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冰凌花-冰凌花

发布时间:2018-05-13 所属栏目:冰凌花

一 : 冰凌花

有一种花

开在北方

开在数九隆冬

不是雪花

也不是梅花

-(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有一种花

无根无叶

开在北方人家的窗户上

不是窗花

也不是圣诞花

-

有一种花

晶莹剔透

每年的寒冷的冬季

悄悄的爬上人家窗户

扮着鬼脸看着屋里的人们

这种花就是冰凌花

是大自然这位绘画大师的天然之作

没有临摹、没有写生

没有纸张、没有彩笔

浑然天作

一张张美丽的冰凌花就跃然在人家的窗户上

不知哪位调皮的小孩

在冰凌花旁印上小小的唇印

一排排的手抓印……

给美丽的冰凌花画面增添几分活力、几分调皮

二 : 冰凌花

一连几天,寒风凛冽,气温骤降。早上走进教室,给学生布置了作业,无意间被两边窗玻璃上的冰凌花所吸引,心驰神迷,陶醉其间,一时间竟至浑然忘我。

冰凌花是大自然的杰作,是严寒隆冬的宠儿。它孕育在傍晚,诞生于午夜,盛开于凌晨。虽然只是水汽在玻璃上的短暂逗留,纯属游戏之作,但毫无人工雕凿之痕,说不上鬼斧神工,也算是自然天成。近三十块窗玻璃上面,冰凌花竞相绽放,毫不雷同。灯光照射下,朵朵瓣瓣熠熠生辉。长的,或如彩虹横挂天际,或如柳枝摇曳枝头,或如艺术体操飘飞的绸带,或如海底摆舞不停的藻荇;短的,象珊瑚簇拥,象沙棘藜绵延不绝,象雪山上晶莹剔透的雪莲,象烟花在空中绽放。有的均匀密布,仿佛为你展现一堵盛夏里繁茂的爬山虎短墙;有的亭亭玉立,令人想起海南那一排排婆娑的椰树林;有的则是长短搭配,使人在跨过草原之后,眼前突见一片胡杨林。也有密不可分者,让你似乎走入亚马孙雨林;也有疏密有致者,让你似乎在欣赏一幅名家的山水之作。神游其中,你感受到的,是四季的脚步,是生命的脉搏,是大自然的多姿多彩。

太阳升起来了,冰凌花在阳光的温度里消散了它的容颜。先是姿态模糊,渐渐呈现原形,变成雾水,继而成水珠滑落,汇聚成溪,一直淌下窗框。看着越来越清晰的玻璃,看着窗外越来越清晰的房屋树木,我心中怅然若失,为这转瞬即逝的冰凌花扼腕叹息。

美好的事物虽不能永久存在,但往往都能如这冰凌花一样,在于瞬间之际,给人留下永恒的回忆。于是,我对着那窗玻璃上仍在不停淌下的泪珠,幻想着即将到来的春天。也许这精美绝伦的冰凌花,正是春天的使者?它带来的正是给与严冬里的人们心头的暖暖的慰籍?2008.1

三 : 冰凌花

还在冰雪覆盖大地的时候,我就盼清明节的到来,等那时上山采冰凌花,听说泡水喝能治疗心脏病,听说了就记着怕忘了。冰凌花是开在大地还未融化,天空还时不时的飘雪或是飘雨的时候。小时上山看见过那黄色的小花,在冰水潺潺的山涧傲然怒放。采过一把,漫山遍野的跑着玩,它虽然长得弱小,却能开在还寒冷的季节。在颜色单调的早春里画出了一道最美丽的风景。

想着冰凌花能治疗心脏病,就恐怕过了最佳时机。清明之前去了两次山,还真是去早了,找遍了两个山坡,一点迹象都不曾有,看见的只是白茫茫的片片积雪,和裸露的枯草乱叶,扫兴的回了家,却在衣角处发现了几个草爬子,草爬子学名蜱虫,叮咬人时把头拱进肉皮里吸血,咬人后分泌一种神经毒素,还有人被叮死。见它们在我的外衣上自由自在缓慢的爬动,吓得我盯着它看了半天,打了一个冷战。

终于等到花开时节,忙约了好友去采,临出门之前我把领口袖口都扎紧,穿了一双高筒靴子,脖子上围了一条毛围巾拒绝草爬子亲近。然后满山遍野的找,才零星的找到几株,并且都是褐色紧实的小花蕾,不过也特别的高兴,回家把花蕾插在茶杯里,加了少许的水,没多久花蕾竟然开放了,我站在阳台上高兴的细看,每朵花都是那么的娇艳弱小,花儿极致的一尘不染,闪闪烁烁中有熠熠浅媚的淡雅。慢慢吸附那淡淡的芳香,又沾染了几许安然与宁静。亦感染到唇齿留香,看它嫩黄弱小的表情,霸气又张扬,漂亮的让我不想离去。我边做饭边看花,一会去看哪棵开了,那棵快开了。傻想,若是我喝了它浸泡的水,我和它一样美丽如约该多好。

