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滕王阁序原文翻译-滕王阁序【原文、注释、译文】

发布时间:2018-04-22 所属栏目:滕王阁序原文及译文

一 : 滕王阁序【原文、注释、译文】

滕王阁序

一、原文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历史之久】星分翼轸(zhěn),地接衡庐。【地域之广】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ōu)越。【地势之美】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fān)之榻。雄州雾列,俊采星驰,台隍(huáng)枕夷夏之交,宾主尽东南之美。【人物之盛】都督阎公之雅望,棨(qǐ )戟遥临;宇文新州之懿(yì)范,襜(chān)(wéi)暂驻。十旬休假,胜友如云;千里逢迎,高朋满座。腾蛟起凤,孟学士之词宗;紫电青霜,王将军之武库。【参加宴会人物】家君作宰,路出名区;童子何知,躬逢胜饯(jiàn)。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写时令】潦(lǎo)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写秋景】(yǎn)骖騑(cānfēi)于上路,访风景于崇阿(ē)帝子之长洲,天人之旧馆。【赴阁途中】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滕王阁建筑之高】鹤汀(tīng)凫(fú)渚(zhǔ,穷岛屿之萦(yíng)回;桂殿兰宫列冈峦之体势。【滕王阁周围的自然环境】  披绣闼(),俯雕甍(méng)。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yū)其骇瞩。【登滕王阁远眺,描绘自然景观】(lǘ)(yán) 扑地,钟鸣鼎食之家;舸(gě)舰弥津,青雀黄龙之舳(zhú)。虹销雨霁(jì),彩彻云衢)。落霞与孤鹜(wù)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千古名句】渔舟唱晚,响穷彭蠡(l ǐ)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描绘滕王阁的自然人文景观】

遥襟甫畅,逸兴遄(chuán)飞。爽籁发而清风生,纤歌凝而白云遏(è)。睢(suī)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樽;邺(yè)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四美具,二难并。穷睇眄(dìmiǎn)于中天,极娱游于暇日。【宴会盛况】

天高地迥(jiǒng),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望长安于日下,目吴会(kuài)于云间。地势极而南溟(míng)深,天柱高而北辰远。【叹天地之大】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怀帝阍(hūn)而不见,奉宣室以何年?

  嗟(jiē)乎!时运不齐,命途多舛(chuǎn);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抒发人生感慨称】所赖君子见机,达人知命。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hé zhé)以犹欢。北海虽赊(shē),扶摇可接;东隅(yú)已逝,桑榆非晚。孟尝高洁,空余报国之情;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感叹命运,表明自己的人生观】

  勃,三尺微命,一介书生。无路请缨,等终军之弱冠(guàn);有怀投笔,慕宗悫(què)之长风。舍簪(zān)笏()于百龄,奉晨昏于万里。非谢家之宝树,接孟氏之芳邻。他日趋庭,叨(tāo)陪鲤对;今兹捧袂(mèi),喜托龙门。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自己的身世和怀才不遇的苦闷】 

呜呼!胜地不常,盛筵(yán)难再;兰亭已矣,梓(zǐ) 泽丘墟。临别赠言,幸承恩于伟饯;登高作赋,是所望于群公。敢竭鄙怀,恭疏短引;一言均赋,四韵俱成。请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感叹盛宴难再,交待写作目的】  

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

  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www.61k.com]二、注释

第一段

  〔1〕豫章故郡,洪都新府

  南昌:滕王阁在今江西省南昌市。南昌,为汉豫章郡治。唐代宗当政之后,为了避讳唐代宗的名(李豫),豫章故郡被窜改为南昌故郡。所以现在滕王阁内的石碑以及苏轼的手书都作南昌故郡

  洪都:汉豫章郡,唐改为洪州,设都督府。

  〔2〕星分翼轸,地接衡庐

  星分翼轸:古人习惯以天上星宿与地上区域对应,称为某地在某星之分野。据《晋书·天文志》,豫章属吴地,吴越扬州当牛斗二星的分野,与翼轸二星相邻。翼、轸,星宿名,属二十八宿。

  衡:衡山,此代指衡州(治所在今湖南省衡阳市)。

  庐:庐山,此代指江州(治所在今江西省九江市)。

  〔3〕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

  襟:以……为襟。因豫章在三江上游,如衣之襟,故称。

  三江:太湖的支流松江、娄江、东江,泛指长江中下游的江河。

  带:以……为带。五湖在豫章周围,如衣束身,故称。

  五湖:一说指太湖、鄱阳湖、青草湖、丹阳湖、洞庭湖,又一说指菱湖、游湖、莫湖、贡湖、胥湖,皆在鄱阳湖周围,与鄱阳湖相连。以此借为南方大湖的总称。

  蛮荆:古楚地,今湖北、湖南一带。

  引:连接。

  瓯越:古越地,即今浙江地区。古东越王建都于东瓯(今浙江省永嘉县),境内有瓯江。

  〔4〕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

  物华天宝:地上的宝物焕发为天上的宝气。(新课改课下注释为:物的精华就是天的珍宝

  龙光射牛斗之墟:龙光,之宝剑的光辉。牛、斗,星宿名。墟、域,所在之处。据《晋书·张华传》,晋初,牛、斗二星之间常有紫气照射。张华请教精通天象的雷焕,雷焕称这是是宝剑之精,上彻于天。张华命雷焕为丰城令寻剑,果然在丰城(今江西省丰城县,古属豫章郡)牢狱的地下,掘地四丈,得一石匣,内有龙泉、太阿二剑。后这对宝剑入水化为双龙。

