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我和老师的故事-老司机: 教练我想上天!色情教练和学生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7-11-27 所属栏目:我的老师

一 : 老司机: 教练我想上天!色情教练和学生的故事

欢迎阅读《游戏老司机》栏目,这里专门推荐那种纯(bian)洁(tai)的游戏,以及各大排行榜的最新热游——有的黄暴儿童不宜、有的魔性不忍直视、有的重度品质精良。

Part1:绅士向节操游戏推荐

《苍之彼方的四重奏X-EDION》:教妹纸们怎么“上天”

今天要向大家推荐的是一款由PC上的18禁恋爱游戏改编(不是移植)的手机游戏《苍之彼方四重奏》,该款游戏在2014年的时候也出了动画,游戏开发商为sprite,但是手机版的运营是DMM(你懂的),同时还发售了PSV版,可是呢,PSV版没有福利啊!

用手机玩请扫游戏二维码:(注:部分工具(如微信扫一扫)无法打开本二维码):

untitled.png

怎么用这个二维码玩游戏?为什么二维码扫完无效?一切疑问请移步下列教程↓↓

怎么玩日本DMM R18平台上的游戏 注册教程>>

注:点图片,即可查看下一张
wxl20161112sjl01.jpg

(点此看大图)

故事大概就是讲述了一个有一种叫“ Flying Circus”运动的世界,就是在天空的飞行竞技运动,玩家作为这个世界的教练,来教这些妹纸们怎么上天〜然后呢,在课余时间同时也教教怎么“上天”。

注:点图片,即可查看下一张
wxl20161112sjl02.jpg

(点此看大图)

注:点图片,即可查看下一张
wxl20161112sjl04.jpg

(点此看大图)

我只想说!校长!我相当教练!

Part2:FF最新RPG游戏推荐

王道幻想系列再出新作《最终幻想 传说2》

这款游戏在设定上属于先前的作品《最终幻想传说:时空水晶》的续作,游戏在剧情方面继承了前作的整体框架,主要描述的依然是动荡的世界,以及男女主人公为了拯救世人而不惜在未来、过去、现实三个时期来回穿梭,在不同的时空中展开各种各样冒险的故事。跟以往传统的最终幻想系列一样,不同的种族有不同的能力、令人震撼的召唤兽、庞大恢弘的剧情,相信天野喜孝和时田贵司的再度合作能再次带给各位玩家满满的感动。

注:点图片,即可查看下一张
wxl20161112sjl05.jpg

(点此看大图)

注:点图片,即可查看下一张
wxl20161112sjl06.jpg

(点此看大图)

Part3:魔性奇葩游戏推荐

喜欢搞颜艺的鬼:《这个幽灵有点怪》

这是一款日本的恶心萌系的游戏,讲述的一个躲在旧校舍里的女鬼,每天无聊空想,偶然有一天看见有个人来了,就想出去打个招呼,结果,那个人看见她就大叫,结果她发现这样很好玩,于是每天钻研怎么吓人,日复一日的钻研出各种吓人招式,产生出了各种颜艺。

注:点图片,即可查看下一张
wxl20161112sjl07.png

(点此看大图)

注:点图片,即可查看下一张
wxl20161112sjl08.jpg

(点此看大图)

看见裸女你会跑吗?《精神病院5》

这款游戏叫做《精神病院5》是由AGaming推出的"精神病院"系列的最新作品,一款恐怖题材冒险解谜类游戏。讲述的是一个半夜拿着DV跑到精神病院探险的无聊人的冒险故事,他还在精神病院里面看到了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事件,一些七孔流血的光头裸女向他袭来,这时候他会怎么办呢?

注:点图片,即可查看下一张
wxl20161112sjl09.jpg

(点此看大图)

注:点图片,即可查看下一张
wxl20161112sjl10.jpg

(点此看大图)

注:点图片,即可查看下一张
wxl20161112sjl11.jpg

(点此看大图)

Part1:精品小游戏推荐

小萝莉的外星历险记:《安科拉》

这款游戏的音乐、画面、人设都堪称精良,游戏中还有很多益智的谜题。剧情讲述小萝莉主角由于飞船遭受到了严重的损坏,被迫降落在一个庞大的星球上,这里不仅会有非常恶劣的天气,还受到各种危险生物的威胁,想要顺利生存下去,并找到修复飞船的方式,就必须不断的探索这片星球,利用自己的双手与智慧来让自己存活下来的一个故事,难得的一款励志的小游戏。

注:点图片,即可查看下一张
wxl20161112sjl12.jpg

(点此看大图)

注:点图片,即可查看下一张
wxl20161112sjl13.jpg

(点此看大图)

