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阅读

忍者生涯之拐点-记者生涯

发布时间:2018-03-15 所属栏目:经典散文

一 : 记者生涯

短短的几年摄像记者生涯我的体会是:辛苦伴着艰苦,艰苦伴着艰险。

——个人所历

流年似水,不知不觉地离开所爱恋的电视台,己经十五个年头了。每每看到那些“扛枪端炮”的照片,心中不免荡起一种难以平静的波澜。我为自己能够迈入电视新闻工作的行列,真正成为一名电视台记者编辑,而感到十分自豪和荣幸。

记得,在我扛摄像机的那几年,摄像机还是一个稀奇的宠儿。即大又重的摄像机还得配上一个装录像带的背包,正常情况下都由两个人组成一个采访小组。我们通常称扛机器的(摄像记者),背包的(背录像包兼打灯光的)。就是这样一种超重量级的配置,在当时的年代里,当时的地区里,当时的同行业里也算得上佼佼者了。电视台记者的行当也就顺其自然地成了人们关注的新宠。

每当我们出现在采访现场时,总是迎来异样的眼光和别样的礼遇,那种清高自誉地感觉至今细品起来总让我留恋不舍。

通过那长长得变焦镜头,推进来我看见那一张张欣喜的脸庞;那一双双微笑的眼睛;那一幅幅多彩的画面。拉出去摄入眼帘的是一幢幢鳞次栉比的城中楼阁;一束束花团锦簇的绚丽彩虹;一层层波澜起伏的朗朗乾坤。是他们伴着我度过了快乐愉悦的记者生涯,是它们让我目睹了党的好政策改变了城乡的面貌,可以说从事摄像记者这些年,储存在记忆里的各种景象实在是太多太多,挥之不去,抹之不掉。(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最让我回味和感动的是那年冬天,我和同伴到一个生产装置采访抢修现场,正赶上大风骤雪的恶劣天气。漫天飞舞地雪花犹如无数只无头狂奔的白色蝴蝶,撞得你难以睁开双眼,为了真实地记录和拍摄现场工人们不畏艰苦紧张抢修的场面,我不顾寒冷,顶风冒雪地跑前跑后、楼上楼下地忙碌着。谁知拍着拍着摄像机突然停止了工作。当时,便有些发懵,也不知所措,浑身顿感有一丝的汗颜浸出,这可是领导特别托付的采访任务。当心情略微稳定下来后,我下意识地判断,可能是由于室外气温太低,造成机器暂时性的工作失灵。为了不影响采拍,我立即脱下棉大衣把摄像机包裹起来,结果仅仅几分钟的时间,机器便恢复了正常工作,最终完成了采访任务。

当我抱着摄像机回到现场办公室时,车间主任立即接过摄像机。随后,长时间地紧紧握住我的双手为我取暖,并再三说着:“辛苦了!冻坏了吧……”此时此刻,我真的被他所做所说而感动,仿佛有股暖流涌进心田,久久地难以退去。我暗暗地庆幸自己及时灵动地排除了摄像机的故障,不然,怎么对得起这些基层领导那炽热的心情。这也许就是我们从事的职业所定。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只有尽自己神圣的职责,想基层之所想,急基层之所急,才能赢得基层同志的信赖和爱戴,才能使我们的新闻工作贴近基层、贴近生活、贴近群众。

日常工作中,所听所说、所见所闻,一些人无论是一种玩笑还是一种褒奖,都说电视摄像记者工作是一个耀眼的工作,出彩的工作,开心的工作。实话实说,人们只看到了“她”多彩的一面,靓丽的一面,闪光的一面。而“她”的另一面又有多少人能够去感悟,去品评,去体味。只有短短的几年摄像记者生涯我的体会是:辛苦伴着艰苦,艰苦伴着艰险。

那是一个让人难以抹去的记忆,那是一个令人恐惧的傍晚,那是一个感人肺腑的“战场”,那是一个生与死的考验,那是一个血与火的比拼。当熊熊地浓烟夹着升腾的火焰,弥漫在整个化工厂的上空时,撕心裂肺的警笛划破了长空,始终不停地呼叫着、穿梭着。处于职业上的敏感,我和同伴们立即提起摄像机,驱车朝着烟雾升腾的地方,沿着警笛呼啸而过的路途,急速赶到现场。此时此刻,现场已处于紧急封闭的状态,我们经特别许可来到了现场、走近了火场。