  〔5〕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

  徐孺:徐孺子的省称。徐孺子名稚,东汉豫章南昌人,当时隐士。据《后汉书·徐稚传》,东汉名士陈蕃为豫章太守,不接宾客,惟徐稚来访时,才设一睡榻,徐稚去后又悬置起来。

  〔6〕雄州雾列,俊采星驰〔6〕雄州雾列,俊采星驰

  雾列:雾,像雾一样,名词作状语。喻浓密、繁盛,雾列形容繁华。的用法同

  采:,官员,这里指人才。

  (7)台隍枕夷夏之交,宾主尽东南之美

  枕:占据,地处

  东南之美:泛指各地的英雄才俊。《 -尔雅-释地》:东南之美,有会稽之竹箭;西南之美,有华山之金石。后用东箭南金 泛指各地的英雄才俊。

  〔8〕都督阎公之雅望,棨戟遥临

  都督:掌管督察诸州军事的官员,唐代分上、中、下三等。

  阎公:名未详,时任洪州都督。

  棨戟:外有赤黑色缯作套的木戟,古代大官出行时用。这里代指仪仗。

  〔9〕宇文新州之懿范,襜帷暂驻

  宇文新州:复姓宇文的新州(在今广东境内)刺史,名未详。

  懿范:好榜样。

  襜帷:车上的帷幕,这里代指车马。

  〔10〕十旬休假,胜友如云

  十旬休假:唐制,十日为一旬,遇旬日则官员休沐,称为旬休

  胜友:才华出众的友人

  〔11〕腾蛟起凤,孟学士之词宗

  腾蛟起凤:宛如蛟龙腾跃、凤凰起舞,形容人很有文采。《西京杂记》:董仲舒梦蛟龙入怀,乃作《春秋繁露》。又:扬雄著《太玄经》,梦吐凤凰集《玄》之上,顷而灭。

  孟学士:名未详。学士是朝廷掌管文学撰著的官员。

  词宗:文坛宗主。也可能是指南朝文学家、史学家沈约

  〔12〕紫电清霜,王将军之武库

  紫电清霜:《古今注》: 紫电清霜:《古今注》:吴大皇帝(孙权)有宝剑六,二曰紫电。《西京杂记》:高祖(刘邦)斩白蛇剑,刃上常带霜雪。《春秋繁露》亦记其事。

  王将军:王姓的将军,名未详。

  武库:武器库。也可能是指西晋军事家杜预,即杜武库。

  〔13〕家君作宰,路出名区;童子何知,躬逢胜饯。

  家君作宰:王勃之父担任交趾县的县令。

  路出名区:(自己因探望爸爸)路过这个有名的地方(指洪州)。

  童子何知,躬逢胜饯:年幼无知,(却有幸)参加这场盛大的宴会。

  第二段

  〔14〕时维九月,序属三秋

  维:在。又有一说此字为语气词,不译。

  三秋:古人称七、八、九月为孟秋、仲秋、季秋,三秋即季秋,九月。

  〔15〕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

  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此句被前人誉为写尽九月之景

  潦水:雨后的积水。

  〔16〕俨骖騑于上路,访风景于崇阿。

  俨:,整齐的样子。(新课改上译为使动,使....整齐)

  骖騑:驾车的马匹。

  上路:高高的道路。

  崇阿:高达的山陵。

  〔17〕临帝子之长洲,得天人之旧馆

  帝子、天人:都指滕王李元婴。有版本为得仙人之旧馆

  长洲:滕王阁前赣江中的沙洲。

  〔18〕飞阁流丹,下临无地

  飞阁流丹:飞檐涂饰红漆。有版本为飞阁翔丹。(新课改上对流丹给出的注解是:朱红的漆彩鲜艳欲滴)

  临:向下看。

  〔19〕鹤汀凫渚,穷岛屿之萦回;桂殿兰宫,即冈峦之体势

  鹤汀凫渚:鹤所栖息的水边平地,野鸭聚处的小洲。

  萦回:曲折

  即冈峦之体势:依着山岗的形式(而高低起伏)。

  第三段

  〔20〕披绣闼,俯雕甍

  披:开 绣闼:绘饰华美的门。

  雕甍:雕饰华美的屋脊。

  〔21〕闾阎扑地,钟鸣鼎食之家;舸舰迷津,青雀黄龙之轴

  闾阎:里门,这里代指房闾阎:里门,这里代指房屋。

  钟鸣鼎食:古代贵族鸣钟列鼎而食,所以用钟鸣鼎食指代名门望族。

  舸:《方言》:南楚江、湘,凡船大者谓之舸。

  迷:通,满。

  青雀黄龙:船的装饰形状。

  轴:通,船尾把舵处,这里代指船只。

  〔22〕云销雨霁,彩彻区明

  销:,消散。

  彩:日光。

  区:天空。

  彻:通贯。

  〔23〕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化用庾信《马射赋》:落花与芝盖同飞,杨柳共春旗一色。

