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发布时间:2018-04-21 所属栏目:我情何以堪

一 : 情何以堪

蝶儿 你的远去

是风景不再

还是风景依旧

只是各奔了东西

经历了那个难忘的曾经

我低着头试图走出(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可没有你的日子

我过得一点也不好

只是实在不敢勉强你

只好为难自己

蝶儿 我想你

你包容过我的坏脾气

安慰过我受伤的情绪

对于那时的我

青茶说

何其难得

蝶儿 你是天使

我观礼膜拜

我曾经自私的想法

至今还让我无地自容

那些心思多么可笑

也许人孤单久了

特别渴望温暖

可你我的相遇

彼此知道早已归属

你所谓的温柔

只不过是人之常情

青茶说

情何以堪

蝶儿 谢谢你

我是不想远离

只是你的转身

让我泥足深陷

只是你我

在朋友之外

是一个不合适的季节

你我狭路相逢

无关乎成败

或许只是缘浅

面对时光流转

唯有感慨万千

青茶说

世事弄人

二 : 李娃何以堪?

现在流传的《李娃传》或《李亚仙》戏曲故事,源自唐代白行简《李娃传》。(www.61k.com]而像白行简的《李娃传》等唐代传奇,多本自民间真实故事,白行简的兄长白居易深谙其事,曾语与元稹,后者在《酬翰林白学士代书一百韵》诗中于“翰墨题名尽,光阴听话移”两句后自注云:“乐天每与予游从,无不书名屋壁。又尝于新昌宅,说一枝花话,自寅至巳,犹未毕词也。”(《元稹集》卷十,P.116-117)在宋代罗烨编著的《醉翁谈录》中对所谓“一枝花话”有这样的解释:“李娃,长安娼女也。字亚仙,旧名一枝花。”(四库全书影印本《新编醉翁谈录》,癸集卷一不负情类之“李亚仙不负郑元和”,P.457)白行简于贞元年间将一枝花话说与李公佐(《谢小娥传》作者),李公佐“拊掌竦听,命予为传”,这才有了《李娃传》。此外,元稹又作《李娃行》,可惜未能流传,只在宋代许顗《彦周诗话》中收录有两句诗文,正好是描写李娃初见书生之时倚门而立的情形:“髻鬟峨峨高一尺,门前立地看春风。”这与白行简《李娃传》中所谓“娃方凭一双鬟青衣立”或许多少有些出入,但由此也可窥见,两者在故事情节上或许大致相同。

而宋代以后,依据收录于《太平广记》中《李娃传》故事演绎者颇多,致使李娃的故事有了很多改变。前面提及的罗烨在编著《醉翁谈录》之际,对于白行简《李娃传》基本未作修改,只是给李娃起了名字叫做李亚仙,给那位书生也起了名字叫做郑元和。自此之后,宋元南戏有《李亚仙》剧目可证,到了元代时,郑元和和李亚仙的故事已有流传。元代高文秀据之创作杂剧《郑元和风雪打瓦罐》,今只存剧目,但由剧目可以想见,白行简《李娃传》中记述书生风雪行乞偶遇李娃的情节在杂剧中得到了保留。明代时,有《绣襦记》一部传奇流传。《绣襦记》所谓“绣襦”,于白行简《李娃传》中确实有记述:当书生于风雪之中挨家乞讨之时,撞见李娃,一时愤懑,绝倒在地,李娃以绣襦将书生拥之家中,使其复苏。这部传奇,一说为薛近兖所作(青木正儿《中国近世戏曲史》),一说为徐霖所作(《昆曲绣襦记曲谱》)。日本学者青木正儿在《中国近世戏曲史》一书中将这部传奇认作自元代高文秀《郑元和风雪打瓦罐》、元代石君宝《李亚仙诗酒曲江池》(一作《李亚仙花酒曲江池》)以及明代朱有燉《李亚仙花酒曲江池》杂剧创作以来最忠实演述白行简小说之情节者(《中国近世戏曲史》,P.127)。然而就是在这部青木正儿认为最忠实原小说的传奇之中,却多出了李亚仙剔目劝学的情节。后来的梨园戏、昆曲、川剧、越剧、京剧等的情节,多本自《绣襦记》。

