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我绝不孤独地死去-穷人孤单地死去

发布时间:2018-04-20 所属栏目:娇死的少女与孤独的死神

一 : 穷人孤单地死去

噪杂的咒语

超度着尸体,每一寸冰凉的肌肤

偶尔几声

低沉的哭泣

一群断了奶底孩子

追随闹笑着(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荒凉的瘦土

低低的坑

矮矮的墓茔

一两只饿了的乌鸦

虎眈着

你的一生

二 : 独生·独死·独去·独来

独生·独死·独去·独来

前些日子,听到一个故事:一位功成名就的漂亮总编仰慕异地青年作家的才华,不远万里寻到作家住处,愿意不惜一切而与之共同生活,却得到一份婉转的拒绝,乃至疾痛惨怛,后身罹绝症,凄淡离世。。。。。。才貌双全的女子就这样因陷入情潭拔不出来造成了人生不幸,很为之惋惜。时间只会在繁事琐务中继续流转,不会因这些爱欲生死停滞不前。感情纠缠、命运多舛、生活困窘、失伴孤独,无论男女老幼、贫富美丑,每个人的人生都会经历的过程,可是很多人却沉迷渐深,碰壁绝望;而有的人却在这痛苦境界里停下来,给自己一个相面对的机会。当我们回视充满了迷茫与沮丧的内心时,或许希望通过某种外在的神秘的力量将它从黑暗中强拉出来;或许回到山林间、愿意像草木一样,在山石、空气、阳光与水之间自然生长;或许借助他人宽慰宽心。。。。。。,可是,无论如何,如此这般的境况,这般的心,是一定要真切实在地面对,谁也无法替代的。

当我们既不必为衣食而终日忧劳时,学习生活艺术的精神追求便至关重要。世间的坎坷痛苦既然大同[www.61k.com]小异,那么安详愉悦的生活自然也有它内在的法则。或许,经过长时间的浮沉摸索,随顺各自的缘份,我们可寻得一丝感悟。这不禁让我想起一段对话来:佛陀曾问波斯匿王:“大王,您的身体将永远存在呢,还是终会朽灭?”

“世尊啊,它自然会朽灭。”

“眼下既在,怎知它会朽灭?”

“世尊,就算此刻,它也在不停地变化,就像火燃烧渐渐变成灰一样地消殒,这样消殒不停,自然会有消尽的一天。”

“事实确是如此啊,大王,您现在的容貌与儿时相比如何呢?”

“小的时候肤色光鲜润泽,到了成年,血气充盈,现在呢,颜色憔悴,神色昏昧,发白面皱,如何相比啊!”

“这变化悄然细微,让人难以觉察,世间寒暑更替,光阴流逝间,我渐渐成了这个样子,怎么回事呢?二十岁时虽说年轻,容貌已比十岁老了;三十岁又老于二十岁啊;今年六十岁,回想五十岁时的光景,就像是壮年。老师,这们看来,衰变以十年为期限,可让我细想一下,何止十年呢?每年都是有变化,又何止一个呢?每月都不相同,每天都有改变啊。如果再静下心来,冷静细致地观照自己的身体,就会发觉刹那刹那,一个想法与一个想法之间,它都在不停息地变化着。所以知道这个身体终会随时因这变化而朽灭啊。”

初读之时,动心的是古人对生命过程清醒深刻的体察,而今却真切体悟到万千无常变化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的特性。

静夜难眠,究其原因,只有从关注内心中求解:原来,小事不断放大,如此之杂念纷飞、如此之轻飘攸忽、如此之瞬息不定,终成了我难眠的烦恼。也许是真的该试着练习独自安处了。于是,静坐床榻,练习专注,放下杂念,慢慢将注意力集中在一件简单的事情上,耐心地不断地努力,持续地、衡稳地专注用心,原来烦忧之拢亦可还原成一个清净快乐的身心啊。带着这颗简单平静之心,在除夕之夜,静立阳台,任迎面冷风拂拭,望着朦胧之月潜伏暮色,在定心独处的时光中,渐渐地感受到生命里如此这般清闲和美丽。

平静中开始尝试着在平常的日子里将心沉入喧嚣繁华的底层,不断地从那些繁乱纠葛中走出来,慢慢冷静下来,想必周遭有许多东西是应该舍弃的:过往时光的怀想,未来生活的虚望,纠缠郁结的情感,乃至生活世态的炎凉。。。。。。,随之,那些经由自己的在生命历练中不断验证的真情焕发出光彩来:原来眼前所经历的平淡生活才是生命本色啊,此时此刻才真能为我们所把握。

