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当个恶霸不容易-当个盲人不容易

发布时间:2018-04-19 所属栏目:当个恶霸不容易

一 : 当个盲人不容易

  外婆双目失明,每当我想到外婆在摸索着走路,那艰难的样子,我便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以前一天的盲人体验生活。

  那是寒假中的一天,我突发奇想,想亲身体验一下盲人的痛苦,于是我让妈妈用一块布把我的眼睛蒙起来,蒙上后,我顿时觉得眼前一片乌黑,我大声地叫喊,可留给我的只是沉寂、黑暗和孤独。突然一阵冷风吹来,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想把窗帘拉上,我站了起来,努力地摸索着,明知道窗户的前面就是沙发,可还是不敢加快步伐,这恐怕就是所谓的心理障碍吧!终于,我摸到了沙发的一角,我便把窗帘拉上才慢慢地坐下来。我真想一下了把带子解开,可一想到盲人一辈子都见不到一点光明,我才一个时辰就坚持不下来了,我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我倚在沙发上,不到几分钟,我便坐不住了,我爬起来,摸着探着,终于走到大房间里,“咣”的一声,原来是一只椅子倒下了,我把它扶起来。我摸控制器想打开看电视,可打开电视我什么也看不到,只好又关了电视,自己慢慢地摸索着向前走去……

  经过半天的家中体验,下午我到楼下散步,麻烦事更多,我扶着扶手下楼梯,一不小心脚落了个空,差点滚下楼,幸亏妈妈把我拉住。我到了楼下的花园,感觉跟以前完全不同了,眼前一切都是黑暗。我垂头丧气地慢慢地踱着,想找个地方坐下,好不容易才摸到个似石凳的东西,我一坐,身体却翻到了草丛里,草屑、泥土粘了我一脸,那时我真的想把那“害人的带子”摘掉。

  傍晚,我被妈妈带回了家,我摘下带子,天还是蓝的,松树还是绿的,草丛还是枯黄的,一切又恢复了原样,体验生活结束了。我想,我才一天不见光明,就那么的痛苦,我真不知道外婆是怎样把妈妈和舅舅他们姊妹五人拉扯大的。唉,当个盲人真是太不容易了!

  那天晚上,我坐在电灯下,思绪万千……

  江苏省建湖县双语实验小学六年级 葛荣华

 

二 : 第四十八章 当个家丁不容易啊

(附送N多章,可惜是标题党)

“平凡,平凡,快点!少爷,小姐找你呢!”一个小厮打扮的少年在我房间外催促地叫着,我懒懒地应了一声,慢吞吞地打开门,跟他去见那两个小屁孩。

一晃两年时光过去了,我和赖皮不知为何离开骨冢,被两个神人带到了龙家,浑浑噩噩地过了几个月,之后碰到两个小屁孩,正式成为了龙家的家丁,为此那些和我一样的苦力们有点嫉妒地看着我,似乎预料到我未来的飞鸿腾达。而赖皮不知为何醒来后,一声不响地钻入我的体内,陷入了沉寂,只是偶尔和我说说话。要不是还有它说说话,我真不知道怎么在这里生活。这里完全无一点人情味,犹如古时候的大家庭,很是古板,规矩。不过现在我是相当头痛那两个小屁孩,一天到晚有事没事叫我去陪他们玩,玩就玩吗?还要我讲故事给他们听!讲故事就讲故事吗?还要和我比划比划!比划就比划吗?还要我教他们!教就教吗?可是还要和我打,打不过就哭,你说我容易吗?虽说神界的小孩长得慢,一般几百年才算少年,几千年才长大,但是那实力不是我吹,简直没天理啊!一个普通小孩就有仙帝修为,更别提那些拥有贵族血统的强者后代,刚出生就是神人,修炼速度又快得惊人,一般几千年后就有神将修为,要知道,一般修者没个几万年时间休想修成神将,或许那修成神兵就不错了,这还是那些天赋惊人的怪胎,更不要说那些天赋一般的修者了,几万年能修炼到仙帝就不错。

我看着前面的龙水,龙天,慢吞吞地问道:“今天又有何事?我可是很忙的。”

龙天,一个帅气的小男孩,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下我,怯怯地说道:“平凡啊!能不能再教我们几招啊?明天我父亲要抽查我的修为进度以及对战能力,我接还好,早已达标了,可是我还差那么一点!教教我好不好?随便来个快速提升实力的秘法就好了,我要求不高。”

