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为了那一抹骄傲的蓝-为了那一抹情,我将翻山越岭

发布时间:2018-05-13 所属栏目:有你的那一刻忘了自我

一 : 为了那一抹情,我将翻山越岭

大约一月半前吧,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整个心在枯竭,文思泉涌变汩汩细流,而且还时断时续。那滋味,甚是难受,不但没更上层楼,反而愁更愁。也许是肚子见惯了山珍海味,美味佳肴,现在却容纳不下粗茶淡饭,剩菜残羹了。

那么以前到底怎样呢?原来,我看任何事物,一花一草一木,蓝天白云,一些场面,一些话语,都能让自己内心产生一抹悸动。

那悸动淡淡的,细细的,绵然而悠长,让人回味无穷。它似花季少女初见情郎羞涩时的那股欲说还休,又似收藏家见到珍宝激动时的那股见猎心喜,还似嗜酒之徒恰逢美酒陶醉时那种垂涎欲滴。

可惜现在一切都远去,消逝不见,没有留下一丁点儿痕迹。为了寻找,我开始看书,加大自我输入,散文诗歌小说等,都在涉猎,都在汲取。肚子慢慢也有货了,却仿佛茶壶里的饺子——有货倒不出。

我知道也许它就差那么一种感觉,即一股感动,一股对万事万物的敏感心。说它情怀也罢,说他初心也罢,甚至灵感也罢。总之它就是一种引子,一种导火索,一种重新点燃我对文字的激情之火的东西。

穷则变,变则通。我思虑很久,在月初就决定计划出去走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说而已,我要身体力行,不负重,只虔行。虔诚的一路追寻上,心思要空,要静,要稳。(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对于生活在四川的我来说,一直想到北方去看看。至于具体地方,暂定洛阳,邯郸,保定,徐水,北京等地,我想翻山越岭去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寻找自己内心丢失的那抹情。也许就像假行僧里面写的那样“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我要人们都看到我,却不知我是谁。”

为了那一抹情,我将翻山越岭,从南走到北。至于值不值得,我暂不去考虑。人生短短,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有时我们就得任性一点儿,洒脱一点儿,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修行在自己,修心在个人,人生路在脚下,咋走你自己画。

二 : 那一抹紫情,醉了少年烟雨泪

文字以血的形式溢流到纸上,恋上文字,这是一个理科生错误的邂逅;紫色以文字的符号舞动在指尖,爱上紫色,这是一个少年错误的情缘。

——文/紫墨青殇

空气中弥漫着闷热的躁动,黑云压城,似翻滚的江水,天边被笼罩上了一层暮色,湖面鱼儿,一群一群探出娇羞的头,期待风雨的倾临,小荷露出尖尖角,红莲即将绽放,双星终会汇聚,命运的轮回已经开始。

时光的痕迹,像一行行搬迁的蚂蚁,急匆匆地穿越我的记忆,扯长了回忆的思绪,或许一个转身,一个回眸,一个瞬间就触动了心弦,提笔,手颤抖着。

依首趴伏在电脑的银屏前,白光迷离了恍惚的神情,紫色的桌面,紫色的文字,可能是性格过于消极吧,只要是那些忧伤而凄美的文字,我都喜欢,紫色,一种忧郁孤独的感觉。

习惯了一个人的伤感,习惯了一个人的写殇,可却没有习惯一个人,我总想让别人知晓自己的情怀,读懂那悲伤苍凉的夜,可是,笔墨却一直很浓,写不出淡淡的花香,似水的伤情,泛黄的纸上,却画不出所有的轮回,要如何让你明白?(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生于江南,似有万般的柔情,船头女子,一语浅笑,醉了红尘,迷了痴儿心,或许我也被江南烟雨倾了今生,总是带着浅浅幽情。于指尖,于文字间,谱尽所有江南柔情,不只景色柔情,还有江南的人,丽江水岸,拾一把柔情水,泛起层层涟漪,执笔,邀你共赏江南水乡。

一缕柔情,化了少年志,欣喜,喜欢了江南水墨,指间总是夹着泛黄了纸张,微皱浓眉,咀嚼笔尖的味道,黑暗总是很容易打开人的思绪,所以喜欢夜的感觉,借着星光或是霓虹的光线,记下零星的伤怀。

满怀心绪,用紫色的符号在键盘上舞动,那一抹紫情,似无法触及的长河,左岸是难以磨灭的情缘,右岸是正值紧握的璀璨年华,中间流淌的是我日日夜夜笔下淡淡的感伤,喜欢紫色的人,总是多愁善感的,一个细微的景色便能激起心中无限的感怀,一句短浅的絮语便会抽出悠长的情丝。

笔者,喜欢紫色的字眼,殇者,喜欢紫色的爱情,不重尘世俗气,期待那份从心而出的真爱,高贵纯洁,无可替代,一切紫色的爱情都是颓废中期待希望,孤单中带着疼痛,只因紫的颜色注定了与生俱来的绝望和悲伤。

紫色,最难调配的一种颜色,有无数种明暗和色调可以选择,冷一些、暖一些,似乎从来没有人找到一种“合适的紫色”,可是,我却找到了一种“合适的紫色文字”。

与紫色邂逅散文网,恋上紫色的笔名,紫情冬语、紫依、紫鸢、紫笛(梅边吹笛)、紫伤、紫蘼、紫蔷薇、紫水晶……还有很多带着紫色情怀的文友。

总想抹上一把浅浅的紫,添上一份淡淡的情,织不出荼靡花事,那就让紫花在心里凋零,散落一地花雨,碎了夜的静,醉了独自的一人。

2011/5/25夜间执笔

原创(首发散文吧)