二 : 我和老师的故事

我和老师的故事

学[www.61k.com]校:青岛唐山路小学

班级:四年级二班

姓名:牟善智

指导教师:毛雅萍

邮编:266041

今天我要为大家介绍我的英语补习老师。

我的老师对学生非常负责。她大约三十岁左右,鼻梁上带着一副眼镜,随时在课堂观察同学们的一举一动,只要一发现有走神的同学,就会马上叫起来回答问题。以前我感冒没去学校上课,老师会主动为我补课。

有一次,我们外语课上到12点,正好是吃饭的时间,老师看我没有学好,就让我留下给我补课,直到我学会了为止,还给我祖母打了电话,怕祖母担心我,还嘱咐我回家给老师回个电话,好让老师放心我已经平安到家了。

还有一次,我在英语补习班学习,由于中午不方便回家,母亲又担心我把钱拿去买零食吃,于是中午时候就让祖母到学校给我送饭。祖母年纪大了,来回几趟很不方便,这事被老师知道了,她就说以后中午和她一起吃饭。谁知有一天,天非常寒冷,外面刮起大风,老师让我在班里呆着,她自己下去买饭。回来后把钱给老师,老师却一分也不要,对我说:“把这钱还给你母亲,不要乱花。”那时我听了非常感动。

我们班的同学都喜欢这位和蔼可亲的老师。

小作者通过两件小事的描写将英语老师的和蔼可亲的形象展现了出来,描写事例时采用了详略得当的写作手法。(点评教师:毛雅萍)

三 : 我和老师的故事 我和老师的故事

我和老师的故事

在我的印象中,发生在我身上的有许多故事,有欢乐的,也有伤心的,尤其是我与老师的故事更是五彩斑斓,最令我感动的是开学后发生的一件事。

那天中午,最后一节是数学课。李老师提出了两点规律,让我们把这两条规律综合起来,再得出一个新的结论。我苦苦凝思,也没能想出来,只能漫无目的地摆弄着这两条规律。谁知道李老师叫我回答这道问题,我一下子愣住了,慢吞吞地站起来。李老师严肃地说:“把这两条规律合成一个结论是怎样的?”我紧张极了,额头上冒出了一颗颗豆大的汗珠,犹如一只贝飞快地把石头磨成珍珠。“想了这么久还没想出来?”李老师紧皱着眉头问我。同学们的眼睛像一支支飞快的箭齐刷刷地向我射来,把我的脊背、脸颊射得火辣辣的像被火烧一样。李老师又叫了另一位同学说,才让我坐下。排队放学的时候,李老师把我叫了出来,走在队伍后面。我的心像一只活泼乱跳的兔子一样四处撞,竟然做好了被训斥的准备。李老师语重心长得我说:“岑嘉瑶,你怎么能这样,要认真听讲才行.你想想,一个优秀生被批评多丢脸呀······”我听着听着,一阵心酸涌上心头,把肩膀都冻得麻了,该死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儿,我抽着鼻子,假装擦掉眼睛里的沙子,偷偷地抹掉眼泪。李老师讲完了,让我回到队伍里去。我把头埋得低低的,拖着像灌了铅似的腿回到队伍,同学梦想像刚才一样向我投来诧异的目光。过了几天上数学课时,我举手回答了几道题,这几道题恰恰没有其他人举手。放学时,李老师在队伍里赞扬了我,同学们依旧向我投来目光,不过这一次是羡慕的目光。我的心里甜滋滋的,像吃了蜜糖一样甜。

这时,我突然领悟到了老师的用心良苦:教导我时,不被其他同学知道,表扬我的时候当众表扬,让同学们知道我多么聪明,顺便让其他同学学习。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到树木茂盛了,空气清新了,心情感到格外开朗。

四 : 我和老师的故事

“大家好,我叫周漠康!”回忆起初二那个吹着绿色的风的季节,一个穿着粉色新潮t恤的高个子瘦老师的身影久清晰地印在眼前。“你们可以叫我周教授,你们看我这身材,是不是越教越瘦啊?”俏皮的语言让不能称得上美的笑容显露在瘦得只有皮的脸上。一个活泼古怪的人,我不曾想到,会给我留下这么深的短暂的温暖故事

于是,几个月的嬉笑和打闹存在了。但班主任却说,他是个全才。

期中考试前夜,大家在与题海作斗争,而我只能与胃痛抗争。死死冷汗从额前渗出,我咬咬牙,这是怎能请病假!我又咽下一题,胃又翻江倒海。

同桌看了我一眼, 淡淡问了一句:“没事吧。”我抱着膝盖摇摇头,他放下书,报告了刚从隔壁班回来的班主任。我抬起头,冷不丁的对上了同桌又低头复习。

班主任把我带到办公室,打了电话给家长,又去隔壁班了。空旷的屋子只有未冬眠的蝉的鸣叫声,此起彼伏,响着闷热的空气。习习冷风从窗户吹来,我出了一身冷汗,却到了个冷战。

