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心灵格言-灵心喻言

发布时间:2018-05-13 所属栏目:议论文

一 : 灵心喻言

  《灵》牵一只手,挽住回忆,步履不需要太快,脸上星星点点,你盛满了夜的月光,孤独是黑夜的一面镜子,越擦拭你的脸越遥远,你放纵一根骨节,去窥探所有与陆地有关的秘密,你漂流在幽深无垠的海岸,渐渐变咸的眼泪如浪花抵达你突兀多情的咽喉,你的抒情一定很炽热,你没有写完的诗句,变成一堆堆守望的草垛,斑驳的阳光把你发干的身躯拉得很长,你却无法丈量自己与灵魂相隔的距离,除了体温,炽热后的清冷在你的转动之后,开始不明不暗的失散,直到抽象你不小心打碎了一块正在怀孕的石头求生的根脉在露天里一点一滴向你铺张眩晕的鸽子在向你飞来白月光咬痛了你的心慌,你再也无力沉睡与诉说,你学会了在风的怀抱里真实的奔跑,你的背影在涨潮的海水里麻木的尖叫。

  《心》摸着沉浮的记忆和淡泊的人生,眼中尚未曾冥灭的青春犀利锋芒,我不是溺水的游鱼,我的人生弥漫为烟,我打开生疏的翅膀,鸽子飞向久违的天空,如水的幽暗渗透了心口每一片缄默的草场,你在太阳底下放牧,你悉心等待一场晚宴的开幕,没有焰火你掐碎一节烟蒂,情人并一下子掉进了你多情的眼眶,你摩擦着星星调皮的光辉,你知道它们会为你掌灯,你咀嚼着昨晚的暗香,你的面容悠然自得却又满目苍凉,你此生注定与酒无缘,醉生梦死的时代早已远逝栀子花芬芳的童年,一枚残珠仍握在手心,当你慨叹那些风景的逃跑,你正在悠然地朗读一本灰尘仆仆的书。

  《喻》你或者是一层比喻或者是一个人的姓名,你恬静的坐在我刚刚可以够到的地方,我夜里睡不着或是极度悲喜的时候,是你冷不丁的打疼了我的腰,我搞不清你是高兴的还是郁闷的,就像我现在永远也搞不清那些释放的情怀一样。我不知道我们曾经是否相识,很多年前,不管我们是不渝的情侣还是至死的仇敌,抑或是两只从未谋面的苍蝇,然而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今天的共鸣,你曾经是一个女孩的名字,你飘逸的长发成就了我那些风尖浪口所有的心悸,我无数次试图拆开你神秘的结构,却总是不幸把自己拆散一地,你站立的姿势是一面攀高的墙,在上面我永远也写不完忧伤或甜美的句子。

  《言》那些独自面对的玻璃,表情冷淡,我把脸叠加在它的脸上,面对一些湿的诱惑,身体里的透明,是一种原始的力量,一到冬季,我就会禁不住不断的流泪,拯救的身躯总是过于单薄,你总将我刻画得很暗淡,南来北往的鸟还有一些无趣的石头,把你当成爱情失败后发泄攻击的目标,你的破裂的洞没有猩红的血与无言的泪光,你的皴裂的伤口灌进了一些痴情的风种与执着的灰尘,它们是去除伤痛与记忆的灵丹妙药,你到死亡只是人生短暂的过渡,你的一切都被你的原本透明所掩盖。

二 : 灵心喻言

  《灵》牵一只手,挽住回忆步履不需要太快脸上星星点点,你盛满了夜的月光孤独是黑夜的一面镜子越擦拭你的脸越遥远你放纵一根骨节,去窥探所有与陆地有关的秘密你漂流在幽深无垠的海岸渐渐变咸的眼泪如浪花抵达你突兀多情的咽喉你的抒情一定很炽热你没有写完的诗句变成一堆堆守望的草垛斑驳的阳光把你发干的身躯拉得很长你却无法丈量自己与灵魂相隔的距离除了体温,炽热后的清冷在你的转动之后开始不明不暗的失散,直到抽象你不小心打碎了一块正在怀孕的石头求生的根脉在露天里一点一滴向你铺张眩晕的鸽子在向你飞来白月光咬痛了你的心慌你再也无力沉睡与诉说你学会了在风的怀抱里真实的奔跑你的背影在涨潮的海水里麻木的尖叫《心》摸着沉浮的记忆和淡泊的人生眼中尚未曾冥灭的青春犀利锋芒我不是溺水的游鱼,我的人生弥漫为烟我打开生疏的翅膀,鸽子飞向久违的天空如水的幽暗渗透了心口每一片缄默的草场你在太阳底下放牧,你悉心等待一场晚宴的开幕没有焰火你掐碎一节烟蒂,情人并一下子掉进了你多情的眼眶你摩擦着星星调皮的光辉,你知道它们会为你掌灯你咀嚼着昨晚的暗香你的面容悠然自得却又满目苍凉你此生注定与酒无缘,醉生梦死的时代早已远逝栀子花芬芳的童年,一枚残珠仍握在手心当你慨叹那些风景的逃跑你正在悠然地朗读一本灰尘仆仆的书

 

本文标题:心灵格言-灵心喻言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78082.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