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盛夏晚晴天花絮-肃肃花絮晚,菲菲红素轻

发布时间:2018-03-15 所属栏目:散文随笔

一 : 肃肃花絮晚,菲菲红素轻

今年的春天,跟往年似是有些不同,象姗姗来迟的娇少妇,又象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少女,在我们的望眼欲穿中,终于伴着明媚的阳光,清新的空气,婉约的碧水,款款而来。柔柔而至。

喜欢在春日的暖阳下信步,在明媚春光的围绕里,心情似乎也会开朗明快起来,迎着阳光的方向,轻嗅阳光的味道,那是一种怎样的美好与动情,仿佛自已亦幻化成一粒阳光的分子,象小小的精灵,恣意的在阳光里舞动、游走,任或浓或淡的心事,在春光里纷飞、落寞。。。

“暖日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喜欢在春日里吟诵一些风花雪月的诗句,让自已日渐苍老的心田,再一次在这清风微佛的春日里沉醉,不为与谁花前月下,不为与谁海誓山盟,只想寻找一份昨日年轻的心情,只为聆听一下自已曾经刻骨铭心的爱情。醉了今朝,亦思了往昔。

“洛阳城里又东风,未必桃花得似、旧时红”今年的桃花与往年的桃花,应该是一样的娇红吧?来来去去,去去来来中,我们的一生要认识多少的人,经历多少的事,而又要错过多少的人,忘掉多少的事呢?但愿我们都能交新朋,而又惜旧知。

“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春来春总会去,“百般红紫斗芳菲”的繁花盛开的艳丽总会在春光的远逝中,渐渐老去,花开固然令我们欣喜,可是能够坦然面对花落的,似乎更值得我们敬重,落花飘飞的无奈,何尝不也是顺应自然的一种美丽呢?

“肃肃花絮晚,菲菲红素轻”且让我陶醉于这无限的春光中。。。(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二 : 晴天絮语之青岛是一场3D电影

晴天絮语之青岛是一场3D电影

莘县二中吴雁晴

小朱的大学梦在青岛。

也算是如愿以偿吧,录了个青岛农业大学的英语专业——比起最初的目标“中国海洋”差了许多,好在她自己喜欢,我也不必再表示遗憾了——562,超出“青农”的录取线30多分,明白人都说报亏了,这个成绩完全可以走“山农”或“山理工”,但“山农”在泰安,“山理工”在淄博,都不是小朱心仪的地方。

从小跟着我走南闯北出公差,小丫头也见识过几个城市,却没去过青岛,也许正因为此,更强化了她对这个海滨岛城的向往。或者,多多少少也有我的影响。

我到过青岛三次,正好是三个不同的季节。(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第一次大约是2008的夏天,和女友同行,赶赴一场蓝色的浪漫。那是我平生第一次看见真的海,之前对青岛的全部想象只是一片抽象的蓝,如晴空一样望不到尽头。而眼前的海却是暗绿色的,深不可测,五四广场上燃烧着熊熊火炬,烈日当头,找不到一片可以遮阳的树荫,有些失望——我不喜欢那种全盘西化、无遮无拦的空旷,以至于连合影留念的兴致都提不起来...直到傍晚去了金沙滩,看见细如粉色如金的海滩在斜阳下环抱着碧波万顷,风吹浪涌,鸥鹭翻飞,终于挽救了我对青岛的印象,于是脱鞋踏浪,尽兴而归。

在“海底世界”买了一个毛茸茸的小海狮,一路抱回家,时隔多年仍是我最心爱的宝贝。

第二次是2012年,春节刚过,我带学生去八大关报名艺考。我是路痴,出门又常转向,怕误事儿,就联系了定居青岛多年的表哥做向导。

表哥有诗仙李太白之才、之志、之嗜好,也有李才子为展宏图而入赘相门的经历——不管相门寒门,既是亲戚,按老家的礼节就该登门拜访,我甚至忍着肝儿疼计划好了“桃花姬”和“德芙”这样不至于让城里人瞧着太寒酸的礼物。然而表哥很坚决地拒绝了,我不明就里,不便太坚持。后来听他说起岳父大人对乡下穷亲戚的轻慢,我才明白了表哥的苦心——他是怕伤了我那来自穷乡僻壤的敏感与自尊。

青岛,这个繁华的城市,让我深刻地体验到了一个词语的况味——“异乡人”,虽然表哥不辞劳苦给找的物美价廉的宾馆大堂里挂着醒目的横幅——“宾至如归”。

我这个来自鲁西小县城的穷教师带着我的贫家弟子只能在凛冽的寒风里等公交,表哥一路作陪,很体贴地给不耐寒的我和女学生买烫的矿泉水,还请我们吃海鲜,破费了不少银子。这让我有些不安,多年前的两小无猜、记忆里那些纯净美好的感觉,也因为这些杂质的掺和而变得五味杂陈起来。

