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我的世界故事版第四章-我的世界第一章

发布时间:2018-04-22 所属栏目:道德经第十四章

一 : 我的世界第一章

  在一个风雷交加的夜晚,爸爸妈妈都睡着了,我一个人偷偷摸摸的起来偷玩电脑。和往常一样,我打开了QQ,发现我的好朋友曾思琪和许林海都上线了。我想他们也肯定是背着父母偷偷起来玩电脑的,于是,我邀他们一起玩最近班上最流行的一款游戏——我的世界。

  我们先进入了我创的服务器,他们的名字分别是cdnoh和dlgin,我的名字叫xjhigl。

  就在我们玩的正起劲的时候。忽然,一道闪电划过,我的头好想被雷劈了似的,晕晕的,感觉电脑屏幕离我越来越近,接着电脑屏幕上出现一个漩涡,把我给卷了进去,然后我就晕了。

  .......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发现我身边的东西都变成了正方形,我猛的一站起来:这不是我的世界里的东西吗?为什么我在这里?我难道穿越了吗?

  我紧张的望向四周,发现这里是一个村子,村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正正方方的形状,接着,我又看见我的俩个小伙伴在我身旁,他们也在左顾右盼。看来,我真的是穿越了,我的俩个小伙伴也穿越了。

  过了一会儿,csnoh(曾思琪)和djgin(许林海)也发现了我,csnoh说:“哎呀,李仲霖(xjhigl),你怎么也穿越了”。我苦笑道:“我怎么知道,这句话本来是我要问你的"。djgin接着说:“既然我们穿越了,那我们就按游戏规则来玩,慢慢发育,反正我们都是经常玩这游戏的老手了。”就在我们谈话时,我的手臂忽然亮了起来,出现了一个类似手表的东西,接着,空出显示出这个类似手表的东西发出了一段字:你们已经穿越到游戏中,想要回到现实世界,必须要打败末影龙,从那个传送阵了回去。当我们看完这段话时,手表(我们给这个不知名的物体取的名字)已经把字给收回去了。csnoh发出一道惊叹:“啊!末影龙,那可是BUSS,一个超难打的BUSS,要我们打败它?我玩我的世界以来只打败过它一次,现在要打败他才能回去,我的天呐!!!”csnoh十分沮丧:“以我们现在的垃圾装备怎么可能打败它,完了完了完了!没戏了。”“没事,我们现在打不过,可以后打的过啊,等我们挖到钻石,做个全套装,附上魔,分分钟秒杀它。”我安慰他“就是就是,怕他什么。”djgin也安慰道。“恩,不怕它“csnoh的斗志立马被我们给激起了”那我们先去挖点树吧”“好的”我们纷纷答应。我走到一棵高大的树底下,心里想:怎么挖树呢?我先用手往树干上重重的砸了一拳,发现自己的手竟然不会痛,到是那个树干出现了一点裂痕,可过了一会儿,树干上的裂痕消失了。我又连续在树干上打了几拳,那树竟然变成了可拾取的了。“哈,原来是这样,我懂了。”我十分高兴。没过多久,我已经挖了一组木头了(就是64个),我兴高采烈的跟djgin和csnoh会和,我们在村里那口井会和。我在井旁边等了一会儿,他们也回来了,我忽然发现djgin竟然穿了一条铁裤了,于是,我问:“我擦,你哪里来的铁啊?”djgin和csnoh一脸鄙视我:“你玩了那么久都还不知道村里的铁匠铺里有,没文化。”我顿时无语了就在我准备要挖矿的时候,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于是我们在村里找了一个比较大的房子住了下来。我先做了一个工作台,然后做了几个箱子,把剩余的木头放了进去。大半夜的,老是听到僵尸在哪里鬼叫,因为没有床,我们只能睡地板,我们3个人背靠背的睡了起来。就在我们快要睡着的时候,一个末影人忽然出现在我们的家里,吓了我们一大跳,我们赶紧拿起手,跟末影人打了起来,可是手的威力太小了,打了好久才把它给打死,我们也损失惨重。因为我们被末影人打了好几下,我们都很饿了,还好djgin去村民那里偷了一点土豆。我们很快吧土豆吃掉了,接着,我们又挤在一起睡觉,这一次,没有末影人来打扰我们,我们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六年级:李仲霖

二 : 《尘世》【第四章】大美女导员

从学长宿舍楼向第二栋教学楼走了大约15分钟,终于看到了“第二教学楼”这几个大字。

你径直向五楼走去,到了519办公室,你礼貌的敲门:“咚咚...”

