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长篇小说妻孝第二部-【长篇武侠小说】浪子江湖笑狂沙笫二部京师疑云第四十五章节;黄金购买猔猊皮,暴打无

发布时间:2018-05-12 所属栏目:第二次握手小说

一 : 【长篇武侠小说】浪子江湖笑狂沙笫二部京师疑云第四十五章节;黄金购买猔猊皮,暴打无

【长篇武侠小说】浪子江湖笑狂沙

笫二部,京师疑云

(本故事纯属虚构)

第四十五章节;黄金购买猔猊皮,暴打无赖锦衣卫。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鬼不灵忙冲着大家说道:“走!进屋子里面!喝酒去!”!就这样,九个人前前后后一大帮人,他们走到了那三间茅草房门口时,怪侠李中洲惊叫了一声,“咦!猔猊皮?怪哉!中原怎么会有这东西?”!

原来,小草房门口处挂着一张怪物的毛皮,呈现出火红与腥红色,这张毛皮是刚刚熟好的,正在挂着准备风干,也好做成衣物。(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怪侠李中洲跟着大家走到了门口,他“哎呀”了一下,就站在门口不动了。

这时侯,大家都已经走进了小饭馆,鬼不灵和欧阳山看明白了,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瞧了瞧怪侠李中洲点了点头,鬼不灵站在门口冲着怪侠李中洲说了一句:“老怪物啊,奇货啊!。怪侠李中洲犹豫了一下,他转脸也冲着鬼不灵点了点头却没吱声,而后随着鬼不灵和欧阳山走进了小酒馆。

三间小酒馆是一个大通屋,屋子里边用南、北五根柱子支撑的、东、西六根柱子支撑着,屋子里面由南边向北边共三排桌子、

每一排是五张小桌子,三排共十三张桌子,那位客官要问了,

为什么会是总共十三张桌子呢?不是十五张桌子吗?这你们就不会明白了。其中,最里边这一排是三张大桌子,占去了很多地方,尤其是靠西北角、和东北角两个角落里面的大桌子,一张大桌子足足能坐下二十个人,所以说占用了很大空间。

再说上官云与一清上人走在最前边,两个人先行走进了房间里边。这时,店小二忙点头哈腰地走了过来,笑嘻嘻地说道:“几位客人,您几位啊?”!上官云正要说话,身后边不远处传来了一个驴嗓门大声嚷嚷道:

“十个人,要一张大桌!”。上官云与一清上人二人急忙转身往后边观看,上官云顿时就笑了。

原来,是“毛驴子”赵楠巽,再看赵楠巽身边“霍”一大帮人,而且还各拿家伙兵器,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土匪”来抢劫的呢,赵楠巽左侧是鬼不灵、鬼递头、欧阳山,赵楠巽的身体右边是镖师李风、

鬼无影、萨忠臣。那位客官要问了,怪侠李中洲呢?

原来,怪侠李中洲走到了门口发现有一张猔猊皮。因为,他身上就穿着一件傥倪铠软渭甲,这种珍贵兽皮制作的护身衣服,可以善避刀枪知毒物,猔猊曽是什么东西?有人要发问了?有多少古代的英雄都曾经穿着傥倪铠软渭甲,进行冲锋陷阵、带兵打仗,不畏刀枪和弓箭。

古代的岳飞岳武穆、穆桂英、李世民、尉迟敬德、以及沐王剑英、戚继光都曾经拥有过此物。

有人要好奇地发问了,猔猊兽是什么东西?猔猊兽盛产于西藏大法明罗瓦山区,是西藏大冥轮法王管理的藏南地区的一部分。历属于亚热带与冷寒带交界的群山之中,属于无人地区,这方圆两千里地的大山区里面,山峰密集、成峦迭部,原始森林,分布高度密集,大雪山和冰川峡谷纵横。

“猔猊兽”只存活于藏南地区,在任何地方都没有见到过猔猊兽的踪迹。

“猔猊兽”,属于大型食肉动物,外形酷似狼、豹、穿山甲、食蚁兽、熊、驴的综合体,驴耳朵、狼脑袋、豹脸面、狗熊的爪子、穿山甲的身体、食蚁兽的尾巴。

“猔猊兽”由于异常凶猛和残暴,又是生活在无人烟的地区。很少有人见到过它,可是见到过“猔猊兽”的人,无一生还,全部变成了“白骨骷髅”了。

因为,“猔猊兽”,有两种特异功能:一为;喷射毒液,鼻孔里有毒液腺,二为,迷魂屁,“猔猊兽”放屁,会喷射出来一股子“毒气”,三米、五米之内,人一但闻到了,肯定被迷晕倒过去,即便醒过来的人,也会是神魂颠倒的,所以,见到过“猔猊兽的人,也是无一生还。

