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古永锵-古永锵:纯粹Youtube模式在中国难成功

发布时间:2018-02-20 所属栏目:优酷网电视剧甄嬛传

一 : 古永锵:纯粹Youtube模式在中国难成功

  7月26日上午消息,优酷CEO古永锵出席美国阿斯彭(Aspen)举行的头脑风暴科技大会(Brainstorm Tech),他在与会期间接受《财富》记者杰西-汉佩尔(Jessi Hempel)专访时表示,纯粹的Hulu或者YouTube模式很难在中国取得成功,优酷已在中国走出一条不同于Youtube和Hulu的路。

  很多人将优酷比做中国的Youtube,但古永锵强调,优酷的内容战略及技术战略都完全与Youtube不同。中国综合类视频网站三分之二或70%的内容来自专业的发行方,如电视剧、电影、音乐、新闻、娱乐节目,以及类似的一些内容,如果视频网站仅仅靠用户生成视频来做一个视频平台,起初内容还真没有那么多。

  “当YouTube在美国成立时,美国滑稽家庭录像已经流行了很长一段时间,而在中国,电视以及用户生成内容的历史还是非常非常短的,所以视频网站不得不做很多事情来推动UGC的发展。”古永锵说。

  他同时表示,从技术方面来讲,YouTube在被谷歌收购之前,后端技术实际上是外包出去的。但是优酷的视频传输、搜索监控等所有的后端技术,都一直是自己的团队开发和管理。

  古永锵认为,纯粹的Hulu或 YouTube模式很难在中国取得成功,因为用户来到一个平台,真的不关心上面的内容是来自专业公司还是用户生成的,只希望能够找到想要的内容。“在中国我们已经能够做到这一点”,古永锵表示,优酷已经在中国走出了一条不同于Youtube和Hulu的路。

  据古永锵进一步介绍,优酷约30%的收视率集中在用户生成的内容上,在这方面,无论是展现牛人才艺视频的“优酷牛人”,还是广大网友拍摄和记录中国变化、当前热点事件的“优酷拍客”栏目,都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用户,增长非常快。

  虽然优酷目前主要的收入来源还是广告,但古永锵认为无论是从单纯卖广告的角度,还是从真正的市场营销和内容解决方案角度,优酷都可以看到很多的机会。

  “中国网络电视的广告收入只占传统电视的2%,最多5%”。他认为网络电视的广告收入还是以一个非常迅猛的速度增长。此外,古永锵还介绍,优酷在过去一年中已开始尝试在美国和中国提供iTunes或Netflix类型的服务,包括订阅、视频点播或其他。

二 : 传酷6网以4400万美元出售 优酷古永锵拒评

11月25日消息,针对业界传闻盛大全资收购视频分享网站酷6网一事,优酷网CEO古永锵在接受TechWeb连线时拒绝直接发表评论,并要求向优酷市场部寻求统一口径。

今日,有媒体援引可靠渠道消息人士称,盛大与垂直视频网站酷6网上周达成收购协议,酷6网作价4400万美元,以置换盛大网络旗下华友世纪股份的形式实现曲线上市。不过,目前涉事双方均对此消息不作评论。

[相关阅读]

消息称盛大并购酷6网 金额或不超5千万美元

互联网专家谢文:酷6网被收购算是半成功了

分析:盛大收购酷6为多元化 面临风险巨大

三 : 古永锵:Alexa有点像儿戏

用Alexa来衡量一个网站的情况,如同把玩具店里卖的玩具温度计用到医院发热门诊测量病人的体温,并根据此温度计的数字确定下一步诊疗方案。是打激素,还是上呼吸机,看看温度计的排名即可。

  好处是简单、易用,不用动太多的脑筋,互联网投资精英看着Alexa就能做投资决定。不用花太多精力,IT界精英看看Alexa就可以写出煌煌大论。

  一个统计常识的问题我们却视而不见:Alexa 排名是根据对用户下载并安装了 Alexa Tools Bar 嵌入到 IE 等浏览器,从而监控其访问的网站数据进行统计的,互联网上网PC中安装Alexa工具条的有万分之几?或者十万分之几(在中国)?Alexa自己有这个数字吗?都谁会安装Alexa Tool Bar? 除了研究网站的排名的网络精英,谁还会安装Alexa Tool Bar?

