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61阅读

长篇都市言情小说-月仿长篇都市言情:出轨3

发布时间:2018-04-22 所属栏目:戏说人生

一 : 月仿长篇都市言情:出轨3

【3】无意发现

陈琳和杨晓丽分在了一个班组里。两人在晓丽婚前,相处的还不错。

陈琳个头1.65,人很漂亮,打扮入时,思想时尚,性格爽朗,她的个人经历有些曲折,未婚先孕,男人起先还管着母女俩,后来就消失了。陈琳把女儿托付给姑姑带着,每月按时打钱过去。

这天上班,生意清淡,陈琳用手机挂正聊的开心,笑得前仰后合,晓丽“嗨”了一声,说:“你也不怕被经理发现了啊?最近风声紧的呢。”

陈琳立刻慌张的左右看看:“死玩意儿!你就吓我吧。”

杨晓丽:“跟谁聊的呢,看你乐成什么样子了。”(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陈琳:“咋,羡慕了吧?要不,给你也弄一号,也来乐和乐和?”

杨晓丽:“不了,我都没时间,下班就回家的。”

陈琳撇撇嘴:“是是是,我看你就别上这班了,回家当老妈子去!男人有几个靠得住的。在家蹲着嫌你不挣钱,思想落伍,打扮老土,时间长了就厌烦。上班吧,又嫌你不顾家,在外面心野了。”

这话说到了晓丽的心坎里,她不由的想起在医院那一出。

家里婆婆这一次过来后,看上去较为和蔼了许多,每天下班回到家,婆婆已经闷好了米饭,每晚需要做什么菜,杨晓丽会提前电话告知婆婆,将冰箱里的肉或者鸡,拿出来解冻,等她回到家,就可以洗切烧煮了。老公袁杰好像生意上也更忙了,常在外面应酬,经常半夜才拖着疲累的身子回来。

这一天,下班时候袁杰给晓丽来了电话:“老婆啊,不好意思啦,今晚又要陪客吃饭,回不去啦!你跟妈说一声啊?!”

杨晓丽:“你又陪,我看快成三陪了!”

袁杰:“老婆,别生气嘛,等休息时候,咱们带儿子出去玩去。”

杨晓丽:“行了,就会甜言蜜语哄人呢。早点回来啊,少喝酒。”

袁杰:“是!老婆大人,啵一个,拜拜!”

下班回家跟婆婆和儿子吃过晚饭,洗洗涮涮,看了会电视就带儿子去睡了。

哄睡了儿子,自己却睡不着,拿着手机玩里面的游戏,不一阵觉得有点困,躺下正要睡,听见门响了,估计是那陪客的回来了。

迷糊困倦的她没动弹,就那么脸朝里躺着,听见老公走进来,推开了卧室门,卧室里开着台灯。袁杰看了看母子俩,退了出去。

杨晓丽听见他出去的声音,跟着爬了起来,蹑手蹑脚的走出去。走到客厅,听见没开灯的厨房里,传来老公的声音:“哎呀,刚分开就又想了啊?”

杨晓丽的脑子嗡了一下,她有些木了。退回到卧室里,继续前面那姿势,躺下。

次日,晓丽红肿着眼睛去上班,见到陈琳的时候,有些控制不住了:“琳子,我真是烦死了。”

陈琳:“吵架了?跟谁,西太后,还是皇上爷?”

杨晓丽:“你就别取笑我了,真的,这一次一定有事了。”

陈琳:“看样子要地震啊?到底咋了?快说!”

杨晓丽说起昨晚偷听到的话,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陈琳听完,气呼呼的说:“我说什么来着?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待续)

二 : 月仿长篇都市言情:出轨【69】群魔乱舞

【69】 群魔乱舞

看着刺玫瑰这反应,其他姐妹们都习惯了,只是在杨晓丽看来,似觉不大对味,心下想:这女人家看异性,这也太直白大胆了吧?想起那杜丽娘,虽说一样的夸赞,总也娇声婉转,韵味悠长,相比......哎,自己兴许是老土,想想这么多年,围着家庭转,对于外面的世界自己也真还落伍了。

一个人呆呆的想心事,却听那厢传来一阵欢叫,猛见那台上多了一个人影,纤腰长发卷曲,火红低胸上衣,是那么眼熟。忽有人拍拍她手,一看是安然,指指台上,她顿时明白过来,原来那是刺玫瑰!只见她与那猛男,围着舞台中央的钢管,双双起舞。时而妖媚缱绻,时而凌空飞旋,赢得掌声阵阵,叫好一片!

看着这旧日的姐妹,晓丽越发觉得自己这么多年,追求的到底值不值得?她陷入了沉思。

“来,我们喝酒!”海棠又黑又大的眼睛看着晓丽,露出微笑,晓丽举杯回过去一个笑容,几个人一起,碰杯干掉。

加冰块的Black Label滑入口中,初初凉意渐至烧灼,仿佛脚下飘来了云朵,身轻如燕,眼神也如燕,一起翩飞,晓丽沉睡的记忆被唤醒,那种感觉回来了,她举起杯来:“喂!我说姐们儿,干!”(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台上的表演引得喝彩不断,终于他俩一个亮相,退下台来,接着迪曲响起,几个太仔太妹拱了上去,一眨眼舞台上挤的都是人影,彩色的光柱满场乱射,到处都是伸手晃胯,摇摆不定。晓丽问安然:“怎么没见刺玫那家伙呢?”她们喜欢对她这样简称。

安然神秘地笑笑:“她呀,你就别管了,今晚准是她买单。”

晓丽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哦,这样子啊,我还以为AA呢。”

安然点点她额头:“我看你呀,简直中世纪穿越来的吧?”

