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61阅读

一雁孤鸣悲喜人生-孤雁不饮啄,飞鸣声念群。

发布时间:2018-04-24 所属栏目:鸿雁于飞 哀鸣

一 : 孤雁不饮啄,飞鸣声念群。

出自唐代杜甫的《孤雁 / 后飞雁》

孤雁不饮啄,飞鸣声念群。
谁怜一片影,相失万重云?
望尽似犹见,哀多如更闻。
野鸦无意绪,鸣噪自纷纷。

【译文及注释】

译文
一只离群孤雁,不想饮水,不肯进食,只是低飞哀叫,思念追寻它的同伴。
雁群消失在云海之间,谁来怜惜着天际孤雁?
放眼望尽天涯,好像看到同伴身影;哀鸣响震山谷,好像听到同伴的声音。
野鸦不解孤雁心情,只顾自己鸣噪不停。

注释
①饮啄:鸟类饮水啄食。
②万重云:指天高路远,云海弥漫。
③望尽:望尽天际。
④意绪:心绪,念头。
⑤鸣噪:野鸦啼叫。自:自己。一作“亦”。

【赏析】

  首联“孤雁不饮啄,飞鸣声念群”唤出“孤雁”,“不饮啄”。写得孤雁有品骨。孤雁非常想念它的同伴。不单是想念,而且还拼命追寻,是一只情感热烈而执着的“孤雁”。“不饮啄”体现出孤雁的执着,不达目的绝不放弃的决心。寄寓诗人当时渴望与亲人朋友团聚的心情。

  颔联“谁怜一片影,相失万重云?”境界忽然开阔。高远浩茫的天空中,这小小的孤雁仅是“一片影”,它与雁群相失在“万重云”间,此时此际显得惶急、焦虑和迷茫。“一片”、“万重”对比,构成极大的反差,极言其“孤”。“谁怜”二字直抒胸臆,凝聚了诗人对孤雁的怜悯之情。形象地写出了路远雁孤、同伴难寻的凄苦之情。这一联以“谁怜”二字设问诗人与雁,“物我交融”,浑然一体了。诗人所思念的不单是兄弟,还包括他的亲密的朋友。经历了安史之乱,在那动荡不安的年月里,诗人流落他乡,亲朋离散,天各一方,可他无时不渴望骨肉团聚,无日不梦想知友重逢,这孤零零的雁儿,寄寓了诗人自己的影子。

  颈联“望尽似犹见,哀多如更闻。”联紧承上联,从心理方面刻画孤雁的鲜明个性。“似”、“如”二字表现了未见而似见,未闻而犹闻的幻觉。颈联通过对孤雁飞着叫着寻找同伴的描写,将孤雁的渴望、煎熬表现得淋漓尽致。它被思念缠绕着,被痛苦煎熬着,迫使它不停地飞鸣。它望尽天际,不停地望,仿佛那失去的雁群老在它眼前晃。它哀唤声声,不停地唤,似乎那侣伴的鸣声老在它耳畔响。所以,它更要不停地追飞,不停地呼唤了。这两句血泪文字,情深意切,哀痛欲绝。从中体现出诗人流离失所,生活困苦,又没有亲人和朋友可以依靠的状态。“犹”和“更”道出了诗人心中的沉重的悲哀与伤痛。

  尾联“野鸦无意绪,鸣噪自纷纷。”用了陪衬的笔法,表达了诗人的爱憎感情。用野鸦的无忧无虑、热闹非常来反衬孤雁的寂寞、愁苦,尾联进一步表现了孤雁渴望团聚的哀愁与奋力寻找的坚持不懈。孤雁念群之情那么迫切,它那么痛苦、劳累;而野鸦们是全然不懂的,它们纷纷然鸣噪不停,自得其乐。“无意绪”是孤雁对着野鸦时的心情,也是杜甫既不能与知己亲朋相见,却面对着一些俗客庸夫时厌恶无聊的心绪。

  这是一篇念群之雁的赞歌,它表现的情感是浓挚的,悲中有壮的。孤雁那样孤单、困苦,同时却还要不断地呼号、追求,它那念友之情在胸中炽烈地燃烧,它甚至连吃喝都可抛弃,更不顾处境的安危;虽然命薄但是心高,宁愿飞翔在万重云里,未曾留意暮雨寒塘,诗情激切高昂,思想境界很高。就艺术技巧而论,全篇咏物传神,是大匠运斤,自然浑成,全无斧凿之痕。中间两联有情有景,一气呵成,而且景中有声有色,甚至还有光和影,能给读者以“立体感”。