三 : 那一抹彩虹,不见了

你唱过的歌,我抬头看着天上的彩虹。

“喂,你看,是彩虹!”朋友很兴奋地指着彩虹说。

抬头看了看,嘴角微微翘了起来,尔后,却是眼泪流下来。

你的歌声,一直回响,回响……

你说你很少唱歌给女孩子听,如今,我应该不是第一个听众了吧。

逞强,逞强,我真的很逞强。(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明知道,我,早已成为了你的陌路人,可是,还奢望。

某人和我说过,看来你真的陷得很深了。

太深,太深,拔不出来了。

每当彩虹出现的时候,我就想起了你唱的歌,每次都告诫自己,不要哭,不要哭,做你自己。那个懦弱的人,不是是自己,不是自己。

开始憎恨自己,憎恨自己每次都那么不遵守承诺。还是让眼泪流了下来。

绚烂的彩虹,再美丽,也会有消失的那一刻,再美的誓言,也有违背的那一天。

不见了,不见了。什么不见了?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很重要的东西。

忙碌忙碌,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是一种任务,好像是一种义务。

这只是借口,借口而已。

那一抹彩虹其实早就不见了,只是我不愿意接受事实而已。

以后看着彩虹的时候,应该还会想起你,但是,那时应该会不同心情吧!

四 : 眼角的那抹笑意,只是为了不欠那一个转身

那似个梦,我在意境里;一直似笑非笑持续着盯着大海与天空,两眼空洞失神,却又若有所思的保持着沉思之态。脑海里久久回味你的那一抹微笑、看不透你瞳孔中的迷梦;你深意的浅笑定格于我的脑海;任那时间冲洗侵蚀,我都将为你保存;你眼角的笑容透出深意,只是淡笑不语。

我知趣的转身,看着你远去的背影也变得那般模糊,海浪放肆起来,一潮连接着一潮;似要把大地吞噬;可天空明月依旧圆硕,只是赏月人儿已不在!落寂下,不断告诉自己,你我许是永不交集的平行线,从此,各自奔天涯。

那一转身;流年足以苍白。

静思后,才发现心底某个地方住着一个不知名的情愫,你弱它就强。你越不想去想,却越想得历害,整整一夜反复在这种似梦非梦之中,期待着落日重新起来,想让太阳占据你的那一抹笑意,却奈何:“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昨夜又是那场梦,在那熟悉的地方,只是碰到你,你却问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也学着那淡淡的一笑:“可能真的只是路过,一不小心的路过,然后再道一句,再见,都是那般熟悉!谢谢你的那个浅笑,黑暗中我依旧能看清;那般的清晰,还是那么的富有深意,令人无法看懂的深意。梦里梦外,还是分不太清。

那抹笑意,繁华足以冻结。(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山还是那座山,水还是那河水,人却早以陌路而行,还是在这云淡风清有日子里,想试着去遗忘,其实真的不要想太多,因为你眼角的那一抹笑意,只是为了不欠那一个转身。

五 : 那一场雪,抹去了你的所有

不是神情冷漠,眉目清淡的少年,是谁赋予了你这样的温柔?不是自负骄傲,孤独的棱角分明的少年,是谁带走了你生命里的忧伤;你是个温柔的,会有点无奈,却也会慢慢笑起来的少年……

犹记得那一场雪,凄美,悲凉……你在病床上安静的躺着,眼中,有着对世间的留恋。你望着窗外的雪,低声叹息。我看着你,泪,无声的落下……第一次,我觉得上天对你如此不公,你才22岁,是生命开到最盛时,却因为骨癌,已经失去了一只右手;现在,医生却又宣布,癌细胞再次扩散,你已然活不过这个冬天。这是何等残忍!那一刻,我如此怨天!

可是,当你听到那个消息时,你的平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你反而安慰大家,你说,生死由天,人,终究会死的,你说,你只是放不下你的爸妈……哥,你总是这样,念着别人,哪怕面对死亡!

那一场雪,持续了很久都不愿停。你说,窗外的雪很美,可惜,以后再也看不到;你说,好想再玩一次堆雪人,打雪仗,可惜,现在这样小小的愿望也实现不了……是的,这样小小的愿望也实现不了,你的身体状况,只容许你躺在床上,哪儿也去不了。听你说着,我强忍快要掉落的眼泪,说着连我自己也说服不了自己的话语来安慰你。你说,默默,其实死亡并不可怕,只是,我的梦想再也无法实现……我听着你的话语,泪,终于滑落……你的眼中,有面对死亡的淡然,亦有对梦想的炙热。

你还是没有熬过那个冬天,甚至,连雪都来不及化,你便在风雪中隐去。记得在死神带走你前,你苍白的面容几近透明,你说,爸,妈,对不起,对不起……你的眼中,满是愧疚,你最后的话语,却让所有人都怔怔的落下泪来。我知道,你是想说,爸,妈,对不起,以后不能再照顾你们了,对不起,让你们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哥,你还是走了,带着所有的人对你的念想,在雪中隐去,似乎,那一场雪,抹去了你的所有。只是,痕迹是刻在生命里的永恒回忆,即使你已不在这世间,也无法抹去大家对你的想念……(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哥,你是那样美好,我相信,天堂的路不会寂寞,愿你在天堂一切安好!

本文标题:为了那一抹骄傲的蓝-为了那一抹情,我将翻山越岭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227630.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