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木槿的爱情-窗外的木槿

发布时间:2018-05-11 所属栏目:木槿的爱情

一 : 窗外的木槿

窗外的木槿

打开晨间的窗

木槿的花和叶几乎落光

偶尔只有那么几片

仍昭示着生命的存在

宁静的阳光(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将伴她度过漫漫冬天

不经意间

四季又一个轮回

春去春将来

又要叙写生命

不要为叶的飘零

花的衰落惋惜感叹

室内马蹄莲正绿

生命蓬勃

生与死 兴与衰 有与无

只是时间和空间的组合

窗前的木槿

思绪漫漫

用灵魂铸造着诗歌

等待着春天的来临

二 : 木美的爱情

(一)

“顾深!这道题你解出来了吗?”小晗大声问。

“小晗,你能不能小点声啊,没人把你当哑巴!”木美怨由由地。

“呵呵,我又没问你,我就不,就不……”小晗依然大声。

木美:“你……欠掐是不是啊?”

小晗:“咋地吧,就是!你来掐呀,来呀!”(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好了,好了,别吵了,小晗!我帮你解题吧,你呀想把别人的耳朵震聋呀!木美一会儿我替你掐她!”顾深道。

“你总是偏向着木美,看在你帮我解题的份上,我不和你们计较啦!哈哈……”小晗做了个怪脸。

木美嫣然一笑,低头做自己的习题。

“周一上学,咱们就得报考了,你们俩考哪个学校啊?”小晗边收拾文具边大声地问。

木美:“我就想考个中专什么的,不打算念高中,学习真累!”

顾深:“这书啊看得够够的了,考不上就在家种地,行行出状元!”

“瞧瞧,这就是你们的目标啊,没劲,我也考中专,今年考不上,来年接着考,就像农民,庄稼不收年年种呗!”小晗笑道。

“哎呀!我听听都晕!”木美。

顾深:“人哪!不信命不行,命中有时总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

“算了算了,一个绳上的两个蚂蚱……”小晗嘴上说着,脚上加力赶紧跑出屋子。

他们三人是同学中公认的“死党”,关系铁着呢。课后总是在一起做功课啊,疯啊闹呀,可让人羡慕了。

(二)

中考过后真是无聊。可对小晗来说却不是这样的,她一天一个花样变着花地哄着小侄女玩。

木美看家,给上地的父母,哥哥,姐姐做饭,顺便管着妹妹做暑假作业。

顾深起早贪黑地帮着父母忙起地里的活。

学生考学对于村子里的大人们来说,那是面子上的事,谁家娃考个好学校,别人都眼馋得直叭哒嘴。

夏天的夜晚哟,略微让人凉快一会儿。

木美:“我不回读了,我爸说看看让我干点啥。”

顾深:“你不念我也不回读了。”

小晗:“瞧瞧!我真是太佩服你俩啦!想法都一样,哼!我是东山再起……”

木美在爸爸的安排下,开了一个小小的废品收购部,天天按着爸爸写好的单子称着村人拿来的废铜烂铁,到了一定的数量,县城收购部的大车就来拉走。

顾深成了地里的主要劳动力,他妈就在家喂个猪啊做个饭地照看起家来,还养起鹅来,卖种蛋赚点外快帖补家用,顾深对妈妈特别孝心,从不惹妈妈生气,他妈也没啥文化,做啥事就是自己说了算,认为对的事,十条牛都拉不回来,顾深从内心里敬畏着妈妈。。

小晗则到县城哥哥家进行复读。

(三)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寒假了。

木美和顾深来看望小晗。

言谈之中小晗敏感地发觉,木美和顾深眼神之间都特别。

小晗留木美在家里和她一起睡。

木美:“我真的和顾深谈恋爱了,他说等种地挣了大钱,盖好房子,就找媒人上我家保媒呢!”

小晗:“哇!真好,你俩好好处呗,你俩成家了,我回来就上你们那蹭饭去,一定要给我做好吃的哟!”

见到顾深,小晗就笑侃:“你说将来你俩结婚,我是叫你姐夫呢?还是叫木美嫂子呢?”