里面传来了90后阳光少女般的回应:“请进。”

你走进门,便愣住了,你眼前办公桌前只有一人,利索的短发,鹌鹑蛋一样大的眼睛,杨柳鼻,樱桃嘴,皮肤细腻有光泽,女神级的美女。还没等你说话,眼前这位美女便先说了话:“你好请问有事吗?”

“你好,请问13级旅游管理系的导员在吗?”

“我就是,请问你是?”(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额...你就是导员?我是大一旅游管理系的学生,我是来报到的。”你显然听到眼前的这位顶级美女是你未见面的系导员而感到惊讶和质疑。

“嗯?你是大一新生?”

“对呀,这是我的录取通知书。”你双手将录取通知书递到她眼前。

她接过录取通知书仔细看了看,惊讶的说:“你真是大一的呀?你们这届大一新生9月17号才到报到时间,你现在怎么就到了?”她的眼中充满了疑惑。

你毫无保留的说:“火车票不好买,好不容易才买到11号的,就坐火车过来了,现在没有宿舍可以住吗?”

“那倒不是,宿舍你可以先住进去的,你是从哈尔滨坐飞机过来的?”眼前这位美女导员听出你是东北口音,疑惑地问。

“飞机票有些贵,我是坐火车硬卧过来的。”

“火车?从哈尔滨到海口得多长时间呀?”她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的问号。

“65个小时的硬卧。”你略有回忆的说。

“65个小时...额...你真坚强,这是宿舍提前使用的证明,咱们旅游管理系的宿舍男生都在11栋,你去11栋宿舍楼,交给一楼的楼管就行了。”她的眼神似乎可以把你吃掉般的崇拜,边说着话边把她刚写完的写明递给你。

你拿了证明后转身向外走去,便下了楼。

几秒钟后,美女导员的声音再次在你楼层上方响起:“家子,你的录取通知书......”而此时,你已经走到了三楼,你反应过来后快步的跑到519办公室找她拿回录取通知书,你疑惑的问:“这个通知书不用留你这吗?”

“不用放我这,9月17号你们这届大一的开始报到,到时候你拿着它去我们旅游管理系那里报到交学费就行了。”她微笑着说。

“哦,好的,导员再见。”

“好的,再见。”

与导员告别后,你便向11栋宿舍楼走去。

走到宿舍楼一楼楼管的收发室门口,跟楼管姐姐打过招呼后,将导员来的证明交给了她,她登记后一边把11栋525宿舍的钥匙交给你,一边惊讶的问:“足足比报到的时间早了三天,你怎么来这么早呢?”

“好不容易才买到的火车票,这不就早点来了,以后还望大姐你多多照顾哦!”你开心的说,心想:以后在宿舍楼住,要跟楼管打好关系才行。

“没问题,你在525,你的床位是1号,现在宿舍没电,你需要到10栋一楼买张电卡,交些电费才能用电。”楼管一边用手指着第10栋宿舍楼,一边跟你提示到。

“好的,我这就去。”说完你拿着钥匙向10栋宿舍楼下的购电室走去。

买完电卡,你又充了20元的电费,回到11栋525的门前,你用刚拿到手的钥匙插进锁头的钥匙孔,用手一拧,锁头“啪”的一声被打开,取下锁头,推开门,你第一次走进你的宿舍,跟学长的宿舍配置一样:四人间,上床下桌,独立卫浴,洗漱小阳台,宿舍木头门上方有三个小气窗,宿舍棚顶中间安了个美的360度方向旋转风扇,风扇两侧是两根长灯棍。

你下楼把放在学长宿舍的行李统统拿回你的宿舍里,便开始了长达两个小时的宿舍大扫除。

你收拾完宿舍后,刚坐下来喘口气的功夫,你的手机铃声响起:海涛的来电。

“涛哥。”

“家子兄,干啥呢?”