晚上,朋友打来电话说;有一个地方冰凌花可多了,有人领着咱们去,去不去?去,我马上高兴地说去。好像那一簇一簇的花已经开在眼前,触手可得。约好了时间,第二天我们骑着自行车直奔东山而去,顶着扬扬洒洒的小雪,心情极好的一路急行,到了地方等那个知道冰凌花多的人,那人叫老五,在东山垃圾场上班,他是环卫处专门修理推土机和干零活的领导,等了好一会,他才把工作安排好,就领着我们往林子里走。垃圾场设在东山里,不说味道多么的不好,单说那些塑料代,有好多颜色各异的飘在树上,挂在枝桠上,黑色的似乌鸦的巢,红色的蓝色的白色的,已经被日月褪去了原来的色采,绿色的类似冬青,淡淡的团在树叉中,在风中摇曳。也被劲风吹得鼓鼓的飘着,扔是刮得牢牢的不下来,有的袋子的边缘已经被风吹日晒的呈薄的锯齿形。老五边走边说;前面那地方的冰凌花可多了,有好大的一片,我每年都采。我们放心的跟着他走,听着他说话。过一片玉米地,一片树林,上坡,下坡,但是始终没看见冰凌花的影子。到是有许多的坟墓静静的落着,有的墓前插着彤红和亮黄的假花,尽管颜色鲜艳无比,但都和墓地一样了无生机,有的墓前有一片黑黑的纸灰片被风刮着,轻飘飘的抖动,看样子是刚烧过不久,还没被缥缈的小雪淋得沉重。我心里怕坟墓,表面上却无所谓的样子,走了很远,在山里的树林里穿梭,在其它的树木还没发芽之前,只有柳树条的枝干上,神灵活现的趴满了白茫茫的毛毛狗,那些穿着毛衣的狗儿们,跟猴一样蹲着,牢牢的抓住枝干,任其在风中没规则的飘荡摇曳。快临近中午了,终于看见了冰凌花,果然是多,小小的花儿矮矮的,几乎是刚冒出地面就开花了,还有不少的花蕾。在没有绿色相伴,在斑驳的残雪上,在枯黄的草丛中傲然挺立,显得那么渺小,那么艳丽,又那么绽放着极强的生命力。因为有了晴空万里阳光照耀,它们在温阳里逐步的盛开了。旁边就有好几处坟墓,有的立着墓碑,碑文的字大,我看了一眼死者的名字,就把眼神往远处的地方看,不知道里面躺着的人是男是女,或是年轻年老,也不知道曾经是否认识,只是觉得它们阴森恐怖有些害怕,或许是因为墓地旁高崇的树木很少,还是朝阳坡,利于冰凌花生长。在阳光普照下,有的冰凌花刚开了一两片娇艳的花瓣。我们远远地就被那成片,黄灿灿的美丽吸引着,立刻奔多的地方去,小心的采着。真是成片啊,拐过一个山坡,前面更是被花覆盖着,真是黄色的海洋啊,在没有绿色相称的花海里,黄色是那么的张扬活波。给颜色单调的早春拂上了一丝最美丽的生机。还有没开的小花蕾,三五成群的褐色小脑瓜神气的冒出枯草丛,有大的,小的,那时的心情是快乐的,我边采边美美的笑。因为这美好无暇的东西已经属于我了,我小心翼翼的把它装进口袋里,继续采着。我一边小心的在坟墓边徘徊着,一边看着朋友离我的距离远近,尽量往她身边靠近。因为有朋友作伴,偶尔说几句话,少了些许的害怕,心安稳多了,毕竟是思量着坟墓里躺着的那个什么样的人。正直中午,阳光足,小雪早已不见了踪影,有太阳照耀的冰凌花开得十分的娇艳。其实太阳出来的时候,冰凌花几乎都是开着的,除非刚长出来小的。傍晚太阳下山,冰凌花就合上花瓣,呈封闭花蕾状态。现在,拐过一个山坡,面前基本都是冰凌花的海洋,冰凌花很小,叶片更是细碎细小,不明显的附在花径上,颜色也不是纯绿色。只有那片片黄灿灿的花散落在大山里,显得格外的静美,像是一片梦的语言,无休止的一直开着,我恐怕惊扰到它们,轻轻的采着。腰弯久了,腰部的肌肉就牵拉得酸疼。不一会口袋就要满了。我们俩站一会歇一歇,互相看看,比比谁的多一些。我拿出手机看看时间。这时朋友的手机响了,她说是老五的电话,我在一旁听见老五要我们往回走,他要下班了。朋友撂下手机不舍地说;老五说他下班了,让咱们回去,这里这么多,在采一会吧。我说;回去吧,这些已经够喝一年的了,明年再来。我们一边往回走一边看见大的顺便采几株,接着往回走,一会老五来电问;回来了吗,朋友说马上到了。走了几步,朋友说老五来接咱们来了。我们往回走着,脚下的道实在不好走,因为刚刚化冻,地面的泥土湿滑,还有干枯的野草被浸泡得透彻,起到了助滑的效果。刚融化的冰水轻轻流淌着,前面集成了一片小洼地,过的时候十分的难走,如果想绕过去,得绕过好大的弯,我们就将就着走,可是边走边陷得深一些,鞋几乎被泥巴没到脚踝处,偶尔还得提着双肩大步快走几步,做着减轻自身体重的架势,小洼地走过了。朋友在我的身后说;老五过来接咱们了,我往前看着,只见不远处的小道上站着一个人,高高胖胖的样子,一张长形的脸几乎被肉填的满满的,一件过臀部的灰色棉大衣敞着拉链,脏兮兮的穿着,黑色的裤子被灰尘拂成了黑灰色,膝盖处明显的灰白。那双不大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看,感觉他白色的眼珠像是微红。我也看着他,对身后的朋友说;这个人不是老五。朋友说;那不是老五吗,在那等着咱们哪,尽管树枝稀疏,我依然定睛看着前面那人又说;这个人不是老五--,朋友大声说;咋不是哪,那不是在那站着吗,我边走边仔细看,那人根本不是老五,单说个头就不是,他比老五高不少。再说越走离的就越近,更是看清五官了,眼前的这个人五官轮廓浅满,小眼睛,小鼻子,小嘴,都好像浮在大脸上。年纪有三十岁不到的样子,面部表情严肃。根本与老五判若两人。我边走边想着如何绕过这个人,本不想在他旁边走过,想往前面多走几步绕过去。打心里有些怕这个愣愣没有表情的人,已经距离很近了,在我犹豫的时候,听朋友在我身后大声说;老五你下班啦。只一句话,我目视的陌生人忽的不见了,他站的那个地方什么也不曾有过。我像找掉了东西一样,四顾环视的找人,仍不见,老五在小坡的下面双手插兜,笑呵呵的等着我们说;采多少了,多不多,朋友说多。我一边溜号的寻思那人哪去了,边说;真挺多,就是兜子已经满了,也够喝的了。老五转身和我们一路沿着小路往回走,路边的干枯树枝时不时的刮着衣服,到了垃圾场,只有几个人捡垃圾的人在垃圾上刨东西,工人已经下班了。老五骑上摩托车上说;你俩慢慢骑,我先走了。说完一溜烟的消失在树林的土路上。我和朋友骑了一会,出了东山,在下山在大道上分手,各往各家的方向骑着车往家奔去。回到家门口,邻居看见我盯了半天说;你乍胖了,我呆了一下,啊了一声,不知是为自己答应说不是,还是认可真的胖了,寒暄了几句我就回屋了。进到屋里,脱了泥巴包裹的鞋,把外衣全部脱掉,扔在盆里,准备用开水烫一下,防止有草爬子跟回来。然后把冰凌花倒出来。哦,鹅黄色的冰凌花金灿灿的美啊,之前没绽放的花蕾,现在几乎全部开放了,那么多,满满的摆了一桌子,那么的干净,那么的漂亮,丝丝淡淡的花香弥漫了整个屋子,它们静静的,清澈的如婴儿的眼睛一样,一丝杂念不曾有,真是世间万物没有什么可以与它相媲美。我爱惜的把它们摆好了,窗外的阳光洒在花儿上,映得我心花开放,陶醉的连走路都轻飘飘的美。