今天,当怪侠李中洲见到猔猊皮后,甚是感觉奇怪和十分惊讶。怪侠李中洲走进了房间,一看里面普普通通,而后一转身又一次重新走回到了门口处,站在小酒馆门口前边呆呆地发着愣。

这时,店掌柜的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他忙走向了怪侠李中洲。当他走到了怪侠李中洲面前时,深深一鞠躬笑着言道:“客官,您不是中原人士吧?从衣装上看,好像是西域人士吧”。

此时,怪侠李中洲举目仔细观察着来人。

只见此人:

粗不粗,绸不绸,蓝色冠帽头上戴。

角瓜脸形扫帚眉,眯缝眼睛一条条。

黑黑脸膛鲶鱼嘴,短矮脖子耸肩膀。

身着浅蓝斜襟衣,外套灰白色长衫。

脚下一双牛筋鞋,身高七尺不足奇。

平常面貌一般人,一看便是掌柜的。

这时,怪侠李中洲举忙冲着来人一抱拳说道:“噢!这位,我想你是掌柜的吧,我不是中原人,是鄯善国人士,来到中原是作买卖的,你们在哪里弄来的此物件。”。

二 : 【长篇武侠小说】浪子江湖笑狂沙笫一部:深山鬼谷第十二章节,黑衣人夜撬房门,玄真子

【长篇武侠小说】浪子江湖笑狂沙

(本故事纯属虚构)

笫一部:深山鬼谷

第十二章节,黑衣人夜撬房门,玄真子掌打锦衣卫(下)

老道玄真子看着窗户外边渐渐地暗了下来,他若有所思地想着今天在清源河古镇所见到的一切事情,尤其是那个闽西鬼门的人和白衣书生让他有些捉摸不定,老道玄真子盘腿坐在床边,慢慢地陷入了沉思之中。

当太阳完全沉入在黑色的夜幕下时,老道玄真子却在打坐中睡入了梦乡。(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吱吱嘎嘎”, 突然间房门被什么东西撬动了一下。“吱吱嘎嘎” 又响了几下,老道玄真子在睡眠中耳朵里听到了一些声音,他忙努力地睁开了双眼,屋内里面一片漆黑。

“吱嘎”, 很小的动静让老道玄真子警戒了起来,房门随着刚才那细微的声响之后便悄无声息地被一个黑衣蒙面人打开了。

老道玄真子睁开了警戒的双眼,透过窗户折射进来的月光看见了离自己小床三丈多远处的房门慢慢地开了。一个黑影渐渐地从越开越大的房门空间透了出来,只见这个人一身黑衣,头部蒙着脸面,左手拿着一把明晃晃的短把朴刀,一尺多长的刀刃、宽约一掌多、在月光的折射下闪着寒光。

这个黑衣人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老道玄真子假装的睡着了,暗中运动道家“内丹功”, 右手一旋将内劲集于掌心, 松腰、沉肩、下丹田运气、气运任、督二脉、而后又经心包经、再经心坎穴、俞中穴、下沉到气海穴、再入丹田,从下丹田运气再经手少阳脉、直达掌心,手掌变成瓦陇状蓄意带发。

此时,黑衣人轻手轻脚的走到老道床前不足一尺远的距离,突然间一股“阴风” 强劲的力量直冲黑衣人胸前。黑衣人正想准备用左手拿着的短把朴刀砍向老道,突然间一股强劲的风力将他推回到了门口。黑衣人大喊一声:

“老杂毛,

牛鼻子,

你没睡觉?”。

老道玄真子在黑夜间从床上站了起来,左手捊了捊胡须,右手随机拿过来身边的铁拂尘冲着黑衣人嗨嗨………一阵冷笑,慢声细语地说:

“朋友,

抱个腕吧!

什么来头?

这黑天半夜的,

你撬门,

非奸即盗。”。

那个黑衣人也仰头冲着老道玄真子O(∩_∩)O哈!一阵子冷笑大声地说:

“老道,

老杂毛,

我是来杀你的!

