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玫瑰少年-中年玫瑰

发布时间:2018-05-10 所属栏目:玫瑰少年叶永志

一 : 中年玫瑰

人到中年知天命。一生坎坷几十载,明理什么是处之淡然,什么是珍惜生命,什么是留有余香。

——原著:雨石榴

步入中年

美看起来不知要厚重多少倍

如果我们再加给它温馨的包装

那将更加香溢四起(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玫瑰虽然很美

但我会觉得中年更加的美艳

因为它吐出一缕甜蜜的芳香

还能提取最美的香精

野蔷薇的姿色同样那么的旖旎

可比起玫瑰的芳馥四溢的娇艳

同挂在树上同样会搔首弄姿

当中年的花瓣使它的嫩蕊轻展

那它们唯一的美德只在于沉毅

或许已无人眷恋无人理会

或许寂寞地死去

然而中年的玫瑰却恰如其分

它那温馨的死可以酿成香液

你也同样如此

我美丽可爱的中年玫瑰

当韶华凋谢之时

诗韵却提取你那妩媚的纯精

二 : 少年与泥玫瑰

少年与泥玫瑰

Part 1

少年最近迷上了捏七彩的泥巴。

起初,少年坐在教室的位子上,目光不知该落向哪里,三秒的目光停在了繁杂的辅导书上,五秒钟又从窗外高大崭新的办公楼飞上了苍茫的天空,看见了几朵粹白的棉花糖正在漂浮,看见了一尾染着锦鲤的风筝循着风儿的舞步徐徐上升,少年的心也渐渐变成了一朵玫瑰,像太阳一样红,像马儿一样热烈。

最后,少年目光的焦点集中在了前方一个肉嘟嘟可爱的姑娘手上,她的手里握着七彩的泥巴,正在精巧地捏着玫瑰。少年看见了一个洒满阳光的纸杯里,插着一支淡黄色的玫瑰,在太阳光的滋润下有一点淡淡橘色映照其上。少年想起了甜品店里的糕点上的那些花儿,令人陶醉。少年似乎也嗅到了玫瑰园的味道,垂涎欲滴。

“能教教我么?”少年轻轻地问道。(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当然可以呀!”姑娘转身回头,眼睛弯曲成了诱人的美好弧度,笑眯眯地说。

少年想起了心中心爱的姑娘,她就像一个玫瑰仙子,高贵而优雅。

“注意看,我要开始喽!”姑娘对少年说。

“恩,一直在看。”少年目不转睛,满脸的期待。

姑娘说罢,拿起一个像小鹌鹑蛋一样的雪白泡沫,又拿起了一块发亮的粉色泥巴在手中搓揉,然后撕下一小块,熟练地把它捏到了泡沫的顶端。

“这是花心,然后再慢慢地往上黏贴花瓣,花瓣与花心平行,一层层包住这个泡沫。”姑娘边做边指导少年。

少年的眼睛一秒钟也没有离开,眼睛似乎也不眨了。清澈的眸子里浮现出玫瑰仙子手握着粉色的泥玫瑰,鼻尖轻轻地贴在花蕊上,眼睛幸福地眯成一条线,小嘴巴轻轻上扬,露出甜甜的笑意,怡情而又迷人。然后凑到少年的耳边,温柔地对少年说:“我们做朋友吧,有你在,我很幸福。”

在校园诗朗诵的舞台上,玫瑰仙子伴着轻柔的音乐,朗诵了陈敬容的小诗——《窗》。玫瑰仙子画着淡淡的妆,长发中有微卷,在舞台上用缓慢而又温和的节奏一字一句地吐露对爱的执着,对爱的守望! 在校报上,隔三差五就会出现玫瑰仙子的文章。谈理想,谈修养,谈成长,谈感悟,无不彰显玫瑰仙子成熟睿智的心态。在校展览版上,玫瑰仙子的油画作品被挂在最中央,有笔墨江山,有风土人情也都市街道。这些油画对于色彩的调和,对于构图的把握,对于内容的选择,无疑不是玫瑰仙子对美的追求,对自身品味塑造的结果。少年如痴如醉地迷恋着玫瑰仙子,少年不停地读书。他在一个个寂静的深夜里一遍又一遍地背诵着陈敬容、顾城、食指、舒婷……的诗;废寝忘食地通读文学巨著,书脚被翻烂了,笔记本被记满了。有些蕴含哲理的段落,少年甚至能出口成诵。少年再三恳求父母报上了美术班,学起了油画。少年心中想着玫瑰仙子油画的模样,努力地练习油画的技法。有时,颜料抹到了脸上,少年却浑然不知,等到画室的同伴哈哈大笑并告诉他缘由的时候,少年也笑了,这才回过神来。少年想一点一点提升自己的审美和修养,一点一点提升自己油画水平,就像玫瑰仙子一样。少年觉得自己和玫瑰仙子还相差太多。