晓丽觉得有点儿挂不住,为了掩饰卑微的心理她回道:“怎么啊,人家真不懂嘛。”

安然倒没察觉她少许的尴尬:“我们呐,常来玩,看上哪个仔就去泡咯,当然就这个人买单啦!看来今晚刺玫那妞运气不错。”

晓丽点点头:“这样啊,呵。”

转过头来,发现另外3个家伙也不在了,安然来扯她:“走吧,咱也上去放松放松。”

晓丽忙拒绝:“我就算了吧,看看就好,我给你们看东西。”

安然这下忍不住了,放声大笑:“看什么呀,就这几个破包,明天来也都还在这儿,真要丢了,他们也别想清静了。”

听着这话,晓丽又好奇,又纳闷。犹豫中被安然拉着来到台前舞池中,好在灯光暗,看看一个个都自顾自陶醉着,耳朵里,眼睛里,塞得满满当当的,安然一头自然顺直的中发,随着节奏舞动起来,根根像离心的线,慢慢成形为褐黄色的8字形,晓丽惊奇地看着,扭动的身子慢了下来。就在这时,忽然被猛地一撞,她回头看去,一个黑人小伙儿,白白的眼瞪着,同样白白的牙对着自己,一惊!仔细一看,原来他在对自己笑。他对她招招手,做了一个抱歉的姿势,然后一边跳着一边靠拢过来。

(待续)

三 : 月仿长篇都市言情:出轨【68】夜店散心

【68】 夜店散心

领着丁丁回到家里,和保姆一起给孩子换下衣服,然后清洗,打扫屋子。不知什么时候起,袁杰已经没有了早请示晚汇报的习惯,就算是晚上不回家吃饭,也鲜见打个招呼,忽然间她发现,一切就那么悄无声息地改变了。悲哀凄凉,像冰冷的、嘶嘶吐着信子的蛇,爬上心墙。

关于小武,会不会带来有价值的消息,其实杨晓丽的心里也不确信,死马当做活马医吧。这个家,看来散是迟早的了,在袁杰手上能否弄出一笔钱,这个侥幸一直存在。但是一想到小武的话,她就沮丧不已,觉得无望。

小保姆做好了饭,叫她来吃,接着又去照顾丁丁。她心不在焉地胡乱吃了些,心烦意乱地无所适从,想打开电脑,又觉得没意思,忽地想到安然,觉得约约她也不错,就给她拨了电话过去。

安然:“哟,美女,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晓丽脸上挂着疲惫,虽然声音极力掩饰,也一样情绪不够轻松:“也没什么,就是无聊,想看看你在干什么。”(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安然:“你联系的正好,我们在好望角酒吧,过来吧!我们老姐妹几个都在的呢。”

晓丽换了衣服,交待好保姆,就出门前去赴约了。

好望角酒吧在富春路上,是这个城市最为繁华的路段,尤其夜幕降临,霓虹闪烁,光影迷离。酒吧夜店比比皆是。

杨晓丽在好望角门口下了车,电话安然,不一阵一个衣着新潮暴露香艳的女子走了出来,在她面前立定,晓丽定睛一看:安然!心下诧异,不禁感慨,相形之下自己的服饰也太不相衬了,滋味杂陈。

随她步入酒吧,一股喧嚣扑面而来,轰入耳膜。灯光昏暗,音乐嘈杂,中央是乐池和表演台,有极亮的光束打在演出人员的头顶身上,像是闪着白光的魅影。

在散台半圆的卡座,有几个女子,安然带着杨晓丽,走到跟前,她大声地问:“有谁认识这位美女?”

昏暗光线,晓丽半晌才适应,她仔细看了看:直发齐刘海的海棠、泼辣大胆野性的刺玫瑰、娴静优雅的香草,她们看着自己,没有反应,晓丽一一叫出她们的名字,一下惹的惊讶起来。

安然坦然一笑:“你们都不认识了吧?这是丁香啊。”

“丁香?”她们异口同声道。

刺玫瑰一把拉她坐下:“你可真会长啊,越长越漂亮!”

晓丽莞尔一笑:“你还是那么会说话啊,估计树上的小鸟都给你哄下来了。”

一边叽叽喳喳,一边倒酒。她们点了洋酒,加上冰块,五只杯子,哗啦碰在一起,感觉很豪迈,很壮观:“姐妹们,干杯!”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里可比乐池中央的热闹多了,酒一下肚,一时间眼里耳里心里,就被声音和光线以及她们曾经那些火热生活的回忆,给充盈得满满的。

晓丽在安然耳旁大声地说:“你家那位呢?”

安然回过头也在她耳边回道:“出国了,要一个月才回来呢。”

晓丽道:“我说你怎么这样放开了玩呢。”

安然笑笑,没答话。

忽听得音乐骤停,灯光全暗,台上猛地打出一束白亮的射灯,照在一个人身上。他背对着观众,音乐缓慢地响起,他随着节拍慢慢扭动,健美的双臂舞动着,慢慢地,他转过身......只听刺玫瑰激动又色色的声音:“哇哦!好正的点!”

(待续)

本文标题:长篇都市言情小说-月仿长篇都市言情:出轨3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58702.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