  这一句素称千古绝唱。彩霞自上而下,孤鹜自下而上,好似齐飞。青天碧水,天水相接,上下浑然一色。句式上下句相对,而且在一句中自成对偶,形成当句对的特点。

  日本遣唐使抄写版为:落霞与孤雾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此版有研究价值。

  最早实出自夫麟风与麏雉悬绝,珠玉与砾石超殊(刘勰《文心雕龙知音》)

  〔24〕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穷:穷尽,引申为直到

  彭蠡:古代大泽,即今鄱阳湖。

  衡阳:今属湖南省,境内有回雁峰,相传秋雁到此就不再南飞,待春而返。

  浦:水边、岸边。

  第四段

  〔25〕遥襟甫畅,逸兴遄飞

  遥襟俯畅,逸兴遄飞:登高望远,胸怀顿时舒畅,超逸的兴致迅速升起。

  〔26〕爽籁发而清风生,纤歌凝而白云遏

  爽籁:清脆的排箫音乐。籁,管子参差不齐的排箫。

  遏:阻止,引申为停止

  白云遏:形容音响优美,能驻行云。《列子·汤问》:薛谭学讴于秦青,未穷青之技,自谓尽之,遂辞归。秦青弗止,饯于郊衢。抚节悲歌,声振林木,响遏行云。

  〔27〕睢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樽;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

  睢园绿竹:睢园,即汉梁孝王菟园,梁孝王曾在园中聚集文人饮酒赋诗。《水经注》:睢水又东南流,历于竹圃……世人言梁王竹园也。

  凌:超过。

彭泽:县名,在今江西湖口县东,此代指陶潜

彭泽:县名,在今江西湖口县东,此代指陶潜。陶潜,即陶渊明,曾官彭泽县令,世称陶彭泽。

  樽:酒器。陶渊明《归去来兮辞》有有酒盈樽之句。

  睢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樽:今日盛宴好比当年梁园雅集,大家酒量也胜过陶渊明。

  邺水:在邺下(今河北省临漳县)。邺下是曹魏兴起的地方,三曹常在此雅集作诗。曹植在此作《公宴诗》。

  朱华:荷花。曹植《公宴诗》:秋兰被长坂,朱华冒绿池。

  光照临川之笔:临川,郡名,治所在今江西省抚州市,代指即谢灵运。谢灵运曾任临川内史,《宋书》本传称他文章之美,江左莫逮

  〔28〕四美具,二难并

  四美:指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另一说,四美:音乐、饮食、文章、言语之美。刘琨《答卢谌诗》:音以赏奏,味以殊珍,文以明言,言以畅神。之子之往,四美不臻。

  二难:指贤主、嘉宾难得。谢灵运《拟魏太子邺中集诗序》:天下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者难并。王勃说二难并活用谢文,良辰、美景为时地方面的条件,归为1类;赏心、悦目为人事方面的条件,归为1类。

  〔29〕穷睇眄于中天,极娱游于暇日

  睇眄:看。

  中天:长天。

  穷睇眄于中天:放眼长天

  〔30〕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

  宇宙:喻指天地。《淮南子·原道训》高诱注:四方上下曰,古往来今曰

  迥:大

  〔31〕望长安于日下,目吴会于云间

日下:京城。古代以太阳比喻帝王,帝王所在处称为日下。《世说新语·夙惠》:晋明帝数岁,坐元帝膝上。有人从长安来,元帝因问明帝:汝意谓长安何如日远?答曰:日远,不闻人从日边来,居然可知。元帝异之。明日集群臣宴会,告以此意,更重问之,乃答曰:日近。元帝失色曰:尔何故异昨日之言邪?答曰:举目见日,不见长安。’”

  吴会(kuài):秦汉会稽郡治所在吴县,郡县连称为吴会。吴郡,治所在今江苏省苏州市。

  云间:江苏松江县(古华亭)的古称。《世说新语·排调》:陆云(字士龙)华亭人,未识荀隐,张华使其相互介绍而不作常语,云因抗手曰:云间陆士龙。’”

  〔32〕地势极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远

  南溟:南方的大海。事见《庄子·逍遥游》。

  天柱:传说中昆仑山高耸入天的铜柱。《神异经》:昆仑之山,有铜柱焉。其高入天,所谓天柱也。

  北辰:北极星,比喻国君。《论语·为政》: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拱)之。

  〔33〕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

  关山:险关和高山。

  悲:同情。

  失路:仕途不遇。

  萍水相逢:浮萍随水漂泊,聚散不定。比喻向来不认识的人偶然相遇。

  〔34〕怀帝阍而不见,奉宣室以何年

  帝阍:天帝的守门人。屈原《离骚》:吾令帝阍开关兮,倚阊阖而望予。此处借指皇帝的宫门

  奉宣室,代指入朝做官。贾谊迁谪长沙四年后,汉文帝复召他回长安,于宣室中问鬼神之事。宣室,汉未央宫正殿,为皇帝召见大臣议事之处。

  第五段

  〔35〕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35〕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冯唐易老:冯唐在汉文帝、汉景帝时不被重用,汉武帝时被举荐,已是九十多岁。《史记·冯唐列传》:(冯)唐以孝著,为中郎署长,事文帝。……拜唐为车骑都尉,主中尉及郡国车士。七年,景帝立,以唐为楚相,免。武帝立,求贤良,举冯唐。唐时年九十余,不能复为官。