三年前,

你在大车店前面十几里处那片荒坟地里将我打伤,

放走了朝廷命犯,

你忘了吗?

今天我是跟随你从清源河古镇来到这里的,

非杀了你不可!

一报三年前将腿打断之仇!

今天,

老杂毛,

你拿命来,

不杀了你,

我不解心头之恨!”。

老道玄真子一听这时才恍然大悟想起来,三年前的冬天,他从虎狼山上的白云观下来想到江西龙虎山上的云居宫去拜访“今古圣人” 萧敬桑,当他背着白云观的镇观三宝之一的秦朝欧冶子大师造的“七星古剑”走到了山下五十里地处的“李家庄” 前不远处一座半山岗子坟地前,只见有三个身穿官家锦衣卫服饰的人押着一个囚犯正在坟地里一座古墓前休息。

老道玄真子从这三个锦衣卫和押解的囚犯前边不远处走过,三个锦衣卫看了看老道忙冲着他喊到:

“喂,

老道,

等等,

我问一下前边三条叉路哪一条小路是去往闽东的焉州地界?”!

老道玄真子左手持拂尘,右手拎着一个长条包裹正往前走着,一听身后边右侧不远处坟地里有那三个锦衣卫冲自己喊着,老道玄真子忙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冲着那三个锦衣卫大声说:

“你们是招呼我吗?”。

三个锦衣卫中有一个身高六尺开外,虎背熊腰的、圆饼子脸、大嘴叉、鹰勾鼻子、身穿锦衣卫专用的衣服和铠甲,还有左手拿着一把短扑刀,刀长约四尺多、刀把长约一尺半、用专用的牛皮缠包、刀头长约二尺多、宽约一掌有余,刀腕用全钢打造,这个人还有一个特点脸上眉心正中有一个红红的痦子。

老道玄真子转过身来,当他走到了那三个锦衣卫面前时才发现地上坐着一个身穿囚衣、手脚用铁镣铐扣着、脖子上还带着木板枷锁、头发蓬乱的人。那个高个子锦衣卫冲着老道就大声说:

“喂!

我说老道,

前面的这座大山叫什么山?

从哪条山路能进闽东的焉州地界?”!

老道玄真子左手一甩拂尘大声说:

“无量寿佛,

你是问前面不远处那几条山道哪条路能去闽东的焉州地界?”!

这座大山叫虎狼山,

地处四省交界处,

这三股叉道中间这条是通往闽东的焉州地界?”!

但是你们过了虎狼山后,

前面还有一座青龙山,

纵横一百多里地,

过了青龙山才是闽东的焉州地界?”!

东边的小山道是通往湖北的鄂西南地界,是去往武当山地界和大秦岭山区的,

,西边的那条山道是一直通往安徽的芜州府地界,

是黑龙山和青芝山地界,

你现在所处的地界是江西的赣州地界,

是通往龙虎山和三清山地界的。

几位官爷,

听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吧?

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锦衣卫中左边那个矮个子正坐在荒草丛中坟头上吃着烧鸡,只见他左手捧着黄皮纸,纸里包裹着大半个烧鸡,嘴巴里正嚼着鸡肉,右手拿着一个鸡腿,鸡腿已经被吃掉了一少半,满嘴的连毛胡子已经沾满了油,嘴巴周边全是油。吃得正香呢,一听老道玄真子问他们,他忙先开口大声说:

“哦吖,

你别问我们从哪里来的,

你告诉我们,

哪一条山路通往闽东的焉州地界的龙江府(政和县)!

我们到龙江监察都卫司办公!”。

矮个子锦衣卫刚刚说完话,那个高个子锦衣卫又开口问:“喂,

我说老道,

你费什么话呀,

我们问你,

哪条山路去闽东的焉州?