顾深就深沉幸福地笑着。要是碰到木美在,小晗是免不了一顿掐的,直到喊好姐姐求饶为止。

木美的收购部很挣钱,转年父亲就让木美姐姐来看着,用挣来的钱买来了台球案子,让木美看着。

在小小的村子这还是新玩意呢,生意很是红火,半大小子没事就来打两圈。木美这个人也因此被很多人所传说着。有点文化的说人家有眼光,不懂啥的却说木美接触男的多,将来作风就不会好。

顾深有事没事总去看木美,木美碰到闲的时候也偷偷去帮顾深干地里的活。两人陷进了如蜜糖般的恋爱中。

(三)

小晗考上了公费中专学校,这在小小的村子来说,无异于是一个大新闻。

在小晗的升学喜宴上,木美的父母和顾深的父母见面了。

顾母:“哟哟哟,这不是老木两口子嘛,听说钱汪汪挣啊!可别挣那昧心的钱哪!……”

木父:“大妹子,说哪的话呢,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哟哟哟,往后啊说着点你家那个二姑娘,少和我家小深来往!”顾母扒拉着拽他衣角不敢言语的顾父用生怕别人听不到的声音说着。

木父用眼色严厉制止了也要出言的木母:“呵呵……大妹子,哪天我上你家听你说去!走走上桌吃饭去。”

知客人(主持人)赶紧上前把顾家父母安排到了里间。

喜宴热热闹闹,小孩子们聚在一起跑跑吵吵,大人们聚在一起谈着平日里想说的话。杀了三只羊都吃了个精光。

木美父母就很少言语,吃完就独自回家了。

晚上小晗和母亲说起他们见面的事。

母亲说:“哎!早先,他们两家都在桥北,是邻居,关系可好了,就像一家人似的,后来两家一起做买卖,也不知是咋地慢慢地关系就不好了,顾家就搬到了桥南。顾母逢人就说:这心眼儿啊全让木父长去了,交狗都别交他。”

听了母亲的话,小晗不禁为木美和顾深的爱情担起忧来。

开学小晗走的前晚。

木美送给小晗一个自做的项链。链条是用普通的七彩线编成发辫型,链坠是一个能开的心形小盒儿,里面装着木美的照片。

木美:“小晗我也给顾深做了一个,你们想我了,就可以看看。”

“瞧瞧,多离愁似的!过把个月我就回来了。”小晗笑道。

顾深:“我给你买了高尔基自传体三部曲,你寂寞了就看看。”

小晗:“是啊,木美都陪你了,我能不寂寞嘛!唉命苦啊……”

木美又来掐小晗。

(四)

进了中专的小晗和木美、顾深彼此通信问候、诉说着彼此的感受。

木美信中道:“小晗,今天我问顾深如果以后父母反对我们的婚事该咋办?他却是长久地叹息。看着他的样子我好心疼!我不知道什么叫做爱情,但我知道顾深在我身边我就踏实!我不想他为难!我多么希望两家父母不在反对呀!……我的台球厅依然开得很乐观,我爸说挣的钱都攒着给我当嫁妆……”

顾深信中说:“小晗,今天木美又问我那个令我头疼的问题了,我母亲坚决反对我们在一起,而且还让我大伯在城里给我安排差事,还说给我介绍对象,我真闹心哪!我妈咋就那么固执呢,还没有知识,根本无法沟通,她说我不听她的,我和木美结婚日就是她的死期,她能做出这事来,我们老顾家就她说啥做啥……”。