  李广难封:李广,汉武帝时名将,多次与匈奴作战,军功卓著,却始终未获封爵。

  〔36〕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

  屈贾谊于长沙:贾谊在汉文帝时被贬为长沙王太傅。

  圣主:指汉文帝,泛指圣明的君主。

  梁鸿:东汉人,作《五噫歌》讽刺朝廷,因此得罪汉章帝,避居齐鲁、吴中。

  明时:指汉章帝时代,泛指圣明的时代。

  〔37〕所赖君子见机,达人知命

  机:,预兆,细微的征兆。《易·系辞下》:君子见几(机)而作。

  达人知命:通达事理的人。《易·系辞上》:乐天知命故不忧。

  〔38〕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老当益壮:纪虽老而志气更旺盛,干劲更足。《后汉书·马援传》:丈夫为志,穷当益坚,老当益壮。

  坠:坠落,引申为放弃

  青云之志:《续逸民传》:“嵇康早有青云之志。

  〔39〕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以犹欢

  酌贪泉而觉爽:贪泉,在广州附近的石门,传说饮此水会贪得无厌,吴隐之喝下此水操守反而更加坚定。据《晋书·吴隐之传》,廉官吴隐之赴广州刺史任,饮贪泉之水,并作诗说:古人云此水,一歃怀千金。试使(伯)夷(叔

试使(伯)夷(叔)齐饮,终当不易心。

  处涸辙:干涸的车辙,比喻困厄的处境。《庄子·外物》有鲋鱼处涸辙的故事。

  〔40〕北海虽赊,扶摇可接;东隅已逝,桑榆非晚

  北海虽赊,扶摇可接:语意本《庄子·逍遥游》。

  东隅已逝,桑榆非晚:东隅,日出处,表示早晨,引申为早年。桑榆,日落处,表示傍晚,引申为晚年。早年的时光消逝,如果珍惜时光,发愤图强,晚年并不晚。《后汉书·冯异传》: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41〕孟尝高洁,空余报国之情;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

  孟尝:据《后汉书·孟尝传》,孟尝字伯周,东汉会稽上虞人。曾任合浦太守,以廉洁奉公著称,后因病隐居。桓帝时,虽有人屡次荐举,终不见用。

  阮籍:字嗣宗,晋代名士,不满世事,佯装狂放,常驾车出游,路不通时就痛哭而返。《晋书·阮籍传》:籍时率意独驾,不由径路。车迹所穷,辄恸哭而反。

  第六段

  〔42〕勃,三尺微命,一介书生

  三尺:衣带下垂的长度,指幼小。古时服饰制度规定束在腰间的绅的长度,因地位不同而有所区别,士规定为三尺。古人称成人为七尺之躯,称不大懂事的小孩儿为三尺童儿

  微命:即一命,周朝官阶制度是从一命到九命,一命是最低级的官职。

  〔43〕无路请缨,等终军之弱冠;有怀投笔,慕宗悫之长风

  终军:据《汉书·终军传》,终军字子云,汉代济南人。武帝时出使南越,自请愿受长缨,必羁南越王而致之阙下,时仅二十余岁

  等:相同,用作动词。

  弱冠,古人20岁行冠礼,表示成年,称弱冠

  投笔:事见《后汉书·班超传》,用汉班超投笔从戎的故事。

  宗悫:据《宋书·宗悫传》,宗悫字元干,南朝宋南阳人,年少时向叔叔自述志向,云愿乘长风破万里浪。后因战功受封。

  〔44〕舍簪笏于百龄,奉晨昏于万里

  簪笏:冠簪、手版。官吏用物,这里代指官职地位。

  百龄:百年,犹一生

  奉晨昏:侍奉父母。《礼记·曲礼上》:凡为人子之礼……昏定而晨省。

  〔45〕非谢家之宝树,接孟氏之芳邻

  非谢家之宝树:指谢玄,比喻好子弟。《世说新语·言语》:谢太傅(安)问诸子侄子弟亦何预人事,而正欲使其佳?诸人莫有言者。车骑(谢玄)答曰: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庭阶耳。’”

  接孟氏之芳邻:,结交。见刘向《列女传·母仪篇》。据说孟轲的妈妈为教育儿子而三迁择邻,最后定居于学宫附近。

46〕他日趋庭,叨陪鲤对;今兹捧袂,喜托龙门

  他日趋庭,叨陪鲤对:鲤,孔鲤,孔子之子。趋庭,受爸爸教诲。《论语·季氏》:(孔子)尝独立,(孔)鲤趋而过庭。(子)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以言。鲤退而学诗。他日,又独立,鲤趋而过庭。(子)曰:学礼乎?对曰:未也。’‘不学礼,无以立。鲤退而学礼。闻斯二者

  捧袂:举起双袖,表示恭敬的姿势。

  喜托龙门:《后汉书·李膺传》:膺以声名自高,士有被其容接者,名为登龙门。

  〔47〕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

  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杨意,杨得意的省称。凌云,指司马相如作《大人赋》。据《史记·司马相如列传》,司马相如经蜀人杨得意引荐,方能入朝见汉武帝。又云:相如既奏《大人》之颂,天子大悦,飘飘有凌云之气。

  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钟期,钟子期的省称。《列子·汤问》: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伯牙鼓琴……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

