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张国荣逝世十一周年-情逝(二十一)

发布时间:2018-02-20 所属栏目:纪念伏尔泰逝世一百周年的演说

一 : 情逝(二十一)

刚开始创业的日子是艰难的,生意不好,没有人帮助,自己靠自己努力支撑,我仔细地接待每一位来客,争取留下好印象,即便买卖不在,仁义也在。另外,我根据顾客的喜好调整衣服的款式和价位,慢慢留心,摸索经验。我每天早晨起床送儿子上学后开店,晚上八点关门。回家后,还要抽空洗衣服,拖地,整天忙得团团转。谭军呢?越来越懒惰,我睡觉时,他还没回来,我起床时,他还在睡觉。劝他少和那些不务正业的人来往,他不听。慢慢地,我和他之间的话越来越少,我知道,我们两已是两条不想交的平行线,越走越远了。

一个人守店的日子注定是无聊的,文静没事时,经常跑到我店里来坐坐,陪我打发寂寞时光。这天,文静满脸春风的跑来告诉我,她有喜了,真是替她高兴!这么大年纪,好不容易怀上一个,我劝她注意一点,不要到处乱跑,最好还是把婆婆喊来照顾她才好。她说,这几天感觉还好,过几天再说。谈到高兴处,她和我讲起了小杨。小杨把茶馆转给了周强,把房子卖了,在附近租房住,老公和他妹夫一起入股做起了房地产,她自己被别人介绍到保险公司卖起了保险。自己开茶馆时,虽然每日有收入,但是输的也多,也向不少人借了钱。这一点,他老公并不知情。到保险公司上班后,小杨本人渐渐发生了变化,打扮渐渐有所不同,而且经常半夜喝得醉醺醺地回来。

“知道吗?小杨和她老公前一段时间在家里大吵了一架?”文静凑到我身旁,悄悄对我说。

“为什么?"在我的记忆里,小杨的老公是个老好人,很少看他发脾气,不高兴时,就坐在哪里愁闷烟。

“那天,小杨半夜回来,一到家就有人给她打电话,电话被他老公接听了,全是肉麻的情话,当时就把手机摔了。”

“后来呢?”(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后来,他老公收拾衣服走了,这一段时间都没有回来过,现在经常看见有个男人进出小杨家,两人还很亲热,在儿子面前都不避嫌,住到一起了。”

“那小杨看上那个男人什么?”

“不知道,也不算有钱,天天骑个摩托车,也许有别的吸引她的地方吧.”文静答道。

不久,就听说他俩离婚了,小杨的老公把投入房产的钱全部卷走回老家建了新房。小杨也离开了这里,再也没见过她,只是断断续续地听说她过得并不好,有人看见她说她不是很正常,目光呆滞,也有人说她疯了。

我们都有过婚姻之痒,需要靠理性与坚持来维持。外面的诱惑是大,可是天下的乌鸦不是一般黑?不要以为丢了芝麻,就会捡到西瓜,殊不知,有的人后来什么都没有得到,最后落得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已。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力,但是,我相信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出来的幸福会比男人更有安全感。

这天,谭军回来的很早,才八点多种就回来了。我和儿子在客厅看电视。

“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我问道。

“今天没什么人玩。”看样子,他有点不高兴。

“怎么了?输钱了?”

“没有,”他坐到我旁边,“今天,张武喝多了,发酒疯。搞得大家心情都不好。”

“为什么?”我有点不解。

“这一段时间,输了不少,把车和房子都卖了。”

“什么?”我瞪大了眼睛。

“他也是,输不起,就别赌嘛!”