当时的现场十分恐惧和危险,所有在现场指挥的领导那焦虑的眼神,时时刻刻盯着那矗立在烈火中四个巨大的储存罐。无庸任何质疑,略有一点生活常识的人都会清楚的意识到,这四个巨大的储存罐犹如随时待发的“导弹”严重的危及着生产厂区和人民生命安全。所有现场人员的脸是一样的紧张严肃,眼睛是一样的惊恐万分,心情是一样的焦急不安。数十支消防水枪向瀑布一样,飞起一道白色水墙,隔离火焰、冷却塔罐。由于火势较强,百米之内人和车辆无法近距离的靠近火源,十几辆消防泡沫车的急速高炮枪,很吃力的扑向火神恶魔……

当我们冒着同样的险境靠近火源,拍下消防队员和现场抢险人员与火神博杀时的情形,心之依然,身之坦然,情之泰然。因为,与他们相比我总感觉自己还是幸运的,毕竟他们出生入死在火线。

为了防止摄像机被灼伤,我想尽办法保证摄像机处于完好的工作状态。当消防战士不怕牺牲英勇奋战,当现场工人临危不惧,一次次披着湿透的棉被冲进火海,冲进死亡陷阱去堵截火源时的英雄壮举,一一被摄入了镜头,录进了心头,我感到十分地自豪和欣慰。因为,不仅我如愿的完成了现场拍摄任务,更重要的是在现场所有指挥人员和抢险人员不畏性命,顽强救险下,大火终于被降服了。这是我做摄像记者留在记忆里最值得回味一次采访,可以肯定地讲,我和其他人一样在极其危险的关键时刻没有后退,更没有逃脱。事后,我和同伴一起荣立了三等功。

二 : 权当生命之拐

——突然,看到鄢烈山老师转发这篇《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文章,看完之后感慨颇多,于是口占一首:

先生比我有才,

却似同样情怀。

我写二十多年,

不为权势喝彩!

虽然穷困潦倒,(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却也活得豪迈!

手中这杆秃笔,

权当生命之拐。

走完坎坷人生,

扔进灶里当柴。

三 : 小拐之秋

秋风轻柔地舞动秋天,缓缓走来,满目的落叶如地毯般铺满小路。芦花如仙女般漫天飞舞飘逸,沙枣串串黑亮透明,让人垂涎。胡杨的金黄的叶子,挂满树枝,远望似满树开满黄色的花朵,在阳光下金光闪闪,金璧辉煌,简直美到极致。偶尔有风吹来,芦苇沙沙絮语,沙枣轻轻躬身,胡杨啪啪拍手,田间棉花如天边漂浮的白云,当你置身这万亩棉田中,抚摸这柔软的棉朵,聆听这归南大雁的鸣叫,那声音清脆悠长,那感觉如仙境般,顿觉心悦神服。小拐这座边陲小镇,让人如此陶醉。

走在小路上,到处一片繁忙人们忙碌这采摘丰收,当你劳累的心静静地陶醉晚霞的秋景中,清爽之气传遍全身。摘一串沙枣含在嘴里,一股甜丝丝味,直往心里钻,满嘴的香甜,溢满齿边。轻摇芦苇,任芦花在眼前飞舞,如思绪纷纷飞起。回看那如雪山般的棉垛,顿时丰收的心潮涌动,情自心底而发。那疲惫的身躯也随着晚霞消失殆尽。

在空闲之余我总喜欢在水管站沙枣林拥护的小路间走走,那枣园,果林,棉田能你感受到秋天的成熟,饱满,厚重,在田野里一览无余。不知不觉到了路的尽头,一片蔬菜大棚展现在眼前,走进棚区各种蔬菜绿茵盖地,生机盎然。让人心里不由为之一震,浓郁鲜亮,充满生机的绿色,为这秋景增添浓重的色彩。涂上一抹绿,秋天也有春天的味道了。

然而,秋景再美,也会慢慢衰败下去,是啊世间万物有失就有得,冬天的到来会埋藏这眼前的美景,但我们得到了一年的劳动成果。我是农民深知农民一年来所付出的血汗,丰收的喜悦对农民来说或许就是最美的吧。