  第七段

  〔48〕兰亭已矣,梓泽丘墟

  兰亭:在今浙江省绍兴市附近。晋穆帝永和九年(353)三月三日上巳节,王羲之与群贤宴集于此,行修禊礼,祓除不祥。

  梓泽:即晋·石崇的金谷园,故址在今河南省洛阳市西北。

  〔49〕临别赠言,幸承恩于

临别赠言:临别时赠送正言以互相勉励,在此指本文。

  〔50〕敢竭鄙怀,恭疏短引;一言均赋,四韵俱成

  恭疏短引:恭敬地写下一篇小序,在此指本文。

  一言均赋:每人都写一首诗。

  四韵俱成:(我的)四韵一起写好了。四韵,八句四韵诗,指王勃此时写下的《滕王阁诗》: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51〕请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

  请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钟嵘《诗品》:陆(机)才如海,潘(岳)才如江。这里形容各宾客的文采。

三、对译

  汉代的豫章旧郡,现在称洪都府。它处在翼、轸二星的分管区域,与庐山和衡山接壤。以三江为衣襟,以五湖为腰带,控制楚地,连接瓯越。这里地上物产的精华,乃是天的宝物,宝剑的光气直射牛、斗二星之间;人有俊杰是因为地有灵秀之气,徐孺子竟然在太守陈蕃家下榻(世说新语记载,太守陈蕃赏识徐孺子,专门为其在家中设置榻,当徐孺子来之际,就将榻放下来,徐孺子走了就将榻吊起来,此处应该是称赞滕王阁的东道主欣赏才俊,也有夸赞宾客的成分)。雄伟的州城像雾一样涌起,杰出的人才像星星一样多。城池倚据在荆楚和华夏交接的地方,宴会上客人和主人都是东南一带的俊杰。声望崇高的阎都督公,(使)打着仪仗(的高人)远道而来;德行美好的宇文新州刺史,(让)驾着车马(的雅士)也在此暂时驻扎。正好赶上十日一休的假日,才华出众的朋友多得如云;迎接千里而来的客人,尊贵的朋友坐满宴席。文章的辞彩如蛟龙腾空、凤凰飞起,那是文词宗主孟学士;紫电和清霜这样的宝剑,出自王将军的武库里。家父做交趾县令,我探望爸爸路过这个有名的地方(指洪州);我年幼无知,(却有幸)参加这场盛大的宴会。

  时间是九月,季节为深秋。蓄积的雨水已经消尽,潭水寒冷而清澈,烟光雾气凝结,傍晚的山峦呈现出紫色。驾着豪华的马车行驶在高高的道路上,到崇山峻岭中观望风景。来到滕王营建的长洲上,看见他当年修建的楼阁。重叠的峰峦耸起一片苍翠,上达九霄;凌空架起的阁道上,朱红的油彩鲜艳欲滴,从高处往下看,地好像没有了似的。仙鹤野鸭栖止的水边平地和水中小洲,极尽岛屿曲折回环的景致;桂树与木兰建成的宫殿,随着冈峦高低起伏的态势。

  打开精美的阁门,俯瞰雕饰的屋脊,放眼远望辽阔的山原充满视野,迂回的河流湖泊使人看了惊叹。房屋排满地面,有不少官宦人家;船只布满渡口,都装饰着青雀黄龙的头形。云消雨散,阳光普照,天空明朗。落霞与孤独的野鸭一齐飞翔,秋天的江水和辽阔的天空浑然一色。渔船唱着歌傍晚回来,歌声响遍鄱阳湖畔;排成行列的大雁被寒气惊扰,叫声消失在衡山南面的水边。

  远望的胸怀顿时舒畅,飘逸的兴致油然而生。排箫发出清脆的声音,引来阵阵清风;纤细的歌声仿佛凝住不散,阻止了白云的飘动。今日的宴会很像是当年睢园竹林的聚会,在座的诗人文士狂饮的气概压过了陶渊明;又有邺水的曹植咏荷花那样的才气,文采可以直射南朝诗人谢灵运。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美都有,贤主、嘉宾,难得却得。放眼远望半空中,在闲暇的日子里尽情欢乐。天高地远,感到宇宙的无边无际;兴致已尽,悲随之来,认识到事物的兴衰成败有定数。远望长安在夕阳下,遥看吴越在云海间。地势偏远,南海深不可测;天柱高耸,北极星远远悬挂。雄关高山难以越过,有谁同情不得志的人?在座的各位如浮萍在水上相聚,都是客居异乡的人。思念皇宫却看不见,等待在宣室召见又是何年? !命运不顺畅,路途多艰险。冯唐容易老,李广封侯难。把贾谊贬到长沙,并非没有圣明的君主;让梁鸿到海边隐居,难道不是在政治昌明的时代?能够依赖的是君子察觉事物细微的先兆,通达事理的人知道社会人事的规律。老了应当更有壮志,哪能在白发苍苍时改变自己的心志?处境艰难反而更加坚强,不放弃远大崇高的志向。喝了贪泉的水,仍然觉得心清气爽;处在干涸的车辙中,还能乐观开朗。北海虽然遥远,乘着旋风仍可以到达;少年的时光虽然已经消逝,珍惜将来的岁月还不算晚。孟尝品行高洁,却空有一腔报国的热情;怎能效法阮籍狂放不羁,在无路可走时便恸哭而返?