我看了看龙水,一个可爱的小姑娘,也是可怜兮兮地看着我,似乎也想学到一招半式,再看看龙天,随便一个秘法,你们当我是卖秘法的啊?我就不明白了?放着你家好好地天龙诀不练,非要死缠烂打地跟我学,要不是我小时候恶补过,还真不容易应付你们这些大小姐,大少爷。唉,看来我还是心太软,也罢。我从众多秘法中挑选出了一种算是柔和的秘技——闪瞬,一种以快、强为主的秘法,特点是修炼速度快,缺点是防御不足,当然当练到极致,这个缺点将不再是缺点,敌人连衣角都摸不到,如何伤人。(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老规矩,你们只能自己修炼,万不能私自传授他人,更不能和别人说是和我学的。如果没问题的话,现在起誓!”在神界誓言是不能乱发的,要知道举头有神灵,更有莫名法则约束,一不留神可能直接飞灰烟灭,从此湮灭在历史长河之中。

“我龙天(水)对天起誓,如若泄露半句,天地不容,生灵俱灭!”两个小屁孩认认真真地发这毒誓,听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总觉得是我在欺负他们,可是真的冤枉啊!他们不欺负我就好了,我哪敢欺负他们这对祖宗啊!

“好了,好了!没必要如此认真,只要心诚就好了。”我很假地劝慰道,天知道这是不是真心的。

我将那秘法传授给他们后,本想就此离开,可是那个小丫头龙水紧紧地拉着我的衣角,说什么也不放开,不得已只好坐下来给她讲讲那些老掉牙的故事,我就奇怪了,怎么小孩子都那么喜欢听故事,而且不分层次的。直到我将得口干舌燥的时候,那个小丫头和修炼到一半就跑来听故事的龙天才意犹未尽被人喊去学习了。而我只好一个人默默地回到房间,独自发着呆,两年了,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还有骨老有何去何从了,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当我苏醒过来后,就一直有着这种预感,似乎我体内蕴藏了很多东西,只是不知是好是坏,而这一切肯定和骨老有关,现在思绪很是缭乱,根本不知如何处理越来越多的诡异事件,看来老老实实当个家丁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是这又能持续多久呢?以我以前的经验看来,不出半年,我肯定又要再次冒险,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预感,不知为何每次都是如此的灵验。

龙府内院,一个中年双手负背瞭望着远处的天空,陷入了神游,直到一段不轻不重很有节奏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他才收回双眼中那道璀璨的神光。

那中年温和地问道:“天儿,今天的功课做得如何?”

那个帅气小男孩规规矩矩地回应道:“父亲,今日先生说还行。”

那中年难得地笑了笑:“还行,不错!能得到鬼才云深的亲口认同,说明你很是努力。现在就在我面前演练一番,明天就不用检查了。”

龙天苦笑地摆起姿势,本想今天再好好练练平凡给的秘法,可是现在·····

中年越看越是吃惊,这种功法明显不是龙家所有,可是威力却比龙家秘传的秘典还要强上几分,以龙家家主的眼力,龙飞还是看出了龙天现在演练的功法是如此的惊人,更确切地说是瑰宝级的功法。连他看了都有些眼热,只是碍于面子不好表现出罢了。

“好了,好了,这是先生教你的?没想到先生真是怪才,连如此绝妙的功法都肯教给你,看来过去我们是看走眼了。”

“嗯?嗯····”龙天有点模凌地回应着。而陷入臆想的龙飞只当是龙天谦虚,也没在意,要是放在以前,他肯定能看出其中的端倪。就这样,那位怪才云深莫名其妙地升为了供奉,待遇更是长老级别,而要做的却只是教教几个小孩,这让大多数供奉和长老感到很是不平。要知道他们可是经过无数战役,拼死拼活才有今天这番地位,而这位只是教教小孩子就可以与他们平起平坐,这是如此的不公啊!

第四十九章恐怖——小孩子间的战斗

来到这里已经三年有余,每天除了陪那两个小孩外,大多数时间都用在发呆中,不知为何,来到这以后,心变得好静,这不是梦寐以求的平凡生活吗?可是为什么总觉得有些失落,难道我骨子里还是向往浴血奋战的修炼界吗?我很是迷惑,不知该如何是好?赖皮这三年更是大部分时间陷入了沉睡,不知是否在储备能量?有好多好多问题找不到答案,不是因为不能解答,而是心境不同,答案随之变化,明明知道无劳,可是还是要去寻找,这不知是否是人类的悲哀。

