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不要再捐款了-[为学杯A组]不要再捕鸟了

发布时间:2017-11-20 所属栏目:世俗评说

一 : [为学杯A组]不要再捕鸟了

  我的爸爸爱和几个朋友出去捕鸟。有时用鸟网粘,有时用气枪打。每次都满载而归。

  当我看过关于鸟类的百科全书后,触目惊心。尤其是看过两篇新闻报道后,更为震惊。

  2012年8月,沈阳晚报报道:“辽宁部分地区遭受虫灾。一夜之间,大片玉米被黑虫子啃光。”这些黑虫子,彻底粉碎了农民的丰收梦。我从电视画面上看到,一位农民爷爷无奈地看着被啃光叶子的玉米田,在田间地头痛哭不止。

  今年3月20日,人民网有位记者报道,三峡工程周边的大片树林正发生严重的马尾松毛虫灾害,有虫树株率高达90%,总面积达41万亩。

  我们要扪心自问,这些灾害的发生,难道不是人们不善待鸟类造成的吗?

  一次,我又看到爸爸拿着气枪,想约几个朋友去打鸟。我马上拦住爸爸说:

  “爸爸,不能再去打鸟了。”“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打几只鸟,回来包饺子,吃了补一补。”爸爸稍加解释地说完,就要出去。“爸爸您不要再去打鸟了。”我抢着说。“您知道吗?现在很多鸟类都濒临灭亡,就是人类捕杀的结果。”“要知道,鸟类灭绝了,人类也就灭绝了。”“有那么严重?”爸爸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我,表情有些难堪。

  见爸爸有些愧疚,我趁热打铁,说道:“我们老师讲过,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您想想,假如有一天世界没有了鸟类,起了虫灾,树木就要枯竭死亡。”我稍加解释地说:“人与生态的关系是鸟,林,水,田,粮,人。你看,生态平衡对于我们人类是多么重要啊!”爸爸听后,沉思片刻说:“听你这么一说,打几只鸟可不是小事,爸爸从今以后再也不打鸟了。”

  最后,我要告诉所有像我爸爸这样的人们,如果打破生物链,人类将面临灭顶之灾,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指导教师:张翼

 

    辽宁抚顺顺城区将军二校六年级:李昊洋

二 : 再话捐款

在此之前写过的文章,我提及我一个普通学校的普通学生毫不犹豫地为四川灾区捐出了100元人民币,几近我这学期生活费的十分之一。100元人民币对我,以及对他们来说,可不是小数字,因此有很多人惊讶问我,我当时是怎么想的,为何如此慷慨。那我就说说理由吧。

我不是四川人,但我是中国人,我们都是中国人。俗话说得好,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更何况是自己的血肉同胞,更应该患难与共,同舟共济。咳,说这些似乎过寻常,太为千篇一律,说服力太死板太僵硬,在别人看来,似乎这也就只是乱吹一通,而并非真实所想。诚然,很多人都听腻了这种他们看来的所谓“做秀”,品不出其中发人感动深思的味道,只觉那是文人笔尖墨客口中炫耀自己文采以及凸显个性的纸上半虚半实若隐若现的感情而已,不现实。

废话少说,多说无益,有很多事只可意会不能言传,而爱心这敏感的东西还是默默地自个儿埋在心底才更有味道,外在的爱心行动低调于己才有一种更高档次的境界。我知道,我在他们面前说多了也无益,他们那根深蒂固的思想不是那么轻易就被我这个小小榜样带动作用影响改变的。毕竟我们最需要的不是典型而是普遍,只有更多更广的人也像典型一样无私舍己等等具有优秀品质,一起参与进来赈灾,灾区的人们才会更快脱离险境。典型与普遍的类型,好比小康社会的设想及进程。先富带动后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同富裕——这也才是重点、根本,而如今贫富差距那么大,不也正因为“典型”虽不少,“普遍”却不佳吗?

说到贫富差距,富人的慷慨解囊也就是解出他们九牛爆满皮囊的一根毛——唉,我们老是骂某某明星捐得太少,说实在的,其实我们中的更多人是在骂自己。问我那个问题的你们,试问,你们意思意思捐出的那顶多几餐饭的十几块钱,不也相当于明星们所捐出的那少少的几万几十万吗?如此如此,你还好意思说人家明星?你这是自欺欺人!别老把自己抬得那么高,老将自己看得那么伟大,比那些高高在上的明星好多了,你这纯属只看准别人,没看清自己。为什么在你们当中,就我一人捐了一百,捐得最最多?也许,这就是人类的一种“自然”现象吧——总是有那么不小的一部分中国人是这种先爱己方爱人的天性,很难做到患难与共,或许就连小难都不能与共,只算与共可以忽略不计的小小难,竟连牺牲自己的一点点私乐都不行。

以上,我这半个文人说了那么多,或许就有人说,我捐一百是作秀,是为了沽声名图赞誉。随他们怎么说吧,如果明星也象我一样慷慨做秀,我也认了——认了这栽。人那么注重自己的门面干甚,随便草草装饰一下,看得过去就行了,呵呵。是不?

三 : 不要再造choye的谣了

其实这个天涯里已经有人点出问题所在。关键是太多人拿民族感情说事,说小日本不拿中国人当人。

不过据我所了解的情况,在看过日本《web sniper》杂志的北原对zoikhem的专访后,感觉天涯是对的。

基本情况是,choye这孩子也不清楚是日本人在中国留学回日本,还是中国人在日本留学留在日本(彼女の場合は2年前にピアスを開けたんですが、婚約者がいましてそのへんで懊悩を抱えていたから、いったん外しました。長期留学して帰国し、やっぱり会いたいと言うので、会って再度開けました。),总之是一个博士生,与第一任男朋友靠吹(据说是性事不能满足),但是与Z一拍即合。

有人说CHOYE是为钱卖的自己,但是Z说的是这个女孩子不缺钱(そうですよ。博士課程は修了して、大学の研究室に残っています。お金には困らないお嬢様ですから、それでもいいのかなと。)

也就是说,如果Z的话是属实,人家CHOYE和ZOIKHEM是纯洁的SM关系,不要去管了。

前段时间网上还传过CHOYE被截肢的图片,看过后没笑死。明显是弯曲后用绷带捆起来的,蜘蛛里类似的做法多了去了。CHOYE那么苗条的孩子胳膊怎么可能粗到那程度,腿部完全是拍摄角度的问题。

祝福他们吧。跟我们国这非主流在脸上穿孔穿个没完的孩子比,人家也只是在平时谁都看不见的地方做文章,碍着谁了?

本文标题:不要再捐款了-[为学杯A组]不要再捕鸟了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10204.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