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曹刿论战翻译-《曹刿论战》翻译

发布时间:2018-03-15 所属栏目:曹刿论战 翻译

一 : 《曹刿论战》翻译

《曹刿论战》

原文:十年春,齐师伐我,

字词:伐:进攻,攻打。 齐师:齐国的军队。

译文:鲁庄公十年的春天,齐国军队攻打我鲁国。

原文:公将战。曹刿请见。

译文:鲁庄公将要迎战。曹刿请求拜见鲁庄公。

原文: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

字词:肉食者:吃肉的人,此指当政的人。 间:参与。 焉:语气词,呢。

译文:他的乡亲们说:“当政的人会谋划如何迎敌,你又为什么去参与呢?”

原文: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乃入见。问:“何以战?”

字词:鄙:鄙陋,目光短浅

译文:曹刿说:“当政的人目光短浅,不能深谋远虑。”于是他入朝拜见鲁庄公。曹刿问鲁庄公:“您凭借什么作战?”

原文:公曰:“衣食所安,弗敢专也,必以分人。”

字词:安:有“养”的意思。 弗:不。 专:独自占有

译文:鲁庄公说:“穿的吃的这样一些养生的东西,我不敢独自享用,一定把它分给别人。”

原文:对曰:“小惠未遍,民弗从也。”

译文:曹刿回答说:“这种小恩小惠没有普及到全体百姓身上,百姓是不会跟从您的。”

原文:公曰:“牺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

字词:牺牲:指祭祀用的猪、牛、羊等。 帛:丝织品。 加:虚夸,谎报。 信:诚实。 译文:鲁庄公说:“祭祀用的祭品,我从不敢虚夸,一定对神诚实。”

原文:对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

字词:孚:使人信服。 福:赐福,保佑。

译文:曹刿回答说:“小处守信用,还不能(受到神灵充分)信任,神灵是不会保佑你的。”

原文:公曰:“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

字词:狱:案件。 察:明察。 情:实情。

译文:鲁庄公说:“大大小小的案件,即使不能一一明察,但一定根据实情合理判决。”

原文:对曰:“忠之属也。可以一战。战则请从。”

字词:忠:竭力做好本分的事。

译文:曹刿回答说:“(这是)忠于职守的一类(事情)。可以凭借(这个条件)打一仗。(如果)打仗,就请允许我跟着去。”

原文:公与之乘,战于长勺。公将鼓之。

字词:鼓:击鼓。

译文:鲁庄公和他共乘一辆战车,两军在长勺交战。鲁庄公将要击鼓进军。

原文:刿曰:“未可。”齐人三鼓。

译:曹刿说:“不可以击鼓进军。”齐军击过了三次鼓。

1

原文:刿曰:“可矣。”齐师败绩。公将驰之。

字词:败绩:军队溃败。 驰:驱车追赶。

译文:曹刿说:“可以了。”齐军溃败。鲁庄公准备驱车追赶齐军。

原文:刿曰:“未可。”下视其辙,

字词:辙:车轮压出的痕迹。

译:曹刿说:“不可以。”他下马看齐军车轮辗出的痕迹。

原文:登轼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齐师。

字词:轼:古代车厢前边的横木。 逐:追击。

译文:又登上车厢前边的横木远看齐军的撤退情况,说:“可以追击了。”于是鲁庄公就下令追击齐军。

原文:既克,公问其故。

字词:既克:已经战胜。 既:已经。

译文:已经战胜了齐军,鲁庄公问曹刿取胜的原因。

原文:对曰:“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字词:再:第二次。 竭:尽。

译文:曹刿回答说:“打仗是靠勇气的。第一次击鼓时士气就振作起来;第二次击鼓士气便衰弱;第三

次击鼓时士气就耗尽了。

原文: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国,难测也,惧有伏焉。

字词:盈:充满。 测:估计,预料。 伏:埋伏。

译文:对方的士气耗尽了,而我方的士气正旺盛,所以能战胜齐军。齐国这种大国,难以预测,我害怕

他们有伏兵。

原文: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故逐之。”

字词:靡:倒下。

译文:我看到齐军车轮压出的印迹杂乱,远看到他们的战旗倒下,所以下令追击齐军。”

【倒装句】

宾语前置:何以战?“何”是介词“以”的宾语,前置。正常语序应为“以何战?”