“平凡,收拾一下,我们出趟远门,去参加神界百年一度的各大门派联合举办的选拔大赛,今年我和我姐终于够格参赛了。往年我只能羡慕地看着别的少年兴高采烈地参赛,然后被各大门派收为门徒,学到更高层的功法,每年更是回来耀武扬威,让我气愤不已!不过现在好了,经过三年修炼你给的秘法,实力早就超过同龄人太多了,都快有点厌倦无敌的生活了。今年我刚好满百岁,勉强够资格了,老姐更不用说了,不知是否你偏心还是她修炼天赋太变态,才一百多岁就已有神兵的实力。”龙天亲自跑到我的小屋,自顾自得说着,完全不将我放在眼里,当然不是因为他这三年实力突飞猛进,一举突破仙帝达到了神人境界而看不起我,主要是这三年混得太熟了,没必要那么生分。

我抿了抿嘴,想了一下,问道:“你那表姐去吗?”龙天看我这神态,赶忙说道:“不去,不去,你大可放心。”只是心里又加了句:“另一个更头痛的堂姐会去。”当然这不可能会告诉我的,要知道我可是对此很是头痛的。

不禁想起两年前的某天,那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天气,心情也是很好很好的,可是就在这天我步入了深渊,每日每夜小心到了极致,深怕一不小心遭了魔道。话说那天,我如平常那样来到那两个小屁孩那里,只是那天很不巧,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一个我日后恐怖生活的源头——龙天、龙水的表姐黄颖,龙府的表亲。本来这也没什么,我回避一下就过去了,可你知道一般大户人家的小姐都是有点脾气的,而我只是不小心扮演了触怒小姐的下人,于是结果可想而知,可是就算如此那也就过去了,顶多被打几下,可,可是那两个小屁孩,硬是拦着她,本来这也没什么,主子关心下人还是很正常的,可是那两个小屁孩很没有心机,这也没什么,小孩子吗,没心机不是很好,可是千不该万不该,从他们口中一不小心透露我教他们功法,本来这也没什么,可是他们太老实了,黄颖问什么,他们答什么,得,我一下子成了神秘人物,一个小小仙帝,竟然能越级教导神人,这是多么惊人的成就,那么说明本身应该还有更多秘密,于是我的恶梦开始了。这样也算了,我忍就是了,可是那个黄颖和那两个小屁孩的堂姐龙梦芸是闺中密友,而好巧不巧这位龙梦芸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古灵精怪到了极致,连我睡觉的时候都不放过我,每天每夜地骚扰我,这样我忍了,还不成?可,可是她竟然要和我比试,说是要教训教训我,免得我太骄傲了。这本来也没什么,我认输还不成,假装打不过她还不成,可是她非要我尽力,否则一直打下去。好吧,我尽力,虽说她有神兵的实力,可是我从那些变态老头那学的秘法恰恰还是有几种能赢她的,只是这样肯定以后更难过,于是我想到了平局收场,这样应该可以了,即使怀疑,也可推说是密法强行提升了自身功力。本来这样应该结束了,只是不知为何,她还是时不时地问我当时是不是留有余力,甚至还用幽怨的眼神看我,天地良心,我最怕的就是这招,可是打死也不敢承认,否则更加恐怖,我完全能推算出未来是怎样的黑暗生活。

“没什么好收拾的,走吧!”我说着,率先走了出去。我有点不相信那两个小屁孩的话,一定得好好观察观察,只要一发现不对,直接跑路,不要说我懦弱,不信,你试试?每天每夜,时不时地骚扰一下你,没有得逞就用幽怨的眼神盯着你,是个正常的生物就会留下一个阴影,很不巧,我彻底怕了。

在某个暗处,一个清新可人的美貌少女看着旁边更美的少女问道:“你这是何必呢?”

“我不知道,也不管,反正他是逃不出我手心的。”

“我发现,你好像喜欢上他了,可是你知道······”

“不用说了,这些我知道,可是我忍不住。他虽然长得很平凡,而且很神秘,但是不知为何,相处久了,有种莫名的魅力吸引着我,这种感觉我说不清。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也是暗暗喜欢他的,可是,不知为何,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似乎他就要离开了,去一个未知的地方了,或许那是他来得地方吧!我知道那次他是故意的,为了可以每天看到他,只能故意装作蛮不讲理,或许这样才能有个美好的回忆吧!你知道,于他,于我,都是一种渴望!”说到后面,越说越低,直到低不可闻。

这还是小孩子的战斗吗?我看神之间的战争也不过如此吧!只见擂台上一道道神光闪过,之后无声无息地湮灭,从那不断波漾地结界可以看出其中的战况远不是表面看到的那般简单,稍有不慎,可能直接元神俱灭,当然那些神将级的高手也不会放任此类事情发生。这是我来到比赛场地后几天的事了,看着热闹非凡的赛事,心中不免嘀咕道:奇怪,龙梦芸真的没来,看来我多心了,可是总觉得有点异样?或许是我多心了。

“现在有请龙水和赵海上场!”

