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要测量河岸相对的两点-河对岸的人家

发布时间:2018-05-13 所属栏目:读者文摘

一 : 河对岸的人家

凤县石山坪,是我人生中记忆最深刻的地方,我从心底里感激那个被阳光照得灿烂的小山村,它使我在三年绵绵绝望的生活里,透过这扇“窗户”看到了秦岭里山民们身上最本质的善良情怀。

我插队锻炼的三岔镇有一条叫做旺峪河的河流,它常年默默流淌,从东南方向逶迤而来,流经留凤关,最后注入陕南汉江。

平时,旺峪河就像一位温柔、羞怯的姑娘,静如止水,不起波澜;河水清澈见底,游鱼可数,细流潺潺,微波荡漾;磨盘在水流的冲击下悠闲地转动,牧羊娃在岸边的山坡上嗷嗷地吆喝,一幅田园牧歌画卷。

到了夏秋两季,河水就变得狂放起来,就好像突然间长大的孩子,旧时的衣衫狭窄得塞不下身体,滚滚浊流一下子涨到半山高,汹涌而下,席卷着所有能裹挟掠走的一切,如雷似咆哮着、奔腾着。牛大的石头,像鸡卵般被河水玩弄着,那声势令人可畏可怖。

每到此时,两岸便可望而不可及地被分隔开来,鸡犬之声相闻,而往来是绝无可能的了。

清晨,阳光先把那小村落照亮,点缀在对岸阳坡上的那几户人家顿时笼罩在灿烂的阳光里;过了好久好久,这轮耀眼的太阳,才从对岸的山巅上懒懒地滑落下来,照到我们知青住的老屋。此刻,已经是晌午了。可到了下午三、四点钟,露脸不多一会儿的“日头”,又回到对岸那个小山村了。直到我们老屋里黑黢黢的了,河岸屋顶的青石板上,还残留着最后一抹光亮,可以清楚地看到飞鸟归巢,鸡兔进笼,几头悠闲地摇着脖下铃铛的黄牛被放牧者驱赶回圈的情景。

那时,我浑身都感到孤独,但眼前的景色,又似乎成为上天对我的慰藉。

我被“发配”到这崇山峻岭里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时候,阳坡上的桃杏花早过了旺势,就连我们经常“下苦”劳动的阴山背后,晚开的花儿也已凋零,它们同样挽留不住匆匆而去的春天,等到我想跨过河去一探那小山村的究竟时,旺峪河已经涨水了。

孤独应该与我无缘,中国人是比较缺乏这种“洋”感觉的,不是国人在这方面的特别坚强,或者格外迟钝。我想:一个人只有在温饱之后且无谋生之虑,才会有闲工夫去思量、去把玩细腻的感情。无论人的外表如何高雅,倘若每天还要为生存而奋斗,恐怕是没有心情去“孤独”的。

但那时我却陷入了人为的孤独与惆怅里。

 狂热的政治运动,制造出一个又一个政治上禁圈,紧紧把人箍住,虽然是无形的,摸不着也看不见,但却是严峻存在的,圈内圈外,谁也不敢逾越。

我至今无法考证这种惩罚的发明权究竟属于谁?或许古已有之?或许洋为中用?用这种画地为牢的“考验”,来惩罚一个个其实并无过错的小青年,而且美其名曰“再教育’,其实更多的则是对文明的残忍和践踏。但无论如何要比《水浒传》里脸上刺着字,发配沧州的林冲强多了。想到这里,我也不禁凄然一笑,难道这也是可以算得上是时代的进步?