当年康有为康老先生说青岛“青山绿树、碧海蓝天、不寒不署、可舟可车”;地理老师说青岛属暖温带

季风气候,空气湿润、温度适中;而我感觉到的青岛的冬天却格外寒冷,特别是在海边,咸湿的海风吹在脸上,酷刑一般。那晚在火车站等晚班车赶场的学生,时候尚早,就走路取暖。不知不觉踱到西陵峡路,朔风劲吹,惊涛拍岸,天空飘着小雪粒,路灯下的地面一片晶莹,闪闪烁烁的有种不真实感——就算做梦吧,青岛的阴晴雨雪不属于我,这里不像江南,从未有过故乡般的踏实与亲切。

趁学生上场考试,表哥陪我爬了回崂山。天寒地冻,满目萧条,崂山的仙姿似乎也被冰封,记得最清晰的是在大石头后边躲着冷风啃火腿,如同在啃一个冰疙瘩。

第三次是2013年的五月,我终于放下“兢兢业业”带老爹老妈去旅游,从济南到青岛到蓬莱到威海再到北京,让二老以偿夙愿也是我多年的夙愿。

老舍先生那篇《济南的冬天》脍炙人口,他还有一篇《五月的青岛》难分伯仲,其中写海的那段美得令人心醉:

看一眼路旁的绿叶,再看一眼海,真的,这才明白了什么叫做“春深似海”。绿,鲜绿,浅绿,深绿,黄绿,灰绿,各种的绿色,联接着,交错着,变化着,波动着,一直绿到天边,绿到山脚,绿到渔帆的外边去。风不凉,浪不高,船缓缓的走,燕低低的飞,街上的花香和海上的咸混到一处,浪漾在空,水在面前,而绿意无限,可不是,春深似海!

有幸赶上青岛的“春深似海”,才知道这个城市最美的季节是五月。带爹妈不同于带学生,咬牙奢侈一回,要了个三人间的海景房,离栈桥不远,海上皇宫更是近在咫尺。可惜那天大雾,九楼望下去一片迷蒙,五月的海风依然刺骨,老爹又有点闹脾气,打着精神哄他开心,就忘了开窗掬一捧飘渺的岚烟,也没顾得上欣赏一下轻纱素裹中的海市蜃楼...

翌日早起去“海底世界”,玻璃隧道里千姿百态的鱼群让老妈童心大发,满脸都是孩子似的惊喜。后来小朱每次看到在“海底世界”给老妈抓拍的镜头,都要撅着嘴抱怨我“重妈轻女”(她当时课业繁重无法同行)。

去栈桥的时候阳光正好,真的是青山绿树、碧海蓝天,老两口脸上的笑容也明媚起来。青岛是老爹年轻时当兵的地方,故地重游,几多感慨!

只逗留了两天,我又携着爹妈踏上了去蓬莱的旅游大巴。青岛虽好不是家,不是我这样的工薪族久居之地。

有一首歌叫做《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我倒是没有这样的移情效应,青岛于我,更像一场3D电影,无论影片怎样地让人身临其境,也无论在黑暗中有过怎样真实的悲与喜,当灯光亮起来的时候,一切成虚,我还是要回到属于自己的生活中去。

这些天开始给小朱准备行装,有点送女远嫁的气氛,想到小丫头要在那个一半海水一半城的地方生活四年,不知道在她的生命里,青岛,会留下怎样的痕迹……

三 : 夏天里的絮语

绿意荫凉,蝉鸣蛙唱,星空月光,都在如火的夏天里絮语。

(一)

夏天,在江边等待日出,是头等惬意的事情了。江面上漫漫的水意,三三两两的大船,还有不时跃起的江豚。岸边有着苍灰色的石壁,绿色的苔藓,白色的水纹,仿佛都在等待,等待着故事,等待着新生。

太阳渐渐升起来了,温暖的阳光照射在水面上,平和,静谧,也洒了我们一身,细细碎碎,恬淡清然。清晨的江风吹在我们的脸上,柔柔的,还带着浅浅的凉意。细长幽绿的水草缠绕在江水温暖的怀抱里,相悦,相惜。

天空中飞过几只江鸥,有些盘旋,有些眺望。江鸥是一种可以孤独也可以陪伴的生灵,这一点恰如我们人类。渴望陪伴是必然的,而心灵的某个角落,也在某些时候需要适时的孤独。这时的江水,岸边的石头,被浪带到岸上的水草,看起来都是形单影只的,而谁又能断定它们不是彼此为伴的呢?