  我,地位低下,1个书生。没有请缨报国的机会,虽然和终军的年纪相同;像班超那样有投笔从戎的胸怀,也仰慕宗悫乘风破浪的志愿。宁愿舍弃一生的功名富贵,到万里之外去早晚侍奉爸爸。不敢说是谢玄那样的人才,却结识了诸位名家。过些天到爸爸那里聆听教诲,一定要像孔鲤那样趋庭有礼,对答如流;今天举袖作揖谒见阎公,好像登上龙门一样。司马相如倘若没有遇到杨得意那样引荐的人,虽有文才也只能独自叹惋。既然遇到钟子期那样的知音,演奏高山流水的乐曲又有什么羞惭呢?

  唉!名胜的地方不能长存,盛大的宴会难以再遇。当年兰亭宴饮集会的盛况已成为陈迹了,繁华的金谷园也成为荒丘废墟。临别赠言,作为有幸参加这次盛宴的纪念;登高作赋,那就指望在座的诸公了。冒昧给大家献丑,恭敬地写下这篇小序,我的一首四韵小诗也已写成。请各位像潘岳、陆机那样,展现如江似海的文才吧。

二 : 文言文“王勃著《滕王阁序》,时年十四”原文翻译

勃著《滕王王勃著《滕王阁序》,时年十四。都督阎公不之信。勃虽在座,而阎公意属子婿孟学士者为之,已宿构矣。及从纸笔巡让宾客,勃不辞让。公大怒,拂衣而去,专会人伺其下笔。【文言文“王勃著《滕王阁序》,时年十四”原文翻译】。第一报云:‘南昌故郡,洪都新府。’公曰:‘亦是老生常谈。’又报曰:‘星公翼轸,地接衡庐。’公闻之,沈吟不言。又云:‘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文言文“王勃著《滕王阁序》,时年十四”原文翻译】。’公矍然而起曰:‘此真天才,当垂不朽矣!’遂亟请宴所,极欢而罢。

参考译文:

王勃写《滕王阁序》时年方十四岁。都督阎公不相信他的才华。王勃虽在座,但阎公让女婿孟学诗写这篇文章,也已经预先构思好了。到了(阎公)拿纸笔在宾客间来回推让时,王勃并不推辞谦让。阎公十分恼怒,拂衣(甩衣袖,表示生气)起身(离开),专门派人窥伺王勃如何下笔。【文言文“王勃著《滕王阁序》,时年十四”原文翻译】。第一次禀报说“南昌故郡,洪都新府”,阎公说:“这也是老生常谈(罢了)。”第二次禀报说“星分翼轸,地接衡庐”,阎公听了这句话,沉吟不语。再一次的禀报是说“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阎公惊惶急视,站了起来,说:“此人真是天才,应当流传不朽!”(阎公)于是急忙邀请王勃到宴会场所,极尽欢娱才停止。

三 : 《毛诗序》【原文】【译文】

《毛诗序》【原文】
  
  
  《关雎》,后妃之德也,“风”之始也[1],所以风天下而正夫妇也[2],故用之乡人焉,用之邦国焉[3]。“风”,风也,教也。风以动之,教以化之。诗者,志之所之也[4]。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译文】《关雎》这首诗,咏叹的是后妃之德,为《国风》的开篇,是有关劝告天下之民而端正男女之事的诗篇,所以用之于人民,用之于国家,(供劝告教化之用)。风,就是“讽”,就是“教”。“讽”是委婉劝告以打动人,“教”是光明正大以化育人。诗,是人情感的所在,在心里是“志”,发出来成为优美的言语就是“诗”。情感鼓荡在人心中,就会通过言语表达出来;如果言语不足以表达感情,就会通过嗟叹来表达;如果嗟叹不足以表达感情,就会通过歌唱来表达;如果歌唱不足以表达感情,就会情不自禁地通过手舞足蹈来表达
  
  
  【注释】
  
  [1] 风:这里指《国风》,《诗经》里的《国风》是指各地的民歌民谣。
  
  [2]风:这里的“风”即现在的“讽”,动词,是委婉地劝告的意思。“风”有两种用法,读音也不一样,注意区分作为名词的“风”与作为动词的“风”的区别,凡是诵本教材上“风”旁注“讽”字的,即读作“fěng”,劝告的意思。
  
  [3] 乡人:乡间百姓,与“邦国”相对。邦国的本义是指都城,大者为邦,小者为国,后指都城所统领的封地和疆域等。
  
  [4] 志:心意,情感。 之:到达,所致。
  
  
  【点评】《毛诗故训传》在《诗经》每篇的原文前都有一些序言性质的文字,世称“诗序”。而《关雎》原文前的这篇序言属篇幅最长,历史上称《关雎》前的序为“诗大序”,其他为“诗小序”。《关雎》前的“诗大序”看起来也是一篇总序,所以历史上又称《毛诗序》。这篇序的第一段,主要强调人的情感是“有诸内必形诸外”(《孟子·告子下》),强调喜怒哀乐必然通过“言→嗟叹→咏歌→舞蹈”等感情逐渐浓烈的行为表现出来,此正应了《尚书·舜典》“诗言志,歌咏言,声依咏,律和声”和《礼记·乐记》“诗言志,歌咏声,舞动容,三者本乎人心”的基本道理。
  
  
  第2课【原文】
  
  
  情发于声,声成文谓之音[1]。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政和;乱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故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先王以是经夫妇[2],成孝敬,厚人伦,美教化,移风俗。
  
