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仲夏夜之梦-仲夏夜,带谁入梦

发布时间:2017-10-21 所属栏目:午夜梦回

一 : 仲夏夜,带谁入梦

一轮皓月,柔光恬淡洒了谁

一点星光,目光暧昧思了谁

一路街灯,昼夜遥望等了谁

一树婆影,翩翩起舞魅了谁

一粒尘埃,随风摇摆追了谁

一缕暗香,暗香浮动媚了谁(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一阵晚风,轻舞发丝乱了谁

一场梦醒,满面泪痕给了谁

二 : 仲夏夜记梦

昨夜,一个拥有我美好初恋回忆的女孩飘然飞入我的梦乡。之所以称初恋而非暗恋,即使事实真的如暗恋,我也不愿这样去回忆它。不因为它永远占据着我心中最醇美芬芳的一隅,而只因它真真切切,馥郁甘甜。使我从不怀疑它的存在:如果幸福是遥不可及的,那它就在我的身边从未离开过。

梦中我回到了梦乡,一样的乡村一样的路,一样的刻在骨子里的亲切围绕着我。一样的白雪一样的白桦,久违了的女孩仙袂飘飘而至。她的微笑清艳如雪中的玫瑰;一个慷慨的拥抱从从容容的将我的心湖激荡起来。它便如一滴晶莹的醇酒,舒散着神秘的芬芳穿过我的梦境,落在心湖之中。于是我心灵的湖水便荡起层层的涟漪,久久不能平静。

这是一种怎样的惆怅呢?像是徘徊在天堂里的飞鸟,沉醉于天堂的光芒和美好而不愿返巢。像是迷失在拒绝生命的沙漠中的一滴甘露,沙漠于它是冷漠,是留恋,是视若无睹还是选择忘记?对于这炙热的无情,那甘露无私的献身,能否替沙漠带去哪怕一丝丝的清凉和甜蜜,或是对于生命的爱意?

我的心就像那波澜不惊的湖水,还未品尝到醇酒的甘美,它便化了,碎了,不见了;那转瞬即逝的涟漪甚至将它唯一存在的印记夜带去了,没有回音,没有回忆,如消失在林里的歌,如飘散在远空的云。余波荡尽,流光逝去;时间夜成了冰冷的夜,看不到边,找不到路,等不到一丝希望和光彩。

我的心又像那毫无生机的沙漠,还未感受到甘露的清凉,它便消逝了。也许不久我便会忘记者曾经的美,忘记了那甜美的微笑和拥抱,忘记了这个梦给我的嘉赏。于是湖水结冰了,消逝在湖水里的酒滴永远消逝;于是沙漠融化了,一切爱与生命望而却步。

也许许多年后的某一天,当我再记起那个微笑那个拥抱,我是该抱怨它们曾带给我的惆怅,还是继续回忆心湖深处那朦胧的美?(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对于虚幻的美丽,无所谓爱与恨。

对于生命的恩赐,无所谓奖与惩。

三 : 夏夜梦回

走在夏日的街头,看到街边有花花绿绿的人群来回穿梭,有柴米夫妻的小小争吵,有轻佻情侣的打情骂俏,有年幼顽童的追逐嬉戏,还有鹤发童颜的老人驻拐独行。岁月如此静好,我却仿若置身异境,不知何时,抛却了年少的轻狂,摒弃了愤青的敏感,越是身处繁华闹市,越是入定般超脱恬淡,晃入眼境的,都只不过是我隔岸观望的一出出或精彩或无趣的戏码。

时间过得太快,那一去不复返的纯真年代呀,不知不觉从指缝中溜走。以前奋力捕捉的,现在尽量闪躲,过去全心倾听的,如今努力遗忘。害怕沉沦于无影的浩劫,全力做好避险的预防,为自己打造绝缘的铠甲,用面具装扮生如夏花的年华。随时绷紧弦,随时护好盾,是成熟还是世故?也许只是一种无奈的自我保护,一种经历了奋勇挣扎后的淡泊!

生命如同阳光下的一枝芦花,兀自灿烂着,纵使不堪采摘,也只是兀自凄凉、兀自凋谢。氤氲纠结的思绪,流出忧郁的诗句。字字珠玑,道的却是欲说还休的无奈,懂我者寡,知我者稀。寻寻觅觅,是期待一场美丽的邂逅,还是等待一个知心的红颜?倾听往往带着些许暧昧,当等待变成了期待,感情便开始掺了假、乱了味,想找一种纯粹的感情很难,追求一种柏拉图式的精神天堂很傻。用女人的第六感,小心翼翼地试探,用种种虚伪的假像顽固地哄骗自己,终究还是要失望——谁人不是一样庸常凡俗的灵肉?破碎了完美的遐想,不同的感触应与不同的人分享,与爱无关。

一个人的夜,突然觉得很安静,静得让人感觉很孤单,好似回复了深闺的时光,只是仍然害怕深夜突然乍起的犬吠。夜阑人静时分,细细品味独享的空间,梳理流水般的思绪,剥开本真的自己。摊开纯白的信笺,却不知道从何处落笔,心里纵有再多的情愫,只怕诉诸笔端却变成了粗俗而肤浅的字眼。郁积的情感,需要一个宣泄的缺口,或是一杯酒,或是一滴泪,或是一次慵懒的昏睡,让自己暂时与世隔绝。看淡了红尘,就算是穿行于烟柳巷、温柔乡,却只更显见得人情寡淡,绝世孤单。

理想、现实总是和梦境纠结,分不清哪是真实哪是幻境,唯一明确的是分割在两个不同的空间,都是真实的自我,只是学不会如何去分辨,如何去理解。仅一个梦境,便如针芒一般,无形中刺痛了心灵深处的柔软。夜夜梦回之际幡然醒悟,生活的憧憬期待终日幻化成纠缠不清、挥之不去的梦魇,剪不断、理更乱,如影随行般,一点一点蚕噬着本就无所寄居的灵魂。命运在征服欲被挑起的一瞬间,早已注定了结局——爱劫难逃!蚕食的隐痛那么真实,时刻提醒着人不仅仅是行尸走肉般地存活着,明知无法峰回路转的一丝希冀,原来一直真实地存在着,只是默默封存,不忍触碰……

初夏的午夜,内心开始涌起一阵阵蚀骨的寒气。凝望窗外的一弯冷月,心境豁然:流年,只能用来追忆,而非追索,寻觅仅仅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理想,而某人,或者仅是假想的知音,是年少时不慎遗失的那个勇敢而纯良的另一个自己!风雨欲来,拂动的是内心的暗涌;孤帆远影,落寞的是深层的寂寥。梦醒时分,我蜷在自己的窝,像蜗牛背着壳,外面风雨很大,我不是勇敢的冲浪者,害怕激流过后残败的沙滩,只能舔抚自己稚嫩的小窝,用灵敏的触角去感受人世间的酸甜苦辣,于平淡生活中辟一处瑶池,凝寒成冰,慢慢沉淀、细细回味,最终归复于空灵,如氧气般稀薄不见,自顾自地思一段记忆,品一个见证,织一个憧憬。夜夜夜夜……(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贺丽琼)

本文标题:仲夏夜之梦-仲夏夜,带谁入梦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05281.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