少年曾在画室中无数次地幻想过,他与玫瑰仙子同时在樱花飘香的公园里写生,路人们投来羡慕的目光。画累了,就和玫瑰仙子并排的坐在草地上,朗诵朗诵诗文,谈一谈对于文学乃至人生的看法,玫瑰仙子用佩服的目光听着他说话。百灵鸟不停地在为他们祝福歌唱。

这个场景陪伴了少年无数个寂寞的深夜。少年决定在他配得上玫瑰仙子的时候,就去向玫瑰仙子表达爱意。

Part2

少年很感激这位善良的姑娘,他向她借了一块泥巴,想亲手为玫瑰仙子捏一朵优雅的泥玫瑰。

少年迫不及待地开始制作,扯下一小块,用手指把它捏成一个小圆饼。

“两边太厚,中间太薄,不好看。”少年想。

少年又重复一遍刚才一样的工序,轻轻地黏在了泡沫的尖端模仿着那位姑娘。“怎么搞的, 两片花瓣黏在一起了,还这么不对称。”少年喃喃自语道。

“挺好的啦,天底下哪有那么完美的花朵呢?”姑娘似乎听到了少年的话语,回过头来,看了看少年手中的泥玫瑰说道。

“不行,我再重来!”少年觉得玫瑰仙子如此的完美,她的玫瑰也应该是最完美的玫瑰。

少年一遍又一遍地捏来捏去,一声一声地叹着气。少年的脸像一团揉破了的废纸一样扭曲难看,可他自己察觉不到,少年的古门心情把整个教室都填满了。教室里像是即将要来临一场暴风雨一样,乌云低低地贴着地面压了过来,让人觉得透不过气。

“拿过来!”教导主任在窗上向少年吼道。少年被这突然的吼声吓了一跳,手指一哆嗦,泥玫瑰掉到了垃圾桶的脏水里。少年傻在了那里,不知所措。

教导主任背着手,大步流星地走到了少年的旁边,把头探向垃圾桶,确定那个东西已经完蛋后,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眼神中充满了胜利者的高傲与得意。

“用手把它拿出来,自己找个东西包起来,送到我办公室”教导主任用食指指着少年与泥玫瑰。说罢,大摇大摆地转身离去。颇有一番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味道。

少年沉默地看着静静躺在污秽里的泥玫瑰,找了个透明的小袋子,轻轻地装了进去。然后,慢慢地起身走向“联合国秘书处”。

“在这里签字,上课搞小动作,扣十分。不想念,趁早滚蛋。”教导主任看着电脑,嘴上不屑地说道。

“哦。”少年没有多说什么,沉着头,眉头越皱越紧。

少年感觉他就像手握生死簿的阎王,可以随意决定人们的生死。

少年的脚像灌了浓铅一样沉重。

“别伤心了,我再给你一块,注意安全喔!”姑娘回过头来,动作敏捷地放到了少年桌子上一块崭新的粉色泥巴,压低声音对少年说。

“谢谢!”少年找了个塑料小盒子,将粉色泥巴小心翼翼地装了进去。

Part3

第二天下午,少年踏着轻快的步伐走进了教室,脸上洋溢着比太阳光还要炽热的笑容,新冒出来的痘痘反射着微微红光。姑娘感觉少年的瞳孔里似乎微微泛着芙蓉绿的颜色,像清澈的湖水。姑娘注视着少年,像坐上一只轻轻颠簸的小船,在那湖水上,摇曳着,摇曳着,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的世界。