这种惩罚式的“考验“已经整整过去四十年了,早已成为一种记忆,化为了历史。当我回首往事,仍感心有余悸,甚至在太平盛世的今天,时不时还会在半夜里被当年的噩梦惊醒。于是,随之而来那个小山村的画面便在脑海深处一幕幕地映现出来,那是残留下来的记忆中唯一的亮点。当时,吃饭要靠自己稚嫩的身体去挣,换回糊口的粮食;柴禾要靠自己翻山越岭去砍伐,解决燃料问题;浆水菜要我们强装笑脸去讨要,给简陋的饭食以调剂;猪油要挨家挨户去“化缘”,给身体补充营养……我们象是一群时代的“弃儿”,得不到温馨、得不到同情。在超负荷的劳作之余,除了看书、打牌,便是透过山谷里的烟云迷漫,聚精会神地凝望对岸山坡上那几户人家了。

 从屋顶袅袅的炊烟,到每扇门里走进走出的庄户人,以及活蹦乱跳的鸡犬、悠闲走动的牛羊、或走亲戚或回娘家的陌生面孔……成为我排解孤独的良药。否则,那种被整个社会抛弃的隔绝感,一旦到了承受不住时,就会精神崩溃,从悬崖上栽进汹涌的旺峪河里。

 我从心底里感激那座被阳光照得灿烂辉煌的小山村,它就像一幅活动着的画卷,使我在绝望、孤独的生活里看到山民身上最本质上的善良。一切丑陋和罪恶,在这些老百姓心里几乎是无地自容的。这有点像旺峪河里的水,不论山洪暴发,水漫山谷,嚣张放肆,雷霆万钧到何等程度,那总是暂时性的,很快就会泻泄到下游,仍会显现温柔平静。也许,这就是人生的运行规律,没有永远的黑暗,应该相信和寄希望于明天的阳光。

 虽然,打量人家的行为是不礼貌的,何况那个小山村还在亮处呢!它实在是太贫穷了——屋顶晾晒着不多的玉米棒、人们身上穿着破旧的衣服、女人没裤子穿终日坐在炕上做针线活儿……都印证了这些山民的家产接近于一无所有,也就索性无遮无拦,毫不掩饰了。我清楚地记得,这山村不是七户就是八户,久而久之,三十多人的面孔我都烂熟于心了。虽然叫不上他们的名字,但大体上谁和谁构成家庭关系、这扇门和那扇门的亲疏程度、谁是长辈或是晚辈……虽不能说了如指掌,恐怕也不会偏差太大吧。

 在暗中窥探,虽说并非隐私,也总是不够光明正大的。我记起一篇高尔基在某篇作品中叙道:一个残疾的小孩唯一的快乐,就是能看到窗外雪地里跳跳蹦蹦的麻雀,或许那是世界上能给予他仅有的视野、仅有的朋友、仅有的精神满足了。所以,对乡亲们有什么冒犯的话,那些宽厚的山民也能理解的。

 给我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便是第一次遭遇到山洪暴发,在呼啸的激流中“捞河”的壮举了。男女老少,全村出动,而且绝对是同心协力,不分彼此。几个健壮的汉子,腰里系着绳子,拴在全村人手中。在浊浪里,捞取从上游冲下来的一切物品。这对贫穷的山里人来说,绝对是一次天赐财富的好机会,即使冒着生命危险,他们也乐此不疲,一次又一次跃入河中。

 尽管这是贪婪的,而且是乘人之危的行为,但最让我激动的是,河面上一旦飘来尸体,什么到手的东西也不要了,想尽办法把死人拖到岸上。他们先是用清水洗净死尸,用松树枝罩着,指定专人留守看护,避免烈日暴晒,提防野兽撕咬,等待丧属认领。凡是河水冲下来的完整家具和锁着的箱柜,都不马上抬回去,而是按照祖辈留下来的捞河规矩,派人值守,待十天半月后确认无主才处理。哪怕非常非常之需要,也决不染指、据为己有。这种古风,是在纯朴的山民心中扎了根的。

“人之初,性本善”,人与人之间原本是应该相携相助的,至于那种罪恶的浊流,在阳光普照的温馨世界里,只会像山洪那样,尽管汹涌而来,但还是会去的。在过去的若干年里,我的人生中经历了一场场磨难、一次次落入逆境,我便想起了那个阳光普照的小山村。由此坚信,对于一切一切的黑暗和苦楚,不要消极、不要悲观、不要绝望,那只是暂时笼罩在头上的一片阴霾而已,它终究会被大风吹散。

二 : 河对岸的青草

河对岸的青草,并不长到河对岸的小土堆上

所以,光秃秃的砂土堆,看上去白不呲咧的

尽管夏天的雨,下到秋天里,人们不太领情

但那面的阳光那面的草,依然很美

三 : 对两岸统一的一点看法

对两岸统一的一点看法

傅伯勇

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问题,既是中国的痛处,也是美国的筹码。如何有效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的完全统一,是崛起中的中国必须面对的问题。面对这一棘手问题,中国如何应对呢?