少费话!”,

老道玄真子一看这三位气不打一处来,好啊好啊,你们是官府不假,也太牛逼啊,上这荒山野岭装牛逼来了,这山是道家自己的,让你过去,是遵重你,不让你过去,一高兴兴许将你三个先杀后埋就埋葬在这荒山野岭里,老道玄真子脸面不动声色,心里却十分生气。

这里得交代一下为什么老道敢这么想,因为大明王朝将“道教” 遵命为“皇家国教”, 每一位老道都有生杀大权,这是开国皇帝朱元璋亲手朱沙大笔手批“皇教十二权典” 中第七则里注明凡一切入道道士遇官军、衙役、锦衣卫、兵丁凡有不越行为、不端正者,言语冒犯者,道家道士皆可自行处理。正因为如此才从明朝垫定了“道教” 拥有自己的山林土地和严格的道家规律,即便今天也是如此,不管是哪个朝代,道士都被称为“局外人”, 不管世间多少事,它们都不会过问红尘中的人和事。

正因为朱元璋亲手朱沙大笔手批“皇教十二权典” ,老道玄真子才敢不在乎这三个锦衣卫。只见他看了看三个锦衣卫却没有出声,一脸满不在乎样子。这时右边那个锦衣卫一看老道没正脸看他们,也有一些不高兴了,他从荒坟上站了起来,左手握住腰中挂着的腰刀,右手一指老道大声喝嗤道:“喂,

我说小老头,

别他妈的不识抬举,

给你脸你不要脸!

我问你走哪条山道去闽东的焉州地界?”。

这时,老道玄真子眼珠子一瞪忙开口大声说:

“无量天遵,

几位别已为你们穿上了这狼皮就可以虎假虎威,

就是当今皇上见到了贫道也得鞠躬行礼!”。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三 : 中篇小说<阳光•女神>第二章、手段得逞

到家的时候,即将落山的太阳,烧红了西边的半边天,一整天不敢出门的老人小孩,现在都像是从笼子里释放出来的小鸟,自由快活地嬉笑着,散漫或游戏。

崔璨一脚跨出车门,便被这活跃的旁晚气氛感染着。“哥,我回来了!出来打球去!”

“哎呀,你们到哪去了?下午这么高的温度,没把自己热坏?”阿姨端来一杯冰水,急切切地问。

“今天学校开学呀,我去报到!”崔璨喝了一口冰水,又把杯子还给了阿姨。“哥,出去打球!”

哥哥总算从房里出来,脸上的笑却很不怀好意。“你去报到?”

“是啊,怎么了?”崔璨很是疑惑。(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南雅高中?”哥哥继续笑问。

“是啊,没错!”真受不了这故作深沉的装逼样!——崔璨气的心里抓狂。“你什么意思呀?”

“哈哈,你不知道你爸爸他们要向南雅捐建一栋楼吗?”

“知道啊,可是这样一来,难道我去读书就不要自己去了吗?”

“啊!要去,你自己去吧!自己去……”看来这下轮到哥哥瞠目结舌,一脸的夸张表情了。

“拿球拍打球去!”

“好好好,打球去,打球去……”

崔璨家里的这个阿姨,便是她的继母,是她爸爸的第二任妻子。而这位很玩的起来的哥哥,便是继母的亲生儿子,比崔璨大半岁而已。

崔璨大大咧咧的,心思很是简单,这继母对她还好,她就觉得和自己的亲妈也没有什么两样,就算是身边莫名其妙多出一个没有任何亲缘关系的哥哥,好像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吧?

哎!反正多年不见的自己的亲妈,她也已经记不清了模样。

好吧,好在第二天早上,睁开朦胧的睡眼,父亲就推开房门进来,嘱咐她天气炎热,今天就不要出门了什么的。

是啊,学校报到缴费的事情,夹杂在他捐建项目的工作里一并处理,再简单不过了……

崔父出得门来,被请进特地来接他的公用小车,便和兼做司机的贴身秘书小杨聊起来。

“这小女孩的心思,真是越来越难懂了!”

“那当然啦,崔总!您女儿长大了,值得高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只管吩咐,都是应该的……”

“那你趁着中午午休时间学校人比较少,去一趟南雅吧。去教导处调查一下怎么分班,她说她要和肖岚、阳光分在同一个班上。”

“呃,好的!怪不得您女儿出落得人见人爱呢,天生一副好心肠啊。她压根就不懂得怎么给人添麻烦找渣嘛,,就这么个事情,太简单了,呵呵……”

“那你也要调查一下,这肖岚我倒是在自家见过几次,是她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可是那阳光是什么来路我可不知道呢,要是个不良少年,下流渣渣,你也把他们三凑在一起?”