不再向往憧憬未来中慢怠当下,不再时世嘈杂起伏中忘失真性情,独立、坚毅、清醒地穿过了世间苦痛与荆棘,我将心怀感恩、真真切切、追我本色。

紫妮 2013年2月9日

三 : 孤独之死

再见孤独

再次见到孤独时是在西尔挖伦。

他抱着长剑站在吊桥上,飘逸的衣襟随风舞动。我走上前问他,为何一个人站在这看湖水。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说,因为水是凉的,它可以让我冷静,即使是看着。

我笑了笑,你想冷静的不是你的情感,而是你孤独的心。他回过头看着我,眼里似乎有某种触动。那双流转的眼睛里仿佛可以看见他内心的无奈和荒芜。空洞而茫然。

孤独以前并不是叫孤独,而是叫快乐。我不知道这名字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差。就好象是一种命运变成两种极端,而这种极端却不受自己所控制。

光之同盟最近的一次变故是在黑暗势力侵袭。我报名参加了抵抗黑暗势力的同盟军。在前现中,我意外的遇见了孤独。那天晚上,我和他坐在稀星残月的山涯上。他依旧话不多,只是应付性的回答我话。你来战场并不是因为国家而是想找个好的理由***。他没说话只是眼睛空洞的看着凄黑的夜空。我接着说,一个把自己内心封闭的人是因为太累,想逃避。我看着旁边的孤独,他的身影在夜色中显得更加憔悴,长发寂寞的在空气中飘动,象水里的海藻,静静的朝着海水流动的方向。我的眼睛凝望着他,他的神情带着狼狈,他说,我们都是同一片天空下的人,却在两个不同的世界。如果我们不是相隔太远,或许我会和你成为朋友。我笑,遇见三次难道不是朋友吗?他也笑,你是不会了解我的世界的,因为我自己都不了解。这是我看他第一次笑,也许是最后一次,我感觉到某种东西得到,就有某种东西会失去。很多事情其实不需要了解也不需要预测。这样会带来犹豫,因为心里会有恐惧。你看起来好象从不会恐惧。他在黑暗中看着我。那是因为我知道有些东西在劫难逃。我或许就是在劫难逃吧,不管怎样改变,都逃不过命运的掌控。我们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漆黑的夜空。我知道,一个看天空的人,都是因为寂寞。(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战场上,有人死去有人就会提升。孤独就是这样。不断的杀伐和血腥,照就了他事业的巅峰。从一名普通战士提升到困难战士,无一不是所有人的向往。然而在他眼中却看不到任何高兴。那天我问孤独,你真的感觉这样活着有意义吗?这种麻醉的生活是你想要的?

是的。他没半点表情的回答。

你这样是为了什么?

其实我们并不能选择生活,任何时候,任何人。

但我们可以争取,我们所付出的必定会同等。

你太可笑了,生活要我付出的比我想象中的更多。但我别无选择,只有继续前往。

看着他神情寞然的站在那,我感觉他是这世界最无奈也是最孤独的人。

我和他都知道他的命运最终是怎样。如果是我,也许我早就没勇气活到现在。

命运就是这样,一再的感觉无路可走,所以一再的前往。看着眼前这个男人,颓废和寂寞让他的眼睛不再明亮,暗淡的皮肤和污垢的头发看上去无药可救。他的梦想和情感,被埋葬在一起不停地发酵,无法停止。

孤独之死

事实上孤独确实是个寂寞的人,听他说他曾经叫快乐,因为他深爱着一个人,而那个人也深爱着他。他们就这样生活在一起,朝朝暮暮。

或许她是孤独一生都要爱的人一生都要背负的罪,所以他才得不到救赎。

他亲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死在自己的怀抱却无能为力。仿佛一却的幸福都要夭折在自己手中。