秋天默默远去,秋天的美景却永远留在心里。

四 : 【小说】人生拐点

郭翰/文

(一)

阳洋一个人穿过繁华的大街,径直走向迪媚出钱买的新房里,穿过街道的时候,那种清冷而单薄的心情,让他越来越感觉这个城市街道的深不可测,简直就是一条充满跋涉的路。哪怕对面望去就可以看到房子的窗户,可从漂亮的小区风景里看上去,窗户就像一双无力散发光芒的眼睛。因为刚刚买的新房,还没坐上几天,突然就变得陌生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将走向何处?也不知道自己来自何方?只有大街上人来人往的车流人流,想起迪媚那翩翩的身影,咋就突然陌生得就像不认识,还有那个高大的男人。阳洋突然觉得,生活哪里还有梦?生活哪里还让你圆梦?生活就是一条白眼狼,你越走进它,它越要咬你?就像人生,你不断的努力,就会有不断的拐点,这个拐点刚刚出现,那个拐点也跟着接上,可阳洋的人生下一步将要拐向何方呢?

(二)

阳洋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是在三年之前。带着自己大学谈了两年的女朋友迪媚,阳杨因为自己音乐天赋比较好。所以他想到经过自己的努力打拼,能够在这个音乐领域有所建树。

于是,他们大学毕业之后,就在父母的一阵反对声中,这对恋人就悄悄来到这个城市,也悄悄同居在了一起。每天在这个城市上着枯燥的班,虽然说枯燥,对于他两来说,走向工作岗位,就是一个崭新的开始,也是一个充满激情与期盼的开始。( 文章阅读网:www.61k.com )

阳洋、迪媚走在一起,确实经历了不少波折。因为两人都是农村长大,家里也不富裕。从高中开始,两人就互生好感,甚至要不是条件限制,应该早就可以成家立业了。因为报考的大学都在一起,两人也同时考上,这不是缘分又是什么呢?阳洋、迪媚通常都会这样甜蜜而高兴着。

不过,在他们心里,读了一个大学,就是要有一番作为,为什么人人都能成功,通过自己的努力,也一样能够走向成功的。这是他们两一直坚信的理由,也是觉得人生一定会转变向好的信心。

(三)

记得自己刚进大学的时候,那些父老乡亲可是含情脉脉啊,有送猪腿的,有送衣服的,还有直接就送钱的,阳洋深有体会,也是看着无法释怀的。因为阳洋天生就有一些才能,音乐天赋很好,至少在一般人眼里是这样。从中学开始,很多歌咏比赛,阳洋哪怕是农村中学选上去的,最后层层选拔之后,都经常得奖,大学里也是一样。

阳洋没有读音乐学院,是因为当初父母觉得成绩好,就应该读正规的专业,还有音乐学院的学费比较高,一番决定之后,自己才成为了一个爱着音乐,最后确成为一个业余爱好者。

可是,阳洋一直都有一个音乐梦。他想通过音乐来实现自己的梦想,从原来就开始有的。只是苦于自己是一个农村人,一没关系,二没背景。谁也不会推荐自己,只有自己慢慢寻找机会。

但是,天能遂人愿吗?就在他们信心满满准备要好好一展身手的时候。迪媚家人就要催着他们尽快结婚,因为岁月不等人,他们也谈了这么多年的恋爱,也是该两人商量有个结果的时候了,要是以后没有一个家,一直这样浪着,也确实无法交代了?

确实也是这样,可他们在这个城市闯了三年,不仅一点积蓄没有,相反有时还得迪媚家里支助。虽然迪媚家也是农村,可因为最近那个地方发展,征地拆迁赔款,也有一些宽裕。虽然两人每天拼命的上班,晚上阳杨也会在街上献唱拉点外快。可是,相对于刚刚毕业的学生,也相对于这个城市的消费,哪能让他们有一天好日子过。说实话,阳洋通过卖唱,有时在广场,也在酒吧等地方,确实能赚来不少钱。可在家的父亲经常生病,为了贴补家用,也不得每个月给父亲寄去一些钱。因此他们随时不仅没钱,而且还会出现月光族一样的困境。

(四)