“干脆,你也别和他们一起玩了。你看,多让人担心!”我很不安。

“你放心,我才不会像他那么笨。这段时间我火气好。还没输。”他不以为然。

“在赌场上,十赌九赢的能有几个?除非你会老千。你看,张武刚开始还不是赢?现在还不是被收账的人逼得房子都卖了,赌场上,都只认钱,不认人的。”我劝她。

他没吱声。我知道,他已经过惯了这种安逸的生活,让他找份工作做,他是打死也不肯去的了。一个月那么少几个钱,不如一次在牌桌上赢的钱。

“他卖房子,卖车,他老婆没说他?”我又问道。

“什么都由着他。”

“也没提离婚?”我吃惊地问道。

“张武说要离婚,他老婆不愿意离。”

这世上还有这种痴情的女人,不知道是可喜还是可悲。好不容易成立的小家,孩子还不到两岁,家都没了。老公喜欢赌博,也不制止,任由他发展。房子卖了以后,张武的老婆和孩子住在了娘家,张武还是在赌场上停留,经常住在宾馆,几个月不回去看娘两,这样的婚姻即使保留又还有什么意义?

二 : 弟弟去逝一周年

去年的今天,弟弟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今天上午,我去几十里外他长眠的地方去看他。在班车上,我的心凌乱得很,想起了去年我陪他在协和住院的那几天日子,他是那么地听话,那么地镇定,那么地刚强。他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可没掉一滴眼泪,他安慰千里之外的母亲,他很好,回家后让母亲继续做饭给他吃。在协和,我每天给他按摩脚,每天晚上和弟媳守在他病床前,希望他能健康地出院,然而,他还是安详地走了,永远地走出了我们的视线。

一条岔路口出现了,我以为到了弟弟长眠的地方,下了车,才发现错了。我一直向前走,走过一畦畦残荷,走过一座座青山,走过已收割过的稻田,走过在稻田悠然吃草的水牛,还有站在牛背上歇脚的鸦雀,走过两三个村庄。公路两旁是粗大的梧桐树,它们的叶子已枯黄了,凄然地挂在树上。空气湿润得很,也阴沉得很,我看着路旁紫红的芦苇花在湿湿的空气中低垂着头,我的心沉下去沉下去。

走了近半个小时,那条熟悉的小路才出现了。道路两旁的桔子还是绿绿的,一些棉梗被这几天的秋雨淋弯了腰,那些玲珑的棉桃缀在棉梗上,还没有来得及开花,就遇上了这绵绵的秋雨了。在这低伏的棉株上,缠绕着开着红的紫的喇叭花,那是乡村开得最美的野花。我在它们的面前停歇了一会儿,它们的美丽就像弟弟已凝固的年轻生命。

走进公墓,去年矮小的松树如今已卓然了,林立了。我来到弟弟的墓前,泪水夺眶而出,我对他说:弟弟,我来看你了。然而,青山肃穆无言,弟弟也无言。我知道弟弟永远消逝了,他再也回不来了。点燃的柱香散发着缕缕清香,燃起的鞭炮在山谷回响。

我静立弟弟的墓前,想起了他儿时整天和他的那些小伙伴玩打仗,连吃饭都要母亲站在门前呼喊:强,回家吃饭了。一天下午,他对我说:二姐,你只关心两个妹妹,我是你的弟弟,我的脚被玻璃割了,很疼,这几天,你就帮我洗洗脚吧。我说:好吧。我心想,你这个男孩子也开始撒娇啦。到了晚上,我烧了一点热水,端了一盆帮他洗。他脱了鞋,露出了破破的脚趾头,上面抹着一点红药水。我心疼极了,一边小心地帮他洗脚,一边责备他不该成天在外野,他说是玻璃钻进了他的球鞋。他说的,我信,因为我也有这个经历。一连几天,我都帮助弟弟洗脚,他的脚伤也愈合得快,刚好了,他就不再要我替他洗脚了,又成天和他的伙伴们玩去了。如今,站在他的墓前,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听见他的声音了,也无论如何也不能帮他洗脚了。弟弟,我走了,明年清明再来看你,我向弟弟告了别。

汽车向小城驰去,池塘,小山,新楼,稻田,水牛还有停歇在牛背上的苍鹭,都向我身后跑去,弟弟年轻生命的逝去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三 : 情逝(十一)