  所以,Alexa的数据统计的是专门研究网站排名的IT人士的访问互联网的数据,凡不研究网站排名的人士,因为不装Tool Bar,其数据均不进入统计数据,而网站研究人员研究出来的数据,正是关于本(类)人的数据。这就是Alexa数据的简单、易用和美妙之处。

  即便这样的不堪的数字,还要遭到另一群精英的“强暴”。天津城乡结合地找十万暂未找到工作的农民工(丝毫没有歧视他们的意识,如果没上大学我们这些人都是农民工),进入各网吧装工具条,狂点你网站一个星期,你可能就是网络巨星!(这是开玩笑,网络精英们当然会采用比这更聪敏的办法)。这让我想起中国互联网门户时代,CNNIC开始出报告的时候,大家都纷纷去“玩”CNNIC。现在各门户都在赚钱发展事业,就再也不关心排名了。

  大家公认Myspace很大,但这儿还有一个很多人都不太了解的SNS网站, Orkut,在Alexa的pageview上已经超过了Myspace。与此相反,另一家公司Alexa的竞争对手Comscore的数据则显示9月份orkut的整个月的pageview 是3亿,而Myspace 9月份平均每天的pageview超过10亿,是Orkut五倍还多。

 

  顺便提一下优酷。 Alexa的排名,优酷在孙山之外 (“解元尽处是孙山, 贤郎更在孙山外”)。但你看看每日、每周、每月的前20、50、100到300的视频评论数、收藏数和播放数(播放数容易做假,所以排最后),优酷用户数、视频播放量及活跃程度在视频分享网站里面都名列前茅。(完)

四 : Google落地上海 传搜狐前COO古永锵将主政

 上海长乐路989号,世纪商贸广场,这座新落成的甲级商务楼汇聚了WPP旗下奥美集团、HomeDepot、联邦快递等诸多世界知名企业。然而,就在近期,一支神秘的团队悄然进入, 出手阔绰地一举租下了第20层整层办公楼。
  这就是Google!与在互联网界和华尔街的高调与不羁不同,全球互联网搜索巨头Google却以一种隐蔽得近乎神秘的姿态正式进入了中国。

  而坊间盛传,即将主政Google中国的是一位互联网界的名人,原搜狐公司(Nasdaq:SOHU)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古永锵。2005年3月31日,古正式从搜狐离职。

  探访Google

  在世纪商贸广场大堂的接待台,并没有Google公司的标志。询问接待台的服务员小姐,她们对有“Google”这么一家公司入驻自己的写字楼毫不知情。

  电梯上到20楼,一间装潢气派的公司占据了整个楼层,三三两两的员工偶尔在过道出现一下,随即隐没在深深的办公区里,其中也包括外国员工。尽管显得冷清,但跟其他公司最大的区别是,这家公司的前台布置上没有任何显示公司名称和标志的迹象。

  “请问是Google吗?”记者径直问前台。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记者继续询问这是否Google中国的分公司。“是上海办事处。”前台小姐看了一眼记者,犹疑地问道,“请问找谁?”当记者亮明身份后,前台却谢绝了记者与办事处负责人联系的要求,甚至连总机号码都不愿再继续透露。

  即便用Google搜索,在Google收藏的浩若烟海的网页和信息中,看不到任何有关Google在中国开设分公司或办事处的信息。这家在互联网搜索领域全球排名第一的公司,纳斯达克市场上的桀骜不驯者,似乎刻意逃离人们的视线在进入中国问题上。

  据知情人士透露,Google尽管在世纪商贸广场占有整个楼层的办公面积,但实际员工并不多,只有寥寥数十人,而且经常出差,“从目前来看,Google的办事处人员和运作还没有完全设置好”。

  至于传言的Google中国掌舵者古永锵,由于其暂时在南非休假,手机关机,本报无法向古本人求证。而本报记者亦曾发送电子邮件给Google公司负责媒体事务的David Krane和Steve Langdon,但截止到本报26日截稿时尚未得到正式回复。

  不过,26日中午,本报记者从一位非常接近古永锵的人士处得到证实,Google方面非常属意古永锵赴任。对于Google中国的分支机构情况,该人士表示:“现在应该还没有完成公司注册吧,古总目前还在国外,一切应该要等到他回来。”