至此,他改名孤独。

孤独死的那天,是我和他见面的第二天。

那天,本是六月的天却降起了大雪。一切的生物都在迅速的枯萎,死去。孤独也一样。

本以为他可以控制寂寞的命运,可突然命运却已经把他吞噬。或许他的死正是他想要的解脱。

对一个孤独的人来说,要他活在这繁华的世界,本来就是种痛苦。

窒息的空气里,抑郁着沉重的死亡气息,无法预料,很是伤痛,象挂在心头的石头很不舒服。

天空下着大朵大朵的雪花,在寂寞的天空中飘落,无声而激烈。

我知道,孤独的死正是因为心灵太寂寞,而生活让他不得不违背一些东西,接受一些事实。所以,一但他付出了感情,就罪孽深重,在劫难逃。

一再的感觉无路可走,所以一再的前往。孤独是,我也是。

四 : 孤独的死去

我孤独在屹立已久的窗前

看园里落花满径的残红小路

黄昏不再守卫着路上空无一人

锁我的小屋没有门

我拾起双手

孤独的手势没有人发现(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我大声呼唤

声音涌进深蓝色的花园

这样的声响也没有人能够听见

我合上了哀伤的眼睑

哦,爱我的亲人

为什么此刻你们不在眼前

我停止了一切动作的痕迹

还留在丝绸般的寂静里显而易见

那些不可磨灭的细微感动

如今还印在远方拉紧的帷幕上面

是什么慢慢使我断绝

那不自觉的阴暗的光年

又是什么把可怜的温暖的生命

亲手交给了某一个人

看到了吗

在我的呼吸之上有星星升起又降落

香气飘过我的唇边

于是我看见了遥远的天使们

向我展开美丽而幸福的笑靥

只是我想着她们

你们却看不见

五 : 别再让她孤独地离去

别让她孤独地离去

文/KEVIN

她转身打开平日里装着化妆品的那个橱柜,在最上面的那个夹层里面抽出一包东西来,小心翼翼地拆开,又像是生怕被人看到一样故意用身子挡着我们的视线。她取出来自己想要的东西后把剩下的再仔细包起来依原样放好,再等到她转身对着我们的时候手里便多了一个面膜。她脸上有些羞涩,微微地带着一丝不好意思,但也难掩从眉目间翻飞的兴奋。似乎是为了故意遮掩她的尬尴和羞涩,她故意扯着一副大嗓门冲着我们喊,哈哈,看,面膜呢,都说了不要不要,你爸非得给我买这东西,浪费钱。说完她低着头看了我一眼,目光有些乖巧却更像是在讨好。那一刻我方才意识到,她原来也是一个女人呀。对于美丽的追求,她一直都尚未丧失全部的渴望。或许以一副美丽的姿态骄傲的活着,这才是一个女人最向往的,但是她却终究是得不到她想要的。然而我却一直都不知道的是,在我一次次的吵着嚷着要新衣服新鞋子的时候她总是显得很慷慨地便掏出钱来让给我心愿以偿,但她却一直都舍不得花钱给自己买一盒像样的化妆品。

我看着电视屏幕上有些纷繁嘈杂的画面,有些泪眼朦胧。我极力掩饰着心里巨大的自责和难受,故意装出一副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电视节目里面的姿态,好让她在贴面膜的时候不至于因为受到我们的太多的关注而娇羞难堪,然后再用眼睛的余光小心的扫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妹妹在一旁一直没心没肺地取笑她,说都老了才想起来打扮自己。突然就想起很小很小的时候,放学回家看到她坐在院子里椅子上面身上披着一层透明的塑料布在父亲的帮助下烫头发,那时候是她最开心的时光。阳光透过林荫肆意晒在脸上,在她欢愉美丽的脸庞上不止地跳跃着,她闭上眼睛来头颅微微上倾,头顶上是一片翠绿到极致的树荫,看上去好美。那个画面给我的印象是如此深刻以至于在此后的许许多多的不知名的岁月里,每当身边有人谈起有关于优雅美丽的话题的时候,我总是会想到她,继而脑海之中便是那一副美丽的画面。然而现实却再用铁铮铮的事实告诉我,她已经不烫头好多年了。有时候忍不住会去看小时候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拍的那张全家福,她和父亲半蹲着,我和妹妹在他们的身边。她用手抚着我,父亲扶着妹妹。她给我和妹妹都换上新衣服画上口红再在我们俩眉间点上一点艳丽的眉心红来,她说这样才显得好看还可以辟邪。父亲穿着合体的西服,她也是一身干净利落的装扮,那时候她的头发是烫了的,松蓬蓬的一大束很好看。每次看着这张全家福的时候,我总是会忍不住问她,那时候还是烫发后来这么就不烫了。她转头瞥一眼我手里拿着的照片,说不想烫了,太麻烦了。淡淡的口吻,却也难掩那轻柔的语调背后的那一丝的悲凉和对美丽的向往。说完目光再也不愿在那年轻时的美丽上面停留片刻,直接转过头去看着窗外。顺着从窗外钻进来的阳光我看着她的侧脸,早已被岁月侵蚀的不再年轻的脸庞上还是依稀可以寻出当年的神采,原先那个吹弹可破的肌肤早已是松松垮垮,眼间也是布满了鱼尾纹。我又忍不住问自己当初那个美丽的女子是去了哪儿?然后便想狠狠地给自己一个耳光,骂自己一句混蛋。