李娃的故事,从唐代的《李娃传》到了明代的《绣襦记》,不管是从情节上还是从写作的基调上都有了很大的变化。《绣襦记》的创作者或许认为,李亚仙在初遇郑元和时,看重的是钱财,而在重逢郑元和之时,看重的是情义,于此钱财与情义之间,李亚仙的作为在于救赎。不然的话,我们如何还使得这个故事圆满呢?难道她李亚仙在初遇之时是挚爱于他郑元和吗?既然是挚爱,为何又使出倒宅计弃他郑元和而去呢?难道重逢之时,当李亚仙看到郑元和于风雪之中凄惨形状不是良心发现才施救的吗?这如何不是救赎呢?既然是救赎,哪怕是剔目劝学这样有些夸张的举动也可以理解的吧?种种疑惑,却又仿佛传统伦理形成的预设,支撑着《绣襦记》貌似严密合缝其实却罅隙遍布的情节脉络。这也就使得后来的梨园戏、昆曲、京剧等,在剧本的骨架上产生了人与事的相互抵牾,不仅无以使人通过腔调与姿态将事的情感和盘托出,亦无能使事在人的演剧之中得到真正的理解。毫不夸张的说,在《绣襦记》中的李亚仙,和在《李娃传》中的李娃,全然不是同一个人。

青木正儿将《绣襦记》认作于情节上最忠实于《李娃传》者,或许在于《绣襦记》将《李娃传》所记述事情、场景等呈现得最完备,但只因剔目劝学,却使得《绣襦记》的作者没能真正理解《李娃传》中的李娃究竟是怎样的一番考虑,因此也将白行简传奇中人情万端的东西丢个干净。而在丢弃人情万端这个戏剧的灵魂之后,再来戏台上操演,不过是些零星的腔调与忸怩的姿态而已。尤其是京剧版的《李亚仙》在1961年之后决定改剔目为未遂之后,那种戏台之上徒有其形、却少有其质的表演愈发明显了。京剧《李亚仙》是荀慧生先生的名作,关于剔目劝学这段戏,他建议不要刺瞎,此事可参考陈毅在1961年3月22日于戏曲编导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至于荀慧生先生何以要修改这段戏,则不得而知。改戏很常见,一个小小的情节改动,对于整部戏来说,一般并无大碍。只是在《李亚仙》这个故事里,既丢弃了白行简《李娃传》中人情万端的东西,将李娃这个人物看作钱财与情义之间的救赎,又改掉了《绣襦记》中出于救赎而有的夸张举动,使得救赎因之暗淡,从而变得不上不下,最为尴尬。

我个人认为,理解李娃这个人物,或者说理解李亚仙这个人物,最关键的在于理解她何以弃书生,又何以救书生,不仅是救,几乎是不顾一切地帮扶他一步一步走上正路。而在理解李娃这个人物上面,不特《绣襦记》、朱有燉的《李亚仙花酒曲江池》、石君宝的《李亚仙诗酒曲江池》等,就连白行简的《李娃传》都未能有很好的传达。且看白行简在《李娃传》中是怎么理解的:在书生金钱使尽之时,只一句“姥意渐怠,娃情弥笃”来说明李娃对于这位书生有情;而在书生风雪乞食之际,李娃救之,其姥劝她不要留这个落魄的人,李娃却以为书生沦落如此,完全是因她而起,特别的又说了这样一段话:“生亲戚满朝,一旦当权者熟察其本末,祸将及矣。况欺天负人,鬼神不祐,无自贻其殃也。”就是这段话让很多人对李娃的义举产生了质疑。原来她不是出于爱这个书生,而是出于害怕书生当权者的亲戚知道自己当年的行径而引发祸端。但是,李娃这段话是说给其姥听的,也许是无心之说,意在说服其姥也未可知。除此之外,《李娃传》全文似乎再无什么表露李娃心迹的话,而这模棱两可、引发猜疑的话,也使得李娃这个人物在钱财与情义的两端摇摆不定。

