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轻声说慢步走手抄报-轻轻的走,沉沉的痛(小小说)

发布时间:2018-02-20 所属栏目:初中作文

一 : 轻轻的走,沉沉的痛(小小说)

凌晨的风凌乱的刮着,莫小依看着手里的飞机票,10月14日早上9:25起飞,距离现在还有八个小时,八个小时过后莫小依将离开这座城市。此时,莫小依的心就像马路边香樟树上的叶子,来回的飘忽。

寂寞,拥抱?一塑雕像,冰冷时光。晚风吹过,吹乱视线,找不到感觉。

莫小依找了个石阶坐了下来,双手握着手里的机票,两只眼睛在盯着,回忆着这段时光,笑过,哭过,开心过,颓废过,然而一切都已经过去。

两个月前的一天上午九点多,莫小依去一家公司面试,进电梯刚要关的时候,突然一位年龄与自己相仿的男士很着急地跑了进来,“美女,帮我按一下8楼,谢谢。”莫小依正是要去八楼的公司面试,心想莫非他是在八楼上班,于是上下打量了一下,身高至少有一米八,上身浅蓝色衬衫,下面配着黑色的西裤与皮鞋,人偏瘦,稍稍偏分的头发还在往下流着汗,双手抱着文件夹。莫小依嘀咕着,这位帅哥可能就在自己将要面试的公司上班。

电梯开了,莫小依看着那位帅哥去的方向,正巧就是自己马上要去的公司,莫小依也没想什么,先去了洗手间,然后直接去面试。面试很顺利,直接让莫小依第二天过来上班。

“你好,我叫唐宇,唐朝的唐,宇宙的宇。”(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我叫莫小依,莫愁的莫,大小的小,依然的依。”莫小依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抿起了一丝弧度,浅笑。

“很高兴认识你,欢迎你加入我们,以后有什么不懂的随便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便说,别客气啊。”唐宇很随和的说。

“谢谢。”

“那好,你工作吧。”

莫小依后来打听到,唐宇是这家公司最年轻的主管,为人很好,做事能力也很强,上面很看重他。而唐宇对莫小依非常好,经常主动帮助莫小依解决一些问题,然后两个人也经常一起吃饭,一起下班,唐宇也经常送莫小依回家,时间长了,舆论便出来了,说两个人成了情侣。唐宇每次面对舆论,要么呵呵一笑而过,要么置之不理,而莫小依有时候解释一下,有时候也懒得解释,只有自己心里清楚,两个人什么都没有,当然这只是对于莫小依而言。而唐宇却已经喜欢上了莫小依。

唐宇经常会在吃饭的时候把饭给莫小依打好,经常会给莫小依买她喜欢喝的饮料,在莫小依不开心的时候会编一些小故事来逗莫小依开心。莫小依知道唐宇喜欢自己,而自己对于唐宇也有喜欢,可是自己却不敢喜欢,可能是自己怕了,但有时面对唐宇对自己的好,让莫小依不知所措。

来这家公司之前,莫小依曾经有过一段感情,而且莫小依深爱着那个男人。只是后来那个男人结婚了,而新娘却不是莫小依,莫小依哭了,哭的无比的伤心,无比的绝望,甚至有过轻生的念头。莫小依想着曾经的那个男人给她带来的欢笑,曾经一起看日出,一起看流星,一起看电影,一起去“踏夏”,一起看百花争奇斗艳,姹紫嫣红,想着想着就眼泪就稀里哗啦的流了下来。莫小依要的并不多,她只想在这浮华燥热的世界里,守住一份安然与美好,寻香,踩幽,与他的呼吸在上空交织温存。可是她却没有守住,莫小依不敢相信爱情了,不敢相信男人了,而现在唐宇的出现,一个非常体贴的男人,让莫小依内心很挣扎,很纠结,很彷徨,自己喜欢这个男人,可是还忘不了曾经的那个男人带给的欢笑与泪水,让莫小依的心很痛苦,感觉很剧烈,且永不止息。

莫小依每次面对唐宇对自己的好都很痛,她知道这样可能对唐宇不公,可是自己又不知道该怎么办,莫小依累了。于是莫小依去请了长假,休一个月,出去旅游,而只有莫小依自己知道,自己不打算回来了,承受不了这样的痛苦,离开这个城市,离开曾经给自己留下无限美好回忆与无限伤心泪水的城市或许是最好的选择,也许可以让唐宇尽快忘了自己,也让自己忘了唐宇和曾经的那个男人。