“刚把宿舍打扫完,这家伙宿舍一层灰。”

“出来喝酒,整点酒去。”

“好呀,去哪喝?”

“你们学校门口不是有几家小饭店吗?咱去尝尝。”

“好,在你们海师门口见,然后咱俩一起去。”

“好的,我这就出门。”

“好。”你痛快的挂了电话,锁好门后便从11栋宿舍门口对着海师大门的一条小径穿过,径直的来到了海师的大门口等待海涛。

几分钟后,海涛便出现在海师大门口,他惊讶的说:“咱俩学校间的这条小道真近呀,正好一边是你宿舍楼门口,一边是海师大门。”

“对呀,这还是下午我在宿舍打扫卫生时,在阳台上看到的。”你满意的笑着说。

说罢,你俩向经贸一条街旁边的饭馆走去。

到了川味湘饭馆,你俩点了几个海南和四川的代表菜,一边聊天,一边喝酒,很晚才回到各自学校宿舍。

三 : 第叁章不关我的事

漫漫长夜,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想起过去的种种,我不禁再次叹了口气。“你被录取了,从今天起就去我那上班吧!”“啊,别怕,这几个我还不放在心上。呵呵呵,我会武功的······”“刚才是怎么回事,那鬼物呢?我怎么晕过去了,是你救了我吗?”“我在你身上做了手脚,所以认识你······”“我记住你了······”“原来你这么厉害啊,懂得这么多!我去找些记者来报道一下,提高下公司知名度。”“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别走好吗?我······”想着她的那些话语,不禁有点心痛,我慢慢地捂着心,笑了······

窾衋

昔日昔镜昔伤昔,今世今梦今长今。

夕辰夕心夕夕,他年他迷他忘他。

一早再次经历了洗劫,靠着经验再次从张古那抢到一份早餐,吃后,照着名片上的地址,来到了那家公司。照例我被拦了下来,在那中年,哦不,王经理的再三,哦,最后打电话到我手机上,终于确定了我的身份,想起好像那次也是这样,不知怎的我有点心酸。之后就是认识同事,准确的说是我认识他们,他们不认识我。照例我又拿出名牌挂在胸前,方便别人知道我。来到我自己的办公桌前,我打开电脑,输入了几个程序,再在键盘上敲上几下,看着熟悉的画面,我知道这电脑只有我能用了,别人最多看到空白的记录,我使用过的,别人可能偷偷使用的历史记录我将一清二楚,应该没有中毒的可能,防火墙被我强化到了最大。慢慢地干着不轻不重的活,不知觉就到了下班时间,我在回家的路上买了菜,回到家就开始准备晚餐,想来叶剑锋应该在吧,虽然他房间灯没亮,但自从吃了我一餐以后就每天晚上都回来吃晚餐了,想着我多加了一些米进去煮饭了。果不其然,我刚开始炒菜,他就开门进来了,看到我在炒菜,夸张的用鼻子用力嗅了嗅,我随手倒进菜,随意的炒上几下,加入调料,就结束了一道菜,看了看旁边的高压锅,觉得汤还要几分钟,就快速切菜,超速炒菜,到汤好后,用时10分是好不差,四菜一汤,标准的家庭用餐。看着别人将自己的菜吃得这么干净,我不禁有些欣慰,厨师最开心的事是看到别人吃得开心。

