把这根线深葬心间

可是

不经意间

终于看见

被岁月磨平陌生的脸庞

陌生的出现在各自面前

是否告知陌生的未来

我笑一杯沙漏

不复往年

如果可以选择

我愿来世再见

三 : 遇见,BROACAY

走下KALIBO直飞的玄梯,Back from Broacay,结束一趟三年前擦肩而过的旅程。从热带海岛的傍晚回到16度的夜晚,心情像这个城市的璀璨灯光,闪亮却开始清冷了。错过了四人行的相约,我把长滩放在了脑后,美丽的地方纯真的友情快乐的记忆,如果不是这样,一个人的行走总是会少了些什么吧。感谢C,在沙巴长滩布拉格的提议甚至北疆行程的落定后,长滩重新到了日程,兄长兄弟朋友的同行,了了我的长滩的遗憾,给我一个快乐的长滩记忆。感谢木白兄的功课,感谢他在这几日里的张罗,让我有了不一样的游玩心情。

出差似的心情坐上机场大巴,钢琴和小提琴的声音陪伴着,思绪空空。直到把自己塞进狭窄地座位。虽然,我喜欢晚班机,能够更真切地看那一地荧光点点,能安安静静地某个城市入睡的时候离开,然后,在另一个城市留守的灯光里到达。可是,我不习惯seair机舱的灯光,这让窗外更加漆黑,听着后排BAN的呼呼声我也迷迷糊糊的睡去。

在听不到热情的英语提示音里继续迷糊,来不及细看也看不清楚凌晨的KALIBO国际机场,随着人流走那个很快就被同航班的乘客挤得快溢出来的入境大厅。三名面无表情的工作人员站在讲台般高的工作台后,入境单随手一放,核对护照,签证上盖入境许可,走人。行李不需要提取,已经全部放在这几个工作人员身后的狭长通道上了,向前两步,在刚刚办理入境手续处的旁边就是两个机场出口,两个工作人员也没有检查行李牌,就这么步出机场。

KALIBO到CATICLAN约120分钟, 熟睡中的环岛公路应该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打扰了吧。

终于,这个深夜凌晨到清晨,就是这样在飞机转大巴转小巴,最后在晨曦里的一场骤雨里踏上甲板,向着视线里那个渐渐清晰的岛屿shi去。当从小巴下来的时候,看着连成丝的雨帘,目测着泊在码头的接驳船,我还心算着奔跑的速度和时间,可是,当雨点更大力度更急促地落在我身上完全迷糊眼镜的时候,我反而收走了脚步,就那样在湿湿的码头上,看着雨落到嫩绿莹莹的海水里,漫走,直到进入船舱,仿佛雨也被我带了进去似的从我身上淋漓的时候,我才回神。等待着行李上船的时候,雨竟然就那么没有什么征兆地停了,微微的跳水海平面的初曦映在水面上,清新清爽的海岛感觉。而我,好吧,我仍然还没有行走的感觉。

有些小拥挤的VAN,有些泥泞的街道,有些破败的渔村的感觉,有些陌生而熟悉的感觉,习惯地不经意地暗暗傻笑,耳边还是sometimes when it rains,小提琴的琴弦与弓在g与c4之间低低轻泻着悠扬,安静的心。(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Check in Broacay Garden Resort,这是这趟行程我唯一记得的,感谢Z。我得承认,我对住宿有着不低的要求。从大厅穿过泳池与高大棕榈树的庭园,站在干净的放着茶几长椅的房间前,感觉还满意。

不在点的早餐,有些索然。虽累,却没有了睡意,干脆拿起相机向沙滩走去。酒店副楼与沙滩之间一条通道,站在这头,就能听得到那头海浪的声音,感受到海风拂面的感觉,不由地加快脚步,一线亮眼的蓝绿色闪进眼睛,于是,就有种迫切的要扑进海的感觉,空旷,深远,宁静……站在了白沙滩上。碧蓝的海水与天拥,光着脚丫,站在没过脚踝的细沙浅水里,张开手臂,感受着海的拥抱,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思绪随着风浪而去,然后就那么空空的了,如此静好,如此美好。海边的我是个孩子,这时候,我是不愿意说话的,不愿意做任何事情。仿佛,靠在某个温暖安心的怀抱,只用听,只用感受,已经忘记,已经足够。这是我喜欢海的缘故。