  
  【译文】情感通过宫商之声表达出来,声声相应而成韵律或文采就是音。治世之音安静而愉悦,它所反映的社会政治也平和;乱世之音怨恨而愤怒,它所反映的社会政治也乖戾(lì);亡国之音哀婉而忧思,它所反映的民风民俗也困苦。所以要端正得失、惊动天地、感动鬼神,诗歌是最贴近不过得了。先王就是用它来治理夫妇、成就孝敬、敦厚人伦、纯美人文教化以及移风易俗的。
  
  
  【注释】
  
  
  [1]“声”、“音”两字的含义是有区别的,“声”是指宫、商、角、徵、羽五种调式,“音”是指丝、竹、金、石、匏、土、革、木八种乐器的奏音。《说文解字》说“生于心有节于外谓之音”,意即内心的情感通过外在的诗歌、音乐等调节和表达出来。
  
  
  [2] 经:经纬、治理的意思,动词,本义是织丝(“纬”指织横丝,“经”指织竖丝)。
  
  
  第3课【原文】
  
  
  故诗有六义焉[1]:一曰风,二曰赋,三曰比,四曰兴,五曰雅,六曰颂。上以风化下,下以风刺上[2],主文而谲谏,言之者无罪,闻之者足以戒,故曰风。至于王道衰,礼义废,政教失,国异政,家殊俗[3],而变风变雅作矣。
  
  
  【译文】所以《诗经》有“六义”,一叫“风”,二叫“赋”,三叫“比”,四叫“兴”,五叫“雅”,六叫“颂”。上则人君以“风”来教化臣民,下则臣民以“风”来劝告人君,通过诗文来含蓄而温婉地批评和劝谏,从而言之者无罪,闻之者足戒,所以叫“风”。待到王道衰微、礼义荒废、政教散失以及国家的政治和习俗相异有别时,于是失去《风》《雅》之正的诗歌就出现了。
  
  
  【注释】
  
  
  [1] 六义:六种形式,大致地说赋、比、兴指表现手法,风、雅、颂指题材类型。
  
  
  [2]风刺:这里的“风刺”不同于现在的“讽刺”,这里的“风刺”是用“风”这种诗歌来委婉含蓄地批评、劝告的意思,所以叫“谲谏”(juéjiàn);因为委婉含蓄而不易伤害或激怒被批评者,所以叫“言之者无罪,闻之者足戒”,这已是一个成语了。
  
  
  [3]国家:古代“国”和“家”字的意思是不一样的,由于实行辖地或属地的分封制,所以天子称“天下”,诸侯称“国”,大夫称“家”。
  
  
  第4课【原文】
  
  
  国史明乎得失之迹[1],伤人伦之废,哀刑政之苛,吟咏情性,以风其上,达于事变而怀其旧俗也。故变风发乎情,止乎礼义。发乎情,民之性也;止乎礼义,先王之泽也。是以一国之事,系一人之本,谓之风;言天下之事,形四方之风,谓之雅。雅者,正也,言王政之所由废兴也。政有大小,故有小雅焉,有《大雅》焉。颂者,美盛德之形容[2],以其成功告于神明者也[3]。是谓“四始”,诗之至也[5]。
  
  
  【译文】(采诗的)国之史官是明晓于人君之善恶得失的。(诗人)伤怀于人伦的废弃,哀叹于法政的苛刻,作诗来吟咏心中的情性,以委婉地讽喻、劝戒人君,这是通达于世事的变迁和感怀于旧时的风俗啊。所以“变风”之诗是发乎人的情性而又合于人之礼义的。发乎情感,是百姓的生性所致啊;合乎礼义而止,是先王的教化所致啊。一国之政事都寄托于一人之心,这样作的诗就叫“风”;说天下之政事而观察发现四方之习俗,这样作的诗就叫“雅”。雅,就是正,是说王道政治的兴衰变废的。政治有大有小,所以有《小雅》和《大雅》。颂,是比拟和赞美盛大之德的容貌,以人间万物群生的各得其所来虔敬地告诉神明。——风、小雅、大雅、颂,叫做“四始”,《诗》的义理全都在这些四类里面了。
  
  
  【注释】
  
  
  [1]国史:国之史官,《汉书·艺文志》说“古之王者世有史官,君举必书,所以慎言行、昭法式也。左史记言,右史记事,事为《春秋》,言为《尚书》,帝王靡不同之”。
  
  
  [2] 形容:名词,“形”和“容”的合称,指形象容貌或形状样态。
  
  
  [3] 成功:指天地万物在祖先、神灵的庇护下各得其所、兴兴向荣。
  
  
  [4] 至:到达,极致。
  
  
  第5课【原文】
  
  
  然则[1],《关睢》、《麟趾》之化,王者之风,故系之周公[2]。南[3],言化自北而南也。《鹊巢》、《驺虞》之德,诸侯之风也,先王之所以教,故系之召公[4]。《周南》、《召南》,正始之道,王化之基[5]。是以《关睢》乐得淑女,以配君子;忧在进贤,不淫其色。哀[衷]窈窕、思贤才[6],而无伤善之心焉,是《关睢》之义也。
  
  
  【译文】《关睢》至《麟趾》等篇的教化,是王者之风,所以都在周公名下,叫《周南》;“南”,是王者教化自北方而流布于南方的意思。而《鹊巢》至《驺虞》等篇的美德,是诸侯之风,是先王用以教导百姓的,所以都在召公名下,叫《召公》。《周南》、《召南》,是正始之大道,是王化之根本。所以《关睢》的意思是乐意得到淑女以配君子,也就是忧虑君子进举贤德而不要一味沉溺(nì)于美色。留恋窈窕之女而思慕贤德之才,这样无伤于善道,就是《关睢》之篇的要义啊!
  