顾母就是不让碴的人。听说刚过门就给能闹的婆婆治得服服帖帖的,不到半年,婆婆硬生生给买房让其出外过,说是惹不起的主。

假期回家的小晗听到越来越多关于木美的瞎话,就连老人们都知道这个屯子有个“二老板”,大家都说顾深要是娶木美那可真是白瞎他这个人了。

在一个封闭的小村子,一个女子想做点事,一定是会传出很多无中生有,望口巴舌的事来的。止于流言的方法就是置之不理,说得累了也就不再说了。

木美抽空和前来的小晗私聊。

“唉!我现在可累了,一天也没个空闲,我和顾深都一周没见面了,也不知他做他父母的工作咋样了?我爸不太反对我们恋爱了,他说顾深父母要是同意,他也没意见。”木美说。

“你们俩呀,恋爱也不容易!父母之间的过节还牵扯到儿女身上了,真是的!”小晗打抱不平。

“你帮我去看看顾深呗!”木美央求小晗。

“瞧瞧!为了你的白王马子,给我准备好吃的吧!我一会儿就回来……”话没说完小晗都走到门外了。

小晗见到了顾深,这哪是平日里的顾深哪,眼窝深陷、头发稀巴烂,长条条地躺在炕上。

顾母:“小晗!丑话说在前头,来看顾深可以,要是提那个小狐狸立马走人。”

“哈哈……婶!我是来看您的,我妈问你那鹅蛋还卖不?”小晗扯谎。 #p#副标题#e#

“卖!卖!卖!就有二十多个了?”顾母不无高兴地说道。

小晗:“那好,我回家问我妈买多少,到时我来取。”

顾母:“好!你和顾深聊聊,我去给你拿瓜子。”说着说着上西屋了。

顾深惨然一笑:“千万别告诉木美我这样,要不她该担心我了,我摊上这样的妈啥招都不好使,哎……”

笑别顾母,小晗的腿像灌了铅,挪挪地走向等待心上人消息的木美。

在好友面前从不说谎的小晗竟不知咋对木美说。

木美:“从你的表情,我就知道顾深不好是不是?不行我就去找他妈!”

小晗:“顾深让我告诉你再等等!”

“爱一个人咋就这么难呢?”木美叹息着。

(五)

晚饭木美毫无食欲,只简单地吃了几口菜,就放下筷子。

“老二,你和顾深谈恋爱家里也不反对了,是不是他家不同意啊?”看着心爱的女儿难受,爸爸不无怜惜地问。

木美:“嗯!”

“我豁出这张老脸了,一会儿我去说说。”爸爸很坚定地说。

木美感激地:“爸!”

顾家刚刚吃过饭。顾母边洗刷碗筷边数落着木美把儿子咋迷得中毒之深。

听到狗叫,顾母就喊:“老不死的,你不能上外面看看去是谁来了?”

顾父边起身边小声嘟囔着:“这一天总是吵吵巴火的,唉……”

顾母:“你个老不死的,没个快裆劲,我去吧!”说着话就来到了门外。

顾母一见是木父,老脸挂得老长了,就像谁家借了她八百斤小米,还了她秕糠似的。

“大妹子,忙着呢,来串个门!”木父说。

“哟哟哟,我家庙小可装不下你这个财神,找别家串去……”顾母手一摊说道。

“大妹子,大兄弟在家不?顺便也看看顾深……”木父笑着说。

“都不在家,快走吧,我还得和你说句,将来我儿子娶个城里的残疾媳妇,都不娶你家二姑娘!”顾母说。

木父默默地离开了顾家。

满怀希望的木美看到阴着脸的父亲也猜个八九不离十。

自此木美在父亲面前都装得快快乐乐的。

(六)

小晗中专第三年夏季的一个周六。

“小晗!有人找!”寝室门卫喊。

小晗出来一看,竟然是木美。

小晗看出木美不高兴,就变着法地哄她开心。

木美就是不说什么,小晗也不问,她知道问也是白问,要说迟早会说的。

夜晚同寝的姐妹都睡了。木美泪流满面轻轻地向小晗诉说:“今天是顾深结婚的日子,顾母还让我去做伴娘,我跑了出来……女的是城里的,城里的有什么了不起,我以后也一定要到城里……我爱顾深,这一生都不会变的,现在我难受……我不能再在咱们那呆了,太可碜了……”

小晗竟不知如何去安慰受伤的木美,就默默地陪着木美流泪到天明。

爱情是什么?此时此刻不是风花雪月,却是锥心钻骨地痛。

(七)

木美把台球厅让给了新进门的嫂子。

木美开始上市里学烫发,打算学完回县城开美发店。

小晗再见木美,她烫了时尚的发式,没有了往日的愁容,她说自己是脱胎换骨。

美君发屋隆重开业了。

毕业后的小晗也在城里打拼,等待分配工作。

顾深结婚后,由当厂长的大伯给安排也进了厂子当起了工人。

三个好友再没有了往日在一起时的打打闹闹。可记忆这东西却并不是你想忘就能忘的,人哪在情感面前有时无法当得了控制者。

(八)

