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给天堂母亲的一封信-给天堂管理员的一封信

发布时间:2018-04-22 所属栏目:给天堂母亲写一封信

一 : 给天堂管理员的一封信

尊敬的天堂管理员姐姐:

  你好!

  虽然我并不知道你是哥哥还是姐姐,虽然我并没有见过你,可是你一定是一个美丽的天使吧,拥有着一颗童心,一对洁白的翅膀,还穿着一件白色的衣裙,头上一定还戴着一个金色的光环,所以我还是叫你姐姐吧。姐姐是不是每天都很忙是不是一会儿要给灵魂指路,一会儿又要去照顾那些受伤的灵魂呢?姐姐这么忙,不知道能不能坐下来看一看我的这封信呢?

  其实,我想问问姐姐,在天堂的入口有没有看见我的“小豆包”呢?它是我养的一条小狗,但是在几天前,它生病了,不吃不喝,之后就死了······

  小豆包长得很可爱,胖嘟嘟的,跑起来就像一个毛绒绒的小球在滚啊滚的,它身上的毛是白色的,耳朵和四条小腿是黄颜色的,豆包一点也不怕生,只要你面带微笑地朝它走过去,它会朝你摇尾巴的!

  小豆包是我的一个小伙伴,在我难过时,他会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舔我的手,好像在说:“主人,你不要再难过了,这样我会更难过的。”在我高兴时,它甚至比我还高兴,相信姐姐一定会喜欢他的。那就请姐姐收养它吧,豆包很乖的!

  祝姐姐:

  永远年轻漂亮!

    初二:吕云霞

二 : 唱给天堂母亲的挽歌

唱给天堂母亲的挽歌

——献给母亲节

文/张朝林

今年的母亲节,恰好是农历的4月17日。四年前的今天,母亲病情加重,三天后,母亲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在母亲节来临时节,母亲,您在天堂还好吗?

今天,我们依然要给您过一个母亲节。(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春天,我在母亲的坟前种下了一把萱草籽。

母亲一生爱美,却没有谁为她献上一束鲜花,今天我要为母亲献上一篮萱草。

记得每到春花烂漫、秋菊怒放的时候,母亲采回一束束山花、野菊插在酒瓶子里,点缀贫穷的小屋,芬芳一个温馨的家。有时候母亲挑拣一枝红花,别在发髻上,别出浪漫的青春,惹得小妹子呵呵笑,闹着也要一枝,插在头上。母亲啊,这一篮子萱草,能不能点缀您那边的小屋?能不能释放出我对您思念的芬芳?我不知道!

萱草,又叫忘忧草,花桔红或桔黄,清秀艳丽,花蕾如金针,此花也叫“母亲花”。《诗经.卫风.伯兮》曰:“焉得諼草,言树之背?”意思是我在那里去弄一枝萱草,种在母亲的堂前,让母亲忘却忧愁呢?孟郊的游子诗曰:“萱草生堂阶,游子行天涯;慈母依堂前,不见萱草花。”游子孟郊,在母亲堂前种下萱草,种下思念,种下深深地母子恋情,今天的我,在母亲的坟前种下的萱草开花了吗?

母亲的坟,瘦小、低矮,长满杂草。一对野鸡听到脚步声,从杂草中飞走,尖叫声远去。杂草丛中,野花盛开,种下的萱草,却黄瘦绿肥,病病殃殃,哎,我对母亲的思念,远远旺盛于这些萱草呀。爱美的母亲呀,您在房前屋经营的野花,美丽如霞,却没有经营好我们思恋的萱草啊。我们兄弟三人,给您打扫房屋,小心扯下杂草,留住山花、留住瘦弱的萱草,在坟头裸露的地方,添上新土,二弟寻来松柏小树,我们植在您小屋周围,给您种一片绿荫。母亲啊,生前您苦了一生,在阳光下暴晒了一生,在风霜雪雨中浸泡了一生,现在,您该在小屋里歇息歇息了,在绿荫下凉爽凉爽了。

花店里买来的萱草,旺盛、硕大,放在母亲的坟头,和坟头生长的瘦小的萱草、山花一道装点着母亲的小屋,也许那篮萱草会枯萎,但是我们的思念不会枯萎,我们的思念就是就像种植下的萱草、山花,花开花落生生息息,铺满母亲的房前屋后。

上香。烧纸。叩头。

青烟袅袅。在青烟里,我看到了母亲的一幕幕:

母亲在为我洗脚——我的痛风病犯了,双脚不能落地,母亲抱住我的脚,放进她怀里,轻轻地给我擦洗,然后用活血化瘀的烫药水,为我浸泡,一勺一勺地朝脚背上淋,汗水爬满母亲的额头,我分明看到母亲又添了银发,皱纹更加深刻了。我没有给母亲洗过脚,现在想洗,晚了。我的心一阵一阵地痛。