“看看我的新作品!”少年兴奋地对姑娘喊道,边喊边从包里捧出一只精致的粉色玫瑰。

姑娘感觉在那朵泥玫瑰出现的那一刻,空气都凝滞在了一起。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精致的泥玫瑰,就像样板模型一样,一层层的花瓣错落有序,简直可以用完美来形容。

“自己弄得?”姑娘回过神来,疑惑地问道。

“恩,当然啦,感觉如何?”少年露出了门前洁白的牙齿,开心地说。

“这个必须赞呀,没想到你能弄得这么好!”姑娘竖起大拇指,称赞道。

下课铃声响起后,少年第一个冲出教室,跑出了校园,站在玫瑰仙子回家的必经之路上,找了一棵粗壮的白桦树作为掩饰物。少年把泥玫瑰背在身后,紧张地望着来时的路。等待是一种焦灼也是一种甜蜜,有的人永远也不明白那种带着紧张而又甜蜜的感觉。少年的心紧紧地绷着,感觉就要透不过气来,但他却不为此感到痛苦。相反,却感觉无比的幸福。

少年的脑海里一直浮现待会他将会以怎样帅气的方式,出现在玫瑰仙子面前。又会以怎样的方式向玫瑰仙子递上爱的玫瑰;玫瑰仙子会怎样开心地接受,又会怎样幸福的和他在一起。

少年低下了头,看了看自己脖子上的海蓝宝。这是少年一年前的盛夏在马尔代夫的一家名为Destiny的小店买到的。这家小店里有各式各样的小石头,用颜色各异的草绳穿起来做成手链或者项链,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药草清香。少年带上艳丽的眼罩,把手放进了浸泡石头的微凉泉水里。少年第一次体验到指尖的世界,他摸到了一块不大浑圆的石头,心想这就是自己的Destiny了。

是一块蓝得耀眼的海蓝宝。

上面用英文和迪维希语写着很美的文字:

The love of the god。

用中文翻译过来就是:神的爱恋。

少年高兴极了,急匆匆地对老板表示还要买,少年想给父母和玫瑰仙子一人挑一块。可是老板却微笑着摇了摇头,她说这是命运之石,只可以选给自己。

少年希望此刻,海蓝宝能够给他带来好运。

Part4

就在少年的思绪达到顶峰的时候,玫瑰仙子出现在了茫茫的学生流中,高挑的身子,优雅的步伐,棕黑的散肩披发,清澈的眼眸,一袭大摆连衣裙,水蓝色的布料,深咖色的牛皮束腰。在人群中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少年感觉整个世界都随之亮了起来,阳光在这个时候也变得黯淡无光了。

少年呆呆地注视着玫瑰仙子,玫瑰仙子朝着少年露出夹竹桃般美艳的笑容。

少年的脸红了,手指在背后把玫瑰捏得紧紧地,慢慢地向玫瑰仙子走去,手指不停地在颤抖。

玫瑰仙子也在开心地朝少年的方向走来。

少年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用裤子抹去了手心的汗珠,使劲地咽了一口唾沫,咬了咬牙,把玫瑰一下举到了玫瑰仙子的面前。

“你……你好,我叫……啊!”

少年刚想吞吞吐吐地向玫瑰仙子打声招呼,头顶就被一个很硬的东西砸了一下,少年的眼前瞬间出现了许多金灿灿的星星,一阵眩晕,身体一下瘫软到地上。

玫瑰仙子被少年的突然举动下了一跳,往后撤了两步,用手抖了抖衣服,小声地自言自语:“这是我刚穿的衣服呀,你神经病啊!”眼神中充满埋怨与鄙夷。

“阿发,你来啦!”玫瑰仙子对着少年身后又露出了那夹竹桃般美艳的笑容。

“那是当然,今天我有开凯雷德喔!”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少年的身后传来。

“真哒!太棒了!这款SUV型的车我还没坐过呢!”玫瑰仙子满脸的欣喜与陶醉。

一个穿着蓝色阿迪的社会青年出现在了少年模糊的视线中。他的眼睛很大很鼓,鼻子坍塌,下巴挂着短短的胡渣。乌黑的瞳孔里散发着丝丝冷气。

阿发牵住了玫瑰仙子的手,用夹着香烟的手指指着少年的鼻尖,恶狠狠地说:“小子,这是老子的女人。刚才老子就一直跟在你的身后。我警告你,你要再敢有想法,老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说罢,一把抢过少年手中的泥玫瑰,使劲地扔到了地下,用脚尖用力的在上面转着圈,不停地碾压。