状语后置:战于长勺。 “于长勺”,介词结构作状语,后置。正常语序应为“于长勺战”。

古今词语

鄙 古义:鄙陋,目光短浅 今义:卑鄙

牺牲 古义:指猪、牛、羊等祭品 今义:放弃或损害一方利益。

加 古义:虚夸,以少报多 今义:增加

狱 古义:案件 小大之狱 今义:监狱

忠 古义:尽力做的本分的事 今义:忠诚

词性活用

神弗福也 福 名词用为动词 赐福,保佑

公将鼓之 鼓 名词用为动词 击鼓

一词多义

故 山石草木之间(中间)

公问其故 (缘故、原因)

故克之 故逐之(所以) 焉

间 又何间焉(语气词,呢)

中间力拉崩倒之声(夹杂) 惧有伏焉(兼词,在那里)

又何间焉(参与) 父异焉(代词,代指方仲永“指物作诗立就”)

2

二 : 《曹刿论战》翻译

《曹刿论战》

原文:十年春,齐师伐我,

字词:伐:进攻,攻打。[www.61k.com] 齐师:齐国的军队。

译文:鲁庄公十年的春天,齐国军队攻打我鲁国。

原文:公将战。曹刿请见。

译文:鲁庄公将要迎战。曹刿请求拜见鲁庄公。

原文: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

字词:肉食者:吃肉的人,此指当政的人。 间:参与。 焉:语气词,呢。

译文:他的乡亲们说:“当政的人会谋划如何迎敌,你又为什么去参与呢?”

原文: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乃入见。问:“何以战?”

字词:鄙:鄙陋,目光短浅

译文:曹刿说:“当政的人目光短浅,不能深谋远虑。”于是他入朝拜见鲁庄公。曹刿问鲁庄公:“您凭借什么作战?”

原文:公曰:“衣食所安,弗敢专也,必以分人。”

字词:安:有“养”的意思。 弗:不。 专:独自占有

译文:鲁庄公说:“穿的吃的这样一些养生的东西,我不敢独自享用,一定把它分给别人。”

原文:对曰:“小惠未遍,民弗从也。”

译文:曹刿回答说:“这种小恩小惠没有普及到全体百姓身上,百姓是不会跟从您的。”

原文:公曰:“牺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

字词:牺牲:指祭祀用的猪、牛、羊等。 帛:丝织品。 加:虚夸,谎报。 信:诚实。 译文:鲁庄公说:“祭祀用的祭品,我从不敢虚夸,一定对神诚实。”

原文:对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

字词:孚:使人信服。 福:赐福,保佑。

译文:曹刿回答说:“小处守信用,还不能(受到神灵充分)信任,神灵是不会保佑你的。”

原文:公曰:“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

字词:狱:案件。 察:明察。 情:实情。

译文:鲁庄公说:“大大小小的案件,即使不能一一明察,但一定根据实情合理判决。”

原文:对曰:“忠之属也。可以一战。战则请从。”

字词:忠:竭力做好本分的事。

译文:曹刿回答说:“(这是)忠于职守的一类(事情)。可以凭借(这个条件)打一仗。(如果)打仗,就请允许我跟着去。”

