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云雨巫山枉断肠歌词-云雨巫山枉断肠—李白清平词释读

发布时间:2018-03-14 所属栏目:云雨巫山枉断肠歌词

一 : 云雨巫山枉断肠—李白清平词释读

云雨巫山枉断肠

—李白《清平词》释读

云雨巫山枉断肠—李白清平词释读

李白的《清平词》作为传唱千古的歌词,永远留存在唐诗宝库中。那是李白奉唐玄宗李隆基之命撰写的。在长安城皇宫内,御苑中沉香亭牡丹(唐时称木芍药)盛开之时,倾国美人杨玉环华丽曼舞,宫廷明星李龟年高歌伴唱,李隆基于此赏名花,拥美姬,聆仙乐,颇感帝王的尊贵与享受。他一面感到很惬意,一面又嫌歌吟很俗,缺少高超文采。59岁的李隆基,边望着凝脂白嫩21岁的杨玉环,大脑智库边迅速搜索,搜出第一个人物的名字是李白。于是令高力士到翰林院去下诏,着李白写几首歌词献上,解决歌词低俗的问题,使至尊享乐上一个层次。

高力士亲往翰林院宣旨,要李白尽快奉上歌词。42岁的李白进翰林院已经一年多,除了偶尔受诏进宫,献献不疼不痒的宫廷诗外,无所事事。如关在笼中的鸟雀,不能随意走动,使他这个行走任侠的诗仙好不焦躁。这次来了钦点的任务,令同僚羡慕得发妒。李白接旨后,见是高力士来传旨,因一次醉酒后皇上曾命他当众人的面为自己脱靴,便有些蔑视。高力士临走狠狠地给他扔了一句话:“写仔细些!”这倒提醒了李白。他辗转思考,感到这既是展示才气的机会,也接了个大难题。这篇歌词非同一般诗歌,不可率意,要写得有文采,有激情,写到玄宗李隆基的心坎里,让皇上满意。自度手法要讲究,要明快,当然也要含蓄,既要着力迎合李隆基的心境,也可借机评价对李隆基与杨玉环关系,暗暗讽喻几句,把自己的愤懑心绪宣泄一下。写作的方向思考明白,李白着实下了些写作的功夫。

皇帝的旨意是命李白写清平词。清平词是乐府歌词的调名,格调通俗风雅,唱起来也较自由。李白嫌乐府白描手法太简易,决定用七绝的格律来写清平词。他并未像往常那样,一挥而就,而是精雕细琢,反复吟咏后才搁笔。共写了三首:

其(一)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其(二)一枝红艳露凝香, 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 可怜飞燕倚新妆。

其 (三)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三首诗写得朗朗上口,可歌可诵。读起来,表层含义是写杨玉环如瑶台仙女般红艳,堪比汉成帝时的名妃赵飞燕;写杨玉环美丽超凡,长得君王带笑看,十分受君王宠爱;写名花倾国结成一体的春风无限气氛。仔细读来我觉得诗中表达着李白的复杂心境,这首诗将也会带来复杂的效果。