在车站小晗偶然碰到顾深。

顾深一身笔挺的西装更衬出他的帅气!丝毫没有了在农村时的影子。

“小晗!真的是你啊!还好吧?”顾深说。

“呵呵,好!很好!”小晗表现得淡然。她忘不了木美一夜无眠的泪容。

“我结婚不到半年就离婚了,我想木美……”顾深凄然。

“你……别和我说这些,我忙着呢,再见!”小晗逃也似的打车走了。

小晗想:木美和顾深真的是命运注定的一对冤家吗,咋就能弄成这样呢。

(九)

美君发屋开得不错。回头客中有两位是最典型的。

乔言三十多岁,某单位的司机,每次都自己开着车来,别人不打电话找他,他理完头发也不走,就坐在闲处,要是活不多,他就和木美聊天,要是活多,他就坐在那看着木美干活;他很幽默,总爱给木美讲一些笑话,木美一笑,他就高兴得像孩子似的。渐渐地他们成了朋友。木美听别人说过他是有妻室的人,可是乔言就是隐着这方面不和木美说,木美也就装做什么也不知道。

常久是憨厚老实的人,刚开始来理发,木美和他唠喀,就是木美问他答。慢慢的有点熟络了,才知道他媳妇扔下两岁的儿子跟相好的跑了,他在很挣钱的上管单位上班,他说他对媳妇可好了,想要啥给啥,想吃啥自己也不管深更半夜就去给弄,家务活也帮着弄,对媳妇疼着护着可最后呢却换来这样的结局。木美挺同情常久的,总是找话宽慰他。

(十)

无论谁多忙,尤其是对从农村来城里打拼的孩子,逢到过年是都要回家过年的。

大正月里家家都是热热闹闹的。

正月十六,顾母一早上在路上走走停停来到了木家门前。

“老嫂子,开门哪!”顾母大声地喊。

打开门的木父很意外,很不自然地笑了笑。

顾母一屁股坐在炕上,开门见山就说“老嫂子,你说这两孩子相好,老人也不该再参与了,我家小深虽然离婚了,你家老二也不一定是姑娘,你看他们还对劲,不如凑合结婚……”

“你听好了,我家老二别说是姑娘,就不是姑娘,我剁巴剁巴喂老母猪,也不会嫁你家小子的,给我滚!”木母气得险些从凳子上摔下来。

顾母:“哟哟哟,没你家女儿,我儿子照样说媳妇。”叫嚷着走了。

木母一股急火大病起来。咋治也治不好,最后落个魔魔怔怔的病,见到谁就拉着人家不让走,就一个劲地说个不停。

第二次有点希望牵手的木美和顾深还是没有前缘。

谁说过命中有时总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此时此刻你不信命还真是不行呢。

过了半年顾深再婚,新娘是同厂的工人。

木美和乔言还在交往着,乔言竟要和木美确立恋爱关系,心知肚明的木美婉拒着。

小晗有了自己心爱的家和稳定的工作,还时时听木美的倾诉,好几次她都想揭穿乔言的伪装,木美不让。

常久还常常来美君发屋理发。

(十一)

两年后,顾深出差取货时发生车祸,当场死亡。 #p#副标题#e#

葬礼上,亲友们看着静静躺在那的顾深,都痛哭失声。木美却淡淡地望着。

顾深的孩子刚冒话,刚能清晰地喊爸爸。

葬礼后木美拥着小晗哭得一塌湖涂,她说真爱的人彻底不在了,她是生不如死。

小晗想是爱愚弄了人还是人愚弄了爱呢?