收拾完残局,我就进了自己的房间,看着全家福,我有点冲动,想回家,想来那丫头也快生日了,我这做哥的也是该回去帮她庆祝一下的,看着妹妹那可爱的笑脸,依偎在我的身上,我想起好像好久没给她吃我做的菜了,不知道她是否还吃得惯?看着房中那些承载着我的记忆的物品,我有些惆怅,怀疑是否自己真得老了很多很多。摸着上次捡的竹笛,好像上次那件事我的笛子被毁掉了,这正好当作发泄心情的工具吧!我正要玩会电脑时,那古董手机响了,我想了一下,还是接吧,该来的还是会来,不是吗?我刚按下接听键,就响起古老那特别的笑声,先是跟我打了会太极,在我说心痛时,他终于说出了此行的目的,原来是还我生日礼物,说是太贵重了,他想亲自还给我,问我住哪,明天下午来我这,我不禁怀疑他的重点是我的住址。虽然那赝品石头我小小的改动了下,再雕成一个繁体“缘”字,我习以为常地认为这只是举手之劳,他不会是上门来问罪的吧,嗯,很有可能,我一定要推辞,呵呵呵······(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经过几小时的太极,在我心痛的快要崩溃时,终于还是告诉了古老的地址,他说要不是从手机的ID追踪不到我的地址,早就来我这了。想起这被自己改变的手机,无语,可能就因为有太多的事给古老知道才使得他对我越来越有兴趣,自作孽啊!我看来是应该再换城市了,上次半年,这次才四个月,唉,为了生活,我、我再换······

竟然决定了,那就再过十几天,等到那时再来个人间蒸发,顺便给那丫头过过生日。想通后,我犹豫了一下,打了个电话个她,柳无月,据说是一个古武世家的丫头,在俗世开了家公司,据说大多数古武世家都有插手俗世的业务,很多甚至有了几千年的历史,可想而知他们的财富。我只想平凡的生活,过着平凡的日子,享受平凡的温馨,因此我拒绝了几个,我只想平凡地过日子,虽然这样很是自私,伤了心的难道就只有她吗?我想起上次那次偶然事件,我有事留在公司加班,结果就无辜地被卷入那件事中。还记得她看到我有点惊讶,但是可能是看到身边还有一个身穿道服的女孩才放心叫我跟着她们,不得已我只能跟着,她又解释道:“啊,别怕,这几个我还不放在心上。呵呵呵,我会武功的······”我还能说什么呢?于是我们看到了公司里的鬼物,它自称是百年魔煞,在修行者凋落的社会已经是顶级的存在,好像那魔煞只是浮在半空,任那道服女孩,哦不,张梦语,据说是茅山传人,拿着桃木剑往那魔煞身上乱刺,好像丝毫没有效果,在她扔尽所有法宝的时候,才开始害怕起来,而那据说有武功的柳无月在和那张梦语运气攻向那魔煞后,就被魔煞一击打晕了,之后好像和以往一样,在我睁开眼以后,那所谓的魔煞就消失不见了,看着躺在地上不动的两个丫头,不得已只好叫了赵山来查看一下,好像不远处还有一个老人晕倒在那,不知何时来的,又不知道何时晕倒的,算了,看完这些,再熬两个月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之后很简单,赵山只是看了几下,开了几个药方,在我离开后,她们和那老人都醒了,赵山不理她们的道谢,拿了药就走了,我就知道会这样。接着的一个月,那柳无月总是有事无事的来找我,还有那张梦语偶尔也在,她们总是靠着不知名的手法认出我来,我只能无奈的忍受,最后在擦出火花的时候,知道柳无月的身份,以及我不小心在她面前显露的一些小事,我为了生活只能无奈地忍痛离去······我这夜想了很多很多,摸着竹笛,慢慢地陷入睡眠,模糊间,好像竹笛发出平淡无奇的白光,发出若有若无的声音“命·····时······空······未······总·····来······”

第二天是周末,我不用上班于是做完早餐喂了张古后,再次倒在床上,刚想再睡时,想起古老以及柳无月要来,忍住睡意,起身到外面去买菜。当我来到小巷时,忽然从里面出来几人,将我堵在了小巷里面,看着他们不断地靠近,我有些害怕地说道:“不要过来,给,这是我身上的所有钱,走吧!求求你们快点走吧,我怕······”我边说边将身上唯一的二十块递了过去,这钱是用来买菜的,为了古老和柳无月,我、我下了很大的血本,狠狠心拿出二十块来买菜,要不是怕菜会不够,我可能只拿出十五块。我现在只希望他们拿了钱快点离开,我怕啊······他们之中一个魁梧的大汉接过钱,看了看,对着地狠狠地吐了口浓痰,骂了一句,然后一挥手,上来两人说道:“你小子真不是好歹,就二十,打发乞丐呢!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是不知道马三爷有三只眼的。”看着不断靠近的几人,我连忙告饶,请求他们不要过来,只能说着:“我怕,我怕······”不过这样更加助长了他们嚣张的气焰,见他们不听劝告地靠近,不忍地闭上了双眼,而他们却认为我这是认命地闭上了眼睛,不会再反抗了,不由笑得更大声了·······