一、完全废止美国的《与台湾关系法》。

据了解,《与台湾关系法》是美国当局在已承诺承认一个中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签订《中美联合公报》并宣布建立外交关系后,单方面违反《联合公报》的精神,为变相与台湾保持军事上的援助、干涉中国内政而颁布的一部美国国内法律。它主要有三个主要功能:一是记载美国对台湾政策的目标,包括维持台海和平稳定,维持台海现状,维持美台商业及文化关系、保障人权与台湾安全。法律中明确指出任何企图以非和平方式(包括杯葛或禁运)解决台湾未来的作为,均会威胁太平洋和平与安全,美国将严重关切;美国将继续提供防卫性武器给台湾;美国也将抵抗任何诉诸武力或使用其他高压手段,危及台湾人民安全与社会经济制度的行动。二是在无外交关系的情况下,维持台美间经贸关系。三是授权成立美国在台协会以代表新关系中的美方。

面对这一部法律,中国如何废止呢?一是从法律层面上,充分利用中国的《反分裂国家法》。《反分裂国家法》是为了反对和遏制“台独”分裂势力分裂国家,促进祖国和平统一,维护台湾海峡地区和平稳定,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维护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根据中国宪法,制定的一部法律。这部法律始终以建设性的精神争取和平统一,同时坚决反对外部势力干涉。对台湾,“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或者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或者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国家将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并组织实施时,国家尽最大可能保护台湾平民和在台湾的外国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和其他正当权益,减少损失;同时,国家依法保护台湾同胞在中国其他地区的权利和利益。对外部干涉势力,中国将不惜一战,坚决捍卫主权和领土完整。二是在具体事务中,采取针锋相对的斗争。中美之间的关系,有合作性的,有斗争性的,有交换性的,有妥协性的,错综复杂,险象环生。针对美国干涉台湾问题,中国可以通过文化、外交、贸易、军事等综合措施予以坚决反击,哪怕两败俱伤,鱼死网破,毫不让步,绝不妥协。通过这两个措施,让《与台湾关系法》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夭折在摇篮里,没有任何施展和发挥的空间。(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二、加强两岸同胞的认同感。

正如《反分裂国家法》规定的那样,为了维护台湾海峡地区和平稳定,发展两岸关系,国家采取下列措施增加两岸同胞的认同感:一是鼓励和推动两岸人员往来,增进了解,增强互信;二是鼓励和推动两岸经济交流与合作,直接通邮通航通商,密切两岸经济关系,互利互惠;三是鼓励和推动两岸教育、科技、文化、卫生、体育交流,共同弘扬中华文化的优秀传统;四是鼓励和推动两岸共同打击犯罪;五是鼓励和推动有利于维护台湾海峡地区和平稳定、发展两岸关系的其他活动。国家依法保护台湾同胞的权利和利益。这些设想有些已经付诸实施,有的正在落实,还有的不久将逐步着手。通过这些举措,获得两岸统一共识,形成民族凝聚力,为两岸统一打下坚实根基。这是两岸和平统一的基石,有了这个基石,统一大业将指日可待。

