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新版愤怒的小鸟-芬兰IT创新基因解密:谁孵化了愤怒小鸟们

发布时间:2017-12-23 所属栏目:小学二年级作文

一 : 芬兰IT创新基因解密:谁孵化了愤怒小鸟们

  夜幕低垂,波罗的海已是寒冬。赫尔辛基中央车站塔楼的时钟指向19时,但这个芬兰的首府竟似早早进入梦乡,街头不见车水马龙的景象,广场流浪艺人手风琴声时近时远、时亢时沉,随风飘散在寂静的夜空中。

  远处的街角依稀可见诺基亚专卖店的新款广告,而打开手机搜出的多条免费WiFi,竟有一条来自Rovio——《愤怒的小鸟》公司。

  对诺基亚和《愤怒的小鸟》游戏,万里之外的中国消费者并不陌生,只是曾经的狂热已悄然降温。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应Finnfacts之邀,深入探访了芬兰国家创新体系,试图解密根植于这个“千湖之国”的IT产业基因。

  文化之根:“会讲故事”的芬兰人

  凭借两款游戏,日进50万美元,可能吗?

  但是,社交游戏公司Supercell的CEOIlkkaPaananen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在iPad和iPone平台,我们是至今为止最赚钱的游戏公司。

  今年6月和8月,当Supercell旗下的HayDay(《干草日》)和ClashofClans(《部落之战》)分别在iPad和iPhone的APP应用上推出,便被疯狂下载。

  《干草日》这款类似于QQ农场的游戏老少皆宜,与愤怒小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Rovio公关主管SaraAntila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愤怒的小鸟是世界第一款不需要看任何文字介绍,不需要语言上的要求,无论是两三岁的幼儿还是白发苍苍的老人,拿到手上就知道怎么玩的游戏。”

  不过,人们好奇的是,为何极简的创意总是来自芬兰?

  “芬兰人很害羞,冬天很长很冷,人们都爱躲在家里编故事。于是就有了愤怒的小鸟。”Supercell公司CEO打趣说。

  其实芬兰的IT人不仅“爱讲故事”,更是“会讲故事”的高手。他们对商业模式的敏锐洞察力让人惊叹。

  Kiosked致力于在网络图片和视频中植入商品信息的技术研究和应用,其创新广告模式可能会颠覆目前的互联网广告业态。“我们要做的就是让购物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进行。”该公司CEOMicke称,我们正与Rovio合作,要将愤怒小鸟的每一处电影内容都变成店铺。

  而Sunduka公司则欲颠覆40年不变的电话显示模式。个人通过它们的应用平台打电话或发短信时,对方手机可显示个性化图片和铃声;而企业则可以借此管理自己的品牌。

  比如打电话到银行,输入号码后手机能马上显示出银行的品牌标识,过后还将获得相关的实用信息,比如附近的取款机等等。“全球每天有100亿次通话,我们将在这里找到巨大商机。”公司CEOTimo称。

  不止是IT业,从服装设计到城市智能交通系统,简单、实用且充满人性化的设计理念在芬兰随处可寻。

  “芬兰忧郁的森林和寒冬彷如我的游乐园。有时候,黑暗可以激发一些完全不同的东西。”芬兰本土著名的服装设计师阿斯布朗德称。她在赫尔辛基的店铺名字会随着季节的变化,从暗室 (Darkroom)变成温室(Greenhouse)再变成岛屿(Island)。

  高纬度地区极昼和极夜的环境造就了芬兰人内敛的性格,但也给了他们简致却富有创意的浪漫情怀,这或许就是芬兰IT业的文化之根。

  体制之源:国家创新体系的保姆式服务

  来自中国的孙小文与其芬兰丈夫孙尼雅正着手将企业总部从赫尔辛基搬到纽约,尽管如此,他们仍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支持。

  这对异国结合的夫妻创办了Transfluent。它是一家为社交网站和游戏平台提供近乎实时人工翻译的公司。他们建立了与Twitter和Facebook的合作,提供60种语言的在线翻译。

  面对大于欧洲5倍的美国市场,这家号称明年业绩要达300万欧元公司的搬迁动意,非但没被阻挠,反而从芬兰国家技术创新局手中获得了100万欧元的无偿扶助。

  从诺基亚到愤怒小鸟,再到孙小文这样的小公司,芬兰的国家创新体系如同一个温室,向企业提供从孵化、上市、成长,由国内市场走向国际市场的保姆式服务。

  Tekes就是其核心的一环。隶属于芬兰就业与经济部的芬兰国家技术创新局(以下简称Tekes),几乎掌控着芬兰的创新命脉,芬兰60%的主要商业创新都有它的参与。

  Tekes从国家得到的经费10年前只有3亿欧元/年,今年已增加到了5.5亿欧元。这些资金将分配给2000多个项目作为无偿资助或无息贷款。

  对于今年5.5亿蛋糕的切分,Tekes高级顾问MariIsbom女士称,1/3给了大学、学院和研究机构,2/3则给了公司(研究、发展和创新项目)。

  令人意外的是,Tekes对新创公司和中小企业情有独钟,资助金中有超过70%的比例给了刚起步的公司(6年以下),或雇员低于500人的中小企业,只有30%给了大公司。