这也真是有趣的事情。在李娃这个故事的流传之中,真正引发变形的,不是词句被误读,因为词句从一开始就没有触及那不被误读的部分,也不是故事被篡改,因为故事的篡改并不足以妨碍人物的再现,而是李娃这个人物的心迹始终隐而不彰,费人忖度。诗经云:他人有心,予忖度之。其中所谓“有心”,乃是我们今天依然对李娃这个人物反复忖度的渊源所在。我觉得这不是悲喜剧的问题,不管是悲剧还是喜剧,似乎都不足以确证李娃的内心,也不是阅读或者创作视角的问题,而是,相当可怜的,在于我们对一个娼女内心之中人情万端的无视。直白地说,在于我们无视“他人有心”这个古老的渊源,因此也就无所谓忖度一说,无所谓忖度他人,也就乏善可陈,既然乏善可陈,再怎么拿捏腔调与姿态,也不过是荼毒耳目而已。对李娃这个人物的忖度上,在各样文本之中,我觉得最有见地的是冯梦龙。

《李娃传》被冯梦龙收入《情史类略》卷十六之情报类,题目为《荥阳郑生》。《荥阳郑生》全文基本上是白行简《李娃传》的原文誊录,只在文后,冯梦龙有一小段评语:“世览《李娃传》者,无不多娃之义。夫娃何义乎?方其坠鞭流盼,唯恐生之不来。及夫下榻延欢,唯恐生之不固。乃至金尽局设,与姥朋奸,反唯恐生之不去。天下有义焉如此者哉!幸生忍羞耐苦,或一旦而死于邸,死于凶肆,死于箠楚之下,死于风雪之中,娃意中已无郑生矣。肯为下一滴泪耶?绣襦之裹,盖由平康滋味,尝之已久,计所与往还,情更无如昔年郑生者,一旦惨于目而怵于心,遂有此豪举事耳。生之遇李厚,虽得此报,犹恨其晚。乃李一收拾生,而生遂以汧国花封报之。生不幸而遇李,李何幸而复遇生耶?”李娃何义?!这真是直击要害的一问。李娃与书生从初遇、相悦、相爱到相弃,所呈现的无非都是欺瞒骗钱的勾当而已,她李娃何义之有呢?天下有这样的义吗?!书生幸运苟活不死,假如在乞讨之中,未与李娃重逢就死了呢,试问李娃肯为下一滴泪么?

冯梦龙之所以理解李娃之义,不在于他要为李娃曾经的不义搪塞,而在于他能发现李娃于不义之中有义的缘起,此缘起,即是冯梦龙所谓豪举,也即是我想说的大义。它不需要像《绣襦记》中剔目的举动来夸张地确证,因为如此大义,起于微末,生于寂寥,于独自过往中也就是那么一瞬,却足以支撑一个人执着地去行动,哪怕毫无功效。因此,冯梦龙说,李娃之所以在风雪之中施救书生,并不惜一切帮扶于他,在于她在“惨于目而怵于心”的一旦之间,不仅忖度于眼前这个因她沦落的书生,而且忖度于对“平康滋味”尝之已久的自己。两相忖度,只在旦夕。也只是这旦夕的工夫,李娃的心迹崭露无余。而在帮扶书生走上正路,送其之官的路上,李娃又说了这样一段话:“今之复子本躯,某不相负也。愿以残年,归养老姥。君当结媛鼎族,以奉蒸尝。中外婚媾,无自黩也。勉思自爱,某从此去矣。”如此言语真是让人不安。这次第,在她李娃的内心之中该是别样的一番境地吧。身为娼女,不冀爱情,人生奢靡,过眼云烟,此为心境一也。平康滋味,尝之已久,寂寥之中,重拾爱情,此为心境二也。弃绝从前,一心帮扶,功成身退,勉思自爱,此为心境三也。有此三境,因而弃生、救生、爱生,一脉相承,百转千回,人情万端,淋漓尽致。因此她必然弃生、必然救生,必然爱生,从而完成自己那看似毫无功效的行动。