一层含义是李白欲借歌颂杨玉环,向皇帝邀宠,以求得到皇帝的信任与任用。

这首诗写于唐天宝二年(公元743年),唐玄宗已在皇位30年,权柄牢固,朝臣趋从,正值大唐政通人和、国民富有之际,此时也是唐玄宗由治世皇帝向荒熹乱政转变时期。他渐渐骄侈怠政,穷奢极欲。最突出的是纵情声色,荒淫享乐。开元二十五年(737)玄宗爱妃武惠妃死去,高力士借机献媚,向李隆基推荐其儿媳[www.61k.com)杨玉环。玄宗一见钟情,大呼“朕得杨贵妃,如得至宝也!”“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再无心军国大政。朝臣和社会上颇有微词,议论鹊起。认为李隆基强夺儿媳为情人,乱了人伦;认为他荒熹朝政,骄奢淫逸,是个趋向腐败的皇帝。对此李隆基甚感郁闷尴尬,希望有人站出来为他辩解,特别需要媒体和舆论界为其造势。李白写清平词时,杨玉环刚到宫中一年多,还未有正式名分,也需要有舆论的支撑。李白书剑入长安,基本追求是当官。他一方面口称不愿“摧眉折腰事权贵”,一方面又“但愿一识韩荆州”。他进宫后曾有“幸陪鸾辇出鸿都,身骑飞龙天马驹,王公大人借颜色,金章紫绶来相趋”等诗句,写在皇帝身边享乐的愉悦。他觉得做趋奉翰林,与杨玉环一样只是皇帝的宠物而已。他想改变身份,那就得不惜手段地谀求皇上,替皇帝说话。他知道皇上想让他说啥,这是最好的尽忠投机的时机。于是他在清平词中说出了皇帝要说的话。三首诗有一个鲜明的主题,——杨玉环太美了,简直是美艳绝伦,值得爱,您皇帝有功劳、有地位,大胆去爱吧,不必理那些说三道四的人!“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释去随随春风荡漾的各种愤恨,您就依着栏杆,笑眯眯的欣赏尤物杨玉环吧!这个意思写得比较隐晦,别人不易看透,唐明皇李隆基一看就懂。。

这样的诗意为李隆基鼓了劲,加了油,李隆基当然爱听。歌词奉上后,皇上一定是令李龟年反复吟唱,一定是令高力士传至宫外,广为散播,使街市尽知。这可能也是李白做宫廷翰林侍奉三年,只留下很少几首诗作,但这首清平词却广为流传的重要原因。一年半后(天宝三年744年八月)李隆基加封杨玉环为贵妃,在舆论上应有李白这个推手的功劳。

第二层意思是李白借机向杨玉环及高力士们,也包括向李隆基发出了警告。——就是李、杨、高这样的荒淫帮伙蕴着危险。

核心语句是“云雨巫山枉断肠”。楚襄王梦会神女、云雨阳台的故事,见于宋玉的《高唐赋》与《神女赋》。在《高唐赋》中宋玉向楚襄王介绍巫山神女曾与其父楚怀王有一夜情之事,激起楚襄王的极大兴趣,也想和这位女神发生点故事。在《神女赋》中宋玉就写到了楚襄王与神女的遇合:“其夜王寝,果梦与神女遇,其状甚丽,王异之”,也与其合欢起来。楚怀王、楚襄王父子同与神女幽会苟合,这与李隆基父子共与杨玉环枕席之欢是一样的。李白不但指出两者的相似,更指出父子共泡一个妞,结果必是“云雨巫山枉断肠”,只会是一场虚妄的断肠悲情。

“可怜飞燕倚新妆”,也是语带双关。赵飞燕是汉成帝刘骜最喜欢的美人。赵飞燕身材袅娜,娇小可爱,风情万种,歌舞双绝,尤其善舞。入宫后,封为婕妤,不久又废了许皇后,立赵飞燕为后,赵飞燕妹赵合德也被立为昭仪,显赫一时。汉成帝死后,赵飞燕姐妹无子,由定陶王刘欣即位为汉汉哀帝,赵飞燕被尊为太后,哀帝没过几年就死了,汉平帝刘衎即位,赵飞燕则被贬为庶人,后被王莽逼迫自尽而香消玉殒,下场悲戚。李白用赵飞燕的典故,明里是说杨玉环有赵飞燕的美色和歌舞天才,值得皇上宠爱,但暗里也预说赵飞燕下场惨淡,杨贵妃也好不到哪去。“可怜”两字,既有说赵飞燕美丽动人令人怜爱,也寓有下场悲戚怜悯之测。这些有类《红楼梦》中警幻仙子《金陵十二钗》偈语的黑话,李隆基会看得明白,但他会觉得这样写也好,敲敲杨美人,莫要翘尾巴;杨玉环也会体味出个中滋味来,但李隆基说好,她也只好随帮唱曲的跟着哼唱。李白自然就达到讥讽之目的,也会因此卸掉天下人认为他无耻阿谀杨玉环的思想包袱。这就是这篇歌词含义明确,但无人公开点破的原因,这是一篇“皇帝新衣”式的歌词。