只见龙水一身劲装,英姿飒爽地慢慢出现在擂台上,另一边一个相貌还可以的青年,身穿黑色长袍,有点傲慢地走向擂台,看到对手只是个小女孩只好更是不屑地扬了扬嘴角。而龙水似乎有点怯场,强作镇定地看着对手,双手有点不明显地颤抖着。

“比赛开始!”

话声刚落,那个青年抢先出手,在原地留下残影,本体却不知何时已经侵进到龙水前面,可不知为何却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去,一直撞到结界发出一阵巨响。反观龙水,她紧张地紧闭着双眼,一只纤细的小手有点颤抖地在半空比划,很难想象那只纤细的小手竟是打败青年的元凶。

“下一个·····”

后面的赛事更是出现了一匹匹黑马,看来并不是只有龙水、龙天得天独厚,不知是谁在背后悉心指导,乱世能人异士不知何故总是会跳出演绎传奇,或许这是命运的巧合,抑或是命运的安排,无数惊艳才才的人物或出生,或陨落在乱世,只为谱写一段小小的诗篇。

第五十章仙帝的实力

第五十一章黯然离去——赖皮现世

第五十二章出关的五兄弟——突破仙阶,无限接近神人

第五十三章四处流浪的神将

第五十四章神将的大名——蚩尤

第五十五章被扭曲的事实

第五十六章所谓的神话

第五十七章实力无比恐怖的太始

第五十八章随着蚩尤流浪

第五十九章原来神界很小

第六十章不,很大很大

第六十一章西方的神灵

第六十二章无分东西方的神界

第六十三章原来他们只是小人物

第六十四章十年的游历——我不小心成神了

第六十五章超级BOSS——玄武

第六十六章神界守护者

第六十七章惧龟的赖皮

第六十八章赖皮上次看到的只是小字辈

第六十九章赖皮老大的消息

第七十章原来它的老大是伏羲

第七十一章伏羲留下的信息

第七十二章赖皮只是一颗棋子

第七十三章原来只是为了算计我

第七十四章我不要,我只想平凡

第七十五章地球的危机

第七十六章神话人物的消失——只为了未来

第七十七章地球——宇宙最后的净土

第七十八章所谓的本土空间——宇宙外很危险

第七十九章隐藏在各个空间的苦修者

第八十章魔界的来历

第八十一章被封印的魔界

第八十二章我······

第八十三章一年后我终于可以回去了

第八十四章变态的远祖——强悍无比的分身

第八十五章破印的恶魔

第八十六章不管我的事,我要回去

第八十七章四神兽——守护

第八十八章不见了的屏障——空间禁制

第八十九章我的任务——保护好自己的小命

三 : 当个小孩不容易

小孩子有快乐;小孩有痛苦;小孩有悲伤。其实,当个小孩也是不容易,听听吧!也许,你会和我有同感呢!

在大人们的心目中,小孩子永远都是不懂事的。比如:大人们说话时,不准小孩子插嘴,一旦开了口,大人们总会说:“去去去……一边玩去。”

其实,大人也有小孩子不懂的地方。例如:上周星期天,我做完作业,拿去给爸爸检查。“这一道题错啦!”爸爸一看就脱口而出 。我仔细一看,“咦?这解题思路没有错呀!”“错啦!”爸爸又开口了!我和他争辩了起来。不一会儿,爸爸列出了他认为正确的算式。我再一看,爸爸他列出的是分步算式,然而我列的是综合算式,方法与得数都一样,爸爸他又怎么能说是我错了呢?哎!没办法,谁叫我们是小孩子呢?

