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李老汉的幸福生活小说-幸福化小康:游李坑

发布时间:2018-03-16 所属栏目:懒汉的幸福生活

一 : 幸福化小康:游李坑

    在一个下着濛濛细雨的日子里,我们坐车来到了位于婺源县的李坑村。这儿风景如画,四周溪流纵横,如诗如画。
    村子东西两侧,各有一条小溪,缓缓地流着。站在山顶上,俯视村子,村腰上就像系上了小溪做的绸缎,闪烁着片片银鳞。小溪两侧停着小船,一些挂着红灯笼的小船,显得格外醒目。七、八座拱形的石桥遥遥相对,横跨在碧绿的小溪上。我来到了这里就感觉悠闲多了。
    来到李坑村,你一定想知道这里为什么叫“李坑村”?让我来告诉你吧:抗金英雄李知诚和抗元英雄李芾都是李坑人,却正巧出现在同一个村子里,正巧他们俩又同姓李,“李坑村”的“李”字就这样来了。“李坑村”位于衢州,凡是有山有水的地方都称之为“坑”,再加上前面的姓氏,就是今天的“李坑村”了。凡是去过李坑的人一定都知道,这的建筑物和浙江的建筑物是完全不同的: 当你站在桥头时,你会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历史离我们很近,历史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远。李坑的古建筑群毫无疑问是当时最为华丽的建筑,但在现在已失去华丽的一面。白墙上镶嵌着古色古香的雕花和书法已经残剩无几。还有灰色的屋瓦,黑色的房檐都破的只能用塑胶板来代替,而脚下的青石板路却是刻满了岁月的伤痕。而在近几年中,政府已给住在这儿的农民装上了电视,用上了煤气灶,有了沙发,有了生意,可怎么也抹不掉小桥流水的古朴风情。
    今日的李坑村比以前的李坑村更多了几点富饶。

二 : 张老汉的幸福生活

张老汉今年七十岁了,到江西的农村生活近三十年了,中等的个子,满脸的皱纹,难得的发亮的黑发,手上打满了老茧,天冷的时候,身上穿着黑妮子大褂。在他的身上最能体现中国农民的勤劳淳朴的劳动本色,在我的印象里,在大热天,在严寒的冬天,都可以看到他在田间忙碌的身影。人还没有开始说话,脸上就堆满了笑容,说话的语调是慢节凑的。他精神乐观向上,从不言累言哭,为人诚实,我从心底升腾起对他崇高的敬意。

张老汉本是安徽人,由于为人本分老实,家庭贫穷,到三十岁了还没有说上媳妇。安徽人有一个风俗习惯,那就是能在外地说上媳妇,并能在外地生活,这就是能人,让人很是羡慕。我的侄女婿就是安徽人,他兄弟一人,爸爸还是村支书,他是一名工程师,离家千里之外到我二哥家做倒插门女媳,去年侄女还生了个儿子,二哥一家春风无限。侄女媳到安徽的老家探望父母,村上人纷纷投去羡慕的目光。

张老汉的媳妇我只知道姓曹,三十岁的时候,丈夫患上了痨病,在大热天一口气没有喘过来,就撒手人寰,可怜丢下三个嗷嗷待哺的三个儿子,大儿子当时还不到五岁。张老汉经熟人介绍和曹姓妇女组建了一个新的家庭,共同担当起抚养子女的责任。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国农村的生活大都还没有解决温饱,为了养家糊口,张老汉披星戴月,天刚蒙蒙亮,就起床了,牵着条老黄牛,肩上杠着犁耙,口里还不断吆喝着。他家的责任田就在我家的门前,老伴在家喂猪烧饭洗衣服。他一出门就是一整天,老伴给他送茶送饭,夫妻恩恩爱爱,我很少看到他俩吵嘴。

老黄牛在他的吆喝下,低着头在认认真真地干活,空气中带着新翻的泥土的气息,还有稻田里游来游去的泥鳅,形成了乡村恬然静谧的耕耘的画面,叫人心醉。天空中有翩翩起舞的小燕子,有时像黑色的闪电,在头顶一晃而过,让人感觉充满了春天的生机。在劳累之后,张老汉和妻子坐下来,俩人还在悄悄说着情话,从他的神情里感觉到对妻子的疼爱,对孩子的担当。