这篇清平词的功效,在皇帝那里得通过,得到广泛流传,但他并未给李白带来预想的好处。根本原因是,杨玉环、高力士等人对其基调并不认可。宋人乐史所撰《杨太真外传》载:“上尝三欲命李白官,卒为宫中所捍而止。”唐玄宗三次想给李白个官职,都被宫中高、杨合伙阻止。不久,李隆基认为李白再帮不上他啥忙,不再留用;再加上把持宫廷的实力派不喜欢他,被杨玉环、高力士、张垍等人所馋毁,诏许还山,赐金放还,实际上就是给点赏钱被皇上逐出宫门。仔细想来,这首清平词也应是李白遭逐的一个重要因素。44岁的李白以悻悻之心,离开李隆基,又书剑云游起来。11年后,安禄山谋反,李隆基为唐朝将士清君侧的逼请,被迫诛杀了杨玉环,终于应了李白“云雨巫山枉断肠”的偈语,这是杨玉环所未想到的。但是李隆基如果再重读那几首清平词,会生发出复杂感慨的,会赞叹道:“李白是预知未来的谪仙加天才!”

二 : 粤曲《云雨巫山枉断肠》曲词_粤曲发烧友

《云雨巫山枉断肠》
李向荣撰曲/演唱
【打引】
多情自古空余恨,(介)云雨巫山,(介/反线腔)
枉断肠。
【反线二簧板面】
自愧无妙计,补破碎心肠,宵来怕倚窗,好梦自难长。往事如幻像,消不去恨怨与悲伤,绕魂长怀想,谁为我解魔障。
【反线二簧慢板】
盟山誓,曾早订,但愿情共海天长,一个是曾经沧海难为水,一个是除却巫山不是云,当日誓结同心,共效妇随,夫唱。正喜结良姻,真个神仙眷属,有谁个不羡,鸳鸯。
【直转长句二簧】
好鸳鸯,本是同林鸟,岂料大难来时,迫要各飞翔,一个在地北一个在天南,恍若离霄壤,恩情尽付,海汪洋,说什么世世生生不分张,昔日誓盟,今已成孽障。销魂往事记东窗,唉吔吔从今余梦想,只賸得孤清清,夜沉沉,可怜我长住,愁乡。
【梆子中板】
估道情味似糖甜,岂不知一经尝试,却与黄连,都无两。我同佢,我同佢聚首已三年,试问嗄欢娱曾有几日,不外是泪痕愁恨,个中嘅滋味,已遍尝。自问比宝玉更多情,谁知多情偏惹恨,好事多磨,总不由人嘅理想。
【直转二流下句】
唉我想想想,我越想越凄凉。(士)灯似豆,冷月朦胧、冷月朦胧景悲伤。(尺)问苍天,缘何故,偏教我好梦不常。(合、介)唉!嗟莫是前生嘅孽账。(上)
【合尺滚花下句】
倘若是今生了得来生恨,(士)我宁愿空门长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作收场。(上)
曲终
歌王李向荣
濠江歌王,豉味腔始创者李向荣先生(1909年—1966年),原名李英俊,原籍广东台山海宴区沙栏村。幼受八音班之熏陶濡染,对粤曲演唱、扬琴、小提琴、风琴、钢琴诸乐器皆可无师自通。长成曾小学任教,后赴广州谋生,期间业余学曲唱曲,曾与罗品超同场学艺,暇时常莅歌坛欣赏小明星等名伶演唱。三八年广州沦陷时逃难濠江。时港澳歌坛兴旺,曾在成珠茶楼主理侨声乐队歌唱茶座,常偕好友往绿村电台录音,又赴香港高升、莲香等茶楼演唱。六十年代,先后应崔德祺、何贤之邀加入颐园音乐社、濠镜音乐社。
此公能自撰自唱、设计唱腔与音乐配器,为广东曲艺史中鲜有奇才。所撰传世作品有:《期待今宵》、《客馆秋声》、《敲碎别离心》、《云雨巫山枉断肠》、《离鸾秋怨》、《长恨歌》、《天堂州(秦琼卖马)》等等。
说到“豉味腔”的妙处,据闻名家曾赞李向荣唱腔“十足十豉味双蒸酒,嗒落有味”。“豉味腔”既抒情又突显粤曲特有的“无奈”;既匠心谋篇度曲布局,复以平易通俗文辞制曲;唱腔既缠绵悱恻而从容不迫,自然流畅而令顾曲者悲从中来;更重露字、鼻音、低音的加工修饰。大肖白七叔之风,故甚得顾曲者深爱。
其《云雨巫山枉断肠》、《离鸾秋怨》、《敲碎别离心》三曲,似述其妻当年因战乱苦困惜别下堂,向荣君既惆怅复无奈,乃于五八年首撰《云雨巫山枉断肠》以自遣。然历十数载不得释怀,眷念之情历久弥坚。晚年于电台演唱《离鸾秋怨》、《敲碎别离心》两曲时,唱腔愈加沧凉简练豉味浓郁。
顾曲者固醉于其腔韵之醇厚,情绪饱满富感染力。然诸多翻唱者苦无其切肤经历,唯鹦鹉学舌般邯郸学步,则难望其项背也,诸君以为然否。曾见某君擅改向荣先生大作,美其名“净化”,复以吊儿郎当之情绪,其味终南辕北辙,酱香者只好到爪哇国觅之耶。
向荣君《云雨巫山枉断肠》一曲,五十年代末传至广州,白七叔听后,与陈笑风之父陈天纵交谈中,大赞向荣匠心独运之唱腔,陈找静公大动脑筋,运用《云》曲意境,撰家喻户晓的梁祝故事《山伯临终》,成就粤曲中精而又精的传世佳作。大哥风唱腔不效李君低廻,然其感情丰富的内涵、缠绵细腻的行腔、婉约饱满之情绪尤有过之;使“豉味腔”成为另类范本。故习曲者不必拘泥于点点滴滴,唯学其大方向为正途也。