原文:公与之乘,战于长勺。公将鼓之。

字词:鼓:击鼓。

译文:鲁庄公和他共乘一辆战车,两军在长勺交战。鲁庄公将要击鼓进军。

原文:刿曰:“未可。”齐人三鼓。

译:曹刿说:“不可以击鼓进军。”齐军击过了三次鼓。

1

曹刿论战原文及翻译 《曹刿论战》翻译

原文:刿曰:“可矣。(www.61k.com]”齐师败绩。公将驰之。

字词:败绩:军队溃败。 驰:驱车追赶。

译文:曹刿说:“可以了。”齐军溃败。鲁庄公准备驱车追赶齐军。

原文:刿曰:“未可。”下视其辙,

字词:辙:车轮压出的痕迹。

译:曹刿说:“不可以。”他下马看齐军车轮辗出的痕迹。

原文:登轼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齐师。

字词:轼:古代车厢前边的横木。 逐:追击。

译文:又登上车厢前边的横木远看齐军的撤退情况,说:“可以追击了。”于是鲁庄公就下令追击齐军。

原文:既克,公问其故。

字词:既克:已经战胜。 既:已经。

译文:已经战胜了齐军,鲁庄公问曹刿取胜的原因。

原文:对曰:“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字词:再:第二次。 竭:尽。

译文:曹刿回答说:“打仗是靠勇气的。第一次击鼓时士气就振作起来;第二次击鼓士气便衰弱;第三

次击鼓时士气就耗尽了。

原文: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国,难测也,惧有伏焉。

字词:盈:充满。 测:估计,预料。 伏:埋伏。

译文:对方的士气耗尽了,而我方的士气正旺盛,所以能战胜齐军。齐国这种大国,难以预测,我害怕

他们有伏兵。

原文: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故逐之。”

字词:靡:倒下。

译文:我看到齐军车轮压出的印迹杂乱,远看到他们的战旗倒下,所以下令追击齐军。”

【倒装句】

宾语前置:何以战?“何”是介词“以”的宾语,前置。正常语序应为“以何战?”

状语后置:战于长勺。 “于长勺”,介词结构作状语,后置。正常语序应为“于长勺战”。

古今词语

鄙 古义:鄙陋,目光短浅 今义:卑鄙

牺牲 古义:指猪、牛、羊等祭品 今义:放弃或损害一方利益。

加 古义:虚夸,以少报多 今义:增加

狱 古义:案件 小大之狱 今义:监狱

忠 古义:尽力做的本分的事 今义:忠诚

词性活用

神弗福也 福 名词用为动词 赐福,保佑

公将鼓之 鼓 名词用为动词 击鼓

一词多义

故 山石草木之间(中间)

公问其故 (缘故、原因)

故克之 故逐之(所以) 焉

间 又何间焉(语气词,呢)

中间力拉崩倒之声(夹杂) 惧有伏焉(兼词,在那里)

又何间焉(参与) 父异焉(代词,代指方仲永“指物作诗立就”)

2

扩展:曹刿论战 / 曹刿论战ppt / 酒店猛狗

三 : 曹刿论战翻译 67

曹刿论战

十年春,齐师伐我,公将战。曹刿请见。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乃入见。问:“何以战?”公曰:“衣食所安,弗敢专也,必以分人。”对曰:“小惠未徧,民弗从也。”公曰:“牺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对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对曰:“忠之属也。可以一战。战则请从。”

公与之乘,战于长勺。公将鼓之。刿曰:“未可。”齐人三鼓。刿曰:“可矣。”齐师败绩。公将驰之。刿曰:“未可。”下视其辙,登轼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齐师。 既克,公问其故。对曰:“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国难测也,惧有伏焉。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故逐之。”

