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朦胧-朦胧

发布时间:2018-02-20 所属栏目:爱情诗歌

一 : 朦胧

Normal 0 7.8 磅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5pt;

mso-bidi-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ont-kerning:1.0pt;}

朦胧

作者:黎星晴

序幕:

对不起,我已经有所爱的人。

我读着你回复我向你表达爱意的这封只有一句话的电子邮件。

天空乌云密布,室内光线昏暗。

我躺在床上阅读玛格丽特·杜拉斯的短篇小说集《成天上树的日子》,感到沉闷和压抑。

细小轻微的声音。

我望向窗。

透过玻璃,看见了雨。

环顾卧室,我感到窒息。

我找出伞,决定到室外散步。

撑起伞,走入雨中。

雨滴连绵不断。

坠落在地面的雨滴激起水花。

世界朦胧。

行经你的住所。

仰望你的窗。

我没有看到你。

路面的凹处已积满水,绵延不断的雨落入其中荡起波纹。

走过你的住所心中怅然。

踏入路面积满水的凹处。

湿了鞋裤。

茫然回头---------一位身着淡绿色短袖衬衫的男人与一位身着白色短袖蕾丝衬衫的女人共同握一把伞行走。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5pt;

mso-bidi-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ont-kerning:1.0pt;}

二 : 朦胧

朦胧

夜极力的甩开一张大幕,遮住了房屋,遮住了大树,遮住了世间的角角落落。月光透过黑夜,送上了一片朦胧。

有人歌颂白昼的光明,有人赞叹黑夜的纯真,我要大声的赞美这虚无飘渺的朦胧。因为她介于黑与白之间,中和着一切,让人们在遮掩中选择着自己的收获。朦胧啊,多少成功和失败都能假你而成!

在朦胧中,你能看到什么………

三 : 朦胧

朦胧是她的口唇,眉毛

眉毛里泛起点点金光

娇柔的身影流淌在清澈的河水里

美丽,如同清晨的露珠从荷叶上滑落

一直落在我的心里,我的心啊

她的头被美的漩涡覆盖(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看不见一丝虚假的容颜

哪怕是一朵悲伤的红韵

消逝在卷发里

哦,你的轻软如风的甜蜜啊

那般的诗情画意,一直就是清醇

就一场骤雨灌满了我的心窝

忘记了我的一天到底是怎么度过的

诚然,我也被你感染了,一个朦胧的人

四 : 朦胧,朦胧

他是在抬头看见挂历上的彩色图片的时候,自然而然地想到她的。图片是女人,她也是。他觉得那女人袒露胸脯、肚脐和大腿的样子很美,笑眯眯地望着他的那对眼睛也很够味儿。但是——假如脱掉“比基尼”呢?

她从没有穿过“比基尼”。她甚至不知道“比基尼”是服装——有一种服装叫“比基尼”。“假如我穿上它会是什么样呢?”当你指着图片告诉她这就是“比基尼”的时候,天知道她会不会有这种古怪的念头。女人就是女人。穿“比基尼”也好,不穿也罢。三点式,配套产品,随你怎么说。服装设计师真了不起。

“美妍,让我吻你好吗?”他说。那是在一条黑洞洞的巷子里,天气很冷。“不!”她回答。有点儿扫兴。有点儿煞风景。但是几秒钟后,她却象一只猫似的扑到他的怀里,并且送上热热的、软软的、荡人心魂的一吻。血液沸腾、血管膨胀起来。他觉得自己象一块高蛋白奶糖似的,很快被融化掉了。

没有一点活气。胃已经很充实;大脑呢?一张没有捕到鱼的网,一片没有日月星辰的天空。他和六十四岁的父亲、六十三岁的母亲围坐在一起,起初看蓝色的火苗子跳舞,后来把9英寸黑白电视机打开。一频道:质量可靠,价格便宜,产品实行三包。二频道:款式新颖,美观大方,全国销量第一。三频道:工艺精湛,计时准确,远销欧美、东南亚地区。没意思。简直腻味透了。蓝色的火苗子在跳舞。

“下雪了!”不知是人在喊还是雪自己在喊。反正很动听。反正很有吸引力。于是嗓门打开,眼球在网里——滚动起来。一场好雪。一场坏雪。一场不好不坏的雪。总之为舌头上紧了发条。上紧了发条的小汽车,跑起来是从不把红绿灯放在心上的。

真见鬼!短短几分钟,他竟然老了吗?是镜子在撒谎,还是他自己出了故障?用不着榔头和扳手。字打错了,抹一点儿改正液就成。(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白雪公主当然是女人。女人就能让男人一下子老起来吗?那也许不是白雪公主。也许是头屑是花瓣是扯碎的情书。不,是白雪公主。被肢解被切成碎片的肉体仍然风流,仍然含着茉莉花或者别的花的幽香。不,是女人。是情窦未开或情窦初开的少女的队伍。你凝视她们,无异于凝视珠穆朗玛峰和投在水中的月亮。这时候你患了痴呆症,你变成一只令人厌恶的猫头鹰。但是当她接近你,扑向你,触到你的肉体,你——就是她的上帝。

街道也老了吗?还有那些高大的楼房,光秃秃的树木?视线被切断。车灯抛来抛去的光柱被切断。几个醉汉围着一条狗跳圆圈舞的影子被切断。

街心花园的铁栏杆叫人望而却步。假山上那块站得最高的石头是石头吗?不,它在布道。它象所有的牧师那样,正在向一群虔诚的善男信女们讲基督复活的故事。亭子很美,云杉很美,规规矩矩、永远长不高的长青树丛也很美。这难道象一座庙宇吗?不,与其说象庙宇,毋宁说——象天堂。可是上帝在哪儿?天神和使徒们又在哪儿呢?假如有一位仙女在那条石板上坐下来,或者沿着那条曲曲折折的小径走一遭该有多好。假如亚当和夏娃能够从那些没有果子的藤架上摘下果子该有多好。但是没有,什么也没有。那是什么?大象,或者北极熊?不,是刺猬!天哪,那些胖胖乎乎、紧紧缩成一团的冠形植物多象刺猬!