在炎热的夏天,知了在高高的树梢上长鸣,村民三五成群躲在树荫下纳凉,金色的稻海此起彼伏。张老汉跟妻子冒着酷暑,在稻田拔杂草,头上黄豆大的汗珠不停地流下来。曾有一回,他眼冒金星,突然晕倒在地上,他中暑了,生命垂危,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我给他端来了一杯开水,把他扶到阴凉的地方,拼命地捏他的人中,总算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这样,他与我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由于收入低,他家的三个孩子读了几年书相继离开了学校,每每提起此事,他嘘嘘不已。他组成家庭以后,不再生育,不是他没有生育能力,而是考虑孩子多,生活艰难。他依然年年从土里刨食的,他精心耕种着脚下的每一寸土地,来获取食物,维持着活下去的希望和对未来的梦想。以前能活下来就是希望,每一餐能吃饱就是梦想。他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伺候着那片土地,每日每日抬头望天,希冀上苍能风调雨顺,期望着收获的季节能获得更多的粮食,能让家里的老老小小每日都能吃上饱饭。(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张老汉每日都会到田间地头上看看自己田地里的庄稼。看看是不是该浇水了,是不是该打虫了,是不是该除草了,是不是该施肥了……对于张老汉来说,土地就是他的生命,伺候土地就是他的职业,收获的粮食就是他的薪水。

到了庄稼收获,脱粒—晒干—扬沙—装袋,就到了交“公粮”的时候了。张老汉说,看着辛辛苦苦收获的粮食从自己手里交出去,不是不心疼,但是种着国家的地,就要交给国家粮食,而且一分也不能少交,尽管自己也不够吃。

就这样张老汉含辛茹苦把三个孩子养大成人,如今三个孩子早已成家了,儿孙满堂,他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我是一位中学教师,他的孙子在我班上读书,每天学校总是第一个他送孙子来学校。本来他的孙子考上了县重点初级中学,如今农村的孩子大都拼着命到县城学校去读书,可张老汉百般阻扰孙子去县城,硬是把孩子放到我班上,说把孙子放到我班上他才安心。他的孙子聪明机灵,读书勤奋,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2010年被录取到南昌大学,如今大学毕业后在欧菲光公司做了名工程师,工作第一年就买了小轿车。这个孙子成了张老汉的骄傲。

这几年国家对农民实行农业补贴,种田不但不用交税,国家还给钱,这是开天辟地的盛事。张老汉身板硬朗,这两年国家又对农业高度重视,张老汉买了农机,国家给了资金补贴,他种着十多亩的稻田,全都是机械化造作。他的精神容光焕发,尽管七十岁的人了,好像焕发出第二次青春,老头还买来了大量的农业科技杂志,每天还专门抽出一点时间来学习科学知识。

你别以为中国的农民孤陋寡闻,没有见过世面,那你本身就是孤陋寡闻了。与他们交谈的时候,他一样知道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最新动向,国家今年对农民有哪些优惠政策,袁隆平最新又研究出了的杂交水稻亩产又有多少斤?去年他从电视上看到袁隆平研究的杂交水稻亩产高达一千二百公斤,他高兴得彻夜难眠,从不喝酒的他竟邀请我陪着他喝了个痛痛快快,他说心里就是格外爽。如今他的稻种全是新品种,大米晶莹透亮,每当收割完毕,站着排队买他的的粮食,高兴的整天合不拢嘴。

如今的张老汉又遇上了高兴的事情,国家实行户籍改革,他的三个儿子都在城里买了房,以前为户籍而伤透了脑筋,现在不用愁了,可以成为正式的城市市民了。国家又实施了医疗农保,他再也不为大病的医治而犯愁了。而今他每月还有养老保障金,每月还按时领取工资,张老汉心里真是乐开了花。

张老汉最近又有新的宏伟计划,他由于年龄已大,他的儿子不再让他从事体力劳动,叫他到城市去生活了,他说故土难离,还是在乡下安静,他又开始学太极拳和广场舞了,他说幸逢盛世,他真想再活一百年!

三 : (小小说)老孟的绝活

老孟在修理行道中赫赫有名,一手绝活无人不晓。

这几天老孟打蔫了,总是萎靡不振,仿佛心事重重。

一位奥迪客户来厂修车,总感觉发动机不正常,修理工们围过来查看,谁也没有发现什么,有人喊:“孟师傅,您给听听。”老孟慢悠悠来到车前。

一种不易觉察的异响,混杂在轰鸣的发动机声响中间。为了确定自己的判断,老孟叫徒弟拿来了听诊器,诊断一阵就离开了。

车间办公室里,老孟对奥迪客户说,需要拆解发动机,里面连杆有问题。

客户寒暄了几句,办了交接手续告辞了。(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发动机拆解完,什么故障也没查出,老孟把晚上休息的时间都占用了,只有一个结论:发动机没有任何问题。

记得去年,有个客户修车,老孟整整三天才给搞定,客户买来高档香烟、绿茶,非要感谢老孟,老孟说:该收的钱厂子都收了,谁赚点钱也不容易,死活不要。后来才知道,那个客户连4S店都去了,还到过几个修理厂,故障愣是没有排除。老孟的手艺,让那位客户刮目相看。