“这是什么破东西。”玫瑰仙子对着少年嘲讽道,“这是要送给我的?你知道我的那些追求者们都送给我什么吗?真是可笑。”

少年的身上像是触电一样。

精致的泥玫瑰在一会儿的功夫里就变成了一摊脏兮兮的烂泥。

阿发对着少年的肚子和腿部一顿狂踹,少年倒在地上,忍着刺心的疼痛,用两条胳膊缠住阿发的一条腿,用手指死死抓住裤腿,然后用身上仅有的力气呼喊道:“放开她!放开它!放开她!放开它……”

阿发见围观的人渐渐涌了上来,便朝着少年的肚子猛得又踹上一脚。一口鲜红的血液从少年的嘴里吐出。少年松开了男子的裤脚,把手放到了肚子上,不停地呻吟。

“打死这个王八犊子,咱们走!”阿发把烟头扔到了少年的脸上,又朝少年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搂着玫瑰仙子的腰,没走几步,男子又撤了回来一把扯下了少年脖子上的海蓝宝,一下砸到了地上,抓起少年头发说:“等着东西变成金的再出来找姑娘吧,挂块破石头有什么资格找姑娘!”

阿发脖子上的金项链在太阳反射下,晃得少年不敢睁开眼睛。

“哎呀,阿发,走吧!不要理他啦,再不走,等太阳落山了,珠宝行可就关门啦!走啦!”玫瑰仙子抓着阿发的手不停地摇晃,撒娇地说。

“我的宝贝,听你的就是了,咱么走!”阿发回过头去,对玫瑰仙子柔柔地说。

“滚远点!”男子又对少年吼了一声。

少年蜷缩着身子,地上流出来的泪和吐出来的血混杂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复杂沉重的图案。少年在发抖,他捏紧拳头,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以及意志里面的全部热量了。但是都没有用,少年的身体里在刮龙卷风。惊涛骇浪,不停地颠簸少年的大脑和内脏。有什么东西似乎挣扎着要从少年内脏的缝隙中飞溅而出,少年咬紧牙关,想遏制那个东西从自己的呼吸中跑出来。

少年听见了喉咙深处不由自主地,隐约发出来类似兽类的“咕咕噜噜”的闷响。少年分不清那声音究竟属于自己还是属于居住在他身体里那个发了癫的灵魂。

少年看见了玫瑰仙子眼神中对自己的不屑与冷漠。

少年看见了玫瑰仙子挽着阿发的胳膊坐上了一辆凯迪拉克轿车。

少年看见了惨淡的霞光和漫天的乌云。

少年用手轻轻地扣放在了曾经的泥玫瑰上。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只是一道校门,就使她判若两人,这难道是真的么?我曾经的玫瑰仙子到底去了哪里?少年在心中哀痛地反问自己,用模糊的泪眼看着惨淡霞光。

“这些空乏的华丽和我自以为是的友情和爱情一样,都只是表面光鲜而已。”少年哀伤地看着烂掉的泥玫瑰。这是少年生平第一次,他彻彻底底地看到了眼前这个光鲜亮丽的世界原来是多么肮脏。

Part5

之后,当少年在校报或者任何地方看见关于玫瑰仙子的东西时,眼中冷漠的一笑,心中却黯然含伤。

这年年末,少年捧着泥玫瑰来到了后山,在漫山积雪的山崖边,挖了一个小洞,将泥玫瑰轻轻地放了进去。然后用土把洞堵住,捧了一把圣洁无暇的白雪覆盖其上。天空又开始雨夹雪。少年摊开手,一片雪被更多片雪覆盖,最后化成水,从指缝间滴下。

少年跪在雪地上,用冻得通红的手指模仿婴儿的笔体在白雪上写下:

即使她最终那么对我

但是我必须得承认

在那一段时间里

我丝毫没有后悔过

次年盛夏,少年在朋友的只言片语中听到:

学校后山上长出了粉色的玫瑰,长出了一片粉色的玫瑰园。

三 : 少年爱玫瑰爱少年

  已是秋冬之交,那残落的泥土,埋葬的是花,还是泪水?