门被推开了,是把妈吗?我微抬头,不是。

“呦,小胡嘛!怎么了,小脸煞白?”周老师还是满面春风,我有点羡慕他了。他看看我死死按住的部位从饮水机里倒了一杯水递来,又顺手关掉了电扇:“来,喝杯水吧,胃痛的人就得喝点水。”我接过,是温的,不冷不烫,水顺食道滑入,很舒服,很暖和, 夏末的暖和。我突然间有种震撼,有种酸涌上鼻头。

那个没有星星的夜,他在陪着我聊天,说着笑话,什么他女儿班上的男生又拽女生辫子啦,什么又有老师在网上遇到恐龙啦,让我似乎忘记了胃痛。他的爽朗,他的细心,是夏末给我的颜色。

他是个全才,他用正统的行楷,不经意间写出了一段我们的故事。

五 : 我和老冉的故事(原创)

老冉和我一不沾亲二不带故,一个很偶然的因素,使得我们之间有了故事。

三年前的一个夏日,中午时分,太阳正毒,炙烤着大地,花园里的花草被烤得耷拉着脑袋,校园里静悄悄的,连多嘴的麻雀都被热得没了声息。吃罢午饭,我正准备小憩一会,突然听到大门外有人喊“刘老师”,声音不大,却因为寂静显得很响亮(为了校园安全,正常教学期间,大门都是关锁着的)。我走出宿舍查看究竟,一瞬间就被热浪包裹了。大门外站着一个老汉,一个我不认识的农村老汉,他核实我就是刘老师之后,就肯定地说找我,有事。我只好开了门,请他到宿舍里说话。

在我的宿舍里,我认真的观察了一下找我的这位老人:年龄约莫七十多岁,头发稀疏,灰白;胡须焦黄,稀疏,枣核形的脸庞很有特点,脸颊瘦削,皮包骨头,一双黄眼珠倒是炯炯有神。老人戴一顶很沧桑的草帽,已经没有一丝白颜色了,穿一件白色圆领半袖衫,背部的汗渍好像印象派的画,腿上一条蓝颜色的裤子,多日没有洗涤了,脏兮兮的满是汗渍、泥土,一双黑布鞋已经不是纯粹的黑了,右脚的大拇指大概是热急了,自个儿钻出了束缚,露在外面凉快。我请他在沙发上坐下来,倒了一杯茶给他喝。老汉点着一支自己带的劣质香烟,撩起衣襟擦了擦汗水,我请他洗把脸,他说不用。等一支烟快吸完了,他才说起找我的原因。

老汉姓冉,是邻近山寨乡南阳屲村人,今年72岁了。老汉有四个女儿,大女儿、三女儿出嫁了,二女儿招婿在家,28岁的小女儿还未嫁人。原本就是个困难家庭,两个女儿的病更使得雪上加霜。三年前,二女儿患了脑瘤,到西安的医院诊治了三次,因为实在借不到钱了,只好停止治疗,现在已经瘫痪在炕上了。就在二女儿的病情日渐严重的时候,小女儿又出现了问题,头疼,到西安一检查,也是脑瘤。老冉四处告借,筹措了一笔钱又给小女儿治病,病情稍有好转了,却没有了钱继续治疗,只好从西安回来。现在,这个家里,炕上躺着两个患脑瘤的女儿,老冉欲哭无泪。

我问他,我既不是医生又不是民政部门,找我有啥用呢?他说是一个姓雷的亲戚要他找我的,说我是报社的记者,能耐大着呢,或许能帮他家脱了苦海呢!我哑然失笑了,以前作为省报的通讯员,本着自己的良知,曾经为一些弱势人员呼吁过,也解决过一些问题,可是我早已不写新闻报道之类的了,何况我也不是报社的记者,就算是报社的记者,又怎么能帮他解决这么大的问题呢?看着骨瘦如柴的老冉,陷入绝境的老冉,我没有拒绝他的理由,哪怕就是给他一线的希望也好啊。我答应老冉,可以尽我的全力试试。