时光也变得缓缓的,每一刻都有那些值得我们去期待的美与好。(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二)

夏天,气温就好像一个淘气的小孩子,“噌”的一下就蹿到了30几度了,T恤、迷你裙也张扬了起来,绚丽多姿。那青春的身姿,再配上漂亮千姿的长裙,构成了夏日里最美的风景。

所有的事情,在夏日里都会变得丰富起来。灰色的会泛绿,绿色的会开花,开花的会引来主人。连旧日里堆积的那些老心事也会被翻出来和床单衣物一起晾晒。是啊,阳光那么好,谁能有理由不快乐?

蜿蜒的路边,种植着几棵不知名的树木。枝叶茂密,姿态美丽的伸展。枝条上绽放着一朵朵粉色的花儿。花儿有着细细长长的花蕊,仿若龙须一般,“龙须花”悄悄的从绿叶中探出头来,安谧静寂,清丽温婉。让我简直不忍心去伸手轻抚,生怕稍一触摸,便会让她们染了世俗的气息。

恩,喜爱,在心里就好。如在一篇文字中读到的:真正的疏离是亲近的。因为想近,所以,必须要远。那小心的爱,一定要放在微小的心里。

我坐在树下,树枝像一把大伞,遮住了阳光,感觉到无比荫凉。啪,忽然有一朵花从枝头坠落,正落在我的发间。我仿佛听到清冽的一声响,隐隐漂浮在透明的空气里。浅浅的香息,仿若安然恬淡的思念,轻若游丝,却深入骨髓。我忍不住心动。生活也一如夏日,免不了烈日,却总能找到荫凉,也总有那么些心动的瞬间,陪伴着我度过如水的时光。

风继续吹过,龙须花树兀自婀娜的舞着,摇曳着轻柔的身姿,淡然美丽着。

(三)

这个夏天,我看到红蜻蜓了。当我看到它从我眼前飞过的时候,我的眼前不由得一亮,好漂亮的蜻蜓哦!

之前看到这种小昆虫,还是童年时候的夏天了。那时候的夏天没有暑期补习班,没有做不完的功课,也没有忙不完的工作,只觉得那时候的天空总是很蓝。那时候的我,就喜欢看着阳光下蜻蜓飞过来,飞过那一片片绿油油的稻田。我更喜欢去捕捉其中的红蜻蜓。当我看到红蜻蜓的时候,就会感到无以言表的欣喜,就会忍不住的跑着跳着去追逐它。

这个夏天,当我忽然看到它的时候,立即就莫名的惊喜起来,勾起了童年时代更多美好的记忆。

有时的遇见,就如这般,不在精准,不在透彻,只在心灵上小小的一颤,人生便觉得无憾了。

(四)

感激过去,享受现在,期待未来,让心灵在夏日絮语里静静的旅行。

心,本身就是一个宇宙。让它永远怀着美好的期待和眺望,对于行走居住都那么局限的我们来说,是不可或缺的。

无论自己的脚步将要去往哪里,一定要让心儿永远迎着花与太阳的方向,那么世界就真的因为自己这样想而清明如水了......

四 : 唐城晚絮

  执笔|小白本故事纯属虚构——

  盛世唐朝,何其繁茂。

  唐朝时有个颇聚集名家军官的地方,名曰凉城。乃是达官贵人,军家小姐聚集之地。凉城车水马龙,行人川流不息。锦绣年华,绝世仙境。盛行种植杨树,观赏杨树的絮儿。但在这光鲜富丽堂皇的景象里隐藏了多少的悲哀。

  凉城,月下,晚絮,冬夜。

  凉城满城的杨树落下了像雪一样的絮儿,宛若鹅毛大雪,恰似晶莹的海盐。环绕着整个军家小城,朦胧上一层淡淡的雅致。杨絮夹杂着风与雪,满城纯洁雪白。凉城有一棵百年杨树,枝繁叶茂,棉絮飞扬,颇有一番风味,这棵树便定居在名城舞院,名曰雅怡院。这雅怡院乃是各种倾城动人的女子的舞蹈场所,时常献出舞姿供名家军官端详。不过卖舞不卖身。这个雅怡院花魁的花名乃是名曰;舞姬。