没有阳光,紫外线还是从云层里穿了过来,远处的帆船反射着耀眼的蓝色,也让我闪了回来。掏出刚置换的相机,用镜头后的眼睛去看这片海,虽然,记忆能够带走很多,有时候还是要用一些东西记录一些带不走的的。在镜头的拉近推远和模糊清晰里,有另外一种快乐。

在飞溅起来的浪花里,雨又开始飘了起来。因为接了个关于工作的电话,这个我等了已经一年的消息让我立时回到了工作状态,就这样匆匆结束了第一次与长滩海的近距离。

P.S.午餐后的沙滩漫步,让我拍到了几张自我感觉颇好的照片。虽然,因为这雨,让我一直期待的晚风椰影再次擦肩而过,但是,椰叶飘摇下的孤帆却给我了一些安慰。我喜欢落日下余晖时洒下的温暖感觉,总觉得那抹金黄能给人特别的宁静祥和,看着夜暮慢慢拉上,那亮色慢慢退优雅地谢暮,一片沉寂里,心里还有光在闪耀着。抬头时候,已经是星光灿烂。这时候,一阵风来,披着微微的凉的感觉让人身心通透。

Bulabog Beach是长滩水上运动的天堂。穿过那条两三米宽的窄巷,豁然开始,椰树下细沙滩处向延伸到淡蓝色的海水,平静如镜的海面,浅水里泊着一字排开的螃蟹船,还有起航停岸来来往往的螃蟹船,这一静一动一直把眼睛带到稍远处的海面,那里,湛蓝的海面被快艇或fish boat带出一道道白练,天空飘着各种颜色艳丽的降落伞,偶尔,更远处有帆船驶过,那个深蓝色的三角就这样在视线里飘摇着。长滩的环境保护意识很好,螃蟹船是直接停在那微微荡漾的海水里的,一块20cm的踏板从船上斜落到水下,上下船时候需要淌着那清清浅浅的海水,这时候细看,会看到小鱼就会在身边游弋。头顶,太阳正灿烂,身边,嫩绿的海水莹着光,看得人心里也欢快起来。

螃蟹船突突在水面,狭长的船身因为两边伸出的四条腿和沿弧度向下横在水面接住四条腿的那根长杆,减少了船行过程中因海浪阻力的摇摆晃动,坐船在上面,看着横杆左一下右一下轻拍清澈透明海面,我竟有些恍惚了。满眼的亮绿亮蓝,蟹腿拍水随风溅起的咸咸的海水扑面而来,终于激起我的玩兴。怎么看也看不够,怎么拍也拍不够,我又开始为镜头遗憾了。可是,只是用心这枚超广角的镜头才能记录吧。

几艘拢在一起的船,连接着粗竹扎起来的大筏子,一个实用环保的水上屋,这是长滩Bulabog海滩水上项目的跳板,无论是海底漫步还是快艇拖曳的降落伞或fish boat亦或是自驾水上摩托,都是从这里向更远的大海出发的。从螃蟹船下到准备海底漫步的船屋上,入眼的是两排整整齐齐的铁头盔,像是放大很多倍的消防队员的面具,一根长长的进气管连着边上的氧气泵。亲爱的老大一马当先,沿着悬在船身的梯了下到海里,船上的工作人员刚把头盔盖茶壶盖似地套上他脑袋的时候,他却又上来了,一问才知道深深地呛了一口水,再次入水却让原打算跟着下水的毛毛同学退后了。而我,是不会理会自己心里的小小打颤,看似轻松坦然地迈出那一步。当脚沿着梯子下海里的时候,我能感觉到身体因为浸入微凉的海水的紧缩,就在我只剩下脑袋没有没入海水的时候,我感觉到了身体在水里的浮力,船上的工作人员把那个大头盔套圈圈似地罩在了我头上,明显地感觉到来自肩膀的重量,一下子沉入海面。充足的氧气使偌大的头盔成了一个金钟罩, 我清晰地看清了头盔外的水下世界,沿着梯子三两步下到海底,脚落到细沙上的时候那种实实在在的感觉让我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

老大也早就适应了海底下感觉。海底的教练拿着水下相机过来拍照,我明显感觉到因为水的关系按下那个快门时候的费力。我好奇地打量四周,在这七步又七步的海底漫走,珊瑚、海星、小丑鱼尼莫还有它那些我叫不出名字的伙伴们,就这么真真切切地在我身边。