现如今,奥迪却把老孟的脸面丢尽了。

那天,一辆车到公司来办事,仅仅从老孟眼前开过,随后,对老板说,你朋友那辆车,正时皮带要断,真顶了气门麻烦就大了。

老板和朋友一说,朋友急了,不可能,正时系统都是刚换的,还没一个礼拜呢。当老孟将仅仅连着三分之一的正时皮带拿过来时,老板的朋友瞠目:怎么会这样!老孟端详了一会说:估计配件是假的。

老孟的绝招,大家给起了个外号:顺风耳。只要你的车从他眼前驶过,马上就能断定有什么毛病,这可是多年的硬功夫,不是闹着玩的。

难道这次就折了?难道几十年的经验靠不住了?

奥迪发动机怎么拆的又怎么装上。试车,似乎还是有异响。

老孟面子薄,决定不能再干了,可是老板一定挽留。

老孟有一段时间没有上班,听说他回农村老家了。他的老乡带回信儿说:老孟有些傻了,每天带着个助听器,谁和他说话都要重复两遍,他却大门大嗓喊得人心慌,是怕和他说话的人听不见。

四 : 老李的幸福(原创)

多年以后,竟然又一次和老李邂逅了!

十七年前,我在山寨学区一个叫新庄的村小学任教。新庄学校是一所山区学校,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很少有外人光临此地。学校里八九十个学生,五个老师,我们的业余时间就是靠喝酒排遣寂寞。我们五个人,两老三少,每次也就喝一捆啤酒(一捆是九瓶),日子久了,那间东倒西歪的仓库里竟然积攒了几十捆空酒瓶,便托说着寻找收购酒瓶子的人。

一个夏日的傍晚,一个身材矮瘦,浓眉阔脸,眼窝深陷,眼珠子略黄,头发蓬乱,戴一顶油渍麻花的蓝帽子的汉子,怯怯地在大门口张望。我上前搭话,他有点讨好似的问我:“听人说,你们这有酒瓶子卖?”

“有啊,多着呢!”

“卖给我行不?别人一个瓶子一角五,我给你们一角六。”

“一角钱吧,你全部弄走,把人挡挂的!”我打开贮藏室的屋门,叫他进去装瓶子。那汉子一声接着一声的说着感谢的话,如获至宝的奔进了潮湿黑暗的贮藏室。(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那些空酒瓶装了满满的两大麻袋,那汉子急切地给我说:“校长,天黑了,我只能背一袋子回去,剩下的这袋子我明天一早来背,寄放在你这一晚上,能行不?”我很爽快的答应了,只是不解的问:“这一麻袋少说也有一百来斤,这儿距山寨街道差不多十里路呢,你怎么弄回去呢?”

“从山上走截路,我就背回去了。”说罢,很利索地从一个帆布挎包里掏出一根尼龙绳子,三下五除二地绑扎好了,又一次向我说了几句十分感谢的话,最后他蹲下身子,把绳索套在肩膀头上,往起一拾,没有成功,我伸出手拽了他一把,他才很费劲地站起来,还往前窜了几步才立住身子。我劝他弄辆车子拉回去,他笑着说:“咱这小本生意,也就挣个辛苦钱,哪能雇得起车呢!”

站在学校院子里,我看着那汉子爬上了北山,一个绿色的麻袋在缓缓地、艰难地往上移动,走不多远,他就借助地埂楞休息一会,不到五百米的山坡,他爬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休息了六七次才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以后慢慢的熟了,知道了他姓李,三十出头的年纪,老婆在三年前跟上一个弹棉花的人跑了,给他留下了一个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父子俩就相依为命了。街道里人多地少,靠二亩地很难过上好日子,做生意又没有本钱,只好干起了收破烂的行当,虽然很辛苦,但是一年也能弄个千儿八百的,娃娃的念书花销、添置衣裳啥的也就够了。老李说,他身体硬扎着呢,吃点苦没啥,只要能把儿子供着好好念书,娃娃将来有出息了,他也就心满意足了。每次说到儿子,他那黑森森的脸就变成了一朵灿烂的黑牡丹。

知道了老李的情况之后,我们就不再收他的钱,把积攒下来的空酒瓶,废纸之类的都无偿的送给他,可是老李不干,说什么也要付钱,为了不使他难堪,我就叫他每次来收酒瓶、废纸的时候,给学校带几包火柴,算是收取了他的一点钱,也维护了他的自尊。

我在新庄学校任教五年,就这样帮了老李五年,虽然很是微不足道的,但是老李却感恩戴德,逢人就说我们对他的恩惠。在我离开山寨之前,老李一直是靠自己背收购破烂的,只是因为他的实诚、他的不幸,好多人都愿意把废品卖给他。良好的人际关系,使得老李的生意逐渐有了起色,收入也逐渐丰厚了起来。我知道,在老李的心里有一个不倒的信念,这就是盼望着儿子将来有出息,日子比自己过得舒坦。其实,这也是每一个做父亲的信念!