可是,我总感到面部像是扣了一个透明的面具,既看不见又难受。用手搓了几下脸还是不舒服,以为是被凉风吹的,洗了两次脸,仍然不见好,也未见红肿和刮伤,给自己找个理由,也许是采花时低头控得。下午,好几个人看见我都问我咋地了,说看你的脸好像胖了,就是水肿的意思。我照着镜子看了好久,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难道--难道真的见鬼了。因为我心里一直嘀咕那个在树林里站着的人,到底是不是人,快下午了,我确定那个人不是人就是鬼。我心里一激灵,哦那个鬼分明在我心里清清晰晰的立着,那浅浅的五官,冰冷的面部表情,实实在在的印象印得不忘。我给老公打电话,要他下班别回家,在单位门口等我。我骑着自行车到了他们单位,下了车,老公看见我过来问有事么,我说我上山采冰凌花好像是吓着了,帮我叫叫,老公问在哪?我说;到前面的大柳树下,我左转三圈右转三圈,然后你在我的后背连拍三下,咱们别说话往回走。到了柳树下,按照我说的办,一切的事情都办好了,我们一路默默无语的回家了。冰凌花给了我治疗心脏病的良药,也让我与鬼相视几许,同时,鬼又在我心里存在了好几个小时。

四 : 冰凌花

内暖外寒结冰凌

玻璃窗上最鲜明

自然造美贴窗花

千姿百态终睡醒

不认她消融。

本文标题:冰凌花-冰凌花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73123.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