日子就这样静静的过着,岁月也这样不声不响的流逝。面对着越来越窘迫的生活环境,哪有什么心情谈结婚的事情,更不能想什么房子、车子这样在城市眼花缭乱的事。不过有一点还是必须面对的,生活的路如何向前走,每个人也是都逃不过这样的宿命。

面对着家里催促越来越严厉,迪媚也是一直在等,也一直在难受着,甚至是推辞着。因为怕打碎阳洋的梦,又怕给他太多的压力让他无法好好工作和追梦。

可是,作为自己来说,父母说的也不得不听,最少父母抚养自己这么大,也有权利给自己建议吧。

不过,说归说,在一个城市发展、工作,如果没有一个自己的住处,没有一个像样的工作环境,也休想能够谈婚论嫁。至少在自己同事、朋友的眼里,就是一个不成功的人,起码也是一个离成功还有一段距离的人。有时,两个人想起这些,就会不知不觉的悄悄叹气。

(五)

时间就这样悄悄过着,每天两人都盘算着如何实现生活的真实转变。阳杨每天下班之后就转站于各个广场,娱乐场所献唱,可收入还是依然平平。带回来的钱,除了零零散散的块块小钱,数下来,也不过百来块。迪媚看在眼里,也是只能不停鼓励着阳杨。

她虽然着急,可还是手足无措。毕竟她也知道,要真正实现一个梦想,也不是一天一日的事情。加上阳杨上一次想在省台露一露面,可报名参加之后,初选就没有选上。不是说他的歌声不好,那样的场合也不是一般人就可以随意通过的。实力是需要一些,但赞助单位就希望推荐自己的新人。

对于迪媚自己来说,也只能通过上班挣一点工资钱。但大学也才毕业不几年,工资也才能提过一次,按能力,整个单位能力好的人多着去了,工资也是按照业绩来提的,自己虽然努力,毕竟资历也才有这么一点点。

她也常想,要是生活能够突然转机,任何机遇也都会抓住。毕竟现在的年轻人,真的要在一个地方立足,确实机会太少,也太难了。想到这里,迪媚就会想到这几年两人来到这个陌生城市的那种甜蜜和孤单。说甜蜜,是因为还有那样一份感情在,可感情似乎越来越被淹没,唯有实在的生活让她感觉越来越孤单。因为她常常很晚都会看到阳杨拖着疲惫的身躯回来,有时关门声都是那样的小,为了不打扰阳杨,通常都会在他到床边来了她才发出声来。“回来啦!”“累不累”,这样的问候。

想起这些,迪媚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呼吸的困难,可哪怕再困难,执意追梦的阳洋,她也不想打碎他心中的美梦,只有默默支持,也才能助力他的成功。毕竟很多歌唱家之前都是历经了千辛万苦,最后还不是走向了美丽坦途的未来。虽然这些只是一点小小的安慰,可至少来说,迪媚心里,依然还是那样渴求着阳洋的成功。

可是,自从家里催促他们尽快结婚之后,迪媚心中还是有了一些难以说出的困惑。如果现在结了,婚房怎么办?朋友同学来了看到这种尴尬样会怎么想?反正这些都是一个正常人的想法,可想多了就像自己会变成一个疯子一样。

(六)

有一天,迪媚正要下班的时候,就被单位周董事长打电话来叫住了。迪媚单位的周董事长是一个精明的商人,现在掌握着三家公司的发展,在全国都有一定的知名度。严格说来,迪媚来到公司,没有一次很好的机会和周董事长接触过,也没有一次受到过周董事长的单独接见,即使开会或者汇报什么事情,也只有办公室负责人或者小一点职务的人接头。甚至,这个周董事长住在几层几楼,几年了,迪媚也未曾知道。

然而,临近下班,突然单位周董事长亲自叫自己,迪媚真的是又惊喜又意外。惊喜的是,没想到自己能够受到董事长的关注,意外的是这么直接关注自己究竟有什么事情?不过,她没有多想,不管他“瓢里卖什么药?”反正一定应该有事。

来到周董事长办公室里,这个董事长热情的接待了迪媚,一会又是端茶,一会又是送水的。热情之意让迪媚都有点措手不及。因为她偶尔会听到同事提起这个董事长,也偶尔也会听他们的议论之后就是笑。还说什么,现在有钱有权之后,没有一个男人是好东西之类的话题。

于是,对于迪媚来说,只要有工资领,只要把自己的工作作踏实,这些对于自己来说,也没有想到升官,也没有想到会受到重用。毕竟一个单位几千口人,要真正好事来到自己这里,除非在单位有特殊贡献和业绩。这些,对于迪媚来说,哪怕工作了几年,也还是没有具备。

一阵端茶送水之后,周董事长看着迪媚,首先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工作几年了?”迪媚说,“两年了”。周董事长又说,“两年我都没有发现你这样的人,真的是我们的失职啊”!