  全诗以孤雁象征自己。诗写的是孤雁,无一字涉及诗人自己。但通过这只不饮不啄、穿飞哀鸣、思寻伙伴的失群的孤雁间接暗示了诗人在战乱中只身颠沛流离、怀念亲朋的情怀。

本章链接:

二 : 我是一只孤雁

我是一只孤雁

飞在遥远的天边

俯瞰辽阔的大地

感受苍穹的威严

我是一只雄鹰

追求呼啸的狂风(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穿越黑暗的峡谷

展翅前方的征程

我想抓住彩虹

征服无尽的高峰

在天的另一端

挥洒豪情

对于蓝天

我无比的忠诚

严寒铸造身躯

酷暑磨炼个性

我有铮铮傲骨

怎俱电闪雷鸣

如果

我不幸陨落

不要流泪

不要悲伤

泪水会沾湿我的翅膀

悲伤把尊严狠狠埋葬

如果我还有什么遗愿

请把我的羽毛热血

洒满碧海长空

三 : 一种悲喜,一世人生

一种悲喜,一世人生

佛曰“众乐亦云,不悲亦云,悲喜自然,佛法自得”

行者曰“尔观数载过往,不及花开瞬间,亦如人生百年,不如并蒂之欢”

醉酒者曰“何悲何欢,一醉千般休,何愁何喜,一杯解千愁”

农夫曰“欢与我和干,喜又与我和关,尔只求果腹便死亦足以”

大夫曰“忠君纵如死,守名以为欢,悲喜不以,沽誉得以”(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我曰“千般相,纵生不已,万事休,悲喜依旧”

品茗守心,驱寒而自暖,我静寂的呆在床上,悄然持一卷诗书,芬芳书香,浓墨了一室,清香了一隅,任由记忆沸腾,悲喜不已,雾气萦绕,水雾间,万事皆休。

一花一世界,品茗时,握杯顿晓悲喜,浮想联翩,若潮汐难抵,惟以全心抗拒,却依旧势不挡,便独自伤怀。

窗外一片朦胧,不见天日,微雨绵绵,冰凉至心,行人寥寥,冷凄的长街,唯有些许霓灯孤明,惶然若失,怯怯低语,不为人听。湿透了的冬夜,在昏暗的光线下越发让人感受到惶恐,久盼的飘雪也迟迟不见来临,于是便茫然的不知等待得什么,在这个极冷的冬。

漂泊的心因为得不到安慰而越发让人感受到一种空虚,那种灵魂虚脱无所寄承的的孤寂,让我模糊而又深刻的疼着,犹如一朵朵可以触及却无法拥有的花朵,那延伸处的欲望让我总是生硬扯着所有关于自己的底线。

雨依旧冷,扣住了行人坚定的步履,路依旧险,挠乱了我本平静的心,一种悲喜,一世人生,不管我以前得到什么,失去什么,我现在所过的生活才是最真切的,我不可以决定将来,也不可以改变过去,此刻我只能任由自己的本性做我自己想做的事,而又何不欢喜。

我曾对朋友说过,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纵使丁点光明,亦踽踽而行,,依旧可以浮想起那可笑的一幕,纯真的眸子清澈的让人悲痛,不经世事,不懂人情世故的少年我做错了事情还可以自我饶恕,而如今我又该怎么饶恕自己?

繁华渐尽,事事皆休,废墟里那些残忍而又能够引起我们无限怀念的断垣残壁,总是让我们不停回眸与驻守,生命的悲喜,在留恋与驻守中终究消逝,可又我又不知晓如无悲喜,是否也算是一种悲哀?