三 : 谜语:又见巫山云雨生(打一哲学词语)

谜面又见巫山云雨生
谜语类型打一哲学词语
谜底二重性

四 : 巫山云雨【诗词典故】

巫山云雨飞 巫山云雨【诗词典故】

巫山云雨的典故由来已久,然而千年以来,这段梦中情缘仍未了结。楚王早已作古,但他的灵魂仍游荡在巫山,追寻曾经的梦中神女。

巫山云雨飞 巫山云雨【诗词典故】

公元前三世纪某日,诗人宋玉陪同楚襄王游巫山十二峰。楚襄王看到高唐之观上云气异常,倏忽变化,莫可名状,乃问宋玉此何气也,宋玉便对他讲了巫山神女的故事。

故事称楚怀王曾游高唐,白天小睡时,梦见一妇人自称为巫山之女,并愿荐枕席,于是楚怀王便与她在梦中为云雨之欢。欢毕,妇人辞别,称自己住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翌日早晨,楚怀王果然看到巫山云雨若含情意,于是为梦中情人立庙“朝云”。

这段故事见于宋玉的《高唐赋序》。赋作为一种文学体裁,其文多铺张渲染,浮华不实,而序文一般更为假托之辞。梦遇神女的故事只是个引子,《高唐赋》实则完全是一篇山水文学作品,与爱情无关。

然而,传言作者同为宋玉的另一篇《神女赋》,则将引子中的巫山神女进一步实体化。《高唐赋》中的楚襄王听完故事后,竟也对神女想入非非,竟也梦遇神女。梦醒之后,怅然若失,于是在赋中寻梦。

《高唐赋》和《神女赋》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寻梦故事。一千七百多年后,汤显祖创作《牡丹亭》,其灵感正源于此。此二赋中的神女显然纯属诗人对巫山云雨驰骋想象后的文学虚构,然而由于这场梦中艳遇如此缠绵悱恻,以致后世诗人多取材于此,虚虚实实,心向往之。

巫山云雨飞 巫山云雨【诗词典故】

汤显祖《牡丹亭》的灵感正源于《高唐赋》和《神女赋》。

在诸多佳作中,唐代诗人鬼才李贺的《巫山高》最为感性细腻。诗曰:

碧丛丛,高插天,

大江翻澜神曳烟。

楚魂寻梦风颸然,

晓风飞雨生苔钱。

瑶姬一去一千年,

丁香筇竹啼老猿。

古祠近月蟾桂寒,

椒花坠红湿云间。

《巫山高》为汉鼓吹铙歌十八曲之一,历来多咏山高水深,间杂阳台神女之事。而李贺此篇单咏梦中恋情,且伤逝色彩浓郁,读来鬼气森森,不愧为“鬼才”。

巫山云雨飞 巫山云雨【诗词典故】

巫山位于长江三峡腹心,峰峦众多,高耸入云,树木茂盛,莽莽苍苍。

“碧丛丛,高插天”,开篇六字,形象地勾勒出了巫山十二峰的参差与陡峭。此六字唤起的感觉,正是乘舟江上,穿行其间仰视所见。

“大江翻澜神曳烟”,视角忽地跳跃为俯视。长江巨澜翻滚,奔腾不息。山间云气飘渺,宛若旦为朝云暮为行雨的神女踪迹。巫山云雨的典故由来已久,看到云气,李贺自然联想到神女。

清风时来,云气变幻,诗人敏感地捕捉到“楚魂寻梦风颸然”。阅读时读者需要在想象中将自己置身于文本所表达的场景,作者在写诗时也将自己置身于巫山十二峰之中。他直觉到这阵风乃楚王的魂魄,怀王还是襄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千年之后,这段梦中情缘仍未了结。楚王早已作古,但他的灵魂仍游荡在巫山,追寻曾经的梦中神女。

凉风吹落阵阵疏雨。雨点洒在岩石上,生成斑驳的苔藓。这就是“晓风飞雨生苔钱”。神女去已久,楚王安在哉?!瑰丽梦情早已幻灭,眼前一片凄冷荒寂。这是我们最易感觉到的。但是,斑斑苔钱又会让人不禁联想到云雨之事,这首诗因此也被认为十分色情。

神女传说为炎帝之女,名瑶姬。“瑶姬一去一千年”,这一千年里,深山老林中只有愁人的丁香树、用作手杖的筇竹,以及啼声悲哀的猿猴,而且是老猿。朝云祠庙空荡荡的,伴着冷月里的蟾宫。“椒花坠红湿云间”,露水打湿的椒花,无人自落,似滴滴红泪。

巫山云雨飞 巫山云雨【诗词典故】

神女传说为炎帝之女,名瑶姬。巫山云雨典故由来已久,看到云气,李贺自然联想到神女。

梦中之情,欲寻何为?汤显祖在《牡丹亭》题记中却反问世人:“梦中之情,何必非真?天下岂少梦中之人耶?”现实与梦境,正如庄周梦蝶,究竟是庄周梦为蝴蝶,还是蝴蝶梦为庄周,这是无法辨明的。梦虽虚幻,其情在心里却可以很真实;现实虽真,人和事却很虚幻,正所谓人生如梦往事无痕。

同以巫山神女为题,唐代诗人李商隐写了《过楚宫》一诗:

巫峡迢迢旧楚宫,至今云雨暗丹枫。

微生尽恋人间乐,只有襄王忆梦中。

在李商隐这首诗里,楚襄王梦遇巫山神女则成为一种虚构的真实。访古之士来到巫山,看见故事的发生地旧楚宫仍笼罩在暧昧的云雨中,是否会嘲笑楚襄王的痴狂?

巫山云雨飞 巫山云雨【诗词典故】

襄王忆梦,忆梦的又何止襄王。

然而,诗人要笑这些笑楚襄王的人。“微生尽恋人间乐”,人间乐有仕宦之乐、家室之乐,浮生纵能得此种种之乐,但终归过于现实,过于现实则有限,有限有形则不免琐碎。人生若能有巫山神女一段遇合,即使在梦中,亦值得为此理想之境追忆终生。

退而言之,微生又有谁不在梦中?“只有襄王忆梦中”,“只有”二字乃李商隐之深慨,欲以唤醒众生。难道忆梦中的只有襄王?众生又哪一个不在梦中,哪一个不忆梦中?

巫山云雨飞 巫山云雨【诗词典故】

本文标题:云雨巫山枉断肠歌词-云雨巫山枉断肠—李白清平词释读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55776.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