  真假Google

  事实上,早在2000年9月,Google就针对华文世界庞大的互联网用户推出了中文搜索服务。但是,或者是疲于应付美国市场Yahoo!等门户网站对Google的排挤,或者是缺乏对中国互联网用户发展潜力的洞察,中国市场的商业潜力和商业开发一直没有引起Google管理层足够的重视。

  反观Google的主要竞争对手,如百度,虽然向公众推出中文服务比Google晚了差不多整一年,但由于专注中国市场和中文搜索,短短时间就超越Google,成为中文领域互联网搜索第一名牌。

  2004年3月,互联网调查公司艾瑞咨询数据显示,百度用了4年时间,占据了中文搜索引擎市场48.5%的份额,而第二名Google仅为19.8%。

  “Google中文服务此前的大多数商业活动都是‘被动’的。”艾瑞咨询总经理杨伟庆说。

  杨伟庆介绍,这种“被动”表现在,虽然此前Google在中国没有设立分公司或代表处,但由于互联网搜索的兴起和流行,搜索引擎广告也繁荣起来。这样,国内就冒出一批所谓Google的“代理商”,“他们并不需要Google特别的授权,就可以通过在美国Google网站上为客户进行简单注册和缴费,为客户代理在Google中文搜索的页面右侧关键字广告业务”。

  另一方面,由于Google并没有系统地在中国发展代理商体系,对中国业务采取了放任自流的态度,因而这批Google业务的“自发推动者”被中国竞争对手斥为“假代理商”;客观上,这些“代理商”由于缺乏系统的规范,收费标准不一,也在中国市场相当程度上影响了Google的声誉。

  业界人士称,早先这些零星的服务为Google带来了收益,但也给Google自身带来了麻烦。比如,由于Google对中国的业务是直接通过互联网在美国展开,因而规避了向中国政府纳税。“Google一旦正式在中国注册,开立办事处后,这些先前税收方面的‘灰幕’,随时都可能成为引爆Google业务危机的炸弹。”业界人士分析,“这或许是Google成立中国办事处后不得不仔细考虑、谨慎行事的深层次原因。”

  2003年11月底,为使上述右侧关键字广告业务更加透明,Google在其中文服务网站上首次推出了“Google AdWords”服务,使中国企业客户能够更加方便与其直接联系。据估计,“Google AdWords,2004年在中国拿走的右侧关键字广告费用达到3000万元。”

  Google有所不能?

  Google上海办事处的成立,则标志着其在中国业务的开拓上迈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

  业界普遍认为,良好的品牌和直接移植国际先进技术将构成Google业务发展最强大的动力,但国内残酷的竞争环境依然不容小觑。

  2004年10月,Google推出了比“AdWords”更为先进,技术也更复杂的“Adsense”广告模式,期望以会员的形式来吸引更多的网站广告发布平台加盟Google。但很快,百度就在中国推出了自己的“AdSense”广告服务。百度、3721等国内搜索引擎公司在广告业务方面甚至走得更为激进,除了网页右侧的关键字空间,他们推出的竞价排名模式也尝试在网页左侧给予客户更多的广告机会。

  至于网站的推广方面,3721和百度已经发展了庞大的代理商体系,在争夺广告客户资源方面早已接近赤身肉搏。习惯了在欧美规范市场上运作的Google能多快融入即将到来的互联网搜索中国业务之争?

  “Google进中国,技术、品牌、口碑都不是问题,关键是本地化运作能力。”雅虎中国总裁周鸿祎说,“Google现在意气风发,在中国市场还没摔过跟头,不一定会对本地化的问题给予足够重视。这种本地化不单只是本地化服务、本地化管理,也包括本地化合作观念。”

  “百度之所以在中国只用4年就超过Google,不是靠技术,而是靠比它更了解中国市场习惯、更精细的本地化运作。”周鸿祎说。在他看来,百度的技术跟Google虽不在一个量级,但在Google未能注意的一些细节上,百度做得更好,因此赢得市场。

  就在上个月,MSN的4位全球高层均前来中国,意图在今年进入中国搜索市场。对于即将到来的搜索市场群雄纷争,周鸿祎认为对雅虎影响不大。“雅虎当初用了4年才适应,Google最快也要用两年。”周鸿祎说,“在中国市场,不管Google或微软,他们需要时间交更多学费。”

  此外,业界还有担心,作为百度的策略投资者,当前百度正处于奔赴纳斯达克上市的关键时刻,Google此时大举进入中国是否还有别的深意?