迪媚一头雾水,她接着说,“我每天努力工作就是了。”

周董事长又说,“这份工作满意吗?”“这两年有没有听说一些公司的用人制度啊?”

对迪媚来说,什么用人制度,只要自己能够在单位扮好一个员工的角色就行了。她回答说,“这个是高层的事情,我们作为员工,也不会去问这些的。”

周董事长突然大笑起来,“好啊,你真的是一个不错的人,第一次遇到你这么回答的。”“很多来到这里的,通常都会提一些建议,没想到你只负责自己的工作,细微处,可见你是有心人。”

迪媚被这个周董事长夸奖可是都要坐不住了。但她也不好提出结束话题,作为一名员工,周董事长这么赏识自己,不管怎么说,自己的生存发展都在别人的掌控里,自己哪有主动权呢?

说着说着,周董事长就问“结没结婚这些事。”本来这事就是一个敏感话题,也是自己的隐私?为什么周董事长这么麻烦呢?

迪媚听着听着,就想离开,因为话题太深,会不会影响自己啊!毕竟在单位工作了两年,虽然是初次和公司周董事长单独谈话,可原来同事们也偶尔提起过,周董事长对女同事过分关心,肯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迪媚就说,“周董事长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想回去了,今天上班有点累了,怕明天影响工作。”

“不,你不能回去,我找你肯定是有事。如果不行,我请你吃饭,到时叫司机小刘送你回去,你看咋样?”公司周董事长接着补充道。

(七)

一次又一次的追问,一次又一次的要求,这对于迪媚来说,真的有点措手不及,她感觉就像人生,一次的选择,一次又一次的接受,究竟什么是好事?什么是坏事呢?要是自己能够预测,那该多么好啊。

正当她陷入沉思的时候,公司周董事长就站起来了,就说“位置都订了,就一起去吧,不仅可以谈工作,还可以好好交流一番呢?”

坐在公司周董事长的车上,迪媚复杂的心情突然变得紧张,如此豪华的车,要是对于我和阳洋来说,不要说现在坐这么豪华的轿车,只要能够有这车一半的价格,我们都可以有一个安静的家,或者可以结婚,可以好好享受一下属于两人的快乐世界了。

可是,现在不仅没有达到,就在外面租房,为了生活,我们都还是那样的辛苦。想到这里,迪媚又一次陷入了深深的呼吸困难之中。哪怕周董事长一次又一次的对自己说话,可迪媚不仅没有听明白,而且还有点模模糊糊的感觉,只听到周董事长说,“你很有潜力,今天我就是想改变一下你”,“或者思想太保守也不好之类的话。”还有一些周董事长的过去,都在慢慢浮现在眼前。

车停稳之后,眼前一座繁华的大楼出现在眼前,灯火通明,繁华得就像春天盛开的鲜花,也像漫天眨眼的星星。在大楼的中部,迪媚看到了几个大字“云彩丽都大酒店”,这是一个五星级大酒店,整个城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迪媚跟着公司周董事长的脚步,迪媚迈着有点凌乱的步伐,走进大厅,要不是迪媚自身压人气质和身材,肯定比人看到也会觉得慌乱,人来人往宽敞的大厅里,迪媚扫望了一下周围,随着音乐的脚步,要是没有周董事长在前面带路,迪媚真的一点方向都没有了。

来到一个包厢里,灯光暗暗的,里面还有一些清香的气味,除了一张饭桌和豪华的沙发,空空的空间中就像迪媚的脑子一样,一种给人放松之感,。可以说,在这个地方吃饭,迪媚真的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不仅豪华,而且有着太多的想象。

周董事长点了几个菜,迪媚就问,“还有人吗?”