我准备了一下用二十块买来的菜,就到客厅看了看,看时间还早,就打开电视看了会电视,看了半个小时后,就听早间新闻的主持人说道:“今天早上8点左右,市区某处小巷发生斗殴,有几位伤者正在医院接受抢救,不过没有生命危险,现场竟然没有明显的痕迹,可能这不是第一现场,他们被打伤后,被人扔到了这里。经查证,这几位伤者疑是一伙多起抢劫嫌疑犯,真实情况,本台记者将继续跟踪报导······”我无心再听了,只是不停地说着:“不关我的事,真得不关我的事······”

四 : 夜的第三十四章(我的同事)

这几天总有一种不详感,实际我也知道是什么让我担忧,我也理解颓废是什么。人之所以生活是源自于欲望,欲望让大多数人学会了生活,也让另外一些没学会生活的人不会了生活。

让人做件好事很难,于是我给自己定了个标准:不做坏事。总奢求有一天能得到一点点改观的,以慰我内心的那份失落。绝望到底的人不会有所寄托。半绝望的人也许会相信了神灵,于是便日夜翘首企盼,自欺欺人,当然对他们来说也算变相寄托。不绝望的人寄托在自己…

有个同事说,生活没意思。我问,做什么有意思?什么都没意思,她说。我又问,为什么没意思?她说不知道。我说,是因为你在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吧。她又回答,可是我想做的我做不到。我无语了…

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回答,我的确好无奈,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一个正值青春的孩子,被生活所累。如果说生活是一条路,那么她是在途中迷路了。理想对于她只是一个可想不可及的东西,她没有努力的触及它,而是默默地等待想象,在远处…

我愿意和长者交谈,他们丰富的人生阅历会给我方向。单位有个同事,在我们之间已经是长老级的人物,我也一直认为他是个人物。他心地善良,却也被现实所沧桑。那次我说,想另找工作。他问为什么。我说这里终究不是一辈子待的地方,干不长久。他沉默。我反问他什么时候辞职。他笑了,带有一脸的无奈,说都一把年纪了,出去还有谁肯要咱。我没说话。我不知道该是同情还是如他所说的习惯化,我还是敬仰他。迄今为止我都没敢对他的话加以评论,毕竟他想的比我多,比我沉稳。很多时候他都在潜移默化地引导别人,他说我不爱说话会和他们产生隔膜,不经意之间我就会把他的话记在心上。他已结婚,而且安份守己,他曾开玩笑地说人有了对象就别和别的女孩子拉拉扯扯,没个正经。当然有些人晓得理所当然却也不会安份。之前听说他的耿直惹过人,我始终想问却又不敢问。我想还是不问的好,我知道正直与现实纠缠不清楚,对于他,我只有一个感觉:喜欢。

还有一个同事,也是同学,他很耐不住性子,我也一直以为他是个孩子。工作上给我的帮助很多,我心存感激。他喜欢调侃人,当然调侃的背后也是人性的善良。那次我提前下班,天刚好下大雨,他语带嘲笑地说活该,就这命。车要走了,伞也没借到,正当我站在门口踌躇无望时,他却跑过来带把伞一直把我送了出来…(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感情是一个奇怪的东西,这么一点小事却让我铭记于心,给了我莫名的感动。

有很多时候我们在郁闷,郁闷生活不像个生活;有很多时候我们在发呆,发呆寻找一种解脱;有很多时候我们在想象,想象与现实相悖的美好;有很多时候我们在感动,感动心与心的牵连的情节…

生活吧,在磨练与煎熬中享受的,不是别人,也是我们自己,去学会生活…

因为,生活,不是一种罪!

本文标题:我的世界故事版第四章-我的世界第一章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44608.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