四 : 一只孤雁伴残灯

题记: 乾隆年间,女诗人贺双卿,字秋碧,嫁为农家妇,虽负绝世才,秉绝代姿,但姑恶夫暴,劳瘁而终。所写诗词均粉笔书于芦苇叶上,不求留存。《白雨斋词话》评其词为古今逸品。

-

有谁道乾隆盛世

今只见

平田中孤雁独停

望断秋碧(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红鲜碎剪

几番霜打

芦花叫冷

纵红颜绝代终薄命

一段姻缘

一世恶梦

无限缠绵

化作粉墨书芦苇

只待雨过全清

-

盯,一盏残灯如萤

芳心未冷

似灭还明

且伴双卿睡去还惊

几番秋雨

滴破残更

纵才华横溢谁堪怜

婆如狼,夫似虎

只落得忍气吞声

秋蛾散去

更剩凄清

留一卷《雪压轩诗词》

到天明

五 : 那一声悲鸣

记忆里,品尝了无数次烤全羊,心底里一直留存着烤全羊的香、酥、麻、辣,每每忆起,仍意犹未尽。

一次偶然的际遇,打翻了心底原有的平衡,那一声站在生命崖边、渴望生命的撕声揭底的呐喊将我打入了灵魂的沼泽,难以自拔……

那日,我乘车前往某地参加同学会,途经沿江公路,亲身经历了一次有惊无险的交通事故,突然间似乎对生命有了更深的阐释和理解。“生命没有彩排”、“生命列车没有回程票”。一秒钟前,我还坐在副驾驶里高谈阔论,海阔天空;一秒钟后,我差点命赴黄泉,与亲人朋友阴阳两隔。生命之强大,能够承载人世间的种种沧桑与磨难;生命之脆弱,可以转瞬即逝,刹那间从人生舞台上落幕、遁形、消失……

或许是这次交通事故唤醒了沉睡的神经,心底里滋生出对生命前所未有的顶礼膜拜与崇敬。当听说同学会夜宵以烤全羊为主菜时,心里顿时涌起别样的感伤。

临近傍晚,一辆三轮车载着一只鲜活的山羊驶进酒店,透过车窗,一只毛色黝黑发亮,憨态可掬,神情悠闲自在,不知死神降临的山羊静静地站在车箱里,东瞧瞧西看看,美滋滋地享受着现代文明的安逸与舒适。面对众多陌生的面孔,山羊“咩咩”几声,热情地向对她行注目礼的人们打着招呼。

主人把羊弄下车,用一只肥大的麻布口袋提着羊朝昔日的屠宰地走去。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尾随着主人的身影游离,主人麻利地称重,熟练地把羊的前脚用麻绳捆绑,迅速地把羊吊在了一棵大树上,然后转身取刀。那只单纯而温顺的羊静静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不明就里,乖乖地听任主人摆布。(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或许,她还不知自己已被贪婪的老主人以高价卖给了新主人,在钱物交易中,新主人已用他手中的钞票剥夺了她的生存权。

这只命在旦夕的山羊丝毫没觉察出一场灭顶之灾正悄悄向她袭来,她左顾右盼,上下打量着一张张陌生而含笑的脸孔,场面气氛平和而温馨,不露丝毫破绽。

突然,主人停止了寒暄,麻利地伸出右手操起了一把寒光闪闪、锋利无比的钢刀,左手卡住了羊的脖子。千钧一发,羊猛然意识到了危险,两只尚未被捆绑的后脚拼命在空中挣扎,嘴里发出了一声似婴儿啼哭般的长长的哀嚎。

那一声悲鸣,凄厉、哀怨、无奈、如泣如诉,瞬间撕破大山的沉寂。山风怒号,托起那悲鸣,穿过茫茫松林,越过苍茫竹海,撞击在莽莽大山的岩壁上,铿锵有力,余音回旋,久久飘荡在山间。

那一声悲鸣,瞬间划过心尖,心,仿佛被猛抽了几鞭,顿时留下一道道殷红的血痕,殷殷血珠沁出表面,由小变大,一点点汇集聚拢,然后滴落下来,染红了心的衣裳。我急忙收回目光,扭转身,凝视着远方……

落日的余晖染红了天边,映照着层层竹浪,苍莽的大山肃穆静谧,包容着凡尘俗世的生杀予夺,山里的寒气一步步逼近衣着单薄的人们,浸骨寒心。

吃罢晚饭,我漫无目的地在山间公路游离,恍惚中,依稀看见那只羊静静地朝我走来,目光凄凄,满含哀怨,无声诉说着尘世的生离死别,诉说着人情冷暖,尔虞我诈,诉说着生命的渺小与无奈。

那天晚上,我没有去吃烤全羊。

本文标题:一雁孤鸣悲喜人生-孤雁不饮啄,飞鸣声念群。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40097.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