三 : 乱世之情,情以何堪

【改写经典名著】 //改写金典小说《半生缘》

乱世之情,情以何堪


【题引】爱情是一片忧郁飘旋的落叶,在心间旋转了几个圈,失落到停歇的惆怅,归宿凡世尘埃。

撰文/素清

世钧一直珍藏着那封曼桢写给他的信,竟被翠芝从亭子间拿来摔倒了床上。书里的信不偏不歪的飘落到翠芝的脚边。世钧无不气恼起来,躺在床上想来个飞速起来拾捡的动作,却被翠芝弯腰捡了起来。看世钧焦急的模样,猜想信中定有隐情,不由得一看,竟是一封发黄的情书,是曼桢十多年前写给世钧的,女人的本性触使她醋意幽幽。翠芝看着曼桢的信,信中无不表达着1个女人对世钧的无微不至的关怀,以及1个年轻女人的柔情万千情怀。翠芝是认识曼桢的,翠芝清楚的记得曼桢到南京的情景,曼桢穿着一件泛旧的皮大衣,是个冬天,与叔惠一起到的南京。

世钧从床上跃起,想抢过翠芝手中的信,说不过一封旧信罢了,有什么好看的。世钧表面说得很淡,不在乎的样子。翠芝用眼斜着他,说不就是那个顾小姐吗?还说是叔惠的女朋友,扯着腔调用话剧音念道:“世钧!我要你知道,这世界上有1个人是永远等着你的,不管是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世钧恼羞了,跳过去扭住翠芝,弄伤了她的手。翠芝恼怒的把信还给世钧。世钧拿过旧信,悻悻的揉成一团,放进口袋里。世钧想起叔惠从美国回来了,有曼桢的消息,还留了个电话给她。叔惠相约了世钧,还有曼桢,翠芝一起叙叙旧,无非心中还有些牵挂和念想,一转眼十几年,不由得你去感叹时间的快速和无情。叔惠与世钧、曼桢一起共事了一些日子,十几年前都是在1个厂子共过事的好朋友,还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纠结。那时候他们3个一起吃饭,一起游玩,一起共事,一起谈笑风生,有过短暂的快乐时光,没想到时间过得真快啊,恍惚间就是十几年。

世钧走下楼梯,不仅感叹起来。十几年幻如隔世般,一眨眼就过了。不知道曼桢如今过的怎样?

世钧把手插进口袋,搁在里面抚摸着曼桢写给他的信,仿佛信的温度和柔情犹如当初那般温润如初。口袋里始终装着一枚红宝石戒指,红绒线绕着戒指,绒线上晕染着斑斑暗色痕迹。世钧不明白,为何曼桢的姐姐要把他送给曼桢的戒指还给他,到底发生了事情,对于世钧来说,一直是个迷。

世钧脑海里闪过南京与曼桢在一起的快乐时光,脸上掠过一丝苦涩里的甜蜜。那次与叔惠、曼桢、翠芝他们去南京清凉山游玩,走着走着他们就走散了。世钧与曼桢一起喝茶看风景,互表了爱情。世钧拿出金丝绒小盒子包装的宝石粉做的红宝石戒指,说要送给曼桢,还解释说是自己赚来的钱特意送给曼桢的定情戒指,只是不够值钱。曼桢说金刚钻石戒指太耀眼,硬度太韧,她不喜欢,最喜欢宝石粉做成的红宝石戒指。曼桢还说,到时结婚了,不要靠家里的好。世钧很感动,源于曼桢的自立思想,以及体贴贤惠的品德,还有一直对世钧纯粹的爱情,不带利息眼的婚姻观念。

世钧下了楼梯,到了药房打电话给曼桢。想起从前与曼桢认识、交往的点点滴滴,往事从脑海里漫过,扣着手指一算,竟是十四年了,似乎十几年一瞬间的功夫,如梦如幻的感觉。世钧本到上海找过曼桢的,结果好像鬼使神差,找不到曼桢了。曼桢一下子好像从地球蒸发了,未能如愿找到,遗憾自不必说。曼桢的姐姐把世钧送给曼桢的红宝石戒指还给他,说曼桢要结婚了。世钧当时接过戒指,发现戒指绒线上浸染着暗红的颜色,似有些什么暗示,世钧怎么也无法想到曼桢那时是被他姐姐禁锢了。总以为曼桢找到了她的幸福。虽然彷徨、犹豫不决,还是回了南京,与翠芝结了婚。到如今有了2个可爱的孩子。一想到孩子,世钧不仅心中犹豫起来,觉得为人之父,再也没有必要去打扰一桩毫无结果的旧事,即使与曼桢在一起见过面,还能给曼桢什么呢?