  “驾!……驾!…………”一阵马蹄踢踏的声音传来一片惊慌。在场的所有达官贵人和落魄平民均给让路。因为他是上官大将的长子,凉城最有名的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霎时间一架金碧辉煌的马车从雅怡院经过,却又忽然停在门口的院子里。飘洒的杨絮艳丽的牡丹花丛掩盖着什么,有个身影恍惚在动,但不难看出妖娆身姿。“雅怡院的舞娘吗?”有些路人在议论。“可是雅怡院今天关门大吉休息。”“究竟是谁?”“大家莫慌!我来瞧瞧。”金碧辉煌的马车的马车上走出一位英俊青年男子。高挑秀雅的身材。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那笑容颇有点风流少年。下巴微微抬起,杏子形状的眼睛中间,星河灿烂的璀璨。他穿着墨色的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腰系玉带,手持象牙的折扇。

  男子轻轻拨开浓密花丛,发现了一个妩媚的女子。女子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玲珑钗,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美眸顾盼间华彩流溢,红唇间漾着清淡浅笑。穿着舞鞋月下翩翩起舞。如同芙蓉出水般清纯可人。

  男子彻底被迷住了,女子也对男子一见倾心。连忙喊住所有人撤离,好自己静静欣赏这月下佳人。女子不理会所有人的目光,也不说话,只是浅浅地笑,独自地舞。女子跳了一支又一支,跳得终于累了,坐在院子门口呼气。

  男子轻轻地坐在女子旁边,温柔地询问:“姑娘芳名如何?芳龄几许?”女子出声了,此音只因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女子的声音恍若百灵鸟清唱。“我叫雪舞,今年十八。你呢?怎么一直看着我舞蹈。见笑了。”“我方才才见笑了,我名上官轩,二十。小姐交个朋友吧。”“恩!”雪舞回了一个甜美的笑。“你是雅怡院的舞姬吗?”“不是,我是被雅怡院的老板捡回来养大的,我很爱我娘。”“雪舞,你愿意嫁给我吗?”“愿意。”雪舞羞涩地同意,被上官轩轻轻搂入怀抱中。凉城的雪越下越大,仿佛在祝愿有情人终成眷属。上官轩和雪舞青梅竹马几个月,一起去看花,一起糖葫芦,一起去研究文学,一起去做好多好多梦幻的事情。每天上官轩都月下舞剑,而雪舞月下舞惊鸿。好日子终究很短。悲伤刚刚来临。措不及防的灾难夹杂着无情的岁月转动时间滚轮,上演着逆转一幕。戏如人生,这个小城也是如此。

  几个月后的凉城,清晨,上官府内。

  “爹,孩儿有一事相求”上官轩说,神色之中充满喜悦之情。“不用说了!你是长子,那日我派人跟踪你,你居然和一个舞娘待在一起,我绝对不同意你们成亲!”“爹,她不是舞娘!她只是被雅怡院的老板捡回来养大的!”上官轩神色严肃。“不用解释了,洛阳内战爆发,皇上派我们去征战,你也随我去罢,到那里也好给你安个姑娘了”“我不要!我只要雪舞!”上官轩挣扎着。“明天启程吧”上官轩的爹重重给上官轩泼了一盆冷水。

  清晨,上官府内便“热闹非凡”。

  几个月后凉城,中午,雅怡院

  雪舞收到了一封书信写着:洛阳内战爆发,皇上派我们去征战,等我几年,我定归来娶你。雪舞还收到了一套嫁衣。锦茜红妆蟒暗花缂金丝双层广绫大袖衫,边缘尽绣鸳鸯石榴图案,胸前以一颗赤金嵌红宝石领扣扣住。外罩一件品红双孔雀绣云金缨络霞帔,那开屏孔雀好似要活过来一般。桃红缎彩绣成双花鸟纹腰封垂下云鹤销金描银十二幅留仙裙,裙上绣出百子百福花样,尾裙长摆拖曳及地三尺许,边缘滚寸长的金丝缀,镶五色米珠,行走时簌簌有声。发髻正中戴着联纹珠荷花鸳鸯满池娇分心,两侧各一株盛放的并蒂荷花,垂下绞成两股的珍珠珊瑚流苏和碧玺坠角,中心一对赤金鸳鸯左右合抱,明珠翠玉作底,更觉光彩耀目。美丽极了。雪舞落着泪回信:你若不归来,我天天穿着嫁衣月下起舞等你。此生不渝,白头到老。信封沾满了晶莹的泪珠,上面不但有文字还有泪痕。至此,凉城雅怡院门口,日日来了一个衣着艳丽孤寂的女子。女子眼里的是哀愁,一望不见深秋。