一个普通的乡村小学教师,怎么帮助这个几乎陷入绝境的家庭呢?一番思量之后,我把老冉家的情况写成一篇短文发给我在省农民报社的朋友,请他帮忙予以刊登,然后又把这篇短文放在我的空间里,希望引起好心人的关注。我能做的,只能是这些了。一周时间过去了,文章在省报的中缝刊登了——这已经是很难得了,没有什么反应。两周过去了,江苏盐城叫琪的一位网友要我的银行账号,说要给老冉家捐赠一笔钱。琪在一家私企做会计,有三个孩子,家境也不宽裕,可是看到我空间的文章之后,还是捐赠了一千元钱,要我转交。那年暑假的一天,我买了些水果,带着朋友的一千元捐款和我自己的两百元捐款,和妻子、小儿子第一次走进了老冉家。虽然我早先有心理准备,但当我亲眼目睹了老冉家的情况之后,还是十分的震惊。一个敞院子,没有围墙,北面三间倾斜的土坯房,约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檩椽单薄,给人一种很不安全的紧张。东面有两间土坯房,比较窄小,老冉说是当初给二女儿做新房的,现在做了灶屋。西面有坍塌了房屋的残骸。走进北房,正面墙下支着两个黑乌乌的木柜子,上面摆着几个瓶瓶罐罐,东西各两盘土炕,西面炕上坐着浑身僵硬,下肢瘫痪的二女儿,胸前围着一片油布;东面炕上坐着肿胀成一个圆球形的小女儿,虽然人能动,却因为肿胀而不能下炕了。西北角地上摞着十来个鼓鼓的蛇皮袋子,老冉说那就是今年收的小麦,一家人一年的口粮。(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我把捐款交给老冉,老冉的手哆嗦着,嘴唇也哆嗦着,不住地说着感谢的话。老冉的老婆,一个慈眉善目的女人,不住地抹着眼泪。老冉把两个女儿的诊断书拿给我看,可是我对医学一窍不通。他又絮絮叨叨地说着在西安看病的经过。我问他为啥不找民政部门呢,他说找了,救济的申请交到乡上好几回了,可是一直没有消息。他到县民政局去询问,说没有看见乡上的报文,只有乡上的报文才能研究救助。看着这个猥琐瘦弱的老汉,看着这个一贫如洗的家庭,我的心里好像压上了铅块,说不出什么有用的话来。

从老冉家回来之后,我又写了一篇文字,配上老冉家的照片发到我的空间里再次呼吁。很快就有了响应,本县的几个好友先后打来电话询问情况,又串联了好几个爱心人士捐款。半个月之后,我们一行十余人,带着五千多元捐款和近百件捐赠的衣物第二次到了老冉家。老冉家的状况震惊了我的朋友,几个女士眼泪长流。捏着大家捐款的老冉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作为无权无钱的我们,只能尽可能地捐献一点我们的爱心,但是对于这样一个家庭,我们的捐赠简直是杯水车薪。尽管如此,我们的爱心还在继续,以后又为老冉家捐赠了两次,先后有二十多位朋友参与,捐赠最多的是江苏的琪,一共两千元,一个打工的女子,已经很不容易了。近两年的时间,我们一共为老冉家捐赠了9850元,衣物一百来件,献爱心的除了我的朋友,就是朋友的朋友,都是一些很普通的工薪阶层或打工族。特别要提及的是一位年逾八旬的老人——毕叔叔,他在我的空间了看到了这件事之后,独自三四次到过老冉家,先后捐赠了一千多元,帮助老冉在网上联系有关专家,给两个女儿邮购药品,又送药上门。2011年的腊月二十六,毕叔叔给老冉的孙女买了一件棉袄和一些水果,和我一道又去了老冉家看望,那小孙女穿上毕爷爷买的棉袄,眼圈红得令人揪心。在兰州读医学硕士的朋友菊,从生活费里挤出300元请我转交给了老冉家。

我们虽然十分同情老冉家,但是我们的能力太微弱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他们的困难,我们心有余而力不从了。给老冉家捐钱捐物的善行持续了两年之后,无可奈何地停止了。我最后一次到老冉家是去年的春末,毕叔叔的儿子送我们去的,毕叔叔打电话给我,说老冉又病倒了,我们去看看吧。到老冉家一看,老冉果然病倒了,身子几乎就是个芦柴棒了,他在炕上坐着,一支接一支的吸烟,插着导尿管,说是膀胱上的病。两个女儿的病愈加严重了。老冉的老婆啜泣着不住地自言自语:“咋办家嘛,咋办家嘛……”任何语言对于这样的家庭都是贫乏的,我们只是机械地劝老冉好好看病,早点好起来。毕叔叔给了老冉500元,我掏出了身上仅有的一百元也给了老冉。

一年没有去老冉家了,我已经没有勇气面对那个困窘的家庭,更没有勇气面对那两个病危的女儿,可是老冉家的事一直纠缠着我,时不时的想起。前几天我打电话问在老冉家村小学教学的一个学生,她说老冉的二女儿去年病逝了,老冉似乎好一点了,她看见在小卖部买香烟呢。

听罢学生的电话,我心里一阵冰凉。

本文标题:我和老师的故事-老司机: 教练我想上天!色情教练和学生的故事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100091.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