  与此同时,在Tekes之下的TEMPO和VIGO两个机构,更像是“孵化器”和“加速器”般,如影随行地为新创公司服务。

  “哪怕只是一个想法也可以申请 ”。TEMPO项 目 负 责 人KariHerlevi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我们不在乎技术水平有多高,只要通过我们团队(财务、市场、法律等专家组成)严格评估后认为具备市场前景,将会获得资助。企业从提出申请到资金到位也只需要20天。

  经由TEMPO资助后,VIGO将派团队对相关项目的产品研发直至上市进行扶持,同时引入天使投资。

  尽管这些无偿资助项目每年有四成左右会失败,但是损失全由Tekes买单。对于创新技术充分尊重的芬兰人认为,这样的风险是政府必须承担的。

  “芬兰对新公司的支持,大到免息贷款、甚至无偿捐款,细致到培训新公司的人员,融资,就像找了一个妈妈教你如何带孩子一样。”曾在国内创业多年,后转战芬兰的孙小文称。

  除了官办机构,芬兰国家创新生态中的参与者,则来自于大学、民间组织甚至企业。

  阿尔托企业协会 (私人募资成立)在阿尔托大学创办了 “创业车库”,这是一个由车库改装的创业者交流空间。娜塔莉·高迪特负责的“创业桑拿”(StartSauna),是北欧最好的企业孵化器,它为创业团队提供培训。高迪特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道,唯一的条件是你对创业充满热情。

  来自中国的谢昕在“创业车库”为我们展示了一款旅游英语的翻译软件,这是在由阿尔托大学、诺基亚和微软发起的Appcapmus计划中,从上海选拔过来的唯一一个中国项目。Appcapmus将用三年时间寻找700个在其他手机系统中没有的新方案。

  谢昕从Appcapmus获得了5万欧元的资助,不仅如此,在其导师——一位Appcapmus主管的帮助下,他的翻译软件已经进行了三次改版,基本达到了上市的水平。

  “国内不缺程序员,不缺美工,就缺设计和理念。”谢昕说,这里提供了充分的脑力碰撞,一些很牛的人 (包括Rovio公司技术高管和Supercel的CEO)是这里的常客。他们对创业者进行面对面的指导。“在这里只要你有好想法,大公司就会拍你的肩膀,叫你好好干。”谢昕称。

  在英国皮尔森集团最近公布的全球教育系统排名中,芬兰一举拿下冠军。除小学到大学免费教育外,芬兰的大学生每年还能获得6000欧元的补贴。支出占到国家预算11%~12%的教育体系,也为这个国家创新生态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转型之路:

  愤怒小鸟的启示

  近年来,Rovio的转型是否成功,诺基亚会不会垮掉,两大悬念持续引人关注。

  在12月初于赫市举行的创新企业大会上,Rovio首席市场营销官彼得·维斯特巴卡称,愤怒小鸟的苏打水已打入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并称这款饮料在芬兰的销售已经超过了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成为芬兰最主要的软饮品牌。

  从Rovio尝试推出没有 “愤怒的小鸟”品牌形象的AmazingAlex(《神奇的艾利克斯》)后,这一转型已经启动,至今其产品已经涵盖了T恤、玩具、食品、汽水、图书等,达5万种之多。

  “我们要成为迪士尼那样的公司,打造一个以游戏为主的娱乐品牌,在规模上完全有可能超过迪士尼。”在一篇芬兰当地媒体的报道中,维斯特巴卡如是说。他表示,Rovio立志成为新的诺基亚,诺基亚创造了整个产业集群,而我们也正在这样做。

  《愤怒的小鸟》主题公园在芬兰正在持续扩展,得益于此,全球游乐设备的提供商——乐普森集团的营收同比增长了两成,达到了5700万欧元。Rovio公关部主管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这样的主题公园将在中国上海和哈尔滨设立。

  而这只是愤怒小鸟帝国的冰山一角,从芬兰的糖果制造商,到瑞典的H&M,再到美国的玩具制造商,都已获得了Rovio的特许经营。去年Rovio的营收达到了7540万欧元,其中三分之一来自于消费品部门。

  Rovio的成功感染了芬兰IT业界,刚搬入诺基亚研发总部办公的Supercell首席执行官称,芬兰拥有超凡的技术天才和创造力,没有了诺基亚,我们仍可以成为数据时代的世界级巨匠。

  今年来自游戏产业的收入有望超过4亿欧元,也让芬兰政府更加坚信以游戏产业为核心的IT业,将成为国家新的经济增长引擎。

  来自Tekes的消息称,从2012年至2015年,芬兰启动了“游戏加油站”计划,4年计划投入7500万欧元,直接用于游戏及其配套产业。

  我们芬兰之行的最后一站是诺基亚,这栋记载着世界级巨头辉煌的大楼刚刚以2亿多美元变卖并回租,曾经的业主转眼成了租客。

  其CFO在随后表示,拥有不动产并非诺基亚的核心业务,为这一表态背书的是其惨淡的业绩报告——今年三季度,诺基亚运营亏损7.5亿美元,营收为95亿美元。

  财务恶化之下,断臂求生不失为明智之举,只是未来在哪里?Asha转战亚欧非低端市场业绩不俗,刚上市的Lumia920在欧洲市场的热卖,亦让人们寄予很高期望。诺基亚一位营销部门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我想我们已经度过最艰难的时候。