三、加快两岸统一步伐。

台湾民进党执政八年,恶意的政治操作,歪曲的舆论导向,无序的民主体制,退化的经济状况,造成了台湾内部思想混乱,族群分离,也使两岸关系大大恶化。国民党执政后,两岸实现了“三通”,加强了人员往来,经济交流与合作不断向前发展,剑拔弩张的局面得以改善。但是,国民党当局还是在有意或无意地延缓统一进程。尤其是在正式结束两岸敌对状态、发展两岸关系的规划、安排和平统一的步骤、商讨台湾当局的政治地位、协商台湾地区在国际上与其地位相适应的活动空间等敏感问题上,国民党当局既没有做好与大陆谈判的思想准备,也缺乏勇气、胆略、气魄和远见,更不具备一整套成熟的方案和措施。事实一再表明,无论民进党还是国民党,他们都在敏感的问题上畏手畏脚裹足不前,始终不想、不愿、不敢与大陆协商和谈判。我们已经等了六十多年,我们的等待是有限度的,我们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统一大业不可能无限期的拖下去,越拖后患越多,越拖麻烦越大。因此,我们在做好其他对台工作的同时,对台湾当局要采取邀请、推动、拉拢、驱赶的方式,让他们尽快地回到谈判桌上,充分协商,形成共识,在可预见的将来,实现祖国完全的统一。

四、做好非和平斗争准备。

和平统一是我们的良好愿望,是两岸同胞的最大福祉。胡锦涛主席曾经就新形势下发展两岸关系提出了四点意见,即: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决不动摇;争取和平统一的努力决不放弃;贯彻寄希望于台湾人民的方针决不改变;反对“台独”分裂活动决不妥协。也就是说,只要“坚持一个中国”,什么都可以谈;只要有一丝和平统一的希望,我们都会紧紧抓住。但在和平统一的路上,充满了曲折,布满了荆棘。外来势力的干涉,“台独”分裂势力的嚣张活动,台湾当局的无限期拖延所导致的“渐进台独”等等,都将是非和平斗争的诱因。特别要强调的是,我们不要对某个政党或者某个领导人寄予过高的期望,无论对谁,我们都将“听其言,观其行”,拭目以待,我们可以给予足够时间,但我们不会给予无限期的时间。我们向往和平,但如果有人企图将两岸同胞造成实质性的骨肉分离,这就意味着战争之神的到来。对于战争,我们不要过分讨厌,如果战争将导致永久和平,我们又何必讨厌呢?更何况,通过战争,统一的问题可能解决得更干净、更彻底、更不带一丝一毫的后患。

四 : 河对岸的百合花

春色如纱,风柳轻杨,花开对岸香。湖畔静谧,夜空高远,山外流星长。拘一束春光揉碎,洒入寒心。望一眼浩瀚星空,痛彻思蓉......意难忘;妹妹那纤影窈窕,娇颜玉容,万千高洁。酣香的梦,牵挂着我无奈的心、挥之不去的牵手公园,泪光映衬的楼台依偎,已逝的时光永久篆刻在溟濛的记忆中,缕缕从心头升起的依然是晶莹的泪珠和无奈的彷徨。或许这是我生生世世的眷恋、永世不会忘怀的亲爱的红斗篷。那终生沉淀在心底、前世铸炼、永久伫立于我心头的深深爱恋的百合妹妹......

弹指间,三年过去。魂灵的追挽,夜梦的相约,思念的告白,魂牵梦绕的寻觅,无论我怎样的努力和付出却总也换不来今世永恒的相濡以沫出对入双,我恨...我怨...

亲爱的百合妹妹,还记得吗?在那无数个甜蜜的夜晚,我们一起用信息传递着彼此深爱的灵魂,倾听着彼此温暖的呼吸,憧憬着彼此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然而这一切却将是一去不复返。我茫然落泪...怅然泪落...难道我用滚烫的心血浇灌出来的爱情之花真的只能是开在河的对岸?

我曾想象我们的爱情是一座城,我是无倦的工匠,无论花多长的时间,我都会用一砖一瓦垒就出一座属于我们的富丽堂皇的爱情殿堂。然后让我们两个人用一生的精力来共同坚守这座殿堂。可是,我却越来越觉得这真的是一场凄凉的梦。因为,你----我深爱的百合永远是站在河的对岸,你游不过来,我游不过去......

本文标题:要测量河岸相对的两点-河对岸的人家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92620.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