世钧拽在手里的信团,仿佛着了火一般炙热起来,有个声音在耳畔萦绕:“世钧,我要你知道,这世界上有1个人是永远等着你的,不管是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悠悠岁月,穿越时光的初恋,还是那么的鲜明,总觉得曼桢就站在某个地方,一直等在那里。曼桢就是他一生不能放下,不能释怀的1个女人。在世钧的眼里,曼桢还是那个以前的曼桢,心中还是那份浓得化不开的爱情,晕染在时光的美好片段里。

世钧不禁哑言失笑,觉得世事弄人。总的来说,是爱过的了,爱得那么浓烈的感情,裹着时代的气息,携着战乱里的恐慌,仓促的不知道如何才好。乱世的爱情,有着多少的离愁别恨的幽怨和无奈。

“曼桢,我只要你幸福。”世钧默默的把这句话从嘴里念出来,不免怯弱起来。有家的男人,孩子妻子的责任,分明不允许他再去奢望一份年久温故的爱念。假如见着曼桢,如何与她说,如何谈这十几年的时光变迁。“我还爱曼桢吗?”世钧手里的信纸慢慢被手心的温度潮湿了,抓在手里沾湿温软,像握着曼桢纤细、温润的小手。

世钧打通了曼桢的电话,隔了好久曼桢才过来接的,许是曼桢隔壁茶货铺的电话,是有人叫了才过来接听的。世钧听到曼桢的声音,声音还是十四年前的声音,只是参差着世事的沧桑和成熟。电话是约好了,与叔惠一起到茶楼见面。

世钧终是见着了曼桢,然而叔惠却迟迟未到,最后也未等到。冥冥之中有着预见一般,仿佛老天给他们1个独立的空间叙旧温故旧情。“世钧,我们回不去了。”曼桢一句话把世钧打入了地狱,但某种心中潜在的情愫,不由得让世钧抚摸着曼桢的发际,彼此情不自禁的互吻,曼桢喃喃的问:“世钧,你幸福吗?”

幸福,怎么诠释呢?也许爱不是热情,也不是怀念,不过是岁月,年深月久成了生活的一部份。世钧这么想着,已是默然了一会,这沉默变得窒息了,随口说::“我只要你幸福。"

世钧话一出口,便觉得彻底的又错了。从叔惠的口中得知,曼桢的婚姻很苦,现在离婚了,如今1个人过,如此说来并不幸福的了。那些前世般的前尘往事,潮水般涌来,掀起了千层波浪。世钧懊恼世事弄人,痴心的恋人怎么就有缘无分,在时光里错过了幸福的婚姻,又是如此的揪心。难道与曼桢就那么一点点的缘分,不小心就给弄丢了,被现实里种种阻隔了,如隔着万年般又不期而遇了。

“我们是回不去了。”曼桢喃喃的低语,伏在世钧怀里,把从前的故事与世钧一一说了。世钧从口袋里拿出绕着红绒线的红宝戒指,绒线上暗色的斑驳血迹仍在,那么触目惊心。如果曼桢不说,世钧是万万想不到曼桢有着那么一段凄惨的经历,被姐姐禁锢,被姐夫强奸怀上孩子,竟是姐姐与姐夫的阴谋诡计。曼桢说她还是错了,本来逃出了虎口,最后因为姐姐的过世,屈服嫁给姐夫祝鸿才,无不令她痛悔不已,最后终是离开了祝鸿才,与他离了婚。祝鸿才的下场也是悲惨的,生意惨败,后来落魄而死了。曼桢心中也有丝丝的怜悯了,曼桢的善良是淹没不了的本性。其中的曲曲折折,恩恩怨怨也终有了落幕。曼桢的孩子也大了,心中有了迟暮美人悲凉凄楚之感。曼桢觉得过去怎么也是回不去的了,如一场刚醒的梦,浑噩中醒来,已是物是人非。