莫小依告诉唐宇说自己请了一段时间的假,出去旅游,唐宇没有说什么,只是祝她玩的开心。莫小依说机票已经订好了,10月15日早上9点25分,去厦门,也就是一个星期之后。唐宇只是嘱咐了路途小心一点,旅游的时候也要注意身体之类的,其他的也没说什么,而莫小依听到这样的话的时候,就像是吃了好多酸梅一样,然后又喝了一杯特浓的意大利浓咖,又酸又苦。

如繁复花瓣的缜密心事,如赭红果酱的深邃情思。莫小依知道唐宇到时候肯定会去送自己,于是提前改签了机票,怕自己受不了那个场面。

天空中飘起了小雨,打在了莫小依的身上,莫小依拿出手机开机,有唐宇发来的微信,“亲,你后天就走了,明天我们一起吃个饭吧。好嘛?”莫小依想回一条信息,犹豫了一会,把手机又放回了包包里。起身,准备回去躺一会,这座城市自己已经决定离开,蓦然回首,已回不到过去了,明天即将到来,莫小依从包包中掏出纸巾擦掉眼中的泪,然后消失在马路两侧的路灯下。

第二天登机前,莫小依拿出手机,给唐宇发了条信息:对不起,我走了。然后关机了。

她轻轻的走了,然而却留下了沉沉的痛。

二 : 我慢步走

  那一刻,我慢下了脚步。

  马路边,一对夫妇领着两个孩子,一个坐在自行车后坐上,一个在母亲的搀扶下艰难地走着。两个孩子都患了脑瘫,失去了行走能力。母亲放开了搀扶孩子的手,“叭”地一声,那个孩子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孩子没有哭,被扶起后,仍旧执拗地走着。另一个孩子坐在自行车后座,明亮的大眼睛渴求般地望着四周,咧着小嘴,天真地笑着。他是全然不知的吧?父亲,英气犹存却已为两个孩子熬白了头,双手紧握车把,小心平稳地推着,生怕摔着孩子,寒风中,他好似担负着整个世界。复又是“叭”地一声,复又是我的一次惊颤,复又是世界的一次叹息,复又是孩子的一次刺骨之痛。可怜的孩子挣扎着想爬起来,但是他不得不接受脑瘫的“惩罚”。母亲再一次将他扶起,怜爱疼惜地望着孩子,我鼻尖不禁一酸,此刻这位母亲的心是怎般地撕心裂肺啊!父亲垂眸忍痛,母亲倍感煎熬,整个家庭所散发出的沉痛气息让我的脚如装了铅块一般,很重,很实,很慢。

  走着走着,我竟已落在这一家人的后头了。我默默地望着他们缓慢沉重地走着,晚霞的余晖将他们的背影拖得老长老长。留给我的只是一串串带着悲剧色彩的音符,让我倾听,让我沉思,让我迷茫。

  或许,在我的视线中跳入了这一家人后,“那一刻”已被无限制地延伸了,但“那一刻”终究是那一刻,让我冰冻了脚步,舒化了心灵。

  那一刻,我慢步走。

 

三 : 另说《声声慢》

  暗问苍天知几许,怎晓学子苦何多。谁言不惧高三日,五体贴地服了你。

  日子依旧这般渐渐淡淡地过,阳光透过纱窗依然暖得熙熙攘攘。轻风拂面仍有嫩叶初发的清香飘逸,但桌前却只能满怀憔悴不安的焦虑与紧张。

  有时一月貌似白驹过隙,有时一日却如隔三秋。想念的日子是这样无聊,心里揣着一个人然后捧着课本,脑袋里想念的永远都是那一个画面,眼睛里看到的永远都是那一张面孔。手里执着钢笔然后不停地在纸上游走,白纸黑字却永远显示她的名字……

  有人说,高三是能够让人减肥的一年,但为何读了两个多月的书,体重却不减反增?心里纳闷着……看这腰间多出的那一圈陌生的东西,自觉哭笑不得……暗喊道:我的确是挺努力了啊!上下的眼皮子成天都像有血海深仇似的,“打架”片刻都没有停息,拖着重似千斤的脱鞋,迈着沉重不堪的步伐,施展出自创的凌波重步。如同一个鬼魅般穿梭于‘教室-宿舍-饭堂’之间。

  某天夜间,听得操场传来鬼哭狼嚎的悲呼:“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学习。三天两头感冒,怎敌他,还要学习。发卷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脸黑头堆积。憔悴损,如今名牌难洗。守着床儿,暗骂怎不天黑。床头更添细语,查话费,可怜惜惜。这学期,怎一个苦字了得!”

 

本文标题:轻声说慢步走手抄报-轻轻的走,沉沉的痛(小小说)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33492.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