显然,对于三米多的海底我们都不需要时间的转换就适应了,而且,自在其中。我拿着相机挨个地拍照,乐此不彼,直到教练拿来小枣般大小的面包球让我们腾出双手来逗喂那群早已经习惯人类造访的热带鱼儿们,感受着小鱼们在手指间的追逐和亲吻那种奇妙的感觉。当鱼群散去,我环顾视力可及范围内的海底世界,用脚丫用力去感受细沙流淌的感觉,很想很想,带走一块海底的石头。于是,用脚去探寻,然后,再顽皮地用脚趾去夹起来,递到手里,隔着头盔那小小的珊瑚就放大在我的眼前。我一直紧紧的攥着,直到,当我全身在海面浮起的时候,再恋恋不舍地松手,我知道,一道优美的弧线,石头落在沙地上,然后瞬间又被细沙覆盖了,就这样继续在海底沉睡了。

海风吹来,有些许的冷。继续回到来时的螃蟹船,继续感受着海的魅力。螃蟹船沿着海岸线从一个海湾到另一个海湾,这根长长的骨头就这样一个个角度地在眼前转过。当螃蟹船最终停在一处洁白浅滩时,我却没有浮潜的心思。由沙滩的白到浅水处的透明再到向前的淡绿、蓝、湛蓝……船帆点点,白云轻浮,眼前的风景让我迫不及待地端起了相机。我坐在沙滩上,宁愿自己就是鲁宾逊,只为在这里多呆上一会。我把自己浸在海水里,感受着脚下的沙子,感受着海水轻轻拍打着身体,阳光炽烈,反射着极强的光,又感受着头和脸的焦灼的感觉,一种难得的快乐体验。

午餐时BBQ的海滩又是另一种风情。张开双臂的海岸,热带树木葱葱郁郁,绿成黛色,仍然,洁白的沙滩连接着纯净的海水,在海水里摇晃的螃蟹船被抛在岸滩的锚用一根麻绳牵着,就像母亲的手牵着刚学步的孩子的手,任风浪却安然。这是第一餐海鲜,蒜粒椰油的明虾,咖啡螃蟹,烤鸡腿,滋滋冒油的肉,虽然一杯香蕉汁和一瓶San Miguel,我还是有吃到腻歪噎住的感觉。

对于吃,我的挑剔和接受是矛盾的,而且,一如既往,不愿外出时候在吃的方面浪费一点心思,所以,我只能去接受。再次感谢木白兄,OLE,BBQ,浜HAMA,这次行程里我的胃没有太遭罪。这次,还是喝酒了,18个清酒后,我居然在夜色下的酒店泳池算是学会了游泳;而那些冰镇至极的啤酒,好像让我丢失了一些碎碎片段的记忆。最后的海鲜大餐,跟着老大去琳琅满目活色生香的海鲜市场挑选、购买最后的晚餐,虽然我已经尝过不少鲜美的鱼虾解蟹贝了,可是在这里,才真正见识了太平洋海水滋养的这些美味生物。当被困在那拥挤且缺水缺氧的盆里的鱼虾扑腾而溅湿了衣衫的时候,我忍不住地去用手去提起了那只2000G多克的龙虾,感觉着它在我手里无奈的挣扎,也感受着它触须刺得我手掌生疼。任何生命,都以她命定的方向走向终结,海鲜只有以这种方式才能展现出魅力。提着满满的收获找到了加工店。找了一天也没有找到中国白酒,是一拨已经吃喝完毕的同胞将剩下1/3瓶北京红星二锅头送给了我们,然后喝着San Miguel的时候看到了临桌的炸蛋似的Gold Eagle,兴致起来了,三个又三个,然后,我忘记了是怎么走回酒店的。