世钧用手擦干曼桢的泪水,又从口袋里摸索出揉皱的信纸,展开在茶桌上,脸上显出岁月的苍凉来,喉咙一下子哽塞,说不出话来。

曼桢轻轻接过世钧递过来的发黄信笺,心中涌起波涛。当年从南京回上海趴在工作台上给世钧写信的情景,还清晰如昨。曼桢自是爱世钧的了,曾期待一辈子天荒地老,执手白头的爱情相守,结婚生子,幸福一辈子的婚姻,就被无常世事搞混了,错过了。若不是姐姐的诡计,那些悲惨往昔,在战争动乱时代里,晕染着凄凉、悲嚎的音符。命运在坎坷、磨难里挣扎、呼号和嚎叫,象夜空滑过的流星,晃眼陨落尘埃,消失无踪。触摸时光岁月的疼处,用泪水和伤痕雕琢的人生,正以历史的姿态后退。

曼桢怔怔看着曾经用心写下的每个文字,眼睛溢满了泪水,曾说这个世界上总有1个人等着另1个人,如今想来是错了。人生是无法预料的未来,命运更是难以掌控的。世钧用历经十四年的满怀痴情,终明了曼桢的苦与疼,内心非常渴望补偿曼桢从前受过的苦与痛。曼桢不需要世钧的同情,相见只是为了结1个心愿,不再为别的。

曼桢轻轻的摩挲着信笺,每1个字凝聚着爱与情的生动,低头蹙眉里不禁幽怨凄楚,生出无尽的悲戚来。爱是一只蝴蝶,欲火煅烧成灰烬,烟散云散的结局,了无踪影。

“世钧,翠芝还好吧。”世钧如梦中人一般惊醒过来,淡然地说:“还好。”世钧的苦是不能与曼桢说的,那是1个男人的苦,以及一份缺乏爱情营养的难言之隐。说爱曼桢吗?怎么还可以回到过去呢?曼桢的感觉是世钧预料到的怅然诀别,心里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曼桢微微一笑,又问:“孩子,好吗?”世钧点了点头,蠕动了一下嘴唇,依着曼桢,紧紧拥着她,似乎害怕曼桢飞了一般。一滴清泪从眼角滑落,落到曼桢的脸上。过去的点点滴滴,一点点的靠近自己,有过甜蜜、快乐、幸福的感觉,仿佛触手可及,又是迷茫不清。世钧试想抓住一些东西,却怎么也抓不住。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那些温暖的文字,信笺里的真挚关怀、柔情表达是真实可信的。不会因为时间飘逝而失去温暖,更不会不能相守而变得虚无缥缈,曾经美好时光里的记忆,历久弥香,永恒不变。至少,拥有过热烈、真挚的爱情,就足以让世钧幸福永远,不再叹息遗憾了。

能够相见也仅是只一次而已了,曼桢挣脱世钧的怀抱,凄然而笑,轻轻拿起信笺,对着世钧说:“再也了无遗憾,我们相见了,就让我们彼此遗忘吧。”说完,信笺在曼桢手里变成一丝丝,像羽毛一样飘飞到地上。曼桢一直知道,他们是回不到过去的了,转身便是永久的离别,亦是永世的怀恋了。

世钧解开了曼桢的迷,终明了曼桢的悲苦经历,也明了曼桢的心思。世钧把那枚红色宝石戒指放进曼桢的手心里,说:“曼桢,收下,1个纪念,仅仅关于与我有关的故事。”曼桢脸上滑落着两行清泪,紧握着戒指。“曼桢!你.......”曼桢只是微微一震,恋爱许是年轻时期的专利,世事纠结过后,是历史沉淀出一份理智和宽容。爱情书写的信笺,不会因撕毁而消逝,倒是因居存心间而永恒。那些开在乱世里的盛世爱情,纠结了十几年的谜底,终于明了,释然了,虽然携着遗憾,终有了掩埋世事的落幕。

记忆不会远去,爱情也不会枯死,美好时光里的爱情历久弥新,温暖彼此的心。祝福是相见时最好的祝语,挥手在世事里遥望念想。爱不曾走远,存留在彼此心间,浸润温暖曾有过的唯美时光。世钧心想,爱情是开在尘世寂寞的花儿,与婚姻有着距离和鸿沟的。越是相爱的人,总会被老天拆散,分离,不能如愿。婚姻的事实,只能变成亲情与责任的爱而稳固持衡不变了。翠芝不爱世钧,就像世钧不曾爱过翠芝,而婚姻把他们2个紧紧相连在一起,为了家庭,孩子、责任去走完一辈子的婚姻之路。