“呃,老板教训得是,我会帮您办妥的。”

父亲走后,崔璨一个人窝在房间里,为自己的这最后一天暑假生活开启了网络模式。想起刚才父女交谈的时候,那语气和神态,好像很有灵犀的样子,可是那女孩特有的小心思还是委屈地蔓延开来,

聊天软件上除了几个泡在游戏里的小子在线,并不会有什么让她疏泄心情的出口,天造地设般地在那里等着,——闺蜜肖岚的头像是黑的。和很多与她交换号码的女同学一样。

她肖岚说过,还没曾奢望过这一根网线,就能把自己和公主般富贵的崔璨再拉近些距离,因为他们之间的距离够近了,近的不能再近了。

家里没有电脑,肖岚也没曾想过让家人为自己置一部智能手机,真是穷人家的孩子,越长大越世故,这让一样也在蹭蹭地往成熟里长的崔璨颇有些气恼。

可是也没办法,她好像毫无理由地,注定就不是个陡有公主外壳的红漆马桶,因为那一副柔软的,善解人意的菩萨心肠 ,竟是那样清晰地写着自己的名字,然后不偏不倚地坐落在了自己的躯壳里。——她想,她的成熟只需要行动上的历练,而不是世故的渲染。

百无聊赖的,看着那些黑漆漆的头像,在记忆里搜寻他们的过往,——旧时候的模样怎么都是那么的可爱?指尖在键盘上飞舞,留下的只言片语都是心里最真实又美好的感触……好吧,你们偶尔去了网吧,打开自己的看到我的留言,也不至于那么沉寂?

阳光!此刻的他,在干什么呢?

他家所有的积蓄,便是与他相依为命的母亲那间豆腐作坊,然后在菜市场里有个交了费用的摊位,母亲的工作在此,吃喝拉撒睡都以此为根据地。

为了让少年阳光的心思不至于过多地浸泡在做母亲的艰辛里,母亲给他租了一间还算整洁的小地下室,作为他的书房。

所以一个暑假下来,他除了帮母亲干活,生活还是可以有些享受的。比如说有一台小小的电风扇整晚整晚地工作着,为他燥热的身躯降温;有一个不大的窗户敞开着,那白花花的炙烤与钢筋水泥天水一色,便是他对这世界最另类的感知……

“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意欲捕蝉鸣,忽然闭口立。”

所以,此刻的崔璨要想象,完全可以想象出那一个在窗前摇头晃脑的少年,还算健硕的整个身躯,有一大半是被简单的短裤背心遮掩不住的,——那被城市里自来水飘出来的特有白皙,是怎样地散发着青春的荷尔蒙气息!

快要下班的崔父坐在办公室里,把最后的一刻钟时间留给了南雅高中的教导处张主任。

“崔总,您好啊!”

“哈哈,张主任,你好你好……”

“天气这么热,劳烦您又多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哪里的话,哪里的话……听说崔总的女儿也看中了我们学校,一门心思只想来我们学校就读,真是不胜荣幸呀!”

“哎,就是呀,这孩子性格倔强,女大不中留啊!”

“他要去南雅,我本来想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这是在自家熟悉的圈子里,也是给她一个把握自我的机会……”

“是啊,崔总您做得太对了!”

“可是现在,她小小年纪,竟然还会懂得利用背景关系,向学校提要求哦?你看这,这真是……哎,把我气死了!”

“崔总您谦虚啊,有女如此聪明独立,可不是一般的福气呢。”

“福气?哪里来的福气?哈哈哈,还是张主任看得开,会说话啊……”

“那是,干这行的嘛,哈,行话您还不信?”

显然张主任这几天忙得焦头烂额,是没多少兴致与崔父客套来客套去的,他两手捏着自己的公文包,站起身来像是急着要告辞而去。

“哎,至于您女儿提出的那么点要求,挺容易办的嘛。您秘书小杨跟我解释过了,我会办的让大家都满意的。张总,您就放心吧……”

于是崔父也适时把一张支票递到了他手上。张主任上前一步,利索地从包里掏出收据本和笔,弯腰在桌沿快速写着,最后撕下客户联向崔父递去。

四 : 【长篇武侠小说】浪子江湖笑狂沙笫一部:深山鬼谷第七章节,道士暗镖打五鬼,神秘二怪

【长篇武侠小说】浪子江湖笑狂沙(七)

(共60万字)

(分五部二百个章节)

(本故事纯属虚构)

笫一部:深山鬼谷

第七章节,道士暗镖打五鬼,神秘二怪现酒馆。(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道士玄真子一看不动手是不行啦!西边墙根桌上站起来五个人,已经有两个人拉家伙往他这边走来,心中一想“干脆!干活吧!”,道士玄真子身形一变,左手拿过来桌子上的拂尘,右手一撩道袍往腰中一掖,脚尖点地“蹭” 的一下从屋里往开着的窗户外边飞了出去。