外出打工的青年每年年底带着一年的辛勤收入回来这片生养了他们的土地的时候,也开始连带着把一些潮流时尚的东西引了进来。村里很多上了年纪的女人都开始了染发烫发,村口那家理发店的生意越发的红火起来。我和妹妹也怂恿着她去染染发换个发型,她却执意不肯,说那些东西,你妈我早在大姑娘的时候就耍过了,当初我嫁到你们村的时候我可是村里第一个染发烫发的女人呢,现在老了也就没意思了。她话是这样说但目光里的神往还是赤裸裸地跑了出来,被我抓个正着。后来有一次回家看到她在头上里一直围着一个丝巾,起先没在意,等到了第二天的时候发现她还是固执地系着那条粉色的东西,后来才知道她是刚刚烫完发又生怕我们笑话她便索性包了起来。妹妹跑过去一把撕掉她用于掩盖羞涩的丝巾,然后下一秒她就像是被人突然给揭穿谎言一般气急败坏的骂起来。但其实她也清楚,那只是她用来掩饰心中的慌乱和不安的一种拙劣的技巧罢了。只是那时候我却从未想过一件事,她苦苦寻找的美丽是在如何被在生活的重压和岁月的侵蚀之下一步一步消遁的无影无踪的。又或许是究竟是岁月带走了她的美丽还是生活的重担禁锢了她的美丽。这么想着的时候,心里的羞愧和自责如同一股不绝于缕的声音一般在我耳边不住地温声呼唤着,使得我更加的难堪尴尬,就连我周边的空气也开始不住地对自己做着检讨。

她喜欢打扮自己,每次出门之前都会花好长时间挑选衣服,虽然衣柜里挂着的永远只有那几件好几年前便买回来的有些陈旧的衣物,但是她却还是不愿马马虎虎的出门。她待人接物很认真,村里人家有老人过世喊她去帮忙,她吃过饭匆匆跑去了,不一会却又跑回来了,她说不能穿红衣服,她是为了换衣服才跑回来的。尽管没有人强迫她去注意这些细节,但是她却不愿自己对自己将就。她就是这样认真地对待自己,对待生活!(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那一年她突然就生了病,在一家小旅馆里租了房间一直在县城里面输液。后来一个月的疗程她却只待了两星期就跑回来了。问她她便回答城里住宿那么贵,输液么,哪里都一样。她自己抱回来一大箱子的药,每日里让毫无经验的父亲帮她扎针。有一次父亲一不小心扎错了的地方,不一会的功夫她的一个胳膊便肿的像小腿一样粗壮,父亲心疼她,和她商量着还是去县城找大夫扎针吧。她却是固执地把一副头颅摇来摇去,那画面看上去好沉重,所有人都知道她只是为了节约下那一笔房钱。家里的每一份收入每一笔支出,都被她打理的详细精致。等到后来外婆陪着她一起去复查,回来的时候她怀里多了一箱的生命一号。外婆偷偷地告诉我,那钱本来是她要留下来给自己买一件呢子大衣的,后来在商场看到有人卖生命一号,她突然就改了主意执意买了一箱回来,她说家里的孩子马上要高考了,孩子的事耽搁不起。最后她便身上穿着那件好几年前买的看上去脏兮兮的羽绒服过完了整个冬天,那件呢子大衣后来她也带回来了,那是外婆偷着买给她的。我不止一次地看到,她每次在打开衣柜取衣服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地用手抚摸着那件一直困扰她好久的呢子大衣,那时的画面,在我目睹过一次之后便在我心底里永久地沉积下来。

但是对于我们兄妹两个,她却是从不吝啬。尽管每次在花大笔的钱买衣服的时候她还是会忍不住地会皱眉会心疼,但她更不愿意让还在上学的两个孩子过早地受到伤害。她总是在牺牲自己,然后再小心翼翼地维护着她的两个孩子脆弱的自尊和幸福。

我知道,我们的虚荣与自私使得她过早地显现出与实际年龄不符的苍老。她的美丽与风采,依稀只能隐藏在那一张张泛黄古老的旧照片里面了。岁月在我们身上雕琢赋予了多少的风采,便在她的身上夺走了多少。今年寒假回家的时候,有一天我坐在沙发上看书,她一个人坐在炕上给父亲纳鞋底。我不经意间的一个抬头,在她身上竟恍惚间看到了外婆苍老佝偻的躯体,那一刻我突然就像是看到了二十年后的她的模样一般。我知道,她是用自己生命之中最好的时光来成全了她的两个孩子的虚荣与自信。她的眼角额头已经开始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的皱纹来,皮肤也不再光洁鲜亮,但是这些都是她与命运做的交换,一笔有关于她的孩子未来的命运的赌博,但却未知输赢。