从新庄学校调离之后,再没有见过老李,只是他那背着一麻袋酒瓶子在山道上艰难地挪移的情景,一直深深的烙在我的记忆上。

上一个周末的早晨,我听到外面喊收空酒瓶、废纸,就忙着趴在阳台上叫,因为家里积攒了不少大大小小的纸箱子,很占地方的。那收破烂的汉子听到我的喊声,便停下人力三轮车,折进了单元门。当我打开房门的时候一下子愣住了,来人竟然是老李,十多年未见的老李!他也认出了我,兴奋地直搓手,我急忙把他拉进屋里,请他坐在沙发上喝茶。他赞叹着我的本事大,把楼都买下了。我也仔细地打量了一会老李,他的精神很好,但是岁月的痕迹写满了脸庞,头上依然戴着一顶蓝色的帽子,只是很洁净,远非往日的油渍麻花,稀稀拉拉的头发几乎全是灰白色了,那黧黑的脸庞依然黧黑,只是光亮润泽了许多,自然是日子过得滋润了的象征。

我问他现在在那里住,过得怎么样。他很兴奋地告诉我,他到城里收破烂也有四五年时间了。儿子去年结婚了,还娶了一个城市户口的媳妇,原先是电磁厂的工人,只是现在下岗了。儿子是一家商场电器销售部的经理,媳妇在超市打工,小两口过的很恩爱,一个劲地挣着攒钱买房子家,他自己租住在县城西南角的一处民宅,自给自足,依然干的老本行,只是在城里收破烂不能背了,他就买了辆人力三轮车,一月也能赚个七八百块,除过自己的花销也好积攒几个钱帮儿子买房。

我夸奖他靠收破烂把儿子养育成人了,还给娶了城里媳妇,真的不简单啊!他那黑森森的脸上就堆满了幸福的笑容,脸上的每一道皱褶里都是幸福的写意,神气而自豪。正在我们聊得兴浓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说是一家人叫他去收废品。他说缘于他的实诚,现在有许多固定的货源。说着话,他匆匆忙忙地捆扎好纸箱子,秤了秤,掏出两元钱放在茶几上,不顾我的呼喊,风急火燎地跑了。当我走到阳台上看时,老李已经骑着三轮车快速地消失在人流、车流之中了。

老李的终于愿望实现了!他为了一个信念,背了十多年的麻袋,硬是用他的驼背撑起了儿子的未来,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也是一个真正幸福的人了!

五 : 幸福化小康:游李坑

  在一个下着蒙蒙细雨的日子里,我们坐车来到了位于婺源县的李坑村。这儿风景如画,四周溪流纵横,如诗如画。

  村子东西两侧,各有一条小溪,缓缓地流着。站在山顶上,俯视村子,村腰上就像系上了小溪做的绸缎,闪烁着片片银鳞。小溪两侧停着小船,一些挂着红灯笼的小船,显得格外醒目。七、八座拱形的石桥遥遥相对,横跨在碧绿的小溪上。我来到了这里就感觉悠闲多了。

  来到李坑村,你一定想知道这里为什么叫“李坑村”?让我来告诉你吧:抗金英雄李知诚和抗元英雄李芾都是李坑人,却正巧出现在同一个村子里,正巧他们俩又同姓李,“李坑村”的“李”字就这样来了。“李坑村”位于衢州,凡是有山有水的地方都称之为“坑”,再加上前面的姓氏,就是今天的“李坑村”了。凡是去过李坑的人一定都知道,这的建筑物和浙江的建筑物是完全不同的:当你站在桥头时,你会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历史离我们很近,历史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远。李坑的古建筑群毫无疑问是当时最为华丽的建筑,但在现在已失去华丽的一面。白墙上镶嵌着古色古香的雕花和书法已经残剩无几。还有灰色的屋瓦,黑色的房檐都破的只能用塑胶板来代替,而脚下的青石板路却是刻满了岁月的伤痕。而在近几年中,政府已给住在这儿的农民装上了电视,用上了煤气灶,有了沙发,有了生意,可怎么也抹不掉小桥流水的古朴风情。

  今日的李坑村比以前的李坑村更多了几点富饶。

 

本文标题:李老汉的幸福生活小说-幸福化小康:游李坑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60826.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