当道士玄真子站在窗户外边的空地上时, 那个跟道士玄真子动手的人,大吼一声:“杂毛!老道!你别走!老夫非取你的性命不可!”,这个人说完话后一个“饿虎扑食”, 一下跃出窗户来到窗户外边的空地上 。

这个人一个驴打滚从地上站了起来,而后一个“白鹤亮翅” ,左手臂展开,左手拳变掌,右手掩在右腰后面右手变成了虎爪, 左腿下蹲脚尖点地, 右腿半蹲,一亮相架势甚是好看。这时另外两个彪形大汉也转身冲出房屋来到了门口外边。后面又一个小矮胖子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双短把三角铲, 长约二尺半左右、从头到脚全是五金合钢打造而成, 左右双手一分站在了小饭馆门口。

道士玄真子左手持拂尘、右手往上一撩做了一个摸胡须的动作, 只见一瞬间不知道从处来的三道白光一闪,

“扑…扑……扑…”,

“哎呀………哎呀……”,

“不好,有暗器!……”,只见跟着道士冲出来的那个人双手紧紧地捂着裤裆, 他脸色惨白、惨痛地叫唤着,还没过几秒钟,只见那个人的裤裆, 底下的地上已经“滴滴………漓漓……啦啦啦!”流淌出来不少鲜血…………

小饭馆里正吃饭的人们也不吃饭了,“呼啦啦……”全都从屋里跑了出来看起热闹来,有两、三个人不怕事大,站在窗户边上冲着外面喊了一句,

“好啊,

加油哎!

打嘿!”!

另外两个彪形大汉也同时受了伤,一个用手捂着胸口、另外一个人用手捂着肩膀子,而且两个彪形大汉全部倒在了地上直打滚,土地上已经被这两个彪形大汉身上流淌出来的鲜血染成了红色。再说后面冲出去的两个人上去扶起来这两个彪形大汉,半蹲着冲着道士大喊道:“杂毛老道,你听着、我们是天皇门的五大护法, 今受你暗器所伤, 青山不改、绿水常流,你敢报上你的真名实姓,来日我们一定报仇雪恨!咱们来日方常!”,此时,道士玄真子一纵身跃出去一丈开外,而后冲着这几个人一抱拳大声说道:

“贫道自幼出家终南山广纯宫,

道号玄真子,

是龙门松阳派人,

现居住虎狼山上、

纯阳宫,

如果想报仇、

你可以上山上找贫道便是!”!

这两个人互相看了一下,而后扶着受伤的三个人就往大道上走去………

道士玄真子一看这五个互相扶着走远了,自己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

“冤孽!

武林又要互相残杀了,

恩怨何时能了!道士玄真子说完话后一扬拂尘转身走进了小酒馆。

看热闹的人们也慢慢散去了,在人群中有两个人一直观注着道士的一举一动,其中一个人身披白色大氅、头扎白色缎子条勒顶、头戴青缎子鸭尾巾、顶梁镶嵌着和田白玉、驴肚子脸、尖儿朝下、大下巴、正写的八字眉、眉毛头平展、配套的大眼珠子,好像个猫头鹰、满脸疙瘩,大疙瘩,小疙瘩,二拇疙瘩,姥姥不爱的痔疮疙瘩,这脸盘子上整个一个山区地形图,脸中间一个鹰钓鼻子,小薄片嘴,留着美公髯,乐哈哈的,眼却露凶光。

这个人身披白色大氅,里面穿着短打衣靠、上身穿白色武行衣服、下身穿灯笼滚裤、脚下穿着踢死人的纯牛皮大洒鞋、左手一个大号长长的“大烟袋”, 背后斜插着一把铁扇子。

只见此烟袋十分特殊,长约二尺多、烟袋锅足有小孩拳头大小、烟袋杆全是纯铜打造,整个大烟袋全是五金纯铜打造。一般人来看,这只是一个烟袋而已,熟不知这却是成名兵器。

这个书生般的人拿的这只大烟袋杆内暗藏18把小飞镖,用时一按“嘣簧”就从烟袋嘴里发射出来,再看烟袋嘴却是一个圆圆的绿色玉脂羊脂玉套,套在铜杆的管上,在明朝时代练武术行当里又叫 “拦面叟”, 属于道家上三门的奇门兵器。

白衣书生站在人群中一直观察着道士的一举一动,他时而点点头,时而摇摇头,当人群逐步散去了。

他也慢慢悠悠的走进了小酒馆。

此时,店伙计虽然脸都吓白了,哆哆索索走向前去问书生:“先生,

这边请!”