  当诺基亚时代落幕之时,芬兰的愤怒小鸟们已经迅速崛起。人们对电子产品兴趣飞速变换的时代,谁也说不清楚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天知道,明天不会有谁取代了今天的苹果。

  (实习生王尧对本文有贡献)

二 : 小鸟的新生

  一天天气晴朗,一只可爱的小鸟被猎人的猎枪打中了脚,飞了一会儿,落在了小红家门口。小红看见了,赶紧把小鸟捧起来带回家。她把小鸟的伤口包扎好,精心照顾。等小鸟伤好了,小红就把小鸟放走了。小鸟在天空中欢快的飞着、叽叽喳喳的叫着,好像在说“谢谢你……”小红看着天空笑了,因为她挽救了一条小生命,爱护大自然就是爱护自己呀!

  宣城市二小二年级:张欣桐

三 : 小鸟的新家

  植树节到来了,小红和小明准备合作种一棵树,用来保护环境、绿化环境、给小鸟安一个家。

  星期天的草晨阳光明媚,他们准备出发了。可是他们没有小树苗,一个人的零花钱也不够买,最后他们和议每一个人拿出10元零花钱集资,终于在花鸟市场买到了一棵梧桐树苗,接着他们提着准备好的水壶,扛着铲子,背着树苗悄悄地上路了。

  他们来到小山上,小红和小明拿起铲子,想在地上挖一个坑。刚开始,他们俩干得热火朝天,可过了一会他们就满头大汗,累得气喘如牛,手上磨出了小水泡,于是他们改变了方法,决定小明先挖,累了之后小红接着挖,他们轮流干,施展车轮战木,很快他们就把坑这个“堡垒”攻克了。接着小红把小树苗小心翼翼地放了进去,慢慢地扶好,小明则用土把小树苗的根给深深地埋了起来。然后他们一人提了一壶水向小树的根浇去。最后小明和小红在地上做了几个精致的鸟窝,在里面铺了点草,把鸟窝挂在了树梢上。

  经过他们不懈地努力,终于成功地种植了一棵梧桐树,还为小鸟安了新家,他们脸上脏兮兮的,像泥人一样;他们身上灰蒙蒙的,布满了泥巴,像个从沼泽地爬出来的人似的。可是他们心里却美滋滋的像吃了蜜一样甜。

  很快天黑了,他们回到了家,可是却受到了严厉的批评,那是因为他们的爸爸、妈妈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女儿做了件好事,以为他们私自出去玩了一天。后来,在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后,又把他们好好的表扬了一顿。

  深夜,他们梦到了那棵梧桐树变成了一棵参天大树,上面有许多的小鸟在树上欢唱、跳舞。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附属实验小学四年级:宦想

四 : 《愤怒的小鸟》拜访小米:新作要出?

除了手机和智能家居产品,小米在生态内容方面也在不断加强。单拿游戏来讲,目前小米代理了手机竖版网游《列王的纷争》,同时有《小米2048》《小米妈祖》等轻版手游。

现在小米又要和《愤怒的小鸟》合作了,昨日,愤怒的小鸟创办人Peter来到小米公司,拜访了小米国际副总裁HugoBarra,宣布将有合作产品发布。

这一次有可能是小米版《愤怒的小鸟》,究竟是什么样的产品呢?我们拭目以待。

《愤怒的小鸟》拜访小米:新作要出?

《愤怒的小鸟》拜访小米:新作要出?

五 : 《愤怒的小鸟》新作曝光

昨日,《愤怒的小鸟》的开发商Rovio曝光了一张新作悬念图。今日,其官方Twitter正式公布了这款新游的名字《愤怒的小鸟:斯特拉(Angry Birds Stella)》。

在《Angry Birds Stella》中,玩家们将会认识一位新朋友:粉色羽毛的Stella。Stella将开启《愤怒的小鸟》另一个世界的大门,让你见识不一样的愤怒小鸟。在新的冒险旅程中,Stella既要保护它们的友情,又要担负起保护它们赖以生存的环境的重担。幸运的是,Stella和她的小伙伴们都擅长发现有创造力的解决方案。

愤怒的小鸟 斯特拉 Angry Birds Stella

据该Rovio透露,作将于今年秋季发行,同时外型可爱的Stella也将成为Rovio的另一个跨界衍生产品,包括动画、书籍、玩具和其他有趣的小玩意儿,以有趣创新的方式呈现出来。看到游戏角色图上的这个粉嫩小家伙,你是否已经心动了,那就在耐心等等吧!

愤怒的小鸟 斯特拉 Angry Birds Stella

本文标题:新版愤怒的小鸟-芬兰IT创新基因解密:谁孵化了愤怒小鸟们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26728.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