周董事长回答“没有,这顿饭就是专门为你准备的。”

周董事长又接着说,“说实话,迪媚,我早就知道你了的,应聘进来那天你还是我亲自点名的,只是这两年我是看你在里面的表现,对于刚刚大学毕业的人来说,自己默默努力才是最重要的。”

他接着说,今天我为什么要这样单独和你谈话,其实你不要紧张,都是好事,也都是为你发展着想,你不要有什么思想负担,只要以后做得好,我保证你吃穿住用行都不愁,还有很多升职空间。你明白吗?迪媚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周董事长说,首先,我想把你作为董事长秘书提拔,不过我要考察你的忠实程度,你要知道这个职位的性质,可是要如两口子一样的真心,不知道你怎么想?其次,我要把你的工资提成现在的三倍还要高?让你大幅度提高生活欣赏度,甚至还可以提升自己家庭生活的质量。

迪媚没有惊愕,也没有感激,因为她似乎心里知道这是一个什么结果。迪媚虽然来自农村,可这几年的大学不是白读,她自身能够判断一点,或许是一场梦,或许是一种改变。就像人生,如何选择,至少现在自己还有一些决定权。

边吃着饭,周董事长边聊着天,一边聊着,他一边看着迪媚的反映。似乎他就是要看穿这个从农村一无所有来到城市工作的姑娘,有没有一种他想象中的爆发力,或者说,有没有一心往上走的决心与勇气。

接下来的话题,周董事长就和迪媚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有时也会问一问迪媚,公司员工如何评价自己之类的话。迪媚都小心谨慎,甚至考虑周全的回着。

吃饭结束之后,周董事长就告诉迪媚“如果考虑周全,愿意接受这份工作,后天请明确告诉我,我们就在这个地方见。”

下楼来之后,周董事长的司机就径直来到了酒店大门口,周董事长安排了一下司机,就和迪媚握了手,边握边紧紧的捏着,还不停的说着小杰,希望你让真的好好考虑,我等你电话。

迪媚坐在周董事长的车里,看着外面迷离而且有点憎恨的街灯,心中虽然没有了之前的紧张,可复杂的心境,有着一种难以琢磨的情愫,就连迪媚自己,也不知道这种想法,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八)

自己来到这个城市,是因为阳洋和自己的爱情。父母多次要求自己回去考试做公务员,进政府单位,自己都放弃了。而今天,阳洋也许正在某个广场高声唱歌,又或许在一块一块的数着得来的钱币,那是多么孤独的一幅画,又是多么让人心酸的一种追求梦想的方式。阳洋梦想追求能成吗?阳洋真的有那么大的能量吗?想到这里,她甚至把周董事长的一颦一笑开始和阳对比了起来。这一刻,她觉得好想和阳洋拥抱在一起,然后流着眼泪说,“亲爱的,我们真的能有钱吗?”

“你知道,我面对了多少人生拐点?阳洋,你可能够听见。”

想着想着,迪媚有种想流下眼泪的冲动,可前面是董事长的司机,这个泪不能流。迪媚强忍着,突然司机对迪媚说到住处了,迪媚才回过神来,说了一声“谢谢”就下车了。

下车来,迪媚什么也没看,脑子里一阵混乱,只想一股脑儿的冲向自己的住处,哪怕这个住处也仅仅只是租住的,但突然可以躺一会,那也是很需要的事情。或者阳洋在,可以靠着他睡一下也好。当她走到楼下的时候,抬头一看,原来窗子里一点灯光也没有,黑漆漆的巷道,一股霉臭味扑鼻而来,虽然住了这么久,迪媚还是第一次感觉有这个味道。

迪媚打开房门,里面安静得蚊子飞都能听见,只有微微从窗帘晒进来的几束灯光,在破旧的沙发上定格。显然,阳洋也还在外面,迪媚突然想着阳洋嘶声裂肺在广场上高唱的声音,也突然看到他落魄而充满梦想的样子。

可迪媚想不下去,越想下去她都感觉越乱。来到卧室,她灯也没有开,一个翻身就倒在床上睡着了。因为迪媚感觉很累,这是她人生以来,第一次觉得生活的累。她想着,是不是每个人都像自己这么累,生活真的是不是就只有自己知道味道呢?