  少年家在大山深处,少年有父无母,少年健壮威武,少年也有一段柔情,牵肠挂肚……

  花开花落,叶绿叶散,又是一季春秋略过。

  在这山的深处,阳光依旧探了进来,映照在一位俊美少年的脸上,随风摆动的短发更为本就清秀的脸蛋补上了主角的气范。少年却是一动不动,享受着这大山里的清风,不,这秋风。

  远处传来一声悠远的呼喊,少年缓缓睁开双眼,回身望去,看见了那父亲。飞身跑去,眨眼间,少年到了父亲身边。

  “东儿,你也不小了,是时候到镇上读书了,读了书,有出息!”

  少年没有回答,他不是不想去,只是这一走,家里可就剩父亲一人了。母亲走得早,至于怎么走的,父亲一直不跟自己提起。

  “听见我说话了吗?东儿?东儿!”

  少年从恍惚中惊醒,不觉地喊了一声:“爸……”

  父亲似乎听出他的意思,叹了口气,随即轻松地说道:“嗨,你不用管我,我比你能照顾自己!好好读书才是正路,不至于将来和我一样一辈子埋在这山洼洼里。”

  少年点头了……

  次年春,少年却是没走成,父亲砍柴时摔伤了腿,他是说什么也不愿意走了。父亲打他、骂他,他依然执拗的留了下来。最后,父亲带着哭腔求他:“我拖累了我自己,可不能再把你给拖累了……”少年没有回答,转身去帮父亲打了盆热水。

  两个月后,父亲康复能走路了。蹒跚着走到院子时,看见少年在看着什么。少年看到父亲过来,兴奋的喊道:“爸,过来看,一朵张刺的花!”父亲一惊,快步晃到他身边,啊!这不是多玫瑰吗?“这真是朵玫瑰啊。”父亲喃喃道。

  少年见父亲晃神,轻声问道:“怎么了?”

  父亲喃喃,“没有什么……”

  又到秋了,树叶野花又凋谢了。只是那院子中,那朵玫瑰依然开着。少年惊讶,这是什么花,这么耐开?

  远处传来了父亲的呼喊,少年依旧回身将父亲叫到了身边,依旧诧异的问:“这是什么花啊?”父亲呆住:“怎么,怎么,这朵玫瑰还在?怎么还在……”

  父亲喃喃,少年凝望。远远望去,一家人在落叶下静止着……

  再次春到,少年这次如期去了学校。在镇里,在某家花店前,少年看到了那带刺的花,虽然还只是花苞,却依然芬芳。少年倒是没有停留,他总觉得,那花,少了些什么……

  好久好久,冬天到了,少年回家。不出意料,花还在。

  少年奔向家门,他要问明白那花究竟为什么长久不衰。一进家门,见父亲正坐在桌前,似乎早就在等待。没等他问,父亲率先开口了:“你想问那花吧。唉,或许,这世上真有……”

  “真有什么?”

  父亲没有回答他,继续说道:“你想知道你母亲吗?当初她和你一样,也曾读过书,后来跟了我。常到镇上卖些自己编的草鞋。有一天,她回来,带了朵花,没错,就是和院子里一样的玫瑰。她说她很喜欢,后来,没等你认识她,她害了病,走了……”

  少年眼圈红了。

  父亲继续说道:“或许院子里那朵花,是你母亲专门用来看你的吧。”

  少年没说话,转身走了出去,来到花前,伴着泪花,拥抱了花。

  只听见一声轻轻的呼喊:“妈……”

    高一:wsmzy

本文标题:玫瑰少年-中年玫瑰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74390.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