鲁庄公十年的春天,齐国军队攻打我们鲁国,鲁庄公将要迎战。曹刿请求庄公接见。他的同乡说:“大官们会谋划这件事的,你又何必参与呢?”曹刿说:“大官们眼光短浅,不能深谋远虑。”于是进宫廷去见庄公。曹刿问庄公:“您凭什么跟齐国打仗?”庄公说:“衣食是使人生活安定的东西,我不敢独自占有,一定拿来分给别人。”曹刿说:“这种小恩小惠不能遍及百姓,老百姓是不会听从您的。”庄公说:“祭祀用的牛羊、玉帛之类,我从来不敢虚报数目,一定要做到诚实可信。”曹刿说:“这点诚意难以使人信服,神是不会保佑您的。”庄公说:“大大小小的案件,虽然不能件件都了解得清楚,但一定要处理得合情合理。”曹刿说:“这是(对人民)尽本职的事,可以凭这一点去打仗。作战时请允许我跟您去。” 鲁庄公和曹刿同坐一辆战车。在长勺和齐军作战。庄公(一上阵)就要击鼓进军,曹刿说:“(现在)不行。”齐军擂过三通战鼓后,曹刿说:“可以击鼓进军啦。”齐军大败。庄公正要下令追击,曹刿说:“还不行。”(说完就)下车去察看齐军的车印,又登上车前横木了望齐军(的队形),(这才)说:“可以追击了。”于是追击齐军。

打了胜仗以后,鲁庄公询问取胜的原因。鲁刿答道:“打仗,要靠勇气。头通鼓能振作士兵们勇气,二通鼓时勇气减弱,到三通鼓时勇气已经消失了。敌方的勇气已经消失而我方的勇气正盛,所以打败了他们。(齐是)大国,难以摸清(它的情况),怕的是有埋伏,我发现他们的车印混乱,军旗也倒下了,所以下令追击他们。”

【注释】

(1)十年:鲁庄公十年(公元前684年)。

(2)伐:进攻,攻打

(3)齐师:齐国的军队。齐,在今山东省中部。我,指鲁国。鲁,在今山东西南部。《左传》传为鲁国史官而作,故称鲁国为“我”。

(4)公:鲁庄公。

(5)曹刿(guì):春秋时鲁国大夫。著名的军事理论家。

(6)肉食者:原指吃肉的人。这里指居高位,享厚禄的人。

(7)间(jiàn):参与。

(8)鄙 :鄙陋.这里指目光短浅.

(9)乃:于是,就。

(10)何以战:即“以何战”,凭什么作战。以:用,凭,靠.

(11)衣食所安:衣服食物这类养生的东西。

(12)专:独享,个人专有。

(13)徧:通"遍",遍及,普遍。

(14)牺牲玉帛(bó):古代祭祀用的祭品。牺牲,牺牲用的猪、牛、羊等。玉,玉器;帛,丝织品。

(14)孚(fú):为人所信服。

(15)福:名词作动词,赐福,保佑。

(16)狱:案件。

(17)长勺:鲁国地名,在今山东曲阜县北。

(18)鼓:名词作动词,击鼓进军。

(19)驰:驱车_(追赶)。

(20)辙(zhé):车轮滚过地面留下的痕迹。

(21)轼:古代车厢前边的横木,供乘车人扶手用。此指车前横木

(22)既克:已经战胜。

(23)盈:满,充沛。这里指士气旺盛。

(24)靡(mǐ):倒下.

(25)弗:不。

(26)忠之属也:(这是)尽了职分的事情尽力做好分内的事。

(27)必以分人:省略句,省略了"之",完整的句子是“必以之分人”,一定把它分给别人。

(28)加:超过。这里有虚夸,以少报多的意思

(29)察:明察,弄清楚。

(30)情:诚心,实情.这里指对各种诉讼案件处理得合情合理

(31)忠之属也:这是为民尽心的一类事情。忠,尽力做好本分的事。

(32)可以一战:就是“可以之一战”,可凭借这个条件打一仗,可:可以;以:凭借。

(33) 败绩:大败。

(34)战则请从:(如果)作战,就请允许我跟随去。

(35)遂:就

(36)逐:追赶,这里是追击的意思

(37)夫(fú)战,勇气也:作战,要靠勇气。夫,发语词,议论或说明时,用在句子开头,没有实在意义。

(38)伏:埋伏

十年春,齐师伐我,

鲁庄公十年的春天,齐国军队来攻打我们鲁国,

伐:进攻,攻打。 齐师:齐国的军队。

公将战。曹刿请见。

鲁庄公将要应战。曹刿请求拜见(鲁庄公)。

将:将要。

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

他的乡亲们说:“居高位,享厚禄的人自会谋划此事,(你)又何必参与呢?”

