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小小的我-小小的我

发布时间:2018-04-19 所属栏目:经典散文

一 : 小小的我

  我叫夏子涵,今年九岁了,在美丽的琉璃河畔小学三年级读书。

  我有一头乌黑的头发,扎着两个羊角小辫儿;圆圆的脸上嵌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我有一个小巧的鼻子,鼻子下面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小嘴;我还有一对水饺似的耳朵匀称地镶在我的脑袋左右。我的身高接近一米四。大家都说我长得非常可爱,像一个布娃娃;大家又说我很文静,像个小淑女。我的爱好是读各种各样的课外书,因为只有书读多了长大才能做想做的事,有时看书入了迷我都忘了吃饭。除了读书我的爱好是练书法,因为练书法可以培养耐心,帮我改掉脾气急的毛病。我的优点是帮妈妈做家务,给家里人讲笑话。但是我有一个最大的缺点是胆小,课上发言时我总在感觉完全有把握时才敢举手,另外假如晚上爸爸妈妈不在时我也不敢一个人在家。

  这就是我,学校里的乖女孩,家庭里的开心果。

  怎么样?你们愿意和我交朋友吗?

 

  北京市房山区琉璃河水泥厂学校 三年级:夏子涵

二 : 小小的我

小小的我

朱丽冰

这几天风刮刮停停,停停刮刮,严格地把握着节奏控制着韵律,很有一番得道成仙、境界自成的感觉。

可能是感觉累了,我特意让自己休息了一天半日的,什么都没有计划,什么都没有做,很是舒爽。突然觉得,生活若是一张一弛地工作和学习,不急不徐的,况味悠长呢。

不知从何时起,总觉得老大无成,百无聊赖。这样想着的时候,就很是给自己施压加力,时不时小小地冲刺一段距离,觉得也不是没有收获。看看还有很多愿意着手的东西仍然没有时间照看,仿佛是故意要冷落知心好友一般,心里颇为不安与紧张。生命苦短,日子老远给我打个照面后就转身走去,叫我怎能坦然从容呢?我想,我不是得道高僧,道行不行,看见美好的东西逝去就是不能静心宁神,所以有急躁冒进的行为。浅薄者效仿高人的时候,也往往会正人君子一般严肃那么一两天。

晚上躺在床上也会反思,告诉自己学习和工作是忙不完的,要轻重有序,区别处置,紧扣重点,虽不能做到有条不紊,至少也懂得个火候大概。世上的事物根本就没有做完的时候,眉毛胡子一把抓,是庸者所为。至忙无成。可是,稍不留意,我就再次中招,急慌慌的,左勾拳右勾饼的,茫茫然地旋转升腾。我是快要疯了吧。(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清晨拉开窗帘,就会看到晨光中的树叶,在微亮的背景中凝重地垂着。前些日子,这些薄薄脆脆的叶子一直在翻飞,仿若速读的孩子在翻动书页,根本没有静下来的时候。我心说风也真够勤快的,一直这么刮着,竟不知道什么是累。这不?世间的事就是不敢夸,刚夸完,就发现风罢工、海休潮了,一连三天。到了第三天中午,风来了,又接着工作了,估计是休闲时间告一段落,也知道该接班续活儿了。休息过后的风特别的有蛮力,呼呼呼地好一阵猛刮,把那些个灰头土脸的树叶一把把地撸下来,然后追撵着贴地面跑。我想,风啊,你这是忙张个什么呀?你能把这些孤魂野鬼赶到何方?风可不管这些问题,他只管挥动着鞭子驱赶这些卷成团的枯叶迈开步子疾驰。他的宗旨是不能停,至于到了哪里无所谓。纯粹的为了赶路而赶路。

忙了一整夜后,风停了。清晨我起床的时候,照例看见树叶是静止的,完完全全的静止。静止的树叶不好看,我总觉得飘动的树叶才更像树叶。到了中午,风起床了,想到处走走,树枝树梢就随风摇摆,慢三快四的,完全看风的兴致。树叶呢?年老力弱一些的就宣布退休离岗,一枚枚飘落,然后不知去向,大概到哪里安度晚年了吧,严守着自己的小秘密,唯恐被谁盯梢跟踪似的。风不是很大,没有漫天尘飞扬、昏天又黑地的污浊感觉。世界还是清爽有序的,我喜欢。

我知道我是怎样地停下来了,我是受了风的启发啊:一直刮的风不是好风,一直劳碌的人生也不是好人生。劳逸结合才是真功夫。休养生息,蓄势待发,择机行事,自然有力,方能走出真性情,最常态。好了,风,感谢你给我上了这一课。还有这天地万物,你们都在启发我,诱导我,所以,我能够日趋成熟,渐有涵养。有你们在,我怎敢糊涂无为呢?

“天地间走来了小小的我……”我想起了小时候常唱的一首歌,这歌真好,我是在用生命演唱着一支同样的歌。

三 : 小小的我

小小的我

曾经以为我是这世界的主人,万事万物因我而存在;曾经以为我是这红尘的核心,一切皆为我应运而生,如今才知道自己多么可笑,哪怕只是自己那片小小的空间,有时却也掌控不了。无力,无助,无奈。我不能填海,也无法移山,在广博的天地之间,我竟如此单薄,置身于人海,我竟如此渺小。宛若空气里一颗尘埃,可有可无,无足轻重。

当我以游魂的形式存在,我会看到:每个人都依然过着他们的生活,每个人继续走着他们自己的人生路,似乎早已忘记了曾经有过一个我。——那我又算什么?难道我是多余的吗?我不懂,到底是世界因我而精彩,还是世间曾因有我而多了一份无奈?是我的存在让更多的人心里多了一份阴霾,还是我的心里早已被阴霾掩盖?芸芸众生,我算什么?浩瀚天地,我又是什么?

我是什么?我只是滚滚江河里,那一叶飘摇的浮萍,经受不知还有多少次的风吹雨打;我只是茫茫草原上,那一棵羸弱的孤草,独自品味那一去天涯无边的寂寞苍凉。

没有人在意过我的存在,然而我却徒留自我地存在,那样茫然地存在,那样小小地存在。

本文标题:小小的我-小小的我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48630.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