  百度副总裁梁东对此表示,Google尽管是百度的战略投资者,但是所占比例不大,也并未参加到百度的管理运作中来。中国搜索市场还不成熟,Google的进入能教育整个市场,当市场蛋糕做的更大时,百度也将成为最先的受益者。

  百度COO朱洪波则称,“不排除双方有进一步合作的可能。”

五 : 古永锵VS张朝阳:视频接近井喷边缘

据报道,就在搜狐等起诉优酷网盗版侵权数天后,优酷正式起诉搜狐侵犯版权和名誉权。最近一段,关于古永锵同张朝阳,围绕版权的你来我往,其实颇有戏剧性,不过可能网友对这类事不关己的信息见多不怪,敏感性不高。

对网友来说,意义不大;对两个亿万富翁来说,意义巨大。

张朝阳在接受《扬子晚报》采访时说:如果实现正版化,可能赶上现在网游产业的规模,也能赚得相当可观的利润。

对网络视频蕴涵的机会,其实颇值得一提。

迅速致富的最佳途径不是创新,而是在一个离散的市场中获得重要的份额。

其实网络视频可以参照分众传媒致力的楼宇电视。随着生活节奏的变化及获取信息途径的多样化,一部分受众出现了所谓“脱媒”的现象。另一方面,每天7点到9点的黄金时段聚集了超过400亿的广告预算。

楼宇电视播放的广告就是电视广告,广告主执行不需要做任何变动。

当然江南春模式的局限性在于,安装大量楼宇电视涉及惊人的投入,需要逐一同大楼物业和小区物业签订合约,在一个竞争的环境下,即便不涉及可执行性的问题,也面临成本增加的潜在困扰。

网络视频对眼球有很好的锁定性,既然人们有兴趣在电脑屏幕上看完一整部电视连续剧,那么或者也不介意,在每集的开头看15秒的广告。过了热播期的影视剧所有人,有两方面的思考:一方面成本已经收回,没有收回也是沉没成本,议价的愿望不是特别强烈;另一方面,由于在片库中曾经热播,或者有潜力的影视剧非常多,并且会越来越多,议价的地位也不是特别突出。

通过点对点插件这类技术,现在视频网站可以大幅度降低热播影视剧的带宽成本。

对于受众相对高端的大集数的记录片、风光片而言网络视频的优势更为突出,其他替代方式的成本都高得惊人。

这个产业,基于其内在结构是有可能出现类似于分众传媒这样的大公司的。

CCTV《经济信息联播》新的时段是在8点30到9点20分。为什么是在这个时段,并且一档新闻节目的时间长达50分钟?今天生活在城市中的年轻人,六点未必可以准时下班,辗转到家所在的小区,可能已经不那么早了。这个时段刚好同他们的晚餐后时间对应起来。

也同大多数的商务应酬时间对应起来,他们可以边看电视边作沟通。电视媒体正在对应受众新的生活节奏。

但是网络视频可以满足用户所有的时间。包括中午午休的小段时间,也可以是地铁中的坐车时间。

技术公司运营的关键在于,新的技术在最初的时候可能超过了用户的适应范围,在用户逐渐掌握全部性能之前,迅速提升品质,比用户更迅速地成熟。所谓的视频分享网站,大概希望走那么一条道路,首先由网友自行决定他们要看那一些内容,在聚集起足够的规律性访问用户之后,再对需求和满足之间作出平衡。当然,我们需要找到一些人来现身说法,说明他们基于什么样的理由,在家中录制电视节目,之后通过ADSL上传,以同其他人分享他们的这一生活感悟。

这个问题今天之所以变得突出,是因为版权所有人,或者相关利益人认识到,蛋糕已经足够大了。

就版权这个命题来说,应该说视频分享网站本可以做得更好,相对来说,今天它们遇到的麻烦也不是特别大。“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盟”,针对优酷的全部索赔金额“高达”5000万到1亿元人民币,并且这也只是一方面的说法。

当然业务可能对应趋势,但是对于其中的创业型企业来说,有时候一个不大的变化,就会影响企业发展的轨迹。

本文标题:古永锵-古永锵:纯粹Youtube模式在中国难成功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16919.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