大多数女人在经营婚姻的时候,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婚外情。用成龙大哥说的话那就是大多数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如今的时代大不相同,男人在犯这种错误的时候是很享受这个过程的,对于男人来说,家里的是家里的,外面的是外面的,他们心里很清楚,孰轻孰重,于是,也就有了“家里的红旗不倒,外面的红旗飘飘”这种说法。

女人在因为男人的这个错误受到情感折磨的同时,也终于明白,男人怎可能一辈子单恋一枝花?世上哪有不偷腥的猫?林徽因与梁思成的爱情轰轰烈烈,在林徽因去世后不久就迎娶了比他小二十来岁的学生,金岳霖为了林徽因终身未娶,这样的男人古往今来又有几个?琼瑶式的爱情只能生活在梦里。我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突然,让我伤心,愤怒,继而有点不知所措。

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传来,停住了,然后是掏钥匙开门的声音,接着我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让人觉得生厌的脸。

"你回来干什么?这个家不欢迎你!”我坐在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一本书,朝他扔去。

“老婆,你这是干什么?”“哗”地一声,书在他面前落下,他捡起书陪着笑脸朝我走来。(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我不是你老婆,你找外面那个老婆去啊!你自己做的事你难道不清楚?“我强忍住眼泪,愤愤地说道。

”老婆,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坐在我旁边,想搂住我的肩,我厌烦地把他甩开。

“那是哪样?”我知道他不会乖乖就范,我早把暧昧信息转发到我的手机上,翻出来给他看。“你还不承认,什么时候开房,地址清清楚楚。"我把手机扔给他。证据确凿,我一下子冷静下来,思量着下一步该怎么做。

"l老婆,我错了。你打我,解解气。”他态度开始了大转变,说着,拉住我的手,向他脸上搧去,我把手抽开。心想,岂止是扇耳光,我恨不得千刀万剐才解恨。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就依你的,不大吵大闹,不把事情宣扬开来,你呢?要的是个脸面,她是个女孩子,将来还要嫁人的,事情闹大了,对大家都没好处。你选吧?选她,你马上收拾衣物,走人。选我和儿子,你必须从现在起,立刻和她断绝任何联系。”我惊讶于自己居然能这么理智的说出这番话来。

“我们辛辛苦苦有了这个家,很不容易,我怎么舍得你和孩子?”

“那你既然决定和她断绝来往,打算怎么做?”

“我下班就回家,接儿子,做饭,拖地,洗衣服我全包了,麻将也不打了,只要你下班后,我就在家陪你,一定活在你的视线范围之内。绝对不会再接她的电话,你放心。”他赶忙表态。

“好吧,那就从今天开始,儿子要放学了,你下去接儿子吧!顺便去菜场买点菜回来做饭。”我决定先看看他的表现。

“好嘞!”他欢快地答道。我的心愤怒的像一团火,他居然还笑得出来。如果说非要用这种原则性的错误换来他自觉地家务劳动,我宁愿一辈子的家务包在我身上,也不希望这种事发生。

我在沙发上看电视,很惬意的享受着这难得的放松的时间。他教儿子写完作业后,就开始在厨房忙碌起来。

“妈妈,你怎么了?不高兴?”儿子看出了我脸上的表情,关切的问道,我心里一阵温暖。

“没有啊。”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没有不开心,子俊今天好乖。”

“妈妈,老师今天又给我发了大红花,在书包里。”说着,儿子从书包里拿出大红花递给我。

“哇,好漂亮,老师今天为什么奖励你啊?”我把儿子抱在我腿上,心里的郁闷一扫而光。

“老师夸我今天很听话,妈妈,你看电视,我玩玩具去了。”儿子这时都是吵着要看动画片的,居然很懂事的自个玩去了。

很多女人在遇到婚外情的时候,选择的都是宽容和忍让,为了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我也不例外。我不会大吵大闹,但是,我也不会轻易原谅他,我的方法就是不理他,把他当作空气一样,用他的说法就是“冷暴力”,他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我要让他忍无可忍,表现地让我满意为止。

本文标题:张国荣逝世十一周年-情逝(二十一)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32506.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