她也曾意气风发光彩照人,只是最后还是做了生活的奴隶,但她却似乎是心甘情愿地被命运奴役着,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她那么刚强的女子,倘若不是为了自己命中注定的那死也扯断不了的牵挂又怎么会甘愿舍弃了自己的美丽而奋力打拼,用自己的青春来为孩子们的青春铺路奠基呢?我清楚在生活的重担在她脸上刻下一道道痕迹的时候,我也不合时宜的做了帮凶,但却原谅了我的浅薄和无知。有时候我想着真想用生命的十年或是二十年来换取她的风采依旧,但有些事却注定只是在梦里。她不止一次地对那些终日不受风雪之苦且在高级护肤品化妆品的养护下却依旧还是寻不回美丽的妇人表示了她的鄙夷,我不知道她在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心里有几分是怨恨又有几分是不甘心。她这半生的时光,都把自己埋在了老家的那几亩黄土地里面。为了这个家庭的前行与成长,她付出了太多的心血与精力,甚至都搭上了一个女人最为羡慕和自豪的美丽。

但是我生活在这些被无私的奉献和付出铸就的幸福之中的时候,我却变得越发的贪婪起来,整日里无理取闹,近乎自私。只是一味的索取,得不到便无休止的吵闹,在我一次次恶语相向的时候也一次次地伤害了您。但是你却一直视我如珍宝,让我在每一次的悔恨过后便再次的陷入对你的伤害的恶性循环之中,你却只当我是小孩子。小孩子是可以被原谅的,那天晚上你对父亲说的这句话我是清楚地听到了。

还记得妹妹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放学回家,兴冲冲地拿给你一串项链,你看见之后乐的合不拢嘴,后来那串你明知是塑料做成的珍珠项链被你戴在身上整整一年,直到父亲狠下心来给你买了一串真的回来。那时候我一直在想,或许每个女人的梦里都会有一串璀璨耀眼的宝石项链,那是一个无关于奢侈与富贵的愿望,只与一颗渴盼美丽的心灵有关。但你圆梦终究是到了你不在美丽的时候。可是还有什么比错失最美的光景更痛心的吗?你二十岁那年能买得起十岁时想要的玩具,但是那又有什么用呢?我只记得当时父亲拿给你那串闪烁着耀眼光芒的项链之时你的瞳孔里一闪而过的惊喜,继而便是对父亲的责备。是的,你的想法就是如此的世俗简单,在生活的重担面前,还有什么资格奢求美丽呢?但是,妈妈,如果你没有资格去拥有它,又有谁能驾驭得了那串凝结着父亲心意的首饰呢?

她是一个世俗功利的小女人,是在中国随手一抓一大把的小市民。是可以在菜市场为了一毛两毛钱甘愿和菜贩子磨嘴的人,是那种看到别人漂亮便叫别人小妖精但同时又不可阻抑心中喷涌而出的羡慕的人……,但她却一直都渴盼着拥有着属于自己的幸福和快乐。可是我一直都知道母亲想要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和幸福,比如我和妹妹鲜红艳丽的奖状,比如一家人在一块吃顿饭乐呵呵地看一晚电视剧。但即使我知道什么事情可以使得她舒展眉头却也很有有机会有能力去实践它,这些事,我一直悔恨在心。

但她却是无动于衷。她似乎只愿用自己的全部身躯和精力来供我们索取,来挥霍。

还记得去年刚刚回家的时候,我进了家门顺手拿起沙发上的一个魔方不住的把玩着,她蹲到在我的膝前问这问那,我有一声没一声的应付着她,心里甚至有些烦她唠叨。但是即使如此她也显得十分开心满足,是啊,儿子回来了。一个母亲的所有幸福和快乐就是如此的简单且容易满足,甚至有时候她只要看着你心里也会生出无尽的温暖和慈爱出来。然而再深厚的感情也终究无法抵抗岁月的无情,我们终究会越长越大,母亲也终究将会离我们而去,这是宿命,你我都逃避不了。

但是我们还有时间,何不趁着阳光正好,趁着微风不燥,把母亲给予你的全部爱与关怀都毫无保留地反馈回去呢?一个人自始至终是一个完整的个体,可是世间的所有母亲都比起其他人少了一个东西,那就是对子女的爱。你又何忍心让她残缺地离开呢?给她最为温暖真挚的爱与力量,让她在余生的旅途之中不再孤暗。你的成长的道路是母亲用她的一切为你铺就的,那么这次的母亲的幸福换到你了。

她已经不再美丽了,那么就别再让她孤独的离去了。

本文标题:我绝不孤独地死去-穷人孤单地死去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56929.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