还有,一提分数,那更是头疼的事情啦!每一次考试之前,大人们总是面带微笑地说:“若是考好了,买这买那!”如果若是考不好了,回到家来听不到一丝一毫安慰的话;却是“鞭子上身”或者是“屁股开花”,各种各样的“暴风雨”都会一一涌现在我们的身上。哎!这样子,好像我们不是大人们的亲生儿女,分数才是大人们的亲生儿女一样。就拿上次来说呢吧,语文第一单元试卷发下来,我得了97分。妈妈比我还高兴,一会儿请我吃肯德基,一会儿请我打乒乓球,一会儿带我去看电影!快乐的日子没有过 几天,语文第三元试卷又发下来了,我只考了88分。看着鲜红的88分,我心里想着回家后又要受皮肉之苦,不争气的泪珠就一滴一滴地落下来啦!我的双脚刚刚踏进大门,妈妈就迫不及待地忙问考多少分,“88分。”我垂头丧气地说。我不敢抬头,用眼睛偷偷地瞄了一下,看见妈妈的脸色一下子由晴转阴,爸爸的嘴角也开始抽动起来呢!面对着木棍,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我无力反抗,我不 不敢去辩驳。唉!大人们有大人们的难处,小孩子有小孩子的难处。当个小孩子真不容易呀!

四 : 当个姐姐不容易

  每当我走在街上,看见别的姐姐领着自己的妹妹玩耍时,心里就会有几分羡慕之情……哈哈!终于我有了一个妹妹了,然而我有了小妹妹之后才知道原来当个姐姐这么不容易啊!

  “姐姐抱,姐姐抱。”每天我放学回来,她都会缠着我没个喘气的机会。

  今天她把我的“娃娃箱”弄坏了,气得我坐在沙发上直抹眼泪,妹妹看看我,又看看手里拿的手绢,便拿起手绢,向我走过来,我以为她要拿手绢给我擦眼泪,便让她走过来了。谁知到,他走到我面前不是给我擦眼泪,而是拿手绢把我嘴捂了起来,她气得我哈哈大笑。这件事谁然没有体现出我的不容易。但是请看下面!

  还有一次,妈妈去市场,爸爸去上班。只剩下我和妹妹,妹妹一直哭,没办法,吵得我直闹心,我嗷的一嗓子我的小妹一下吓得哭了,正巧妈妈回来了,看见她在哭,不由分说的把我说了一通!我不敢为我辩解,只好躲到屋子里看起书来,谁承想,妹妹竟然走过来,“卡”一下就把我的最心爱的书撕坏了。我使劲的打他了一下,她却更厉害,拿起手机就打我,把我的头都打出了一个包了!我伤心的哭了,可她不但不同情我,还笑我、挠我。

  原来当个姐姐真不容易啊!

 

  杨市中心小学五年级:杨秀秀

五 : 当个盲人不容易

  外婆双目失明,每当我想到外婆在摸索着走路,那艰难的样子,我便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以前一天的盲人体验生活。

  那是寒假中的一天,我突发奇想,想亲身体验一下盲人的痛苦,于是我让妈妈用一块布把我的眼睛蒙起来,蒙上后,我顿时觉得眼前一片乌黑,我大声地叫喊,可留给我的只是沉寂、黑暗和孤独。突然一阵冷风吹来,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想把窗帘拉上,我站了起来,努力地摸索着,明知道窗户的前面就是沙发,可还是不敢加快步伐,这恐怕就是所谓的心理障碍吧!终于,我摸到了沙发的一角,我便把窗帘拉上才慢慢地坐下来。我真想一下了把带子解开,可一想到盲人一辈子都见不到一点光明,我才一个时辰就坚持不下来了,我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我倚在沙发上,不到几分钟,我便坐不住了,我爬起来,摸着探着,终于走到大房间里,“咣”的一声,原来是一只椅子倒下了,我把它扶起来。我摸控制器想打开看电视,可打开电视我什么也看不到,只好又关了电视,自己慢慢地摸索着向前走去……

  经过半天的家中体验,下午我到楼下散步,麻烦事更多,我扶着扶手下楼梯,一不小心脚落了个空,差点滚下楼,幸亏妈妈把我拉住。我到了楼下的花园,感觉跟以前完全不同了,眼前一切都是黑暗。我垂头丧气地慢慢地踱着,想找个地方坐下,好不容易才摸到个似石凳的东西,我一坐,身体却翻到了草丛里,草屑、泥土粘了我一脸,那时我真的想把那“害人的带子”摘掉。

  傍晚,我被妈妈带回了家,我摘下带子,天还是蓝的,松树还是绿的,草丛还是枯黄的,一切又恢复了原样,体验生活结束了。我想,我才一天不见光明,就那么的痛苦,我真不知道外婆是怎样把妈妈和舅舅他们姊妹五人拉扯大的。唉,当个盲人真是太不容易了!

  那天晚上,我坐在电灯下,思绪万千……

  江苏省建湖县双语实验小学六年级 葛荣华

 

本文标题:当个恶霸不容易-当个盲人不容易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19297.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