母亲在给我疗伤——那次我将左手中拇指跌伤了,手背肿成馒头,母亲心疼地捧着我的手,给我疗伤,轻轻地搓,慢慢地揉,小心地摇,无意中看到了母亲的手:那是一双粗糙、干瘪的手啊,松弛的皮,附在手背上,贴在手指上,凸起的青筋,依稀可见,这是一双从来没有闲下来的手,就是这双粗糙的手,供养我们生活、供养我们上学,我仔细端详,轻轻抚摸,我摸到了凸凹的历史,摸到了苍凉的世界,我摸到了母亲奔流的血脉,摸到了母亲母爱的温度。就是这双粗糙的手,为我疗伤,我的痛苦少了几许。

母亲在背我奔跑——那次我夜半高烧,母亲背起我跌进茫茫夜色中,奔跑七八里乡间小道,寻医看病,隐隐约约听到母亲的喘气声和一片蛙声,有一道凉凉的流星从我朦胧的眼前划过。

在这个世界里,我后悔,后悔从来没有给母亲洗过脚,从来没有背过母亲。如果有来生,我重新做母亲的大儿子,天天给母亲洗脚,背母亲游世界。

小时候,母亲给我喂奶;我是父母的第一个男孩,父母视为掌上明珠。小时候我瘦弱多病,母亲让我续吃身下两个妹妹的奶水,说是给我“壮体子”。一次放学回家,母亲坐在门墩上,等我回来吃奶,小妹子饿得在哭,母亲见我回来,撩起衣襟,一只奶塞给小妹子,一只奶塞给我,我个子高,跪在母亲面前吃奶,母亲是圣母啊。

母亲病了,我给母亲喂奶,每一勺奶我都舔舔温度,慢慢地给母亲递过去,轻轻地倾斜勺子,母亲细细地吞咽,母亲患的是食道癌,每次吞咽奶水都是那么痛苦,喉结剧烈蠕动,奶水洒出来了,我轻轻地擦去,背过头,我在落泪。

阳光下,看到那位母亲给孩子喂奶,我就会想到了母亲,想到母亲甘甜的乳汁,母亲这甘甜的乳汁一直滋润和香甜我的人生。

三 : 寄往天堂的信(一)

亲爱的外婆:

您离开我们快一年了,您在天堂快乐吗?妈妈总是担心您,说您一个九十二岁的老人,去哪也不方便。不过还好,有外公在那边陪您,您就不会孤单寂寞了。

只是,从您走向天堂的那一刻起,妈妈就好像变了一个人。爸爸本来对妈妈就不好,他走了,倒没什么,只是您,外婆,您也走了,留给妈妈的除了孤单还是孤单,除了寂寞还是寂寞,她的灵魂好像已死了。她每天早早的起床,梦游似的到菜园里干活,默默地拔着草,浇着水,施着肥;干活回到家,又无声无息地做饭,目光盯着哪儿仿佛看见您似的,呆呆的;晚上电视也不看就早早上床。只有我知道,她是整夜整夜地望着蚊帐顶悄悄流泪,家里人所有的安慰和劝说对于她都无济于事。

外婆,您去天堂的第十五天便是中秋节,“每逢佳节倍思亲”,那天周围的欢乐气氛也没能冲淡妈妈的悲痛。我本来和弟弟从儿童节后就盼望着团圆节日的到来(我们可以边吃月饼边在月光下尽情做游戏),但那天我们不了,我们不想过节了,因为妈妈会在节日那天更加想念您的,也会更加悲痛。

每次我小舅从昆明打电话回来,劝妈妈心要放宽点,不要再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再说人都有老去的时候,还说外婆您在天堂一定会保佑我们平安、幸福的。然而,妈妈才拿起电话,听着听着早已变成了一个泪人,好半天才哽咽着说:“怎么不难过?活生生的一个人,说走就一下子走了,话也来不及说一句。她在人世,我还有个说话处,现在呢,去找哪一个说……每次去上街,只看得见她曾经坐过的地方,却看不见人了……”。外婆,再这样下去,我担心妈妈的身体会受不了的。您能救救她吗?现在,妈妈喜欢吃的东西她不吃了,喜欢说的话也不说了,我爱听的故事也不讲了。外婆,您在天之灵一定会看得见妈妈的,请您想想办法来解除妈妈的痛苦吧,让妈妈重新吃她喜欢的食物,重新说话讲故事,把原先的那个她找回来,好不好?

要知道,我和弟弟需要妈妈,需要她一如既往的爱----有时,她会在村口把我们张望,有时她会在窗前把我们默想,有时她会在梦中把我们挂念,有时她又会在灯下为我们牵肠挂肚……她给我们的爱是无形的,一切都蕴藏在平平常常的生活中,然而现在……她要什么时候才能从悲伤中解脱出来呀?(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外婆,您一向心地善良,是我最敬重的人,求外婆托梦给妈妈吧,叫她振作起来,只要她高兴、快乐、健康,我和弟弟宁愿为她做任何事,愿意为她分担一切忧伤、忧愁。外婆,您能帮我们吗?

但愿外婆早些把原来的妈妈带到我们身边!

祝外婆

在天堂一切都好、都如愿,没人欺负您们!

您的外孙 辰儿

2015年5月1日

本文标题:给天堂母亲的一封信-给天堂管理员的一封信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56253.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