离开吃喝的话题,继续回到海上。螃蟹船把我们送到离海岸更远处的一个水上船屋上,船周靠着几艘快艇,外围筏子上停着不少的摩托艇,放眼望去,远处有几只被快艇拖拽着的放飞的汽球飘在蓝海蓝天之间。我仰望着有些呆傻。当被挂上降落伞下那根金属横杆的时候,感觉自己就是一条连挣扎都不愿意挣扎的咸鱼。快速向前的快艇与头顶的降落伞之间强大的风力把前一秒还坐在艇头的我提留了起来,当身体在悬空的那刻,微微地有失重的感觉,我的注意力被快艇身后那道浪花吸引力。飞速的螺旋桨让艇身借着海水的反向推力快速向前,而被艇身击退打碎的浪花在深蓝的大海上绽放开一朵洁花的莲花,连花朵朵开,成就了我理解的碧波的样子。我还在极力搜索着记忆里的文字来形容眼前的所见,放风筝的线已经把我放到了渺渺大海之上。亮同学从放飞开始就在身边尖叫,我以为那是兴奋,直到他说他嗓子哑了,直到他说他真的紧张,直到我空出手握住他僵硬的手臂,我才知道他是真的紧张。而我,心情却是从来没有的舒畅,沧海一粟,小小的人感受着海和天大大的胸怀,有种难以言说的冲动。因为我和亮同学的体重较轻,每放一次绳子殾能感觉到很大角度的飘移,其实,那种随风有种放开自己又被人拉入怀抱的感觉。我还期待着被放得更高的时候,降落伞却被绳子慢慢地往回收了。那道美丽至极的水花又在高度近视的我的眼里清晰起来,再次尝到溅起的咸咸的水滴的时候,稳稳地落回到出发的地方。

有一幅黄昏沙滩漫步的画面,还有一幅晨光里沙滩跑步的画面。感谢木白兄和亮同学的陪伴,虽然,凌晨五点的海是暗色的,汹涌着不再温柔的浪冲刷着白沙海滩,但是,慢慢地沿着海岸的行走,却体验到了长滩的另一种生活。安静,满足。当黑幕被上帝的手掀盖头般地掠去的时候,霓虹舞台上的惊艳,朦胧的海的美,带着点羞涩的清纯,微笑开始新的一天。

第三次回到布拉波海滩,和木白兄聊着,说到老大心痒痒的深潜,那种很想体验又害怕的纠结,我无畏地央着老大,老大抽了三根烟选择了放弃。我以为就这样结束了。但是,在迎回fish boat的三人的时候,我们开玩笑地说已经报了深潜,亮同学很淡定地说了声“好啊”,落入海中湿身的毛同学也兴奋着默认,让老大终于做了决定。潜水教练是韩国人,可是英语也是浓重的西班牙味道,我听着有些吃力,不过总算明白大体的意思。不知道是体重轻还是什么原因,每次我钻进水里,想像着自己像条鱼的时候,身体就斜斜地浮起来了,那种怪怪的或者一条腿带着半边身体往上而另一条腿却使劲去够着海底想站起来的姿势。不过,在水里睁开眼睛,呼出一口气,看着汽泡往上窜的时候有一种特别的自由。

下午三点多钟的光景,海面已经不如之前的那样平静了,起起伏伏像是一张蓝色的绒毯在风里。教练给我腰间挂上重重的铅块,再次背上气瓶,整理好面镜,调整过呼吸器的旋钮,静静地坐在船舷,等着后滚入水的那一刻和水下的那个神奇世界。我纠正着我按咬嘴和面镜的手,(手有些小,够着面镜够不着呼吸器的咬嘴,其实,也就是姿势正确罢了)深吸一口气,随着教练在我身后的气瓶上的一按一送,我一个360度后滚翻入海中,自然地睁眼,畅快地呼出那口从海面上憋来的空气,沽沽的声音带着大大小小的汽泡往上,腰间的重量带着我慢慢往下沉去。

像鱼似的在水里游弋,我已经完全放松了,张开的臂膀,倒勾的双腿,在海里却好像有着御风的感觉,眼睛贪婪地看着眼前身下周转淡淡光亮里的水底世界,这是不同于海底漫步的世界,更深处的更暗的海底,更多的生物种群,我看过很多BBC关于各大洋的纪录片,可是此时,我就身处这个神秘而奇妙的世界。这种感觉本身就很愉悦而奇妙。深潜到底,坐在海底沙滩上,我孩子心性地玩着沙子,边拿着面条球逗喂着那些叫不出名字的小鱼们,我尝试着将呼出的汽泡碰撞出烟圈似的汽圈袅袅上升,甚至,看到教练躺下表演吐汽泡的时候也有扔掉呼吸器的冲动。

天色又暗,错过了拾贝Puka,一直等待的海边日落也被雨彻底浇熄。但是,如同迎接我们到来的那场雨一样,谁又知道雨天没有另外一种风情呢?Broacay,谁知道某天我是不是又回来了呢?我一直相信,行走,为风景,更为看风景的心。每一个明天都是因为今天的际遇。而人生,就是这样从告别中走向明天。文字,只是一种记录。

本文标题:遇见-遇见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17527.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