后来听说顾深直到发生意外,还带着木美亲手给他做的项链。

后来顾深的妻子再嫁,孩子扔给了顾深的父母。

没多久木美接受了乔言的追求,开始了一份爱情。

乔言为了表示他的真心,出资开饭店,让木美当老板。

木美看到了乔言的能耐,什么营业执照,什么许可证啊都在乔言一个电话下就能搞定。

很快饭店就红红火火地开业了。

因为乔言的人际交往广,饭店客人很多。

常久也来过几次,只一个人,只要两个菜,一瓶酒慢慢地吃喝。偶而会和木美碰面,常久就客气地笑说着恭喜发财之类的话。木美也报以微笑,问一两句现在状况的话。

随着饭店的月进斗金,乔言也对木美有了过份的要求。木美拒绝着。

“你瞧咱俩都处得这么好了,早晚都得在一起,你为什么就拒绝我呢?”乔言又一次问道。

“乔言你是有家室的人,你为什么就不告诉我呢?你到底想怎么办?”木美第一次坦言。

“我……我……哎呀,我根本就不爱她,回家根本没温暖可言,我是爱你的……”乔言说着。

“我不听你的理由,我给你半年时间,如果你离了婚,我就跟你结婚,咱们好好过日子,你看行不行?”木美说出了心中压抑已久的打算。

“好!就半年!”乔言拍了拍木美的手坚决地答应。

(十二)

这半年,乔言来饭店的次数由原来的一天几次减到三天甚或一周一次了。

乔言的哥们来饭店吃饭,除了平日里瞅木美那特别的眼光之外,又添了许多内容。有的哥们对木美欲言又止,有的要说却被其它的拽着走了。

约定的时间到了。

“木美,我离不了婚,她坚决不同意。她允许我外面有人,你做我的情人吧,我养你一辈子!这一生我只爱你一个人……”乔言信誓旦旦地说着。

“不!我不同意!以后我们连朋友都没的做,就当不认识吧。”木美断然拒绝。

第二天木美把饭店所挣来的钱都给了乔言,只带了自己的顺身衣服离开了饭店。

木美对小晗说:“自己赌了一把爱情,自己输了,爱不能没有原则,自己不后悔。”

木美用开发屋时的积蓄兑了精品屋,卖起了男士名牌服装。

第一套卖出的服装,竟是常久买了去。

(十三)

有很多给木美介绍对象的,木美也看过几个,有的处了几天,有的只是两面而已,她和小晗说他们这些人跟顾深比起来啥也不是。

小晗就劝她别拿别人给他比,都过去的事了,咋地也回不来了。

生活中就是这样,有多少真爱到头来却是空欢喜一场。人哪不要在自认为的爱中折磨自己,有些事有些人该忘记就忘记吧,想也是无用,懂得爱自己才会爱别人。

后来在小晗的撮合下,木美嫁给了暗暗关心她好多年的常久。

进门后,木美做起了贤良的后妈。木美说既然嫁了就死心踏地过日子,爱他所爱的人。

左邻右舍都对木美竖大拇指,说常久有这样的好媳妇,真是祖上烧了高香感动菩萨,菩萨送来的。

逢此时常久就笑个不停,憨憨地说:“俺回家给媳妇跪下洗脚去!”引起一阵又一阵哈哈的笑声。

一年后,木美剖腹产下八斤多重的儿子。

木美对母爱又有了更深的理解。

两年后木美和常久买了新楼。

现在木美的大儿子在念初中,学习很好!不知道根细的人,决不知道木美是后妈。二儿子也要上小学了。

木美甜甜地打电话给小晗,说自己终于知道了什么是爱情。

常久在身边自己就无比地踏实、快乐,不在身边就没着没落的,这就是情;看着两儿子高高兴兴的,自己干多少活也不累,这就是爱;情与爱就是一个家,相夫教子、洗衣烧饭就是自己的福……

小晗就笑侃:“不写爱情故事白瞎你这个人了。”

木美就答:“我在写,用日子为笔,用心为感,就写那么一辈子爱情。”

2008年6月15日

三 : 木子的爱情

当孤寂在笔下点点开花

岁月的烟火

绽放出邂逅的笑靥

心在偷泣

纸上萧索的泪迹

片片陨落(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回忆

在一个错误的季节里

徘徊

一个天南

一个地北

上天最真挚的玩笑

在同个国度的两端

束缚

依然记得

你转身向北

依依的倩影

回眸

消失在我眼角

未落的泪珠里

本文标题:木槿的爱情-窗外的木槿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223144.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