请这边走!”!

白衣书生一看小酒馆十几张桌子快人满为患了人还挺多。

店伙计领着白衣书生就往道士玄真子对面的小桌前走了去!

白衣书生就在道士玄真子对面的小桌前坐下了,他随手将特大号“大烟袋” 放在了桌子上。

白衣书生抬头冲着身边的店伙计说:

“店家!”,

“有酱牛肉没有?”!

店伙计忙从肩膀上拿下来毛巾擦了擦桌子,一甩毛巾又重新撘在了肩膀上。而后左手拿过来桌上的白瓷茶壶,打开茶壶盖、白瓷茶壶里面有现成的茶叶,右手忙将手中拎着的热水壶的开水倒入白瓷茶壶里笑哈哈地忙回答说:

“有哇!

有酱牛肉、

天天新酱的!

今天一大早酱好的,

我们这店虽小,

但货物齐全!”!

白衣书生笑了笑忙说:

“那你给我炖一个白斩鸡、

二斤酱牛肉、切半斤用盘子端上来,

剩下的一斤半、用纸包好我带走,

另外,

再来半斤女儿红,

再来一个烧青椒、

就先要这些吧!

等着缺什么了?

我会再叫你来……!”。

店伙计忙记了下来,转身就往厨房走去!

这时,白衣书生一边观察着道士,一边伸手将桌上的白瓷茶壶拎了起来,拿过来一个茶杯他往茶杯中倒满了茶水。

白衣书生一边喝着茶水、一边听着旁边人交谈………

再说,另外一个人也在关注着道士的一举一动,只见这个人也跟着人群散到了一边,他并没有走进小饭馆。而是走到了饭馆对过两丈开外的一颗大榕树下,他将手中拎着的一件用布包裹的东西偎傍在树下。他自己往地下盘腿一坐,正好对面就是道士坐着的窗户口,静静地观看着对面窗口里道士的举动。

只见此人身披黑色大氅、头上戴着一个带有黑沙的草帽,帽沿黑沙下垂遮住了脸和头部、大氅里一身黑色短打衣靠、上身穿黑色紧身武行衣服、下身穿黑色灯笼滚裤、脚下穿黑色软底千层底鞋,这个人一直在观察着周围每一个人的举动。

他坐在大树底下呆了一会,随后站起来走向了小酒馆,当他走进酒馆时从里面急冲冲走出一个人,“咣当” 一下撞到了这个戴着黑沙草帽人的身上,

“嘿!你没长眼睛啊!

怎么往人身上撞啊!”。

只见撞人的人开口满嘴酒气,大大咧咧地呵呵一乐回答到:

“我还以为是狗进来了,

原来是个大活人那!”。

再说那个戴着草帽黑沙蒙面的人,走进小酒馆被从屋里面出来的人给撞了一下,而且还出言不逊、狂言要打人。黑沙蒙面的人一听对面的醉汉不说人话。

黑沙蒙面的人堵在小酒馆门口不进去,反而开口说:“你骂谁呢?怎么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黑沙蒙面的人刚说完。只见那个醉汉一瞬间打出一拳,黑沙蒙面的人不慌不茫右手旋腕掌变虎爪直接㧓来人的拳头。转瞬虎爪抓住了那个醉汉的拳头往胳膊反方向一转,只见那个醉汉“妈啊!

妈啊!

啊啊……”!直叫唤。

黑沙蒙面的人手一松,抬左脚就踢了出去。再看那个醉汉“噔………”几步栽倒在地上。

那个醉汉倒在地骂骂冽洌的说:

“你他妈妈的,

找死啊!

我今天给你放放血,

也叫你知道!知道!

马王爷三支眼!”,

那个醉汉说完一个驴打滚从地上爬起来。只见一道寒光直冲着黑沙蒙面的胸口打了去。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

本文标题:长篇小说妻孝第二部-【长篇武侠小说】浪子江湖笑狂沙笫二部京师疑云第四十五章节;黄金购买猔猊皮,暴打无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72875.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