  
  【注释】
  
  
  [1] 然则:既然这样,那么……。这是古代表示承上启下一个常用之词,无实义。
  
  
  [2]周公:姓姬(jī)名旦,周文王的儿子,周武王的弟弟,封于鲁,为鲁国的始祖,曾辅佐周武王讨伐商纣王和平定有关叛乱,有制礼作乐、文治武略之功,为孔子所称赞。
  
  
  [3] 南:《周南》、《召南》之“南”,代指《周南》、《召南》。
  
  
  [4]召公:姓姬名奭(shì),封于燕,为燕国的始祖,周武王即位时与太公、周公、召公、毕公等一起辅佐武王,《召南·甘棠》这首诗就是写召公的。
  
  
  [5] 正始:端正其初始。 王化:王业风化或王者教化。
  
  
  [6] 哀:即“衷”的误写,《毛诗正义》说“衷谓中心恕之,无伤善之心,谓好逑也”。
  
  
  【点评】如第1课“点评”所言,《毛诗》的每首之前都有一则题解,叫《小序》;而《关雎》之前,则有一篇从《关雎》出发来阐述情感与诗歌、风俗与政教、礼乐与美德的序言,叫《毛诗序》,又称《大序》,也就是诵本第1-5课的内容。《毛诗序》这篇序言,是反映儒家诗教、乐教思想的重要文献,当和《礼记·乐记》结合起来阅读和学习。

四 : 黄遵宪《人境庐诗草自序》原文和译文翻译

人境庐诗草自序

黄遵宪

余年十五六,即为学诗。后以奔走四方,东西南北,驰驱少暇,几几束之高阁。然以笃好深嗜之故,亦每以余事及之。虽一行作吏,未遽废也。士生古人之后,古人之诗,号专门名家者,无虑百数十家。欲弃去古人之糟粕,而不为古人所束缚,诚戛戛乎其难。虽然,仆尝以为诗之外有事,诗之中有人。今之世异于古,今之人亦何必与古人同?尝于胸中设一诗境:一曰复古人比兴之体,一曰以单行之神,运排偶之体,一曰取离骚乐府之神理而不袭其貌,一曰用古文家伸缩离合之法以入诗。【黄遵宪《人境庐诗草自序》原文和译文翻译】。其取材也,自群经三史,逮于周秦诸子之书,许郑诸家之注。凡事名物名切于今者,皆采取而假借之。其述事也,举今日之官书会典方言俗谚,以及古人未有之物,未辟之境,耳目所历,皆笔而书之。其炼格也,自曹鲍陶谢李杜韩苏,讫于晚近小家,不名一格,不专一体,要不失乎为我之诗。诚如是,未必遽跻古人,其亦足以自立矣。然余固有志焉,而未能逮也。诗有之曰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聊书于此,以俟他日。光绪十七年六月在伦敦使署,公度自序。【黄遵宪《人境庐诗草自序》原文和译文翻译】。

【译文】

我十五六岁就开始学习写诗,以后因为四处奔走,游历各地,奔波中少有闲暇,几乎没有作诗。但是因为特别喜欢的缘故,也常把我遇到的事(用诗歌的形式)记下来,虽然一旦做官(公务繁忙),但从未就此放弃(对诗的爱好)。我作为后人,(读)古人的诗歌,(觉得)称得上名家的,大约百数十人。(我)希望去除前人作品中不好的成分,并且不受他们作品的束缚,这的确太难了啊。即使这样,我曾认为诗歌之外有(所反映的)生活,诗歌之中有(作者的)情感。今天的世事与古代不同,今天的人为什么要和古代人相同?(我)曾在心中创设这样作诗的情况:一是恢复古人(运用)的比兴之法,二是按照每一行的主旨,运用排比对偶的形式,三是选取离骚,乐府诗集的神韵而不沿袭他们的形式,四是运用古文家灵活变通的手法来创作诗歌。我选取诗材,从各种经书,《春秋》《左传》《史记》三部史书,到周秦诸子百家的书,(以及)许郑等各位大家的注解(都不放过)。凡事名物名与今天切合的,都采取或借用。我叙述事情,全都使用今天的官话、典故、方言、俗话、谚语,用来表达古人没有遇到的事物,没有创造出的意境,(只要我)亲自听到看到的,都用笔记录下来。我锤炼诗歌的格调,从曹操、鲍照、陶渊明、谢灵运、李白、杜甫、韩愈、苏轼,直到近代各位小有名气的诗家,不拘一格,不专注于一种形式,(皆可借鉴)而要创作出不失去自己特点的诗。【黄遵宪《人境庐诗草自序》原文和译文翻译】。果真像这样(去做),未必就能达到古人(的水准),(但)自己也足以在诗坛立足了。然而我虽有这样的志向,能力却不能达到。诗写了一些虽然说达不到(这些要求),心里却非常想往。暂且写到这里,以待今后(看我的努力再说)。光绪十七年六月在伦敦公使馆公度自序。

本文标题:滕王阁序原文翻译-滕王阁序【原文、注释、译文】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51640.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