过了很久,迪媚听到了开门声,她知道阳洋回来了,哪怕这个开门声很小,还是都把迪媚惊醒了,按照往常的习惯,迪媚都会喊道,“回来啦”!可今晚,她没有力气发出声来,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让迪媚无法说出这几个字。

(九)

周董事长规定的时间就到来了,两天时间似乎那么长,可事实上对于迪媚来说实在太短了。她不知道周董事长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但可以肯定一点,周董事长一定会出现。因为从她的感觉里,这一次对于自己来说,要么就是改变,要么就是选择这个城市留下就是一种错误。

不过,总有一种无形的动力正在推动着迪媚,她想要有房子,也想要有婚姻,想要一把一把的百元大钞每天都数着,她更不想阳洋辛苦的卖唱,她想成为城市的居民,可那么农村的影子还是实实在在的在闪动。她需要阳洋,可阳洋如何才能走出自己,真正实现自己的梦想呢?这几天,迪媚就像变了一个人,变得有些惨白,也变得有些虚弱。她不知道对谁说,也不知道如何选择?因为时间到来,真正会有所改变?周董事长真的如期实现自己承诺?

时间终于到来了,下午下了班之后。迪媚没有去家里,她径直来到了前天吃饭的这个酒店,只是房间不是在包房,而是改成了12楼的酒店房间。

迪媚敲了敲房门,开门的正是周董事长。迪媚没有多想,也没有热情问候这个自己单位的大领导。只是轻轻关上房间门,任由周董事长摆布......

(十)

迪媚在房间洗了一个澡之后,就回到家里,房间依然如原来一样熟悉,只是她的眼光突然之间变得讨厌了。她不知道阳洋是不是还在卖唱,也不知道这个房间还能住多久。毕竟已经住了三年多,这三年来,她脑海如翻江倒海的电影,一幕一幕的出现在这个城市的一草一木中,还有故事的来龙去脉,似乎动人得想流眼泪。

第二天,迪媚来到公司,办公室真的搬了,周董事长也真的兑现了所有对迪媚承诺。只是当办公室主任告诉迪媚自己办公地点已经在董事长办公室的时候,所有员工都齐刷刷的看着迪媚。迪媚不知道如何回应,也不知道是笑出来,还是哭出来。只是默默的点点头,就径直到董事长办公室去了。

迪媚的升职,他们生活也是有了很多改变了。只是她和阳洋时间越来越分离更多了,这个迪媚也是给阳洋讲清楚了的。两个月不到,他们在市中心也买了自己的新房。当阳洋问道为什么来这么多钱的时候,迪媚就说自己的业绩提升得来的。阳洋也没问什么,只是提到结婚事的时候,迪媚反而镇定了,说再努力两年吧,通常都是这样回答。

不过,阳洋也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和追求,天天还是一如既往的追求着音乐的梦想,也每天在广场上酒吧等周转着。因为她知道,迪媚忙了,在家都很少看到她的身影。想她的时候,很多时间都改成了电话问候。只是觉得迪媚电话经常无法接通或者关机,工作忙了,或者是开会都会这样,阳洋安慰着自己。

(十一)

有一天,阳洋想着在广场时间太长了,也想转变一个地方唱一唱。就来到了云彩丽都大酒店对面的街市上唱,因为这个地方太繁华,摆摊经常会被城管赶,只得在酒店右面一点的台阶下唱。天色渐渐晚了,阳洋如往常一样激情的唱着。唱了一首又一首,也得到了不少市民的回报,收入渐渐多了起来。阳洋越唱越起劲,正当他闭着眼睛唱歌刚刚睁开的时候,他突然傻住了。

那不是迪媚吗?一个高大的男人扶着她的肩膀从酒店走了出来,身影正好定格在阳洋的眼球里。阳洋没有唱出声音来,他想跑过去,但他没有,因为迪媚说过,是去远处出差了。

阳洋想哭,唱不出来,因为他知道这个歌声突然变得那么的沙哑。她也终于知道了,原来自己的梦想,都只不过就是一滴滴自己的眼泪和别人异样的目光。

他沉重的步伐一点都抬不起来,他只能看着迪媚和那个男人坐上豪华的轿车,然后一溜烟消失在人流和车流里......

本文标题:忍者生涯之拐点-记者生涯
本文地址: http://www.61k.com/1085076.html

61阅读| 精彩专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苏ICP备13036349号-1