间:参与。 谋:谋划。

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曹刿说:“居高位,享厚禄的人目光太短浅,不能深谋远虑。”

肉食者:这里指居高位、享厚禄的人。 鄙 :目光短浅.远谋:深谋远虑。

乃入见。问:“何以战?”

于是他进宫廷拜见鲁庄公。曹刿问鲁庄公:“您凭借什么作战?”

乃:于是,就。 以:用,凭,靠.

公曰:“衣食所安,弗敢专也,必以分人。”

鲁庄公说:“衣食(这类)养生的东西,(我)不敢独自享用,一定把它们分给别人。”

专:独自专有。 安:养。 衣:衣服。食:食物。

对曰:“小惠未徧,民弗从也。”

曹刿回答说:“小恩惠没有遍及百姓,百姓是不会听从您的。 ”

徧:同“遍”遍及。惠:恩惠。弗:不。 从:听从,跟从。

公曰:“牺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

鲁庄公说:“祭祀用的猪牛羊、玉器和丝织品,我从不敢虚报,一定如实禀告(神)。”

牺牲,祭祀用的猪、牛、羊等。玉,玉器;帛,丝织品。加:虚报。

对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

曹刿回答说:“小信用不能使神信任,神是不会保佑您的。”

孚:为人所信服。 福:赐福,保佑。信:信用。

公曰:“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

鲁庄公说:“大大小小的案件,即使不能弄清楚,但必定按照实情来处理。”

狱:案件。 虽:即使。 必:一定。 以:根据。 情:(以)实情判断。 察:明察。

对曰:“忠之属也。可以一战。战则请从。”

曹刿回答说:“这是尽了本职的一类事情。可(凭这个条件)打一仗。如果作战时请允许我跟随着去。”

忠:尽力做好分内的事。 属:类。 请:请允许。 从:跟从。可以:可;可以,以;凭借。

公与之乘,战于长勺。公将鼓之。

鲁庄公和曹刿共同坐一辆战车,在长勺(和齐军)作战。鲁庄公将要击鼓进军。

鼓:击鼓进军。战于长勺:倒装句,于长勺战

刿曰:“未可。”齐人三鼓。

曹刿说:“不行。”齐军三次击鼓进军,

刿曰:“可矣。”齐师败绩。公将驰之。

曹刿说:“可以了。”齐军溃败。鲁庄公又要驱车追击齐军。

驰:驱车(追赶)。败绩:溃败。

刿曰:“未可。”下视其辙,

曹刿说:“(还)不行。”下了战车,察看齐军的车轮痕迹。

辙;车轮滚过地面留下的痕迹。下:下车。 视:察看。

登轼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齐师。

又登上车前的横木远看齐军的队形,说:“可以了。”于是追击齐军。

轼:古代车厢前边的横木,供乘车人扶手用。此指车前横木。遂:于是,就。 逐:追击。望:了望,眺望。

既克,公问其故。

已经战胜了齐军后,鲁庄公问曹刿那样做原因。

既克:战胜齐军后。既:已经。

对曰:“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

曹刿回答说:“作战是靠勇气的。第一次击鼓能够振作士气;第二次击鼓士气就开始低落了;第三次击鼓时士气就耗尽了。对方的士气耗尽了,而我方的士气正旺盛,所以能战胜齐军.

作:振作。再:第二次。 衰:衰弱。 竭:尽。盈:充满。这里指士气旺盛。克:战胜。

夫大国,难测也,惧有伏焉。

大国,是难以推测的,我恐怕在那儿有埋伏。

测:估计,推测。惧:恐怕。伏:埋伏。

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故逐之。”

我看到他们车轮的印记杂乱,望见战旗倒下,所以追击齐军。”

靡:倒下。

本文标题:曹刿论战翻译-《曹刿论战》翻译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49523.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