一条光蛇扑过来了。更多的光蛇扭打缠绕在一起。“吱!”“哎哟!”紧急刹车,一声惨叫。有个黑影子栽倒在雪白的街道上,一群黑影子围了上去。

堆雪人是孩子们的专利。当然,说是特权也可以。看雪人呢?见鬼!只要看得懂,并且会跟着孩子们一起捧腹大笑,你就是高层次的艺术欣赏家。不必苛求什么。失去双臂的维纳斯站在这里,你喊“万岁”吧!你拜倒在她的脚下吧!蒙娜丽莎不见得配喊万岁。那张紧绷着的嘴值得你去吻一吻吗?那臃肿的身体值得你去拥抱吗?珍品。名作。达·芬奇的脸会不会发烧呢?

白色的救护车尖叫着冲过来;巨大的光柱一下子把他击倒在地。于是整个世界爆炸了。五颜六色的残骸碎片四散迸射,尔后又化为乌有。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他觉得四周有无数的黑影子在晃动。白纸,一张漫无边际的白纸铺展开来。朦朦胧胧地,他看到那上面有斑斑点点的墨迹。不,是图画。不,是歪歪扭扭的“天地元黄、宇宙洪荒”和“ABCD”。见鬼,一片空白。“朦胧,朦胧;不要扔得太远,何必摔得过重?抛出去一个朦胧,又捡回一个朦胧。跌倒一个朦胧,又站起一个朦胧。朦胧,朦胧;是乌云遮掩着太阳,还是太阳失去了光明?世界是一片大朦胧,你是一个小朦胧。星月朦胧,太阳朦胧,世上何物不是朦胧?你在朦胧里清醒,你在清醒里朦胧。朦胧,朦胧;朦胧是欢乐的影,朦胧是忧伤的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图片上的女人象火炉子似的在墙壁上燃烧。他推开藤椅,盯着那双充满诱惑力的眼睛。他觉得那张血红的嘴在蠕动,袒露的胸脯乃至整个散发着肉香的身体向自己压过来。他感到一种火热、光滑、柔软而富有弹性的接触。“咣当!”脸盆被踏翻,人跌倒在地板上。“妈的!”膝盖疼得厉害。皮肉绽开并且涌出鲜红的液体。

窗外那盏灯很刺眼。悬在朦胧的空间,看上去象一颗星星。刚才下雪了吗?并没有白色的碎片在飘洒。但大地是白茫茫的,树梢和房顶也是白茫茫的。这有点象童话故事。然而仅仅因为有一个黑影子从雪地上晃过去,并且留下一串清脆悦耳的口哨声,你就可以说这是童话故事吗?

讨厌!“比基尼”服装和卖弄风骚的女人。臃肿的乳房以及肥得过火的大腿。“嚓嚓!”“比基尼”和女人完蛋了。娘的!又蹦出一个——裸体女人。“扯呀,小伙子。从这儿下手,或者——从这儿。”裸体女人挤眉弄眼地指点着,舞了舞手臂,扭了扭屁股。他怔住了,但是很快又清醒过来。“嚓嚓嚓!”“嚓嚓嚓嚓嚓!”他被激怒了,疯狂地扯着撕着抛洒着。是图片吗?不,是女人,一个活生生的女人!她曾经脱掉包装,身子光光的象人参。不,一件蜡做的工艺品。但是他听到“嘭嘭叭叭”的鞭炮声。他看到她和一个陌生的男人从一辆红色的小轿车上跳下来,在飘洒着彩色纸片的人群里装模做样地扭动着身躯。她装潢得很好,从上到下闪着光。那时他觉得太阳象黑色的气球一样在头上飘荡,所有的建筑物象五颜六色的儿童积木似的歪歪扭扭地旋转着、旋转着……

“叭!叭!叭!”“叭叭叭叭叭!”X,X,X;空空空空空。蓝色的蜡纸,白色的字。风马牛不相及。但是只要动动手就会创造出原本不存在的东西。领奖台也好,绞刑架也罢,行动是母亲。假如蜡纸是天空,是大海呢?那么一连串的文字就是一连串的浪花和白鸽子。红头文件是八小时以内的游戏。八小时属于牙齿属于胃,而十六个小时却属于所有的头发、触角和脑神经。

“嚓、嚓、嚓。”脚踏在白色的琴键上,白色的音符象白色的幽灵似的在空中和大地上跳着舞。一个人和一个影子。一根连一根的电线杆和在电线杆上瞪眼睛的一串连一串的省略号。他扔掉烟蒂,把大衣领子拉拉直。有着红脑袋的小怪物在雪地上打了几个滚,再也没有露面。他知道它再也没有燃烧的机会、再也没有红脑袋、再也不会在雪地上快乐地打滚了。

一九八七年元月三日定稿

五 : 朦胧,朦胧

朦胧,朦胧

是星月的光彩隐藏在雾中,

还是漫天的尘沙迷住了眼睛?

朦胧,朦胧

是乌云遮掩着太阳,

还是太阳失去了光明?(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星月朦胧,

太阳朦胧,

世上何物不是朦胧?

在朦胧里死,

在朦胧里生!

朦胧,朦胧,

朦胧是欢乐的影,

朦胧是忧伤的梦

本文标题:朦胧-朦胧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31191.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