如果爱可以重来,世钧愿意与曼桢热烈相爱,做一对永世的夫妻。无论贫穷还是富贵,惟愿相守白头,不怨不悔。

爱情是一片忧郁飘旋的落叶,在心间旋转了几个圈,失落到停歇的惆怅,归宿凡世尘埃。

曼桢走出茶馆,世钧与她挥手告别:“珍重!”曼桢的身影越来越远,远的缥缈,在世钧的泪眼里,很久以前与曼桢认识的画面,渐渐漫展开来:那些醉心的彼此欢喜,也是年轻时候的真实心情写照。那封信笺里的字迹也清晰分明,飘进世钧的脑海,眼里,一字不差摆在眼前,不能忘怀,永留心间。



四 : 驾校逆天,百姓情以何堪?

近期驾考中的腐败因为湛江市车管所腐败窝案持续发酵,再次成为民众热议的焦点,原所长受贿22万元,办案过程中39名涉案考官上缴红包达2100余万元,这是何等嚣张与狂妄,另人万分震惊!习大大曾语重心长的说过,“下大气力整治发生在老百姓身边的不良行为”, 他忧国忧民的思想为我们解决身边的腐败问题指明了前进的方向与道路!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滴水石穿非一日之功”, 驾考中的腐败由来已久,民间早已众说纷纭,苦不堪言,已是多年顽疾与诟病! 感谢“互联网+”的时代,让此类问题,不断公诸于众,接受广大人民群众的监督,引起了顶层的高度重视。(www.61k.com]长久以来,驾校学员们不同程度遭遇潜规则:事事收红包,关关拔鸿毛,林林总总,难以赘述,部分心里承受能力差的、经济收入比较低的学员,甚至被逼上绝路。驾考中的腐败与官场腐败相比,更加 “赤裸裸”,毫无遮掩,它是对基层人民群众最直接的伤害,而官场的腐败则具有一定的隐蔽性,不深入调查,某些腐败还不易察觉。群众利益无小事,驾校反腐已是当前迫在眉睫的紧要任务!

驾驶技能的学习还会一直那么火、火、火吗?其实是值得大家商榷与反思的。首先,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汽车将走进寻常百姓的家,这是历史的潮流与趋势,无可厚非。自然而然学车的人就井喷式增加,造成 “水涨船高,泥多佛大”,现有驾校的数量与质量无法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需求。其次,在技术层面上,驾驶技能的学习与培养,比其他专业技能,或是相对简单、亦或难度基本持平的,驾校的炙手可热与某些职业技术学校部分专业的冷清形成鲜明对比,驾驶技能的含金量亟需去泡沫化。

政府部门应准确把握驾校改革的节奏,逐步消除驾校腐败的土壤,还老百姓一个“蓝天白云”的驾考环境。首先,创新驾校资格审批制度,有效增加驾培市场供应。比如,符合条件的技术技能学院(学校)、大中型国有骨干企业允许开设驾培专业,让驾考实现充分的市场竞争。其次,深入调查研究,充分论证,加快推进驾照自学自考模式。新体制、新办法的推行,不可能一蹴而就,如何解决自学学员学习不变的问题;驾校与主考部门利益同盟,从而架空自学自考的问题;守法与安全如何与自主自考充分融合的问题,成为当前自学自考的拦路虎。办法总比困难多,我们坚信,在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与运营改善下,在 “互联网+”的监督下,驾培市场必将持续、健康、稳定的向前推进,百姓驾培的春天亦会愈来愈近!

【趣味测试】这是马云在一次面试中出的题目,当时只有一个人答对了:

情以何堪 驾校逆天,百姓情以何堪?

据说全球只有1%的人能答对,你看出为什么了吗?如果实在看不出原因的话!关注微信号:aqxw66(←长按复制),回复“五十”,即可知道答案哦!

成功者必备的微信号,毋庸置疑!不管你信不信,成功真的有很多小窍门和大智慧!成功的智慧微信号:cg2399

活在当下,实属不易!生活需要很多技巧,请加幸福生活秘籍,让您活的更简单,更健康,更幸福,微信号: xfsh5699

61阅读请您转载分享:

本文标题: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23186.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