  一年后的洛阳。

  上官轩痛失父子,爹临终前交代不得回凉城,只得在长安安家,娶妻生子。不得娶雪舞。上官轩就连最后的信念也没有了。然而雪舞已经苦等了一年。

  二十年后的洛阳。

  上官轩到长安,安家了。上官轩娶得是父亲临终前的遗言“苏氏”。竟好像早就说好一样,竟十分顺利。迎娶了苏氏。红红火火办个婚宴,也就过去了。苏氏与上官轩育得一子一女。可是过着挺快乐的日子,上官轩却不再返回凉城,觉得怕惊扰雪舞的一生,认为她早已经嫁了,便不再打扰。以为雪舞不会等待。其实是上官轩不再渴望回到那些日子里,只沉迷于幸福之中。

  凉城。

  早已三十八岁的雪舞脸上充满着岁月的痕迹。那是日夜思念的泪痕,那是寂寞的孤独。时间的齿轮将残热上演。雪舞早已瞎了,很久很久,已是30年前了。那时候雅怡院被拆迁,老板娘扔下雪舞独自一人,自己也没钱医治,被人丢下。那真是不惨回首的记忆。可是雪舞依旧每天穿着嫁衣杨絮下跳惊鸿舞,这一条就是30年。凉城的人都怕这疯婆子,嫁衣经过岁月的早已破烂不惨,雪舞衣衫褴搂,雪舞老了,眼睛孔洞无力,却仍然坚持着他会回来。有时会扯着过路人的衣服乱说话。其实当日上官轩嫁娶苏氏早已轰动凉城了,可是却仍顽固的等待。

  凉城。月下,晚絮,冬夜。

  一如30年前的样子。雪舞离世了。有人说;“雪舞是跳舞累死的。”有人说;“雪舞是衣服单薄冻死的。”有人说;“雪舞手死的时候握着一封血书,自杀的。”

  凉城满城的杨树又落下了像雪一样的絮儿,宛若鹅毛大雪,恰似晶莹的海盐。环绕着整个军家小城,朦胧上一层淡淡的雅致。杨絮夹杂着风与雪,满城纯洁雪白。雅怡院的百年杨树,枝繁叶茂,棉絮飞扬,颇有一番风味。“驾!……驾!…………”一阵马蹄踢踏的声音传来一片惊慌。在场的所有达官贵人和落魄平民均给让路。因为他现在是长安最有名的护法大将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霎时间一架金碧辉煌的马车从雅怡院经过,却又忽然停在门口的院子里。恰似当年那样。上官轩轻轻拨开浓密的花丛,渴望再次见到雪舞一面。发现了一个沉睡没有脉搏的女子。是雪舞?岁月已将容颜摧残,上官轩认不出沉睡女子的脸。他恍然发现女子身上的残破嫁衣。上官轩楞得惊呆了,他想起来,当年送给雪舞的定情嫁衣的袖口绣着雪舞二字。上官轩连忙翻看,发现袖口是一大滩污血,手腕被割开了。袖口旁边散落着一把刀子。估计是自杀的。他猛然间看到雪——舞二字。

  一种愧疚从心里流露出来,上官轩的回忆湿透了天,她的眼角决堤了思念,那一抹心疼占据他的心间。上官轩愧疚自己不再渴望回到那些日子里,只沉迷于幸福之中,忘记了雪舞。他多么想回到从前。上官轩发现雪舞的手里握着一张血书,轻轻抽出查看,不再惊扰雪舞沉睡的灵魂。血书写着:狠轩。

  是比海还深的悲伤绞织成比天还高的仇恨。上官轩不说话

  ,流着泪,拥抱着雪舞。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

  凉城,清晨。

  上官轩厚葬了雪舞。

  墓碑上写着——上官轩爱妻之墓。或许这是上官轩的一点救赎吧。

  凉城,深夜。

  上官轩不忍悲伤自杀了。

  雪舞雪舞,为谁而舞?

  凉城凉城,冰冷官城。

  在这光鲜富丽堂皇的景象里隐藏了多少的悲哀。时间的齿轮将残热上演。现实是一只魔鬼,无论你在深夜经历过怎样的泣不成声,早晨醒来的世界依然车水马龙,你开心或者难过,它都没有功夫搭理你。

    六年级:白卷画纸

五 : 肃肃花絮晚,菲菲红素轻

出自唐代诗人杜甫的《春运》

肃肃花絮晚,菲菲红素轻。
日长雄鸟雀,春远独柴荆。

赏析
  前两句形容花色红,柳絮素。后两句谓日色渐长.春色淡远,唯听鸟雀调嗽,无人来往,独有柴门而已。

本文标题:盛夏晚晴天花絮-肃肃花絮晚,菲菲红素轻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40917.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